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煉金師 第三章 仆役的工作 
  
第三章 仆役的工作

第三章 仆役的工作



城堡里的材料收集區總共收錄了約有三百種魔獸,四百種魔蟲和五百種魔植,分為六十個區域,由六十個少年仆役分別掌管,為煉金大師海因斯提供各種指定材料..不同的區域里,魔獸與魔植的品種數量也各不相同.有些區域里,可能有高達百種的魔植或魔蟲,有些區域里則只有一兩種魔獸存在.那些存在數量少的,其危險程度往往更大,材料采集難度也更高.

宮浩的工作,就是負責看管好13號區域的四十二個品種,總計為八十六株的魔植.這八十六株魔植大部分來自煉獄島叢林,其中有四個品種在風鳴大陸幾乎絕跡,即使在煉獄島也只有很少一點.

一旦負責看護的人不慎弄死一株,也許整個風鳴大陸都會就此失去一個物種.

今天宮浩正在修剪一株龍須草.這種草就象是一種靈性生物,枝葉會如人的手臂般四處晃動.它的根莖是色的,擁有強烈的腐蝕性,如果不心沾上皮膚,會造成大面積的潰爛,所以宮浩處理它時必須心翼翼.

"嘿,修伊."花棚外鑽進一個腦袋.

宮浩回身看去,正是芬克.

"你怎麼來了?"宮浩問.

芬克笑嘻嘻地進來道:"我的事做好了,反正沒什麼事,就過來看看你."

"聽起來你的工作很輕松."

"我的運氣還算不錯.嘿,你聽了嗎?布倫特那個倒黴蛋,被安排進了9號區域.那里有一只可怕的劍齒獸.光是劍齒獸的頭就有一張桌子那麼大,它的牙齒又長又鋒利,哇噻,那東西真是太可怕了."芬克的口氣有點幸災樂禍,家伙的法方式卻依然天真.

他用手比劃著那劍齒獸的腦袋,臉上充滿了誇張的表.

這個布倫特在船上的時候曾經欺負過修伊和芬克,那個時候宮浩還沒有穿越,兩個男孩被比他們高一頭的布論特打得很慘.可能是看他比較魁梧的緣故吧,撒克把他安排去了九號區域伺候那只凶猛的四級魔獸.

"是的我聽了,我還聽布論特當場就嚇哭了."宮浩笑了笑.

"沒錯."芬克得意洋洋:"他的工作就是每天從那只劍齒獸的牙齒上磨下一些粉末來,聽那東西有著非常神奇的效果.但是那只劍齒獸恐怕不喜歡別人這樣對待它的牙齒."

"劍齒獸的牙齒粉末可以用于制作法力阻斷藥劑,劍齒獸本身並不能釋放任何法術,但它們力大無比,最難得的是能夠抵禦大多數法術攻擊.所以它的牙齒不僅是它的武器,同時也是它的防身利器."宮浩.

"你是怎麼知道的?"芬克很驚奇.

將修剪好的龍須草放回花盆中,宮浩回答:"你知道我曾經在哈登男爵府人上伺候過他們,哈登男爵喜歡打獵,南威爾鎮上有個葉山,他是那里的常客,而且還帶著他的兒子一起去.有一次我們在葉山上發現了一只劍齒獸,那個凶猛的家伙當場咬死了三個人.男爵回來後嚇得大病一場.在那之後整整半年,他都沒再去過葉山.我就是在那個時候聽了劍齒獸的事."

從修伊格萊爾的記憶中,宮浩發現,哈登男爵是一個不錯的好人.他生性開朗,且慷慨大方,但可惜的是他並沒有多少經營的能力.如果不是有祖業的支撐,他或許早已破產,如今除了那塊田園,其實哈登男爵已經一無所有.

真是可惜啊,如果男爵能夠再有錢一些,也許自己就不會被賣到這鬼地方來.

唔,與其惋惜男爵的落魄,到不如憤怒姑媽的貪婪.

修剪好龍須草,宮浩就算是做好了手中的最後一份工作.

盡管這才是自己來到煉獄島的第二天,但是宮浩還是很快掌握了所有工作需要注意的事項,他前生是化學系的高材生,經常要參與各種化學實驗,因此動手能力極強.

"好了,我的事也做完了,芬克,我們一起出去走走吧.沒事最好還是不要呆在這里."宮浩.

"怎麼了?我覺得這地方挺好,你看這花開得多漂亮."芬克指著身邊不遠處的一朵正開得鮮豔的花.

宮浩的臉色大變,大叫一聲:"心!"

只見被芬克指著的那朵美麗花朵突然綻放開來,花萼下竟是一大圈密密麻麻的鋒利牙齒,然後對著芬克的手指狠狠咬了下去.

宮浩一個急撲過去,將芬克撲在了地上,那長著鋒利刀齒的花萼擦著宮浩的肩膀,在他手臂上撕下了一塊肉.

花莖收回,將那血淋淋的一塊肉吞咽下去,粗厚的花莖就象人的脖子,甚至可以看清咀嚼下咽的動作,看得人頭皮發麻.

芬克的臉嚇得煞白:"哦,我很抱歉,修伊,我真得不知道那花會這樣."

"那是血腥蘭,一種叢林殺手,現在差不多已經絕跡了,這是僅有的一株.該死的,我剛喂過它,它竟然還沒吃飽."宮浩疼得呲牙咧嘴,少年的皮膚敏感度遠超于**,被撕下一大塊肉的傷口火辣辣的疼.

瞪了芬克一眼,宮浩無奈道:"千萬不要輕易靠近這里的植物,要知道並不是只有長著獠牙和利爪的生物才可怕."

"比如女人."芬克快速接口.

宮浩驚訝地看看芬克:"誰告訴你的?"

"我父親,他曾經是個出色的商人,但最後被一個女人卷光了所有的財產.他因此而酗酒,後來死了,我沒了依靠,就被賣到這里來了.他臨死前告訴我,所有美麗的女人都是可怕的生物.可我沒想到一朵花也會是這樣."

宮浩想起了那個把整個實驗室炸飛並將自己送到這里來的女實習生,摟住芬克的頭:"是的,你父親得沒錯...而且,即使是不那麼美麗的女人,也同樣可怕."

"可我還是喜歡看漂亮姑娘."芬克傻呵呵地笑道.

宮浩也笑了起來,身體抖了幾下,牽動傷處,疼得他輕呼出聲.

"嘿,你的傷很重,你流了好多血.我們去找安得魯大人吧,這里可是煉金城堡,有最好的治療藥劑."

"不!"宮浩心中一驚,一把抓住芬克:"芬克,我是你的好朋友對嗎?"

"是的,怎麼了?"芬克有些驚訝.

"我剛才還挽救了你的手指對嗎?"

"也許是整只手……它的嘴長得好大.好吧修伊你到底想對我什麼?你的傷很重,不能耽誤."

"那麼聽我,芬克,你欠我一個人.我現在要你還我這個人."

"你我該怎麼做,我都聽你的."

"那好,千萬不要告訴任何人我受傷的事.記住,一定不要告訴任何人."

芬克傻傻地看著宮浩,宮浩輕輕地歎了口氣:"相信我,芬克,這個地方沒有你想象的那麼簡單.我只是不想讓安得魯知道我沒什麼用處.恰恰相反,我們要做得比任何人都好."

"有那個必要嗎?"芬克疑惑問:"我們只是仆役而已,就算做得再好也不會得到提拔."

"很有必要."宮浩肯定道:"記住,芬克,以後沒什麼事就不要到這里來找我.如果有事,我會去找你的.我要先了解一下這里的環境,然後再做出決定."

"好吧修伊,你剛剛救了我,我聽你的.但是你的傷真得不要緊嗎?"

"相信我,皮肉之傷,沒什麼大不了的."宮浩很肯定道.

—————————————————

如果一個人不能看清楚自己所處的環境,那麼他就注定了將一輩子庸碌無為.

這句話是宮浩的父親教給他的.

不管煉獄島是怎樣的地方,宮浩都可以肯定這里絕不是什麼慈善家的天堂.

這里的仆役全部都是蘭斯帝國從市場上買來送到這里來的,這里的工作也並不安全.如果工作不努力就可以被送去別處,豈非就等于是,只有消極怠工的人才有逃離危險的可能呢?

這種悖論絕不會出現在任何一個智慧世界中,不管是物質世界也好,還是魔法世界也罷.

而且煉獄島上的城堡已經存在了二十年,沒道理二十年來連六十個肯努力工作的仆役都找不到的,這里面一定有問題!

由于送往島上的都是些未成年的半大孩子,他們涉世未深,很多人還不懂得人心詭詐.一個簡單的謊就可以欺騙所有人,但是卻可不可能騙得了宮浩.畢竟他的思維已經是個成年人了.

只是為了掩飾起見,很多時候他不得不象一個十二歲的孩子那樣話,卻又總在無意間露出一份大人的成熟.這使他和其他的少年有些格格不入,除了芬克.

不過可惜,芬克依然天真,有很多事他並不能告訴芬克.他不能告訴他,這個地方很可能在將所有不努力工作的人都拉過去處死,又或者拿他們做了些別的什麼事.

不,不該是處死.

每個月都千里迢迢地送來一些年輕人,然後挑出一批去殺掉?這是無意義的行為.煉獄島可不是死刑執行地.

那麼到底那些失蹤的少年仆役都去了什麼地方呢?去做什麼了?不管是怎樣的答案,都肯定和煉金實驗有關!

只是到底是什麼實驗需要這麼多人呢?

宮浩意識到在這個世界,煉金術是一項龐大的系統工程,而自己對這方面的了解其實太少太少.

在自己找到答案之前,或許該先好好研究一下煉金術的奧秘.

送走了芬克,宮浩在花房里看著那八十六株魔植,他想到或許自己對煉金術的理解,就該從這些植物上開始.

傷口好痛!




上篇:第二章 帝國實驗室    下篇:第四章 書記員的工作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