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煉金師 第六章 蘭斯洛特(下) 
  
第六章 蘭斯洛特(下)

第六章 蘭斯洛特(下)



從這天開始,13號區域里的魔植由四十二個品種變成了四十三個品種.

宮浩又多了一份工作——照顧那朵形似鬼面花的奇異魔植.

宮浩發現,這朵花果然不是鬼面花.它不但不是鬼面花,且完全不具備任何攻擊性.

至于它為什麼長成這個樣子,宮浩認為,這屬于它的一種保護色.鬼面花在風鳴大陸是出了名的凶植,除了人類幾乎沒有天敵,只要想想它的可怕毒性導致它的所在之地可以變成一片荒蕪就可以理解這種花的可怕.

自然界不乏一些弱生物用豔麗的色彩來偽裝和保護自己,避免自己受到侵害的先例.而眼前的這株花很顯然就是如此.

它將自己偽裝成鬼面花的樣子,使絕大多數食草性魔獸不敢侵犯它.只是它能騙過無知的野獸,卻無法欺騙人類.蘭斯洛特很輕易就看穿了它的偽裝,然後把它帶回了城堡.

令宮浩感到驚訝的是,這種保護色通常只出現在一些弱的魔獸上,少數靈性較強的魔植也會為自己進化出保護色,但是從沒有一種植物,會把自己弄到和其他品種的魔植一模一樣.

眼前的這朵花不僅將自己弄成了別的花種模樣,而且模仿的是凶名最盛的鬼面花,這就叫人有些匪夷所思了.

難道植物也有智慧?

他忽然想起這樣一句話:"**是智慧的源泉,感是**的體現."

那麼,這朵神秘的花是否也有**呢?

想到這,宮浩立刻動手.

先是把水壺舉起來,那花毫無反應,看不出有任何動作.宮浩又為花盆里添加了一些濕土,卻依然如此.

微微皺了下眉頭,宮浩喃喃自語:"我不知道你喜歡什麼,討厭什麼,害怕什麼,可我想如果你有智慧,就應該有一些最基本的表達方式.如果你不能配合我讓我知道該如何照顧你,那麼我只能采用一些激烈的方式了."

他拿起大剪刀,對准這朵花的花莖,做出要一刀剪下去的樣子.

那花立刻發出了磁磁的響聲,整張花盤開始向後方凝縮.

宮浩滿意地笑了.

"好了,現在我知道你對恐懼的表達方式了,可是你對喜歡的表達方式卻還沒有呢.看來你對喝水並不是很在乎,那麼你在乎什麼?讓我想想沼澤里有什麼…………"

宮浩冥思苦想.

他的眼前忽然一亮:"斑花毒蟒?該死,我怎麼把它給忘了?"

宮浩唰地沖出去,來到藏書館.他很快就找到了有關于斑花毒蟒的記錄.這是一種很可怕的巨蟒,它們的毒性之猛烈絲毫不比鬼面花差.但是這種魔獸的唾液對一些魔植的生長卻有著出奇的良好作用.因此凡是斑花毒蟒存在的地方,必定是草木繁盛之處.

唾液?是斑花毒蟒的唾液?宮浩一下子明白了.

該死,自己要從哪里搞到這東西的唾液呢?

那一刻,他想到了蘭斯洛特.

他好象就是打敗了一只斑花毒蟒然後把這株花給帶回來的.

—————————————————————

安德魯的眉頭深深皺了起來:

"請原諒我的耳朵,你確定我沒有聽錯嗎?一個仆役竟然想調遣一個天空武士去為他捕捉斑花毒蟒?"

天空武士?那可是九級武士!

宮浩心中劇跳,這可是已經接近了聖域境界.

風鳴大陸的武士分階,除聖域之外,最高就是星辰武士.其下分別是天空武士,大地武士,海洋武士.海洋武士為七級武士,七級以上的武士也被稱之為自由武士.就是一般國家不會對這類級別的武士進行強行規定,而是重金聘請.

除卻聖域這種傳中的存在外,聽整個風鳴大陸的天空武士不超過五百人.分布在大陸各地,可能一個國家才只有寥寥數個天空武士.

難怪他敢深入到中央區域,並打敗七級毒蟒.

安德魯望著宮浩的眼神很陰暗.

"是這樣的……安德魯大人."宮浩結結巴巴道:"您知道那株花是蘭斯洛特大人送來的,他需要我把它種活.可是我發現那株花並不喜歡用水來滋養自己.它好象不是從泥土中吸取養分,因為……我發現它的根莖退化嚴重,幾乎不具備吸附能力."

安德魯看著眼前的金發男孩,憑心而倫,這家伙做事努力,刻苦認真,他對修伊的印象還算不錯."那麼你的意思是………"

"我覺得這種花很奇特,它好象有很強的智慧,所以它也很挑食."

"我關心的是它能提供什麼樣的材料."

"目前還不太清楚.是的,安德魯大人,我可以現在就把它剁碎了交給您研究,可您知道,萬一它有什麼重要的作用,而我們又無法找到第二株這樣的花………"

安德魯明白了:"好吧,你可以去請蘭斯洛特出手.他就住在湖邊."

原來蘭斯洛特並不住在城堡里?宮浩心中一喜,不過下一刻他還是一臉害怕地:"可是大人,您知道湖邊是禁地."

安德魯不耐煩道:"那里算什麼禁地,只不過是蘭斯洛特不想別人打擾他的修煉,而我們也不希望這個家伙來打擾我們的工作………反正那地方沒什麼關系,你可以去那里找他.你有徽章在,城堡武士不會阻攔你出去的."

"多謝大人."

"不過."安德魯深深看了宮浩一眼:"如果你想借此機會逃離煉獄島,那麼你的命運將注定只能是葬身在那片叢林中."

宮浩一臉迷糊:"安德魯大人,我為什麼要逃跑?在這里吃得好睡得好,工作也並不繁重."

安德魯滿意地笑了:"得對,你實在沒有要逃跑的理由.那麼去吧,你去找蘭斯洛特,把這份清單帶給他,告訴他這是明天需要的用量,當然,把你的斑花毒蟒加上去."

"是,安德魯大人."

—————————————————

蘭斯洛特就住在湖泊邊的木屋里.

這位天空武士並不崇尚奢華風氣,恰恰相反,他喜歡回歸自然.湖泊的風景很優美,木屋的設施卻很簡陋.

宮浩聽過,許多高級武士的生活都很簡樸,因為奢華淫欲的生活,是人類進步的最大阻力.為了追求更高層次的武道,他們幾乎屏棄了所有的享受,埋頭苦練.

努力,永遠是最好的天賦.

當然,凡事總有例外,聽在南大陸,就有一位凡出入隨行必定大搞排場,連吃飯時都要有七八個隨從伺候的聖域存在.

宮浩由此覺得,萬事萬物的運行皆有自己的軌道,惟有人類的行為毫無邏輯可.

遠遠地向著湖泊這邊走來,尚未來到木屋前,宮浩就聞到一股刺鼻的焦味.

好象有什麼東西燒起來了.

他連忙跑了過去,只見木屋里走出一個人來,正是蘭斯洛特.

只是與他昨天沉穩大度的氣質相比,此刻的蘭斯洛特卻是一臉的狼狽.他的盔甲上沾滿了黑灰,臉上更是黑一塊白一塊,看上去就好象剛剛經曆了一場大戰,且被人打得狼狽不堪一般.

不過宮浩一看見他這樣子,差點就笑了出來,他太明白發生什麼事了.

果然,蘭斯洛特憤怒地低語傳到了他的耳中:"真見鬼,為什麼做菜就這麼難?"

沒錯,這位即使在帝國也稱得上是萬人景仰的大人物,如今卻被一頓飯菜給打敗了.他懊惱地從屋內捧出一鍋燒焦的飯菜,向著一邊的空地上倒去.

木屋周圍到處都是這位天空武士大人亂丟的垃圾,木屋不僅簡陋,而且邋遢.

看來過度的鑽研武技,已經使這位離群索居的武士失去了人類生存的基本能力,在那華麗而強大的外表下面,隱藏著的是對生活的低能.

宮浩走上前去,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蘭斯洛特大人."

蘭斯洛特瞥了一眼宮浩:"是你?我記得我曾經告訴過安德魯,不要隨意派人來打擾我的清修.怎麼,是你違反了城堡的規矩,還是安得魯已經可以自大到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盡管一身的狼狽,但是蘭斯洛特此刻話的口氣依然是挾著王者的風范.他甚至連手都不用動,一股龐大的氣場已經籠罩住了宮浩的全身,束縛得他絲毫無法動彈.

與他低劣的生活技能相比,這位天空武士的戰斗能力強大到可怕!

宮浩連忙叫道:"不,不是這樣的,我是奉安德魯大人的命令給您送明天的清單的."

氣場消失,宮浩終于恢複了自由.

蘭斯洛特望著宮浩,突然笑了起來:"你真以為我會殺你?"

宮浩連忙回答:"蘭斯洛特大人身為帝國最巔峰的武士,當然是不屑于對我這樣的卑賤仆役下手的."

"哼,最巔峰的武士……那又如何,還不是被派到這荒島上做這種魔獸獵人的工作."蘭斯洛特的語氣充滿不忿.這也難怪,如此頂級的武士,本應為守護國家出力,在國內享受無數人崇拜的.到了這里,他卻必須聽命于海因斯,甚至連他的兩個學生助手都可以對他發號施令.

宮浩連忙道:"蘭斯洛特大人,煉獄島的存在關系著帝國未來的興起,能夠被派到這里的人,都是國家最信任最重視的人物,甚至可以是掌握著帝國的命運,由此可見,帝國還是很重視您的.何況也只有您這樣的武士,才能對付得了煉獄島上那些強大的魔獸."

蘭斯洛特看了看宮浩:"很好,你是個很會話的人,不過有些事你並不明白.算了,把清單給我,回去叫安德魯送份飯菜給我吧."

宮浩把清單遞了過去:"如果大人需要用膳的話,或許我可以幫忙."

蘭斯洛特詫異地看看他:"你懂廚藝?"

"是的大人,我曾經在哈登男爵家打過雜工,在那里做過各種事,也包括了下廚."

"哈登男爵?我記得帝國曾經有位禮儀大臣就姓哈登."

"是的,哈登男爵就是那位大臣的後人."

"難怪你這麼懂禮貌,原來是從禮儀之家出來的.要知道在帝國曆史上,老哈登可是以頑固和僵持不化出名的."蘭斯洛特嘟囔了一句,看起來他對帝國的曆史非常了解.

"好吧."蘭斯洛特:"我可以試試你的手藝,正好有一些劍犀牛的肉還沒來得及被我糟蹋."

半個鍾點後,宮浩把烤炙好的劍犀肉端了上來,色澤金黃,香氣四溢,看得蘭斯洛特食指大動.

他撕下一塊嘗了嘗,臉上露出了滿意的微笑:"很好,非常好吃,比城堡里的廚子要強得多了."

"蘭斯洛特大人,劍犀的肉還有些老硬,其實並不適合成為餐桌上的佳肴.而且這里也缺乏足夠的佐料與香料,我只能隨便做做.我想如果給我機會,我還能做得更美味."

"是嗎?"蘭斯洛特大為動心.他到是真得很想嘗一下宮浩全力以赴為他做出來的美食.

只是下一刻,宮浩惋惜道:"不過可惜,我只有今天能來."

"為什麼?"

"因為清單上的那只毒蟒,其實是我需要的.所以安德魯大人就命我順便把清單送來了."

蘭斯洛特立刻明白了:"是為了我昨天交給你的那盆花?"

"是的,蘭斯洛特大人,大人您吩咐過我要好照顧它,我不希望讓大人您失望,但是沒有斑花毒蟒,我恐怕無法讓它成活."

蘭斯洛特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你需要斑花毒蟒的什麼部分?"

"它的唾液."

"那就麻煩了.要知道這樣一來,我就得給你抓一只活的過來.我抓只活的並不難,問題在于那是一只七級魔獸.你打算怎麼從它的嘴里取唾液?你以為它是啼哭草,可以任你捏著臉去擠嗎?"

宮浩立刻一臉可憐相地歎氣道:"唉,我也知道麻煩,不過有什麼辦法呢.只能冒死一試了."

"這個嘛……"蘭斯洛特皺著眉頭想了一會:"好吧,看在你的美食的份上,或許我可以教你幾手."

蘭斯洛特這話一出,宮浩自己都震驚了.

他原本的計劃,是無論如何要想辦法和這個蘭斯洛特拉好關系,這樣一來,安德魯對他肯定會更加另眼相待.在他發現蘭斯洛特為廚藝所困擾的時候,他就已經打定主意,通過每天幫蘭斯洛特做飯來換取蘭斯洛特對自己的幫助,比如提取斑花毒蟒的唾液.但他萬萬沒想到,蘭斯洛特壓根就沒打算這麼做,他打算直接教宮浩修煉斗氣和武技,這樣一來他就算依然不可能對付得了一只七級魔獸,但對付一只被關起來封印了大部分能力的魔獸就容易多了.

幸福有時候就是這樣從天而降,它總是在你付出足夠的努力後突然給予你比期望值更高的回報.

蘭斯洛特的偷懶,給了宮浩學習斗氣的機會,如果他再不懂得抓住這個機會,就真得傻了.

事就這麼決定了,蘭斯洛特寫了一封回執要宮浩回城堡交給安得魯.從今天開始,送清單的工作就由宮浩負責了.如此一來,宮浩既可以跟隨他學習斗氣,又可以為他做飯,到是一舉兩得.

安德魯肯定不會對此表示反對--又有一個學徒從雜役中解放出來了.

就這樣,修伊格萊爾又多了一份工作--每天為蘭斯洛特送魔獸搜集清單和為他准備一日三餐.

臨走的時候,宮浩忍不住問了蘭斯洛特一個問題:"蘭斯洛特老師,我能問您一個問題嗎?"

"不要叫我老師,我只是教你一些最普通的入門基礎而已,至于更高層次的東西,我並不打算教給你.好了,你有什麼問題?"

"是,蘭斯洛特大人,我只是想知道,既然您可以從城堡里得到吃的,為什麼還要每天自己那麼辛苦去做飯呢?"

"哼."蘭斯洛特回答他一個驕傲的冷哼:"誰敢吃煉金師做的東西?毒藥和魔偶一樣,都是他們的看家本領.當然,他們是不敢對我下毒的,可我也不想吃滿手血腥的屠夫送來的飯菜!"

轟!

仿佛一個悶雷炸響在宮浩的腦中.




上篇:第五章 蘭斯洛特(上)    下篇:第七章 修煉(上)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