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煉金師 第二十章 愛鳥 
  
第二十章 愛鳥

第二十章 愛鳥



甯靜幽暗的叢林里,一對少男少女坐在一棵老樹下,互相著話.

這個時候,沒有公主與仆役的區別,沒有上下尊卑之分,只有一對半大孩子在品味朋友的樂趣.

艾薇兒驚奇地發現,眼前的這個"低賤的仆役",絲毫沒有她的扈從那樣阿諛奉承的毛病.當她放棄了她那高貴的身份後,她發現與人平等論交原來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因為她可以聽到許多別人從來不會在她面前的話.而眼前的這個年紀和她差不多大的男孩,原來懂得竟是這樣多,以至于他的話生動有趣,總能令自己開懷大笑.

哦,天啊,自己這輩子笑得都沒今天一天多.

"蛇蜥可能是大陸唯一的左眼不知道右眼是什麼的動物.它的眼睛經常是左右眼互相對看,然後好奇地打量對方.偶爾還會對碰,左眼撞右眼,看看到底誰更強大."

"真有意思,還有呢?"

"至于血猿,它們可能是最接近人類的生物.它們群居,有著屬于自己的部落和領.族長擁有很多的妃子."

"就象我爸爸?"

"對,就象你爸爸.不過和你爸爸有所不同,血猿的部落族長必須經常接受部落里年輕力壯者的挑戰.如果它失敗了,它就必須讓位,包括把它的那些妃子全部轉讓出去."

"那是篡位,是謀逆,是造反!該把它全家處死!"公主叉起了腰,氣鼓鼓地.

宮浩笑了:"你得對,不過你要是再這樣,我可就不敢下去了."

"好吧,我知道我可以命令你,但就象你的,作為朋友,我應該尊重你選擇的權力.我發現偶爾退讓一下也沒什麼不可以,你繼續講,我喜歡聽你講那些魔獸的故事."

"那麼我就再跟你講一個關于熾焰鳥的故事吧."

"熾焰鳥的故事?"

宮浩就把前些日子發生在熾焰鳥身上的事講述給艾薇兒聽.

當聽到那一對熾焰鳥為了伴侶而相互爭著讓仆役抽血時,並且有機會逃離也不願逃離時,她有些呆了.

"我不明白,它們為什麼要這樣做?"

"那是因為愛."

"我經常聽人們到愛,可是愛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我總是無法理解?"公主有些迷糊.

"恩……這個嘛……就是有一種感,會讓一對男女,在經過相見,認識的過程中,先是成了朋友.然後他們彼此喜歡和對方相處,舍不得分開……如果分開了,就會想念對方,想到睡不著覺."

"天天這樣嗎?"

"這個嘛……至少可以維持很長一段時間吧."

"那他們會結婚嗎?"

"也許."

"那一定是很美好的事."公主的語氣充滿憧憬.

"是的,艾薇兒."

宮浩想了想,肯定了這位公主的猜想.

"真是一個動人的愛故事,修伊格萊爾,我喜歡這個故事.對了,你能帶我去看看它們嗎?"

宮浩想了想,點頭道:"當然可以.我們過會回去就能見到了.但是熾焰鳥並不喜歡陌生人,我可以只帶你去,但是帶得人多了,它們恐怕不會給我面子."

"沒問題,我讓他們全部都不要跟著我."

"還有,在稱呼它們的時候,要用他和她這個字眼,而不要用它,只有在群體稱呼時才可以使用它們這個詞.這是一種尊重,因為它們是有智慧的."

"好的."

下午回到城堡,宮浩果然如約帶著艾薇兒去看熾焰鳥了.

此時被放飛的那只熾焰鳥已經回來了,籠中的一對熾焰鳥彼此依偎,看上去甜蜜之極.

"天啊,它們真美."公主癡癡地.

"是的,公主殿下."回到城堡,宮浩不再稱呼艾薇兒了.不過艾薇兒依然叫他修伊,這個稱呼令所有扈從都大跌眼鏡.

看起來一個的仆役正在征服著這位驕橫得令所有人都頭疼的公主.

"熾焰鳥和極冰鳥都是元素鳥類中的稀有品種,它們都非常忠貞于愛,所以也有人叫它們愛鳥.相傳如果有只愛鳥落在某人的肩膀上,那就意味著他會得到美好的愛.那是來自愛鳥的祝福,靈驗無比.如果有一對愛鳥在一段時間內分別落在了某對男女的肩膀上,那麼這對男女將來就會產生美好的,至死不渝的愛.但事實上這只是個傳,因為人們需要的只是元素鳥的鮮血,而非它的祝福.所以元素鳥類也不會願意去祝福人類."宮浩不無遺憾地道.這是昨天落在他肩膀上後,他特別去藏書館里查到的一個傳.

不過宮浩本人並不相信這點,當時應該是在表達他的友誼.

"你它們和你是好朋友?"艾薇兒問宮浩:"那你能靠近它們嗎?"

"當然,它們只接受我的靠近."

"我想看看."

宮浩笑著打開籠子,走進籠中.

與綠果然親熱地張開雙翼,將宮浩包了起來.

宮浩撫摸著那細長的脖頸對艾薇兒笑道:"盡管它們是很凶猛的生物,但它們一樣會對朋友友好.所以不要相信契約,要相信心靈,那比任何契約都來得有意義和有作用."

"你真棒!"公主眼中閃爍出崇拜的目光.

天知道在那之前這位驕橫任性的公主從未崇拜過任何人,包括那位帝國皇帝.如果讓她的父親斯特里克六世知道自己的女兒用如此的口吻去評價一個仆役,恐怕會被氣得生生吐血.

"在魔獸的世界,真誠與友比權力更有魅力,比契約更有約束力.所以我喜歡和它們打交道,它們也喜歡我."

"我能象你那樣靠近它們嗎?"艾薇兒羨慕地問:"我想喂它們吃東西."

著,她從口袋中掏出一把零食,都是自己平時最愛吃的:"它們吃這個嗎?"

"不,它們不吃,但它們會感受到你的好意,只要你不再下命令對它們這是公主的賞賜,你們必須接受和感恩."

"我不會再那樣做了,我發現這比下命令要來得有趣得多."公主俏皮地回答,臉上竟還抹上了一絲害羞的云.看起來她也已經意識到自己昨天命令劍齒獸向自己下跪的做法有多愚蠢.

她試圖走進籠子,靠近那兩只體型龐大的熾焰鳥.

沒想到與綠同時仰天長嘶了一聲,羽毛倒豎而起,現出猙獰氣勢.

這可把公主嚇了一跳.

宮浩連忙撫慰兩只熾焰鳥:"不要急,別害怕,有我在它們不會傷害你的."

"可它們不想讓我靠近."公主很委屈,眼淚已經開始在眼眶中打轉了.

宮浩想了想,突然叫了起來:"我明白了,熾焰鳥可不是劍齒獸,它們比那大家伙可要高等得多,僅僅是示好並不能輕易打動它們."

"那該怎麼辦?"

宮浩連忙走了過來,拉住公主的手,這個無禮的舉動嚇了她一跳,宮浩卻將手指豎在嘴邊輕輕噓了一聲:"不要叫,熾焰鳥是尊重愛的生物,當我向你有所表示的時候,它們就會象尊重我那樣尊重你."

就這樣,宮浩拉著公主的手,輕輕向熾焰鳥走近.

這一次,與綠果然沒有象剛才那樣威風凜凜,恰恰相反,它們用好奇的眼神審視著宮浩和公主.

看得出來,它們正在猜測,這兩個人是不是也是侶?

"我能摸摸它們嗎?"艾薇兒問宮浩,她看著與綠的眼睛眨都不眨,心又激動又緊張.

"你可以試試,但動作要放緩慢,如果它閃避,你就把手收回來,千萬不要硬來."

公主將左手緩緩伸了出去,被宮浩捏著的右手卻始終不動.

綠沒有躲避.

艾薇兒碰到了綠.

她輕撫著綠的羽毛,口中發出喃喃的迷醉聲:"真棒……這是我第一次和沒有簽訂過契約的魔獸接觸,而且它們是那樣的美麗."

看起來,綠對公主的善意並沒有拒絕.她好奇地用自己的長喙頂了頂公主,逗得她咯咯直笑.

這讓她的膽子也稍稍大了起來.

"我能讓她變嗎?"她問宮浩.

"你可以試試."

于是公主對著綠:"你叫綠是嗎?是修伊給你取的名字?你能變得一些嗎?"

只見綠仰天長嘶一聲.

她向著天空吐出一道凶猛的元素火焰,擊打得魔法囚籠直晃,也嚇得公主有些臉色發白.

隨著元素火焰的噴吐,綠的身軀果然變了.

就象一只彩色斑斕的鳥,綠輕輕飛翔在空中,在公主的頭頂盤旋數圈後,落在了公主的肩膀上.

"哦,她停在我的肩膀上了,你過,元素鳥也是愛鳥.它們要是停留在誰的肩膀上,就會祝福誰獲得美好的愛!"

公主興奮地叫了起來.

宮浩也呆住了.

那一刻,他想起了昨天上午,這位公主來到的同時也停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的事.

就是因為這件事,他才去查了書,而就是因為他查了書,他才出了愛鳥的傳,卻也正是因為這個傳,導致了綠降落到了艾薇兒的肩膀上?一切就象是冥冥中牽好的線,將天南海北的一對男女牽在了一起.

我的天啊,這……這不會真得就是愛鳥的祝福吧?傳不會是真得吧?

去和蘭斯帝國皇帝的女兒發生愛?

宮浩從未動過這樣的念頭.

他只是想借著在稍稍改變一下這位公主的性格的前提下,能得到公主的友,這對他在煉獄島的生存絕對有著非常重要的影響,順便再完成一下自己得到傀儡武士控制權的計劃.

但他做夢也沒想到,與綠竟會分別落在了自己和艾薇兒的肩頭.

這太可笑了.這位公主又刁蠻又任性,我怎麼可能會愛上她?宮浩忍不住想.

再我要是能活著離開煉獄島,那麼或許我這輩子最想做的就是摧毀斯特里克家族的統治!

可是現在,熾焰鳥卻在祝福我們的未來會發生些什麼?

不,我到甯願認為這是一個詛咒.

想到這,宮浩有些哆嗦.

用俏皮的眼神望著宮浩,仿佛是在告訴他,這不是詛咒,而是必然會發生的事.

即使你不認為那是一個祝福,也可以看成是一個預.

宮浩大汗淋漓,現在就是打死他也不敢出曾經停留在自己肩膀上這件事.

—————————————————

一連三天,艾薇兒和宮浩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叢林中度過的,少部分則陪著與綠在籠子里玩耍.

不知不覺間,那個原本驕橫成性的公主受到一個仆役的影響,正在漸漸改變自己.

這些日子,她變得不再那麼驕橫,連帶著整個人都顯得美麗起來.她本就很漂亮,不擺出那套公主威風時,的確是個討人喜歡的可愛姑娘.

盡管目前的改變依然細微,渺,尚遠不能和十二年的熏陶相比,但是宮浩知道自己可以影響她,誘導她,讓她知道在她已知的生活中,還有一些她從未接觸到的,可以追求的美好事物.讓她知道那遠比無止境的追求權力與高高在上更有意思.

他已經在她的心靈中,成功地埋下了一顆溫柔的種子.

自從那次停留後,綠就再沒有停在公主的肩頭上,這讓艾薇兒有些可惜.不過從宮浩那里,她學會了人不可能永遠被滿足,有時候要懂得欣賞可惜,品味失落.

尤其是……熾焰鳥的愛祝福如果被反複進行,那她的未來才叫恐怖呢.

不管怎麼,這位原本驕橫無比的公主在被宮浩用盡手腕剝除她的高傲地位後,終于感受到了一絲屬于平民的快樂.

她可以自由地在叢林中歡呼跳躍,大喊大叫,著各種天真的話,不用受管家,侍衛還有家庭教師的阻撓,不會有人告訴她這個不可以,那個不可以.

所有的禮儀全部廢棄,所有的煩惱盡皆拋除,在這里盡的感受自然,與叢林融為一體,與魔獸共同呼吸,觀看霧氣升騰,如潮海變幻,身邊還有一個不以下人自居而以朋友自居,可以教訓教導她卻又不讓她反感的聰明漂亮的男仆.

她感覺開心極了.

只是每次回來,都要弄得一身泥土,害得一眾扈從們抱怨紛紛,對宮浩大為不滿,認為這個子簡直是要把公主給帶壞了.不過只要公主開心,那就比什麼都重要.

但是再快樂的時光也有結束的那一天.

艾薇兒終究還是要回去了.

臨走的時候,艾薇兒對宮浩有些戀戀不舍.

她突然想起宮浩過的話:有一種感,會讓一對男女,在經曆相見,認識的過程中,先是成了朋友.然後他們彼此喜歡和對方相處,舍不得分開……如果分開了,就會想念對方.

她不知道自己離開後會不會想念宮浩,但是可以肯定,她現在舍不得離開這個金發男孩.

"如果可以,我真想帶你離開."她.

煉獄島上的一切,都由斯特里克六世直接指揮,他的女兒可以在這里放縱自由,但卻絕不可以干涉島上的行為.

安德魯或許還要對這位公主殿下委屈一些,海因斯可不怕她.

直到現在,他連出來見這位公主殿下一次的興趣都沒有.

"我不能跟你去,但是你可以再來啊."宮浩微笑道.

"是的,我會再來的."公主很肯定地點頭.

然後她看向安德魯:"安德魯,我很滿意這次你給我的推薦,我也很喜歡修伊格萊爾.明年我一定還會再來煉獄島,因為我還沒有得到一只我想要的魔獸,而修伊已經答應幫我物色一只了.所以我希望明年還是由修伊格萊爾做我的向導."

安德魯恭敬地低下頭:"多謝公主殿下的厚愛,只是明年您要再見到格萊爾……"

他有些猶豫.

艾薇兒不滿地問:"有什麼問題嗎?"

安德魯連忙道:"不,沒有任何問題,公主殿下,我向您保證,這絕不是什麼問題."

"那就好."

宮浩暗中捏緊了拳頭.

他再不用擔心三個月後的危機了.

臨上船的時候,公主突然做了一件令人瞠目結舌的決定.

她舉起一把身邊武士的長劍,用劍鞘拍打著宮浩的肩膀:"修伊格萊爾,從今天起,你就是我艾薇兒.斯特里克的朋友.我任命你為我的守護騎士.任何人如果敢對你不利,都是對帝國威嚴最大的挑釁!"

這或許是最荒唐的,最不具備法律效力的任命.在未滿十六歲,沒有舉行過**禮之前,即使身為公主,她也沒有權力自行任命守護騎士.不過這並不妨礙這位公主提前決定誰是自己未來的守護者.

所有人都看得發呆,那個子到底有什麼魔力,竟然能讓一向都驕橫得連太陽都要向她跪拜的公主提前指定一個"下賤的仆役"為她的守護騎士?

甚至連安得魯都不得不認為,再大的苦差到了格萊爾這個子的手中,都能讓他變成美差,這個子實在是太天才了.

反到是宮浩,在望著龍船的離開後,喃喃道:

"希望再看到你的時候,你不再是初見時的模樣."

轉頭離去.

五天後,自由號來到,送來十八名仆役.

西瑟被送走了.

盡管他工作勤勤懇懇,但他已經干滿了一年.

從來沒有人能在煉獄島上工作超過一年.




上篇:第十九章 去叢林    下篇:第二十一章 秘密交易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