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煉金師 第二十九章 命運的選擇 
  
第二十九章 命運的選擇

第二十九章 命運的選擇



對材料進行分析研究是一項長期而枯燥的工作,短時間內是不可能有成果的.不過宮浩相信,如果致力于某個方面,那麼在短時間內取得突破還是完全有可能的.

尤其當這種研究在整個煉金術領域里完全處于一片空白時.

他現在致力于研究的就是用于制作腐蝕藥劑的龍須草汁液.

這種龍須草是當初他在13號區域中培育過的.暴牙等魔獸越獄後,13號區域是受損最嚴重的.宮浩懷疑所有的魔獸可能都去那邊轉了一圈,其原因嘛……八成是去找他表示感謝的.

結果就是13號區域受損最嚴重,龍須草徹底完蛋,用于制作腐蝕藥劑的材料缺少了重要的原材料,只能暫時停滯.目前只有庫房里有少許提煉出來的汁液,用完之後就徹底沒有了.

通過研究,宮浩發現龍須草之所以可以成為腐蝕藥劑的主材料,並不是因為它的效果有多好,也不是因為它與其他材料的契合度有多高,完全是因為龍須草本身的根莖可以用于制作防腐蝕藥劑.

宮浩早在藏書館的時候就知道腐蝕藥劑的應用向來都是雙面性,不但要制作出高效腐蝕藥劑,還必須制作出能夠防腐蝕的保護膜.否則無法塗抹在自己的武器上——沒把別人的盔甲腐蝕掉,先把自己的武器爛掉了.

由于龍須草能夠提供良好的隔離膜制作材料,所以才成了最合適的腐蝕藥劑的主材料.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用別的材料替代龍須草其實並不難,難得是如何找到合適的隔離膜.

抗腐蝕的隔離膜……

宮浩記得自己當初在試驗室的時候就曾經從事過隔離膜抗酸堿性的研究,對于其中的配方和加工手法他完全熟悉.

太棒了!宮浩幾乎要呼叫出來.

如果能夠做成的話,不僅能夠重新恢複腐蝕藥劑的生產,而且他有把握將腐蝕藥劑的藥效進一步提高.

盡管條件簡陋,宮浩還是立刻干就干起來.

他每天跟隨蘭斯洛特前往叢林,到處尋找可以替代的材料.回來之後再進行各種化學材料的提煉.

盡管魔法大陸與物質大陸有著很多方面的不同,但也有著很多方面的相同.在很多方面或許他們落後于物質科技,但在很多方面卻也超前于物質科技.

宮浩充分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在空余時間盡可能的將所有需要的材料都制作出來.

別人看他如此發瘋,也不知在搗鼓些什麼,只是海因斯既然給了他這個權限,眾人也都不好什麼.

二十六天後,他終于完成了第一張隔離膜的制作.

拿著這張隔離膜,宮浩的心之激動可想而知.

當天,海因斯聽宮浩完成了新的腐蝕藥劑,親自前來實驗效果.

望著那出色的腐蝕效果,海因斯的表吃驚得簡直可以吞下一個大鴨蛋.

"我不得不,格萊爾,你的確是個出色的天才.你讓腐蝕藥劑的效果更加出色,而所需要的材料和制作工序卻減少了,考慮到你從事學徒的工作僅僅兩個月時間,這實在令人難以想象."海因斯又恢複了那副和藹老人的形象.

但是宮浩永遠不會忘記一個月前這個老混蛋給自己下最後通牒時的那副猙獰表.

他就象是有著兩張臉,一張是笑臉,在你表現出色時給予一個肯定的表,一張則是凶臉,而那張臉則是用無數人的鮮血和人皮織成的.

"這一切,都多虧了您的教導,還有安德魯大人的幫助."宮浩恭敬地回答.

"安德魯嗎?我知道他很欣賞你.他在煉金術上的天賦有限,但他管理下人的能力不錯."老頭拿著腐蝕藥劑點頭道:"那麼,我期待你更好的表現,格萊爾."

"很抱歉,海因斯大師,我恐怕只能做到這一步了."

"為什麼?"

"因為明天自由號就要來了.我想這一次,他們會送來新的學徒.到時候我將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海因斯微微沉默了一會:"這真讓人遺憾,格萊爾,其實我並不舍得讓你走."

———————————————

第二天一早.

自由號入港.

他們帶來了一個不幸的消息.

在自由號出海兩天後,查克萊為煉獄島挑選的學徒不心掉進了海里.等他們發現他的時候,他已經只剩下骨架了.查克萊告訴海因斯,再想找一個優秀的學徒會非常困難,因為他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才找到這麼一個,最後竟然因為一個意外死掉了.

當天晚上.

海因斯的實驗室里.

"導師,我覺得應該讓修伊格萊爾繼續留在煉金塔.他是個天才,他可以幫助我們解決很多問題.在他過來的這兩個月里,每個人都看到了他的表現.他做得比一個真正的學徒還要出色."話的是安德魯.

皮耶反對道:"我不這麼看,導師,修伊格萊爾正在越來越接近我們的秘密.再這樣下去,總有一天他會發現這一切."

安德魯冷笑:"皮耶,我尊重你是一個出色的煉金師,在煉金的造詣上比我強,但是你很顯然不懂得如何管理和如何用人.修伊格萊爾是個天才.而我們需要這樣的天才."

海因斯問:"安德魯,你真得認為那孩子能對我們有所幫助?"

"是的,導師.我們在巨魔神上的研究已經停滯了很多年,陛下很不滿意.但我覺得他或許可以給我們帶來希望……我們需要一些新鮮的思路.而煉金師同樣需要新鮮的充滿活力的血液.看看他的成就吧,僅僅是兩個月的時間,他就已經證明了自己的能力.不,或許應該在他還是仆役還在擺弄那些花草的時候,他已經證明過自己了.哦天啊,如果換了是別人,那麼僅憑他一年前的表現就足夠讓他成為一名學徒.他付出了比別人多十倍的努力,也做到了別的仆役和學徒根本就做不到的那些事.他甚至改良了配方!"安德魯叫道.

皮耶瞪著眼看安德魯:"安德魯,你不該對導師大吼大叫."

安德魯一縮脖子:"我很抱歉,導師."

海因斯揮了揮手表示不介意:"那麼你的意思是……"

"開放四層以下的煉金塔,允許他自由出入和學習."安德魯道.

皮耶怪叫起來:"我們在討論的是是否應該讓他繼續留在煉金塔,而你卻想給他更大的權力?"

"我們可以把血肉傀儡,亡靈傀儡還有魔靈的資料抽走,所有制作全部放在山谷里進行,其他的可以交給他.也許他能做出不需要活人也可以煉制的血肉傀儡呢?"

"如果是那樣的話,就需要給他那個東西了……"海因斯猶豫道.

皮耶叫道:"絕不能給修伊格萊爾,他只是個仆役!"

"我們可以先把血肉傀儡和亡靈傀儡的那部分資料抄錄一份給他,如果他能還原出伊萊克特拉的技術,制造出真正的血肉傀儡,那不妨考慮一下讓他加入到巨魔神的研究中去,甚至魔紋的錈刻,空間戒指以及傳送陣等等."

"我的天啊,安德魯,你瘋了嗎?你的做法是在給自己培養未來最強大的敵人.甚至可能是整個帝國最可怕的敵人.我無法想象一旦他得知自己身體里靈種的時候,會對我們做出怎樣的報複."皮耶搖頭.

"皮耶,你總是那麼危聳聽.如果是那樣的話,我們可以第一時間把他殺死.別忘了正因為他的身體里有靈種,他的生命就捏在我們的手里,他沒有反抗的權力.我只是希望在他發現真相並決定背叛我們之前,盡可能的發揮出他的潛力來."

海因斯止住了兩個徒弟的爭執,他:"先讓查克萊繼續尋找新的學徒再吧."

對于海因斯沒有采納自己的意見,安德魯很是氣餒.

一個月後,自由號再度進港時,查克萊一臉的無奈.

他告訴安德魯,他費盡力氣找到的第二個學徒,在路上病死了.

——————————————————

"海因斯大師,您找我?"

宮浩在門口恭恭敬敬地叫道.

海因斯頗為玩味地看著宮浩:"我不得不,你很幸運,家伙."

"是的,大師,能遇上您並跟隨您,是我終生的幸運."

"不,我指的不是這個."海因斯搖搖頭,他讓宮浩過來坐下,就坐在自己的身邊.

然後他望著宮浩:"這個月你又改良了兩種藥劑的配方,短短三個月的時間里,你已經做到了絕大部分學徒都做不到的貢獻.告訴我你是怎麼做到的?"

"努力,海因斯大師,蘭斯洛特大人教導過我,再沒有比勤勞更重要的天賦.我想即使是用在煉金術上也是如此,當然,還要加上一點點的運氣與明師的指導."

"得好,你真讓我慚愧了,因為我幾乎沒有教過你任何東西."海因斯站了起來,他:"我聽你拜托安德魯做了一些有趣的工具,並利用這些工具做到了那些事,是這樣嗎?"

"是的大師,那都是來自民間的做法,一些取巧的手段.不過大師要是感興趣的話,我可以拿給您看."

"沒有那個必要,我不會對它們感興趣,它們對我也沒有任何意義."

宮浩有些疑惑地看向海因斯,海因斯道:"我想我是該教你些東西了.格萊爾,你知道煉金師存在的真正意義是什麼嗎?"

宮浩搖了搖頭.

"是的你不知道,因為你一直以來都從沒想過自己其實已經是一個魔法學徒了對嗎?"

"魔法學徒?"宮浩有些驚訝.

自己什麼時候已經是魔法學徒了?這簡直就是一個玩笑.

即使當初伊沃扔給他那本魔法師的冥想手冊,他也並未真正努力去修煉過.對他來,當務之急是先在工作上取得成果.但是現在,海因斯卻告訴他自己已經是一個魔法學徒了.

"是的,一個魔法學徒,只是你從未意識到這一點.你把自己看成了一個工匠.修伊格萊爾,煉金師並不是建築師,不是工匠,不是任何普通的職業.它和魔法師一樣,高貴,偉大,神秘莫測.事實上,它就是魔法.所以,煉金師不是工匠,煉金師運用的也不是普通的力量,而是魔法的力量.你所使用的方法,只適合于民間,而非魔法領域.你或許可以在藥劑上通過某種取巧的方法取得出色的成就,但你也很可能就這樣止步于此.要知道煉金術的領域非常博大,幾乎每一處地方都要運用到魔法的力量.而你無法把魔法裝到瓶子里進行研究."

"無論是藥劑的煉制,武器的附魔,還是傀儡的制作,甚至包括空間戒指等高等物品的制作,都離不開魔法的力量.煉金師盡管無法象魔法師那樣可以自如的使用各種魔法,但我們的目的是一樣的.煉金師只是通過不同的手段來達到魔法師想要達到的目的.想一想吧,一個土系的魔法師能夠掀起一場沙塵暴,能夠讓一塊土地只長雜草而無法出產糧食,但他們無法象水系法師那樣制造出驚濤駭浪.而水系法師卻又無法象火系法師那樣做到自如地操控火焰,下起漫天的火雨.對于煉金師來,我們無法做到是象他們那樣揮手即來的能力,但同樣的,我們可以通過我們制作的物品來達到我們的目的.所有的魔法師能夠做到的事,我們煉金師都可以做到,只是手法有所不同,效果有所不同.這就是煉金師和魔法師的最大區別.你以為為什麼我們要制作藥劑?因為煉金師渴望能夠象光明牧師那樣擁有治療的能力,但我們同樣喜歡詛咒法師的可怕詛咒.他們可以通過法術來完成這一切,而我們可以通過藥劑來達到同樣的目的."

"所以煉金師所追求的,其實是魔法的力量,而不是做出一個個有效的工具.與其發明一種可以代替微視術的鏡片,我更願意去發明一種方法讓我去擁有或者使用微視術,這就是區別,也是煉金師存在的意義.如果你不能把魔法作為你追求的目標,那麼你永遠都不可能達到煉金術的巔峰領域,充其量只是一個不錯的工匠."

宮浩聽得大汗淋漓,他做夢也沒想到,原來煉金師存在的真正意義在于此.看來以前他對煉金術的許多想法都有誤區.而現在海因斯告訴他的,恰恰是宮浩所忽略的.

只是他不明白,老東西今天怎麼會有心思教他這些呢?

他可不認為海因斯有大發善心的時刻.

他突然想起自己剛進門時海因斯的那句:"你很幸運."

明白了.

他一直以來為之付出的努力,各種冒險,如今恐怕已經開花結果,正式回報他了.

果然,海因斯道:"當然,我對你在藥劑方面所做出的表現還是非常滿意的,你是個聰明的孩子,總能用與眾不同的思路來解決問題.這正是我們目前所缺乏的.查克萊送來兩次學徒,但卻都死了.這三個月來,一直都是你在這里頂替尼爾,我覺得你已經完全可以勝任學徒的工作,所以我讓查克萊不必再費心尋找新的學徒,從今天起,你就是煉金塔學徒中正式的一員.煉金塔四層以下,將會對你開放,你可以學習任何你想要學習的東西.如果有什麼不懂,也隨時可以過來問我.我希望你能繼續發揮你的天才,也許要不了多久,你就會成為我的得力助手."

這句期待已久的話語終于響起在宮浩的耳邊.

那一刻,他心中長長地吐出了一口悶氣,他恭敬道:"非常感謝您,海因斯大師."

"謝命運吧,想想那兩個新學徒的死,還有尼爾的死,這或許就是命運的選擇.命運注定要讓你在這里繼續工作下去."海因斯回答.

是命運嗎?宮浩微微笑了起來.

那麼命運如果注定要讓你們這群殺人狂下地獄,你也會接受嗎?

他一身輕松地走出煉金塔.




上篇:第二十八章 改良配方    下篇:第三十章 元素共鳴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