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煉金師 第四十五章 沉默 
  
第四十五章 沉默

第四十五章 沉默



叢林中的風,嘩嘩吹過,帶起漫天的肅殺..

叢林里已滿是後來趕到的眾人.

海因斯面色陰冷地看著皮耶的尸體,好半響才道:"克洛斯,你不該殺他的."

克洛斯苦笑:"我並沒有想殺他,事實上我只是用了一個最普通的沖擊術,但我沒想到……"

"煉金師長期守在試驗室里,與毒藥等各種材料為伍,身體極易受到侵蝕,看起來你忽略了這一點."

克洛斯張了張口,想自己並沒有忽略這個,但最終還是什麼都沒.

剛剛哭泣結束的艾薇兒憤怒地大吼起來:"海因斯,你終于肯出來見我了嗎?你竟然還認為克洛斯不該殺皮耶?沒錯,我也是這麼想的,因為他該死一萬次!"

"他竟然試圖強/奸帝國公主!"艾薇兒幾乎要歇斯底里了.

在有宮浩陪伴的日子里,她絕大多數時候都顯得很溫柔,但是現在宮浩為她受了重傷,她本人又險遭**,心痛之極,卻是破天荒第一次出要殺人的話來.

海因斯的臉色有些難看.

他到不是怕艾薇兒,雖然是堂堂帝國公主,他到也未必就放在眼里.只是試圖**公主這樣的事竟然會由皮耶做出來,這實在是令人太過難堪.

尤其皮耶與常人不同,海因斯是深知自己這個弟子的嗜好的,他的習慣可不僅僅是**……

糟糕的是,他的這個習慣好象不是只有他一個人知道.

艾薇兒的侍衛長,八級大地武士亞曆山大·帕吉特就知道有關于皮耶的一些事.

這刻公主遭遇的危險讓他很是惱火:"海因斯大師,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在二十多年前,皮耶就曾經做過這樣的事.我的朋友拉舍爾曾經親手抓到過這個混蛋,因為他至少奸殺了六名少女."

"哦,我的天啊."艾薇兒驚呼出聲:"既然這樣,為什麼他竟然會沒事?"

帕吉特無奈道:"因為皮耶在煉金術領域上的確有著過人的才能.海因斯大師親自為他求,才換來了他活命的機會.然後他就跟隨大師來到這里.我本來以為他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有膽量對公主動手,但是我沒想到,他竟然還是這麼做了."

克洛斯歎息:"長久的壓抑,有時的確可以讓人的**沖破理智,這並不稀奇."

海因斯有些迷惑道:"可這也正是我所不明白的地方.公主殿下你為什麼要在晚上來到這片叢林?皮耶又怎麼會知道你在這里?還有修伊,你又是怎麼回事?你怎麼也在這?"

宮浩慢騰騰回答:"大師,您知道在公主殿下停留煉獄島的這段時間,我的主要工作就是讓公主開心.所以我為她設計了一個的節目,就在這叢林里,享受一下篝火晚會的樂趣,讓她感受一下這自然的美好.事實上公主是很喜歡的."

"這本可以是我最美好的夜晚……如果不是有那個惡棍出現的話."艾薇兒怒氣沖沖道.

她現在身上還披著宮浩給她的學徒袍,地上被撕裂的衣物已經充分證實了皮耶的所做所為,事實上來不及趕來的海因斯也是通過水晶球看得清清楚楚,只是這刻裝糊塗罷了.

"當時皮耶打你的時候,你為什麼不還手?"

"因為他是我的大人,我是不可以對大人動手的.即使他是在侵犯公主,我也只能去阻擋他,而不是攻擊他."

宮浩的"謙恭"令所有人歎息,這個孩子太守"本分"了.

"那麼皮耶怎麼知道你們在這里的?"海因斯繼續問.

宮浩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不過現在看來,他可能早有准備,早就盯上了公主."

海因斯看看地上的衣物道:"我注意到公主你穿的是侍女的衣服,會不會他起初想下手的對象並不是公主你?"

"哦,侍女衣服只是我增加樂趣的一種方式.如果你皮耶只是認錯了人,那麼他後來看見我的臉了,為什麼還要向我施暴?"艾薇兒怒叫道.

海因斯微微歎了口氣,這個況他也是看到的.他不是不憤怒皮耶的混帳,只是他的死,給煉獄島帶來了難以估量的損失.

所以他也只能道:"是的公主,我明白了,不管怎麼皮耶都是不可饒恕的.但是公主殿下,我希望事能夠到此為止.皮耶已經死了,我覺得公主殿下回到溫靈頓以後,還是不要聲揚這件事的為好."

艾薇兒無法置信地盯著海因斯看:"哦我的天啊,海因斯你這個老家伙.你的徒弟曾經觸犯過帝國的法律,你卻包庇了他;他想要**一位帝國公主,你卻視而不見,然後在這里對我不停地審訊;當罪名已經被證實的時候,你卻想讓這一切就這樣結束?神靈在上,你竟然讓我不要去告訴我的父親發生了這樣的事,你真是個老混蛋!"

這是海因斯有生以來第一次被人罵成老家伙老混蛋,他的臉上青一陣一陣,卻半點都沒法解釋.

或許是看出了海因斯的尷尬,宮浩輕輕抓住艾薇兒的手:"你沒必要這麼生氣,我相信海因斯大師是一番好意."

"你竟然還幫他話?"艾薇兒瞪起了好看的大眼珠.

宮浩不慌不忙向地上吐了一口鮮血.

艾薇兒的心立刻軟了:"哦,修伊,你的傷很重.你們這些廢物在干什麼?還不快點拿藥過來."

一大群人紛紛上前給宮浩用藥,最好的治療藥劑不要錢般地給宮浩灌了下去.

宮浩很不客氣地把所有藥劑往自己懷里一塞,然後用充滿深的眼神望著艾薇兒:"艾薇兒,你知道我最在意的人是你對嗎?"

"是的,修伊,我看到了你豁出性命來保護我.修伊,你是真得關心我."

"那麼我希望你能原諒和理解海因斯大師,不要生氣了,好嗎?"

"為什麼?這個混蛋包庇他的學生,皮耶早該死的.而現在他還在試圖狡辯,推卸責任,甚至想把事瞞過去."

"他起初只是想搞清楚況而已,而且壓下這件事也的確比較合理."

"我不明白,修伊,這有什麼合理的?皮耶該受到整個帝國的譴責和法庭的審判!"

"事實上,我想你不會認為帝國公主險遭**這樣的事成為蘭斯帝國茶余飯後的笑談是一件美好的事吧?"

艾薇兒微微一滯.

是的,如果讓整個國家的人都知道自己險些被一個該死的不良大叔**,那麼這種丑聞一定會對她產生極為不利的影響,也會因此讓皇室蒙羞.

克洛斯和帕吉特對望了一眼,老實,他們也不希望這件事傳出去.

公主險遭**,首先遭殃的就是負責保護她的人.盡管當時她是自己偷溜出去的,但是人們可不會這麼考慮,只會認為是扈從們的失職.

宮浩又道:"何況要是讓大家知道你偷偷溜出來是和一個學徒在一起,別人會怎麼想?知道的人當然明白我只是在帶著你享受月光,篝火和美好的夜色,可不知道的人呢?他們會以為我們在幽會.謠會到處傳播.也許陛下會大發雷霆,然後下令殺死我.你的扈從將被解職,海因斯大師也將受到懲罰,所有的人,都將為此承受磨難.你真得希望那樣嗎?艾薇兒."

"哦不,修伊,我不會讓他們那樣對你的."

"那麼就聽我一句,接受海因斯大師的建議,讓這件事就此過去吧.以後再也不要提皮耶,反正他已經死了,沒人會知道他是怎麼死的.就他是……病死的吧."

艾薇兒深地看著宮浩,終于點頭:"好的修伊,我聽你的,你什麼都行.你知道我不想讓你受到牽連,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我開心."

艾薇兒終于答應了海因斯的請求,這讓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氣,看向宮浩的眼神又分外充滿了感激,到是不再介意他帶公主出來幽會的事了.

而對宮浩來,他這樣做的最大目的,一方面是討好了海因斯,另一方面也是給貝利一個交代.如果貝利知道,自己兩個月前剛給過宮浩有關皮耶的資料,皮耶就因為試圖**公主而死,並且當時有宮浩在場,只怕他一定會猜到些什麼.

而現在,讓皮耶病死,他就沒法去懷疑宮浩了.

在貝利的眼里,宮浩就是一個偷偷的發現了煉獄島上的死亡秘密,然後拼命工作,討好主子,試圖多活一段時間的可憐蟲罷了.他所想要的,就是借這個可憐蟲的手為自己爭取足夠的利益.

如果讓他知道這條"可憐蟲"自始至終都在思考著如何反擊,只怕給他一座金山,他也不敢去搬.

當然,最後還有一個好處,就是如此悄無聲息地解決,可以使得帝國法政署的人不會介入到調查之中.畢竟**公主這樣的大事,不可能不令那幫獵犬注意.而他們可不象武士和魔法師那樣對陰謀與算計毫無經驗.

這幫獵犬,絕對不是好糊弄的主,僅是從皮耶的死因上都能查出許多名堂來.

萬幸這里不是大陸,法政署的手輕易不會伸到這里來.

——————————————

把皮耶的尸體交給下人們處理,艾薇兒氣咻咻地走到海因斯的身邊:"老頭,你最好給我記住,你的學生糟糕到足以將你毀滅的地步.如果不是你還有一個好學徒,那麼我可以保證,我父皇的怒火會將整個煉獄島燒成一片灰燼!"

海因斯無顏以對,只能灰溜溜地離開.

面對驕橫跋扈,現在又處于極度憤怒的帝國公主,就算是帝國皇帝都頗為倚重的大煉金師也只能選擇退讓.

克洛斯則拍打著宮浩的肩膀道:"我本來應該責罵你不該帶公主偷溜出來,但是現在想想這實在不是你的過錯.你只是在盡可能的讓公主開心.事實上你用自己的生命捍衛了公主的貞潔,不過我真正想感謝的,還是你服了公主殿下,讓她決定不上報此事.好子,看在這一點的份上,你在魔法上有什麼難題,盡可以向我提問.這一次你不必再通過公主,我一定有問必答."

大地武士帕吉特則望著遠處冷眼瞧熱鬧卻始終不發一的蘭斯洛特一眼,然後對宮浩:"我聽那個家伙教過你一些關于武士的修煉之道,但是看起來他並不是一個好老師,否則你不該被皮耶打得如此淒慘.我想你知道學問與教育能力有時並不是劃等號的.並不是聖域級別的武士教導出來的學生就一定是天下最強的學生.老師們擁有多少實力對學生而未必重要,重要的是他能教給學生多少東西.那個氣,自私的家伙,由于他的吝嗇,差點把你害死.如果你願意的話,你可以向我求教.我和克洛斯一樣,有問必答."

一位高級魔法師和一位高級武士同時向自己遞來友好的橄欖枝,這恐怕不僅僅是因為他為他們服了艾薇兒,更重要的是他們發現這個金發男孩對公主簡直有著無與倫比的影響力.

以艾薇兒的性脾氣,在遭遇了這樣的事之後,就算是她最敬重的母親,也未必能勸服她不上報此事.她之所以肯答應不上報皇帝,只怕多半還是宮浩那句"我也會跟著倒黴"的緣故.為了不讓宮浩受牽連,艾薇兒才終于壓下了這口氣,結果就是宮浩沒跟著倒黴,克洛斯和帕吉特卻幸運地逃過一劫,當然,同樣幸運的還有海因斯.

對克洛斯和帕吉特來,他們若再看不出交好修伊格萊爾的重要性,也就不必再在詭譎危險的官場上混了.

混跡官場的人永遠都明白一個道理——就是不要和強者做對手,而是要和他做朋友.

在這里,強者的意義並不僅僅只是武力,也包括其他方面.比如修伊格萊爾,他現在就是某種意義上的強者.

遠處的蘭斯洛特聽到帕吉特的法後,冷冷哼了一聲,飄然離開.在教育徒弟的能力上,長久隱居的蘭斯洛特的確不可能和名滿天下的帕吉特相比,哪怕現在三五個帕吉特加起來也不是他的對手,但是教育徒弟需要的能力和個人實力的確不同.

有帕吉特為宮浩做指導,那麼宮浩在武士的修煉道路上再不用擔心犯什麼錯誤了.

艾薇兒帶來的人,正在紛紛討好宮浩,安德魯則用複雜無比的目光看過皮耶的尸體後,最終發出了一聲長歎.這聲歎息有為皮耶的,也有為自己的.多少年來,他一直被皮耶壓在身下,沒有出頭之日.

如今皮耶死了,海因斯失去了一個最出色的助手,自己將來就是這煉獄島上真正的第二主人了.這讓他有些高興,又讓他有些惆悵.

高興的是自己的地位上升了,惆悵的是他不是通過自己的努力工作爭取得來的.

想到這,他又忍不住看了宮浩一眼,這個子,不出意外的話,看來是要接替自己的位置了.

他到是表現神勇,不到兩年時間里,就從一個最低等的仆役,一躍而成為公主身邊的人,且即將成為煉獄島上的第三號人物了.

一想到宮浩身體里的靈種,他又感覺矛盾了.

該不該想辦法徹底研究一下取出靈種的方法,好讓修伊格萊爾真正擺脫死亡呢?可是如果他知道有關靈種的真相,是否還會一如既往的支持自己和導師?

沒有了靈種,就失去了對他最大的控制,會不會等于釋放出一個可怕的對手呢?

可如果他能夠接受,並從此成為導師的學生的話,以他的智慧很可能會早日破解那些煉金術上的不解之迷,那麼自己離開煉獄島的日子也就不再遙遠了.

生存?還是死亡?

安德魯仿佛哈姆雷特,同樣也找不到答案.

至于伊莎多拉,當看到那一地的侍女服裝時,她可能是唯一對這一切有所懷疑的人了.但是在她看到艾薇兒深款款地望著宮浩,還有宮浩向自己送來的那冰冷的充滿警告的眼神時,她立刻意識到,也許閉嘴就是自己最好的選擇.

事實上,她也的確沒任何證據可以證明這一切是個陰謀,畢竟連她自己都無法確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出皮耶可能是沖著自己來的這一事實未必能證明什麼,卻肯定會給自己帶來麻煩.

她的明智獲得了回報.

事後宮浩給了她幾瓶魅力藥劑,這個女孩在回到溫靈頓後不久,便找了個伯爵嫁了出去,成了一位伯爵夫人.而皮耶的事則被伯爵夫人徹底拋在了腦後.

——————————————————————

兩件事:一,我今天又睡過頭了,所以遲更了,抱歉抱歉.

二:馬北田你在不在?龍空我去了,帖子我我也看了,對你發表的文章及表示希望發表其他關于我的話的事我沒有意見.問題是那讓我痛恨的龍空萬惡的回帖制度——我沒法回帖.

所以一直拖到現在在書里跟你打招呼了.

所以……這個……暫時我只能繼續沉默,一如本篇主題.唉.




上篇:第四十四章 皮耶的末日    下篇:第四十六章 我的奧菲利婭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