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煉金師 第五十二章 傳送法陣 
  
第五十二章 傳送法陣

第五十二章 傳送法陣



煉金塔的頂層,海因斯正在傾聽著宮浩的描述.

他深鎖的眉頭漸漸解開:"我必須你是幸運的,孩子.能夠從魔龍的利爪下逃脫的人並不多,你的膽大令我吃驚."

"是的大師,事後我一想起這事,就渾身顫抖.我真驚訝自己是怎麼做到這一點的.我怎麼會想到前往中央區域的,這簡直不可思議."

"哲人過,能夠用生命去探索未來的人,每一個都是天才.你在煉金術上同時具備了瘋狂與天賦兩種潛質,如果給你時間,也許你會成為又一個伊萊克特拉,看起來這並不奇怪.那麼告訴我孩子,你在那扇門前發現了什麼?我是,你發現伊萊克特拉是用什麼方法禁錮那些逃逸的能量,使它們可以永久的維持住空間通道的?"

"事實上那是一個非常巧妙的方法.伊萊克特拉只是使用了一個法陣就做到這了一切.這種法陣並不那麼難以看破,我幾乎一眼就看明白了.它是一個力量汲取法陣."

"力量汲取法陣?"海因斯很驚訝:"這並不是什麼很難制作的法陣.他用那個法陣來維持空間通道?"

"是的,伊萊克特拉的智慧非常強大,他讓我真正明白了合適的方法才是最有效的方法.他並沒有強行使用蠻力來對抗空間能量,恰恰相反,他通過力量汲取法陣來禁錮空間能量.法陣吸收這些能量,然後再反過來困住這些能量的外逸.看起來整個能量通道好象是被一股龐大的外力所束縛,但事實上,困住它們自己的,是它們自己的力量."

"真是太精彩了!"海因斯驚呼出聲:"這等于它們是自己困住自己."

"是的大師,這就是伊萊克特拉所使用的手法,當然,那個汲取法陣要比普通的汲取法陣更精妙,更細致,也更繁複.我想即便是要做出那樣的法陣出來,同樣需要消耗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來研究."

海因斯看看宮浩:"那麼你打算通過這種方法來突破空間魔法能量維持的障礙嗎?"

"不."出乎意料的,宮浩搖頭道:"這個力量汲取法陣的確很不錯,但它顯然沒有解決另一個問題,那就是能量風暴在空間通道的瘋狂肆虐.對于傳送法陣和空間戒指這樣的研究來,這顯然是不合適的.我懷疑伊萊克特是故意采用這種方法,這樣他就不必擔心隨便誰都可以進出那里了."

"得有道理."海因斯連連點頭:"如果是這樣的話,就更不能讓別人輕易接觸那扇門了,也許有一天,伊萊克特拉會從那里回歸.對煉金師來,再沒有比見到這樣一位偉大的人物更令人心神振奮的了."

宮浩沒有想到海因斯會這麼,看得出來,海因斯在心中對伊萊克特拉有一種瘋狂的崇拜.這使他可以不顧一切,哪怕伊萊克特拉的回歸有可能給這個世界帶來滅頂之災,他也全不在乎.

他有些理解海因斯為什麼會如此瘋狂的用人的生命來做試驗了.他就是一個煉金瘋子,除了他的煉金術,他什麼都不在乎.

"大師,您認為伊萊克特拉還活著?畢竟已經過去了三百年."

"我不知道他能否挺過如此漫長的歲月.但如果有人告訴我他真得還活著,我不會有半點驚訝.象他這樣出色的人物,就算是發明出一種可以讓自己永遠不衰老的方法,也並不稀奇."

到這,海因斯道:"好了孩子,那麼現在告訴我,你打算用什麼方法來完成你目前正在研究的課題?我是既然你不打算采用伊萊克特拉使用的手段,你還有什麼比這更好的方法嗎?"

"是的大師,伊萊克特拉讓我明白了很多道理.他讓我意識到能量就象水流,它們不是無形的,而是有質的.它們可以被利用,而且可以通過利用它們做到很多我們原本無法做到的事.這是能量的本質,明白了這一點,很多事就不再困難."

"得具體一些."

"我打算采用能量循環的方式."宮浩回答.

"能量循環?"海因斯有些詫異地聽宮浩起這個新名詞.

什麼叫能量循環?他從沒聽過.

"是的,大師,能量循環這個詞是我發明的.我聽在溫靈頓有一座美麗的噴泉,它有一千三百四十二個噴水口,每天可以向空中放出高達三萬升以上的水流,並在空中組成各種絢麗的圖案.我想請問大師,那個噴泉哪來的這麼多水用于揮霍?"

"哦."海因斯揮了揮手:"那是一個工匠的傑出發明,我聽他制作了一種特殊的玩意,可以把噴出的水流通過水池重新收集回來,然後重新噴射,這樣一來,整個噴泉的耗水量其實並不多.這就好象是列兵的方隊一樣.第一波人走過去,第二波人上來.然後是第三波,第四波,當走到第五波時,其實是第一波的人通過另一條通道又重新走了回來.這給人一種連綿不絕的感覺.一些戰爭統帥在作戰時經常使用這樣的伎倆用偏師來冒充主力部隊,用以欺騙對手."

到這,海因斯皺了皺眉頭:"格萊爾,你想告訴我什麼?"

"是這樣的大師,在我對空間之門觀察的過程中,我發現在能量沖破空間屏障的同時,它們會形成一股巨大的能量旋流.這股能量旋流在空間通道中始終保持一定的形狀,但當它進入到空間之後,就會消散.事實上那並不是消散,而是逃逸.就好象水流從噴口中噴射,原本在管中成形的水流在進入巨大的外在空間後,會迅速化成無數水滴,消散于無形."

"哦,你的意思是,你打算把外逸的能量通過某種方法重新收集回來,然後通過另一條通道讓它們進行回流.這樣一來,我們只需要使用一次足以打通空間屏障的能量輸送,就可以讓它們源源不斷地在其中流動,從而可以保持通道的暢通?這樣我們就可以始終保持獨立空間或者通道的存在了."

"沒錯,大師,而且能量循環的方式可以將能量最大限度地減免,因為它並不需要過于強大的能量支持,這就使能量風暴無法形成.這樣一來,人類就可以通過這種方式建立起傳送法陣,並自由通行了,也可以通過同樣的方法制造出空間戒指."

海因斯的眼睛眯了起來,在經曆過剛才巨大的激動後,他的心中顯然也對這個答案有所准備.

他想了想,點點頭:"很有趣的想法,格萊爾,你似乎總是習慣于用工匠的思維方式解決問題."

"我來自民間,大師,民間沒有魔法."

"得對,那麼你確定這個方法能成功?"

"事實上,我查閱過以前的儲物飾品記錄和傳送陣記錄.我發現在煉金術最輝煌的時期,所有可以用來封印出一個獨立空間的儲物飾品幾乎都具有一個共同的特性."

"什麼特性?"

"圓."

宮浩蹲在地上,隨手在地上畫了一個大圓:"圓的特性,就是起點即為終點.它們從哪里來,最終就回歸到哪里去,循環往複,永不停止.從最開始在某一個點上用強大的能量沖擊打開屏障,到最後采用某種方法造成能量的循環流動,都是根據此點而來.戒指是圓的,手鐲是圓的,而且沒有任何接口,當某種能量從這個圓上的某個點出發之後,它會沿著物體自有的軌跡行進,直到回到起點.這就是為什麼所有的儲物物品都是戒指,手鐲等圓形物品的重要理由.能量禁錮也好,能量循環也罷,無論是哪種方法,它都超脫了一件事,就是完全沒有必要在源源不斷的後續能量供應上下功夫.很多東西看起來或許代價很大,但只要有一種很技巧的方法,其實它的成本未必高昂."

這一段話,徹底震驚了海因斯,他站了起來,在地上反複地踱了幾步,然後他抓住宮浩的肩膀:"我的孩子,你真得是個天才.你得沒錯,這完全是可能的.一直以來我都從未懷疑過為什麼以前的那些儲物物品總是用戒指和手鐲做載體,要知道我們完全可以在其他的物品上應用,但是我始終認為那是由于攜帶方便的緣故.可是你從另一個角度告訴了我那是為什麼.沒錯,圓形,循環,我的天啊,孩子,你解決了最最重要的能量持續供應問題!曆史已經證實了這是正確的,只是我們一直沒有發現而已!你真是個天才,修伊!"

到後面,海因斯完全是用喊的方式吼了出來.

宮浩神色如常道:"大師,恐怕並不是那麼簡單.這只是理論上的成功,要想控制住能量的流動同樣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這只是技術上的問題,那麼你有信心完成它嗎?"

"是的大師."

在得到宮浩肯定的回答後,海因斯滿意地點點頭.

他想了一會,終于還是猶豫著道:"那麼格萊爾,在你和那頭魔龍對話的時候,她有沒有告訴你其他一些東西的事?"

"我不明白您指得是什麼?"

"靈種."

宮浩低下頭想了想,然後搖頭道:"如果大師您指的是當初蘭斯洛特大人去尋找的那種東西,很遺憾我並沒有得到任何關于這方面的訊息.您知道要和這樣強大的生物打交道其實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我當時嚇壞了,如果不是那只魔龍有求于我,我想我已經被她殺死了.即使如此,當時我也只想盡快遠離她.天啊,我真不知道我當時怎麼有勇氣和她對話,甚至去觀察那道門的.現在想想,這完全是出于對于知識的渴求.可是對于什麼靈種,我完全沒有探索的心思,而她顯然也不打算和我多做交流."

海因斯點了點頭:"那麼我希望你以後不要再那麼冒險了.這不值得,修伊,我不希望你出事,我希望你能明白這一點."

"是的大師,我非常明白這點.而且那頭魔龍也明確表示不希望我再度前去打擾她的休息.如果在我下一次去找她的時候不能給她帶來好消息,那麼她會毫不猶豫地把我當點心吃掉."

宮浩斬釘截鐵的回答.

毫無疑問,海因斯在用一種特殊的方式來提醒宮浩,假如你已經知道了靈種的秘密,那麼你至少該明白老老實實是唯一的生存之路,假如你不知道,那麼就把這理解為我對你的關心吧.

而宮浩的回答同樣如此.

從頂層回來時,宮浩也捏了一把汗.

這一次他實在是太冒險了,但他卻又別無選擇——去空間之門的事不可能隱瞞海因斯,他只能挺而走險,主動交代.

這是一場賭博.

賭的不是海因斯是否有足夠的智慧發現問題,而是海因斯是否願意相信自己.

這是一個很微妙的心理變化,只要海因斯身體中流動的那狂熱的煉金之血依然占據主導地位,那麼他就會主動服自己去相信宮浩所的一切.

這是一種典型的自我欺騙,原因僅僅在于宮浩給他的誘惑實在太大了,大到讓他願意去冒險,願意去相信.

就好象世上很多的騙子,其騙術並不高明,僅僅是因為那份誘惑實在令人無法不心動,很多人願冒著受騙上當的危險也要嘗試一番.

當然,最重要的原因是,海因斯到目前為止還相信靈種在他的身體里,他沒有反抗的資格.

—————————————————

從這天起,海因斯毫不猶豫地給予宮浩全權,將整個空間魔法方面的所有試驗工作全部交給他負責.同時他也擁有了全權使用城堡所有材料的權力.

隨著宮浩貢獻的日增,他的地位,權力,能力,也不斷地在上升著,如今即使是安德魯看到宮浩,也要客氣許多.

而宮浩也的確不負海因斯的重托.

他幾乎是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了對空間能量的數據測試,然後開始對應的解決之道.

憑心而倫,這是一項龐大的工程,如果讓他白手起家來做,這自然是不可能的,但是在前人已有的基礎上進行,又有充足的後勤支持,宮浩幾乎是瘋狂地進行試驗.他差不多每三天就要進行一次,這個試驗頻率,使得煉金城堡二十年來積聚的大批材料迅速地消耗.自由號從這時起,幾乎每個月都要往煉獄島送來大量的能源晶石以供宮浩揮霍.

不過這樣的浪費,無論是對海因斯還是對斯特里克六世來,都是一個好消息.

因為隨著試驗的頻繁進行,宮浩的進展也同樣突飛猛進.短短半年時間里,他在空間魔法煉金術上的研究,已經大大超出了風鳴大陸上任何一個同國家的煉金師.

其中最明顯的,就是長距離通訊已經開始進入最後的測試,信息的傳送與進入明顯比實物所需要的能量要得多,因此是第一個接近成功的.

當遠在溫靈頓的斯特里克六世與海因斯成功進行了一段為時十二秒的通話之後,整個溫靈頓皇宮都幾乎為之歡慶起來.惟有得到消息匆匆趕來的艾薇兒對此憤怒不已——她沒能和宮浩上話,信息傳輸就中斷了.

為了保證宮浩的研究不受打擾,斯特里克六世親下嚴令,不許女兒再去煉獄島.

又過了一年,宮浩在能量循環上終于獲得了巨大突破,此時,距離他來到煉獄島已經整整三年半.

一個月後,在宮浩的堅持下,第一次傳送陣實體傳送實驗開始進行,距離為城堡煉金塔七層到蘭斯洛特的湖泊邊.

在傳送過三只恐狼,並確認它們安全後,按規矩,宮浩作為發明者,是第一個進入傳送陣的,所有的危險,或者榮耀,都將由他負責擔當.

大量的能源晶石再度拼命地向早已刻畫在地上的傳送法陣拼命輸送能量,在所有能源晶石因為能量耗盡而化成一堆粉末的同時,傳送法陣中央的陣眼閃耀出火色的光芒.

巨大的色波浪形成一道渦卷的氣流,狂暴地湧出陣眼,在噴薄出一片巨大的波濤後,瞬間又恢複平靜.

色的波光如鏡面般平滑,閃爍著詭異的光弧.

下一刻,宮浩要做的,就是踩在這陣眼上,由它帶領自己前往指定的目標地點.

"知道嗎,大師,只要這一腳踏出,風鳴大陸的人類曆史,或許就將徹底改寫."在踏上傳送法陣前,宮浩突然對海因斯道.

"那同樣是我們的期待."海因斯與安德魯道.

"那麼,我或者永遠迷失在空間通道之中,或者完成這份輝煌."

著,宮浩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他向著傳送法陣上那片斑斕的光中踏去.

啟動法陣.

轟,宮浩平空消失.




上篇:第五十一章 伊萊克特拉的囚徒(下)    下篇:第五十三章 逃出煉獄島(上)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