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煉金師 第五十四章 逃出煉獄島(中) 
  
第五十四章 逃出煉獄島(中)

第五十四章 逃出煉獄島(中)



煉金塔五層,宮浩開始收拾東西.

手指在那些坩堝,試劑,材料上一一劃過,宮浩的心中升起了幾分唏噓的感慨.

不知不覺間,在煉獄島已經生活了三年半.

近四年的時間,長不長,短不短,真要准備離去了,心中竟升了起了不舍的感覺.

老實,以他現在的能力和貢獻,海因斯早就放棄了殺死他取出靈種的念頭,如果他願意,他還可以在這里繼續生活下去很長時間的.

無論是海因斯還是安德魯,一個個雖然都雙手沾滿血腥,但事實上在絕大多數時候,他們對自己是照顧的.

盡管那只是出于利益的需要,出于他有利用價值的考慮,可是人生在世,誰能不被利用呢?

因此拋棄他們殘忍的做法不,宮浩對海因斯還有安德魯,並沒有自己以為的那種仇恨.

恰恰相反,對于海因斯在煉金術上的執著與鑽研精神,他頗有幾分尊重.

只是是龍終歸要騰飛,就算再安全,他也不可能讓自己永遠埋沒在這片荒島,三年多的蟄伏生涯,已經讓他忍耐了太久太久.

就算強大如魔龍,也未有過如此長時間的蟄伏.

一想到這,宮浩心中就感慨無比.

自己離自由終于不再遙遠了.

將所有准備好的東西都放在台子上後,他輕輕揮動左手,將物品盡收于左手的戒指之中.

是的,空間戒指早就完成了,甚至在他給安德魯承諾之前,他便已經做好.與傳送法陣不同,空間戒指由于不需要形成對外通道,因此能量幾乎無法逃逸,制作起來更加方便.而它的空間大,則完全取決與能量供應的多少.

宮浩的這枚戒指,由于有足夠的能量支持,擁有足夠大的空間.

再沒什麼可留戀的了,宮浩轉身走出房間.

他來到藏書館.

這里是他曾經工作過的又一個地方,也是又一個令他難舍難忘之處.

在這里,他讀過無數本有關與煉金術的知識.正是這個地方,給了他知識泉源,使他擁有了可以生存下來的立身之本.

在那藏書館的最顯眼處,還擺放著關于傳送法陣和超距離通訊技術的試驗記錄,發明人與記錄者,都是"修伊格萊爾."

就仿佛是他存在于這個世界的一個真實證明.

宮浩的眼中流露出戀戀不舍的神,然後他無奈地歎了口氣,灑下了幾顆火鴛藤的種子.

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植物,只要給它們足夠的火元素,那麼只需要很短的時間,它們就能迅速生長壯大.而它們帶來的,將是毀滅一切的力量.

做好這件事,宮浩步出煉金塔,向56號區域走去.

天色已晚,除了煉金塔中的一些地方還亮著燈光外,所有的仆役都已經睡下.

與綠依然精神抖擻,在看到宮浩進來後,分外的高興.

它們發出了歡樂的長嘶.

或許只有在看到與綠後,宮浩的心中才會感到欣慰.

"嘿,我的老朋友,我又來看你們了.不過這一次,恐怕是最後一次了."他笑著:"傳送陣已經完成,如果不是還有些事沒有做,我早就可以走了.而現在,我來實現我曾經給你們的諾了."

他著,關閉了魔法能量的供應,然後輕輕打開了籠門.

"出來時悄悄的好嗎?還沒到驚動所有人的時候."他對.

看來是領悟了宮浩的意思,在它和妻子走出籠門的一刻,它頗有種要引亢高歌的姿態.

但是在宮浩的眼神和那聲"噓"的手勢下,興奮的心被強行地壓抑住了.

用長喙不停地頂著宮浩,那是在向他表示自己的感激之.

"好了,去吧,去自由的飛翔吧,離開這該死的人間煉獄,去那廣闊的天空.這一次,你們可以夫妻共同翱翔,再不會有什麼囚籠能控制你們了."

與綠互相看了看,低低地嘶鳴了一聲,然後同時展開翅膀向著天空飛去.

望著它們在空中的黑點漸漸變,宮浩的眼睛也有些濕潤了.

"大……大人."

身後突然想起一個低低的聲音.

宮浩心中一驚.

該死,即將離開時的心神激蕩,竟然讓他沒有注意到56號區域還有人在!

他霍然轉身,全身上下已經彌漫出一片猙獰殺氣.

直到此刻,他才第一次全無顧忌地釋放出自己的真正實力,完全展現出一個黑鐵武士應有的強大力量.

若是死去的皮耶複活,絕不會相信這就是那個當初被他打得奄奄一息的男孩.

眼前站著的是一名仆役.十三四歲的樣子.

是康頓,那個新上任的仆役長.

他看樣子被宮浩這一刻展露出的殺氣嚇壞了.

"你怎麼在這里?"宮浩皺起了眉頭,收斂了殺氣.

康頓哆嗦著回答:"白天……白天安德魯大人問我收集的種子都到哪里去了,我告訴他都被您拿走了,我按您的回答,您正在研究新的品種.可是安德魯大人要我帶他看新的品種在哪,他他明天就要看到……"

"所以你就發愁焦急,不知道該怎麼辦,直到現在也沒睡覺?"

"是的大人,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康頓低下了頭.

他沒他親眼看到了修伊格萊爾大人放走了熾焰鳥,這同樣是個聰明的子,他正在擔心修伊格萊爾大人是否會在考慮殺他滅口.

熾焰鳥的離開可絕不是事.

看出了他的心思,宮浩笑著從身上拿出一瓶藥劑:"去,到各區域去,把這瓶藥滴在每一塊能量晶石上.不要有什麼擔心,如果有人問起,包括安德魯大人和海因斯大師問你,你就是我吩咐你做的.如果安德魯大人問你為什麼熾焰鳥不見了,你也大可以告訴他是我放走的."

"是這樣嗎?大人?可是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這樣做.要知道這會讓安德魯大人很不高興的."

宮浩柔聲回答:"很快你就會得到答案了.現在你照我的去做就可以了."

"是大人."康頓完全不知道他這樣做會引發什麼樣的後果.

望著康頓的離開,宮浩隨手釋放了一個風翔術加在自己身上,他快速向著城堡外跑去.

此刻如果讓海因斯看到這一幕,他一定會驚訝得大呼出聲,因為能夠釋放風翔術而非風靈術,這正代表著他已經是一個初級風系青袍法師了……

沒有人想到,在他瘋狂研究空間法陣的這段時間里,宮浩早已突破魔法學徒的身份,正式踏入魔法師的領域.

他不僅僅是一個風系青袍法師,甚至在那之前就已經先成為一個正式的靈魂法師了.

———————————————————

統治了煉獄島二十三年之久的煉金城堡,終于迎來了它的第一次變革,也是最後一次起義.

當第一只魔獸從魔法能量耗盡的囚籠中掙脫出來的時候,它發出了憤怒的狂吼.

隨後,一只又一只魔獸瘋狂地沖出牢籠,聚集在城堡內部.

這一次,可不再象兩年前的那一次魔獸越獄了.

上一次宮浩只是有計劃的放出幾只魔獸,但是這一次,他把所有的魔獸都一起放了出來.

當大量的魔獸聚集在一起時,它們展現出來的是一種瘋狂的,可怕的,超級恐怖的破壞力.

天空中飛翔著數以百計的各種魔禽,數以萬計的魔蟲.地面上大各異的各種魔獸也紛紛仰天咆哮,發出震耳欲聾的吼聲.

這是千百年來難得一見的壯觀場景.

熾焰鳥,鐵羽鷹,吸血蜂在上空盤旋狂舞,組成一片黑壓壓的烏云,劍齒獸,碧煙狐,紫晶暴熊,狂暴地龍,斑花毒蟒,密布各處.

空曠的城堡廣場上,一瞬間全部被魔獸占領,你幾乎找不到下腳的地方.

空中到處是騰飛的火焰,大量的魔獸同時放出屬于自己的魔法能力,火焰,冰雨,狂風,泥沙,在城堡中瘋狂肆虐.

在經曆了長久的囚徒生涯後,許多擁有智慧的高等魔獸已經恨透了這個城堡里的每一個人.當它們擁有反抗的機會時,它們絕對不吝于用自己的生命去捍衛自由與尊嚴.

巨大的震動和驚天的吼聲驚醒了尚在沉睡中的海因斯.

他連衣服都沒來得及穿,就匆匆跑到窗口向下俯瞰.

眼前那一幕蔚然壯觀的景象,令海因斯驚得面如土色.

"怎麼會這樣?!"海因斯憤怒的大吼起來.

安德魯匆匆跑上頂層,對著他的導師大叫道:"導師,不好了,魔獸越獄了,全部越獄了!"

"我看見了!"海因斯憤怒地狂囂:"這絕不是普通的失誤.修伊格萊爾呢?他的人在哪里?發生了這種事,為什麼他還不來見我?"

"我沒有看見他."安德魯連忙回答.

師徒二人對望了一眼,心中同時升起不詳的的預兆.

"去格萊爾的房間,快!"海因斯大叫道.

宮浩的房間收拾得干乾淨淨,早已無任何東西.

安德魯如墜冰窟:"是他,一定是他,一定是他干的,導師."

海因斯仿佛一下子蒼老了十年,他搖頭苦笑道:"不奇怪啊,真得是不奇怪啊.安德魯,我就好象早就知道這一天會來臨一樣,我現在竟然一點都不感覺到這有什麼好奇怪的."

安德魯低下了頭顱:"是的導師,就連我也不覺得驚訝,就好象我也早就知道會出現這樣的結果一樣."

海因斯無奈地長歎了一聲:"**蒙蔽了理智,讓我們以為我們可以控制一切.但是顯然,我們錯了.自始至終,其實都是他在控制一切.我們本可以早就發現這一切的,甚至我們也的確已經發現了,但是我們卻視而不見,我們認為只要他的身體里有靈種,就算發現了我們的秘密,也不敢動手……我錯了……其實他一直在為此做准備.難怪他要選擇研究空間魔法."

安德魯也苦笑:"是的導師,您得對,修伊是個絕頂聰明的人,也許在他來到島上的第一天,就已經意識到了所有的問題.所以他才努力工作,努力學習,努力表現……我們被貪婪沖昏了頭腦,對煉金術的夢想征服了我們所有的理智,所以我們放縱了他,培養了他.不過導師,我們還有挽救的機會對嗎?不管怎麼,修伊格萊爾的確完成了我們多年來都未曾完成的夢想.就算城堡受到的損失再大,我們也能挽回.只可惜,我們再也無法控制和利用他了."

海因斯悠悠道:"那就要看,他還有什麼後手了.傳送法陣已經完成,他如果要走,其實早就可以走了.既然他留在了這里,放出了魔獸,那就絕不是想要逃跑那樣簡單……他很了解我們手中有多少實力,有什麼可以控制他的籌碼,如果沒有絕對的把握,他是不會輕易下手的."

"導師,您的意思是,靈種……"

"是的,我怕他的身體里已經沒有靈種了.盡管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但這幾乎毫無疑問,否則修伊格萊爾不會如此公然行事的."

安德魯的心中為之一寒.

一名學徒匆匆跑來,大叫道:"導師,所有的魔獸都已……"

"我知道了."海因斯揮手阻住了那名學徒的叫喊.

那學徒急道:"藏書館也起火了,有人在那里種下了火鴛藤,並且喂給了它們超劑量的火系晶石.它們現在正在瘋長,整個煉金塔一層已經陷入一片火海了."

"什麼?!"海因斯和安德魯同時抖了一抖.

藏書館里的藏書被焚之一炬,煉獄島二十多年來的辛苦研究,也注定將因此而一下子湮滅大半.

所有的辛勞一下子都化為流水,這份打擊,不可謂不沉重.

這比單純的釋放那些魔獸的報複要來得更強烈,也更凶猛.

安德魯咬著牙道:"修伊格萊爾,你好毒!"

"格萊爾大人?"那名學徒微微怔了一怔:"安德魯大人,您是這一切都是格萊爾大人做的?"

"沒錯,就是他!也只能是他!"安德魯狂吼道:"你看到他去哪里了嗎?"

那名學徒道:"我沒有看到,但是有個仆役長看到了.他……"

"他什麼?"海因斯也叫了起來.

學徒急急喊道:"他他看見格萊爾大人去了山谷那邊."

海因斯和安德魯愕然對望,兩個人的心頭同時升起一個可怕的念頭.

海因斯狂叫起來:"不好!"

————————————————————

濃郁的夜色,摻雜著煉獄島上的特有的霧氣,使得這里的黑夜永遠都是那樣的深沉.

如果沒有魔法燈光的照明,普通人恐怕很難在這樣道路上辯明方向.

不過對宮浩來,擁有二級武士實力和已經正式成為雙系初級魔法師的他來,在這方面已經不再是問題了.

下一刻,風之元素形成的氣流將宮浩團團包裹,輕輕念動咒語,一只成形的風鶯在宮浩的手中現形,輕盈透明,幾若無物.

風鶯作為風系召喚術的初形態,擁有良好的視野與偵察能力,本身雖然沒有攻擊力,卻是半隱形的存在.除非是法力修為上高于自己的魔法師,普通人根本無法發現它的存在.

看著風元素形成的夜鶯在空中撲騰了幾下翅膀,宮浩輕聲道:"去吧."

風鶯展翅飛去.

有了這只風鶯在前面帶路,他很輕松就可以找到自己需要找的路.

盡管只去過那里一次,但是宮浩從未忘記那里的道路該如何行走.

他再度來到了那只已經沉睡了太久的巨魔神面前.

望著那龐然大物,宮浩的眼中放出熾熱的光芒:"准備蘇醒吧,伊萊克特拉最驚人的造物,動用你最後的力量,破壞一切可以破壞的,殺死一切可以殺死的."

他喃喃低語著,將手伸進了那巨魔神胸前的核心處.

靈魂法珠放出了微微的光芒,巨魔神那雙緊閉已久的大眼猛然睜開.




上篇:第五十三章 逃出煉獄島(上)    下篇:第五十五章 逃出煉獄島(下)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