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煉金師 第四章 真實的謊 
  
第四章 真實的謊

第四章 真實的謊



第二天一早,歌舞團繼續向著香葉城出發.按照修伊的建議,與其將精力放在賺不到幾個錢的鄉村,還不如抓緊時間排練新劇本,等到了大城市再大顯身手.克拉麗斯接受了這個建議,從這天起歌舞團的成員們抓緊一切時間排練《圖蘭朵》.

克拉麗斯"雄心勃勃",發誓要在香葉城大干一番事業,不卷走幾百個金維特,就絕不罷休.

一個金維特在這片大陸上的使用價值,差不多相當于二百塊人民幣.克拉麗斯生平沒見過大錢,幾百個金維特已經是她短期目標的極限了.

那個時候修伊很想知道如果她知道自己昨天拒絕掉的隨便哪一瓶藥劑,都能賣到成百上千個金維特的價格,她的臉上會出現怎樣精彩的表.

不過想想這種做法似乎又有些過于不人道了.

五輛馬車,歌舞團的姑娘們霸占了四輛,剩下的一輛馬車和一輛貨車則是男人們的地盤.

按理,"插班生"修伊是要被安排進後面去的,不過克拉麗斯終于"大發慈悲"了一回,沒有讓修伊和其他的男人在一起,而是讓他和自己一個車廂.

這讓男演員們羨慕無比——長得帥總是有好處的.

不過修伊可不這麼想,如果可以,他願和那幫男人擠在一起,也無法忍受這幫姑娘們對自己的品頭論足.

而克拉麗斯這樣做則是因為,她覺得是時候好好了解一下這個從天而降的少年到底是什麼來曆了.

昨天修伊的一番話令她大感驚奇,普通的少年是不可能有這樣的見識與智慧的.

"芬克,首先我應該感謝你昨天給我的那些建議,我沒有想到一個少年竟然能懂這麼多道理,並且如此聰慧過人.另外我驚訝地發現你寫給我的那個劇本,之前我從未有過任何聽,但是它非常出色,我相信只要加以成功的演繹,它一定能夠成為大陸的經典.但正因為這樣,我感到非常奇怪,難道你真是神明送來的使者嗎?"

修伊向克拉麗斯欠了下身:"很抱歉克拉麗斯團長,之前由于我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惟恐我那凶暴而殘忍的主人在這附近,所以不敢出自己的身份.不過在知道了這里是凡而薩群後,我已經確定我離我那可怕的主人足夠遙遠,遠到他不可能再追上我,殺掉我,那麼我現在可以實話了."

黛絲眨動漂亮的大眼睛問:"原來你是一個仆役?那麼你有一個很可怕的主人了?"

"是的,美麗的黛絲姐,我的主人叫伊莫金·基勒里,是佛朗克帝國基勒里家族的一支,他是一位海上探險家和一位商人,同時也是一位魔獸獵人,煉金材料的走私販."

"聽起來很暴利的行業."克拉麗斯對利潤的追求使她將一連串修伊精心編織的謊歸納出一個"金錢"的核心.

"的確很暴利,而且我的主人生意做得很大.他有一支很大的船隊,他的生意遍布三大陸."

"那麼你為什麼要跑出來?"

修伊彬彬有禮地回答:"伊莫金·基勒里是一個非常殘暴的主人,他不允許任何人違逆他的意志.我在基勒里家族工作了三年,是他的隨侍.這個地位聽起來或許很耀眼,但是接近一位殘暴的主人,其實是件非常可怕的事.我曾不止一次親眼看到基勒里殺死工作上犯了一點錯誤的人.他在他們的腿上綁上石頭,將他們扔進大海,然後看著他們沉入海底,發出絕望的慘叫和求饒,然後他本人在船上大笑.有時候會有一些海中的巨獸游到船隊附近,他也會把一些隨從作為食物喂給它們."

黛絲,蘭緹等人捂上了嘴唇,臉嚇得煞白:"天啊,這聽起來太可怕了."

克拉麗斯半信半疑地看著修伊:"那麼你是怎麼跑出來的?你怎麼會懂得這麼多?"

"盡管伊莫金·基勒里非常殘暴,但是他的確是一位非常有能力的主人.在跟隨他的三年生涯中,我從他那里學會了很多東西,包括下廚和一些商業之道.您知道有時候隨侍是需要幫主人做一些記錄工作的,這讓我可以很好的理解主人的學問,並學習到足夠多的安身立命之法.我的主人在一個月前來到蘭斯帝國,由于一次海上風暴的原因,他的船隊受到了不的傷害,所以他需要一段時間在那里停歇.我找到了機會,就從主人那里偷出了一些主人私藏的煉金師的東西,其中就包括藥劑和飛翔斗篷.然後我用那個飛翔斗篷順利的逃了出來.不過很可惜,我沒有意識到飛翔斗篷同樣有自己的極限,在我飛過一段距離後,由于斗篷的能量供應不足,我掉了下來.我當時太驚慌,又是到處亂飛,所以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飛出我主人的控制范圍."

"原來是這樣."姑娘們發出理解的聲音,對修伊的遭遇充滿了同.

謊的最高境界,是要注意細節的利用和對自身處境的切合.修伊的這個謊,不僅出了一些眾人所不清楚的細節,重點是這和他目前所處的環境很相象——都是逃亡的仆役,都在躲避追捕.只不過真實的況是他即將面臨的是整個蘭斯帝國的追捕,而不是其他商人的追捕.

這兩者之間的對比,是顯而易見的.

姑娘們不會在意收留一個貴族商人的逃仆,這沒什麼了不起的,但是她們肯定不敢和整個帝國作對.

而這樣做的好處就是,他在今後面對一些特殊況時,可以采用和一個真正的逃犯完全相同的做法,而不必擔心被別人看出問題.而且這正和昨天晚上姑娘們的胡亂猜測相符合——人們總是願意相信自己的無端揣度,如果自己能證實他們的胡猜,他們會覺得自己很聰明,並感到很滿意.

謊的另一個境界,是長期目標與短期目標的分界.很多謊在一段時間內總是成功的,但是隨著時日的流長,卻會漸漸暴露在眾人的面前.如果不能確定謊的界限和證實它所需要的時間,那麼這個謊將會面臨可怕的後果.修伊用遙遠的異國商人做幌子,確切地是一個中期幌子.它聽起來很證實,好象你隨時可以去查實是否有這樣一位商人的存在,但真正要證明它,卻需要一段時間.

而在這段時間內,修伊是安全的,無懈可擊的.等到你真正證實的那天,他早已飄然遠去.

而這個謊最後的好處就是,這個謊由于和他所經曆的事實是如此相象,以至于在他表達對過去的感時,可以絲毫不用掩飾對曾經生存的環境的憎恨與厭惡.

在感上,他不願意再對過去有任何美好的想象和掩飾.

這個謊本身或者是虛假的,但是感上卻完全是真實的.

這是一個真實的謊.

————————————————

令修伊感到驚奇的是,對他精心編織的這個謊,克拉麗斯似乎並不感興趣,她的眼睛這刻正放出貪婪的光芒:"煉金師的道具?你是你有一件可以讓人在空中飛行的煉金師道具?我的天啊,它在哪?"

修伊無奈回答:"由于能量耗盡,它已經沒用了.事實上在我掉下來的時候,它就散落在了荒野上."

"哦,你這個敗家子!"克拉麗斯激動起來:"要知道即使是一件廢品,你也該把它好好的收起來.制作它所需要的材料是相當珍貴的.只要加以充能,它還是一件好寶貝,它可以賣大價錢.我的天啊,我們該不該立刻回去把那東西找回來呢?"

克拉麗斯開始喃喃自語.

這個女人放著金山不要,卻在想著那虛無縹緲的飛翔斗篷.事實上煉金師的確可以制作這種東西,修伊就會,那並不是失傳的技術,只是對材料的要求太高.目前放眼世界,恐怕也只有修伊擁有的戒指里藏有的材料夠資格做出來.不過修伊可不打算這麼干.

海因斯得沒錯,煉金師的追求是魔法,而不是工匠.他擁有與風元素產生共鳴的能力,與其花費力氣和材料制造飛行斗篷,到不如讓自己盡快地掌握風系法術,然後讓自己真正的飛行起來.風系大魔導師可是個個能在天上飛的,只是那實在過于消耗法力,而且也不是現在的自己所能掌握的.

可能是終于回過味來,克拉麗斯問修伊:"你的那些藥劑值多少錢?"

修伊想了想回答:"我也不是很清楚,您知道煉金師並不是每樣東西都非常值錢的."

"那我還是等你把它們賣了再吧."克拉麗斯泄氣道.

姑娘們對克拉麗斯那狂熱的金錢崇拜見慣不慣,黛絲興奮的問修伊:"那麼你的黑狗呢?還有那兩只鳥是怎麼回事?"

修伊笑道:"它們是和我長期相依為命的伙伴.這兩只鳥一個叫,一個叫綠,是夫妻.這只黑狗……"

他注意到當自己指著魔龍黑狗的時候,旭的嗓子里發出了不滿的低吼聲.高貴的生物不容蔑視啊.

修伊苦笑著撫摸它的頭安撫它:"他叫旭,記住在稱呼時用他這個字眼,他是個非常有尊嚴感的生物.他也不喜歡別人叫他黑狗,所以你可以直接叫他的名字."

"旭?"

"是的."

"我沒想到他還挺有個性的,我能抱抱他嗎?"

"恩……特立獨行通常意味著難以接近.所以我建議你放棄這個想法,旭是不喜歡和別人親近的,哪怕對方是位美女,當然美麗的同類例外."修伊解釋.

蘭緹安慰他:"不管怎麼,你自由了.放心吧,團長雖然貪財,卻不會做出把你賣回給那個可惡的主人的事的.你可以在這里好好生活."

克拉麗斯瞪著眼看蘭緹:"壞話總是在別人背後的,蘭緹,注意你的用詞,什麼叫我很貪財……盡管那是事實."到後一句,克拉麗斯有些泄氣.

黛絲嬌笑道:"怪不得你那麼出色,可以做出好吃的飯菜,還可以給團長寫劇本,尤其難得你如此精通商業之道,原來你曾經的主人就是一位商人."到這,她突然做雙手捧心狀,仰面向天仿佛朗誦詩歌一般:"難怪人們總,英雄出自草莽,艱苦的環境令人成長.哦,也許一切的艱難與挫折,都是天神對我們的考驗.只要走出難關,迎接我們的將是那蔚藍的天空……"

修伊微微一怔,細細一想,竟覺得黛絲這刻的話頗有道理.如果沒有煉獄島那險惡的求存環境,自己只怕未必會努力苦做,勤奮學習,那麼如今只怕也未必能擁有如此龐大的知識與財富……

當然,黛絲這刻的感慨其實不是針對修伊來的,她的真實想法是,也許紫蘿蘭現在的苦難,就是她們未來輝煌的預兆.至于要在苦難中付出怎樣的代價才能成為出類拔萃的人物,這一點,被姑娘自動忽略了.

人們總是樂意看到美好的一面,而對艱辛的過程不願深究.

想了想,修伊道:"雖然我已經出了關于我的身份,但我還是希望你們能為我保守這個秘密.團里人多口雜,傳出去總是不利."

"放心吧,芬克,我們不會出去的.但是我們該怎麼跟其他人交代呢?"黛絲問.

"就我是一個貴族公子,在試驗煉金師的飛翔斗篷時無意出了岔子,然後碰上的你們.這個理由怎麼樣?"修伊笑道.

"哦,你真是個騙子."姑娘們一起笑了起來.

是啊,修伊歎息,在煉獄島上他要不停地撒謊,沒想到離開煉獄島,他依然要不停地撒謊.

看起來老天爺把他投放到這里,就是為了讓自己做個騙子的.

克拉麗斯問他:"芬克,既然你已經從你那可怕的主人手里逃了出來,那麼能不能告訴我,接下來你准備去什麼地方嗎?"

修伊回答:"我有事要去一趟香葉城,會在那里停留一段時間.在那之後嘛……我打算到處游曆一番."

"哦,那可真是太好了,我們也要在香葉城逗留一段時間,畢竟難得到一個大城市,我們要爭取多一些的表演機會.這樣我們就可以繼續住在一起了不是嗎?而且你既然你打算到處游曆,那麼你也不在乎去哪里了,你可以和歌舞團一起.大家都喜歡吃你做的菜."蘭緹很興奮地.這樣一來,就算芬克真得能在香葉城把他的藥劑賣出去,也不用擔心他會立刻離開了.

修伊淡淡道:"如果你們歡迎的話,我沒有意見.但是我很擔心我的游曆不會順利,事實上,我那凶狠而殘暴的主人一定會派人來抓我的.盡管我為了迷惑我的主人留下了一些虛假的線索,但那些假線索只能拖延一些時間,他們早晚還是會追上我.所以我想我的游曆過程不會太愉快,我認為我並不能和你們在一起太長時間."

"我們當然歡迎你.不過你不用太擔心你主人的追捕,他可不是斯特里克陛下,沒可能把手伸那麼長的."克拉麗斯發出了邀請.

在見識到眼前這個少年非凡的談吐和他那睿智的頭腦之後,克拉麗斯已經開始喜歡上這個少年了,因此這刻的邀請到是發自內心的真誠,而與金錢無關.

修伊想了想,點頭道:"希望如此."




上篇:第三章 指點    下篇:第五章 空間魔法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