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能煉金師 第九章 材料市場 
  
第九章 材料市場

第九章 材料市場



六級**師阿布利特的領主府是在香葉城的西城區...Co

這里位于繁華的商茂地段,各種生意十分興隆.

或許是阿布利特的名氣太大的緣故,多少年來,從來沒人敢在領主府一帶惹事生非.

得罪一個空間系**師的結果,伴隨而來的通常不是死亡,而是比死亡更可怕的後果——永遠迷失在無盡虛空之中.

在領主府的斜對面,就有一個酒館,叫黑棕櫚酒吧.

此刻修伊坐在黑棕櫚酒吧,要了一杯黑松子酒,這是這里的特產,味道香郁濃厚,回味甘甜.

近四年的煉獄島生涯,讓他的神經始終處于崩緊的狀態中,如今終于有了放松的機會,哪怕是一杯美酒,都能讓他感到生活的甜美.

當然,他到這里來的主要目的不是為了喝酒.

由于這里是距離領主府最近的酒館,因此領主府的武士經常會在空余時間到這里來喝上幾杯.

人們在喝得多了之後,總會有些不該的話就出來,一些不該透露的信息也因此而被泄露.

要想知道有關領主府的消息,其實再沒有比在這里更容易得到的了.

修伊甚至不需要去冒險夜闖領主府,不需要去收買某個武士,只需要在這里靜靜地坐著,細細地聽著,日複一日,那麼要不了多久,有關這里的所有況,他就都會了解.

喝過酒後,修伊會起身離開酒吧,在領主府的附近轉一圈,然後再回到旅店.

克拉麗斯最近忙到四腳朝天,她有太多的事要做,要管理團隊,要排練新劇種,還要幫其他的歌舞團訓練歌女.所以她徹底從修伊的眼前消失了,對修伊來,這到不啻于是一個福音——他以為他可以把更多的精力用在修煉和其他事上.

但事實證明他錯了.

即使沒有克拉麗斯的騷擾,也還有來自歌舞團其他姑娘的騷擾,尤其是黛絲和蘭緹.

剛回到酒店的修伊此刻正在頭痛地望著旭.

他正在教旭怎麼學習和使用魔法.

不過看起家伙並不好學,做為一頭天生就擁有無盡魔力的魔龍,旭就好象一座未被開發的寶庫.可惜的是,旭的一連串奇遇,只提升了它的智慧與潛力,卻不能讓它擺脫魔獸那種永遠不考慮明天的日子該怎麼過的懶惰本性——它完全沒有要早早勤學做個魔龍天才的夢想.

它更願意每天躺在修伊的懷里睡大覺.對他來,他現在還處于調皮,搗蛋,混吃等死,靠父母過活的年齡.

學習這種苦差不該這麼早落到自己身上,那叫虐待兒童.

"芬克!"蘭緹的聲音在門外響起:"我和黛絲要上街去買點東西.但是你知道兩個女孩子上街是一件很冒險的事,你不覺得有必要在這個時候挺身而出展露一下你的騎士精神嗎?"

蘭緹的叫聲傳來後,修伊很無奈地放棄了繼續教導旭.

他打開門,看到蘭緹和黛絲正在門口盛裝打扮著等待自己.

"你們要上街?"他問.

蘭緹快速回答:"今天的排練結束了,克拉麗斯要去別的歌舞團,我們現在是自由的.不上街做什麼?"

"可我記得你昨天剛去購過物."

"哦,女人是永遠不會嫌購物次數太多的."蘭緹撅起可愛的嘴.

還是黛絲忙道:"是我常用的一些日用品不夠了,我讓蘭緹陪我去,她就想叫你也一起去.我覺得這實在是太打擾你了."

黛絲的聲音一向是那麼溫柔甜美.

很難想象這兩位個性相差那麼大的姑娘竟然會是好朋友.黛絲就象是空谷里盛放的幽蘭,性柔和含蓄,卻偶爾也帶了些調皮.蘭緹則是快人快語,就象個朝天辣椒,想什麼就什麼,她比黛絲更敢于追求自己喜歡的事物.

至少她在語上從不掩飾自己對修伊的好感,從她見到修伊的第一眼起,她就決定了要抓緊這個男生,而黛絲則總是用眼神和羞澀來代表一切.

至于克拉麗斯,她對修伊的金錢崇拜顯然勝過于對他本人.

修伊想了想點頭道:"不,這並不算打擾,正好我也打算去街上走走."

———————————————————

出旅店的時候,遇到了一點的麻煩.

一隊騎士正在向旅店老板問話.

為首的騎士長神很嚴肅,在問過一些話後又用冷峻的眼神掃了一下周圍的客人.

修伊能感覺到那個騎士長特別在自己的身上停留了一下,在看過他頭發的顏色後才重新望向別處.

騎士們呼嘯著離去.

"嘿,傑米,發生什麼事了嗎?"好奇的蘭緹問旅店老板.

"哦,是來追查一個逃犯的,好象叫什麼修伊格萊爾,是個殺人犯,殺死了帝國要員.真難以相信,這個殺人犯還不到十六歲."旅店老板歎息著搖頭.

"哦,我的天啊."黛米驚恐地捂住了自己的嘴:"你是香葉城來了一個可怕的殺人犯?"

"不,我沒這麼."旅店老板回答:"這是全國通緝令,每個城市都要下發的,誰也不知道那個殺人犯在哪.就我個人看來,那個修伊格萊爾來到香葉城的可能性為零.哦,對了姑娘們,你們不必這麼害怕,那個修伊格萊爾雖然是個殺人犯,但卻不是強/奸犯."

"他長什麼樣子?"蘭緹看了一眼修伊,然後快速問,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毛毛的想法,該死,不會這麼巧吧?

旅店老板回答:"金色的頭發,藍眼珠,身高嘛……大概和你們的朋友差不多."

旅店老板亮出了那張即將貼在牆上的畫像.

感謝老天,煉金術不會發明照相機,而見過自己容貌的人同樣也不會繪畫.修伊注意到旅店老板手里拿著自己的畫像,不過看起來和自己的容貌還有很大的差別,再加上頭發顏色的改變,沒人能確認自己就是修伊格萊爾.

重要的是,畫師把他畫得就象一個凶神惡煞!

蘭緹盯著畫像看了半天,然後嘟囔了一句:"他看上去真丑."

修伊有種想笑的沖動.

他最想笑的是,在追捕自己這件事上,蘭斯帝國盡管可以大張旗鼓,但正如他所預料的那樣,帝國只會給他另外栽贓罪名,而不會出事實真相.

如果讓國民知道他們的皇帝用國民生命來做煉金試驗品,恩,就算是皇帝,也要為此付出沉重的代價.

這就意味著一個很重要的好處,除了少數知官員,絕大部分的普通探員不會去把目光盯在一個煉金師身上.

因此對于修伊格萊爾,除了頭發的顏色和年齡,探員注定將幾乎一無所知.

當然,這不排除有經驗的獵犬在暗中伺服,等著他主動上鉤的可能.

前提是他們得先知道該在哪里埋伏.

"我們走吧."黛絲用玉蔥般的手挽住了修伊的手臂,一旁的蘭緹很不服氣,挽住了另一只.

很多客人向修伊投來羨慕的眼神.

出門的時候,旅店老板喊:"出門盡量心點,現在查得緊,聽整個凡爾薩群都在加緊盤查."

修伊的腳步停下,回頭問旅店老板:"全國都是這樣嗎?"

"是的,不過這一帶是最緊的,從凡爾薩到諾茲群,幾乎所有的道路都被封鎖了.我猜我們的總督大人一定很期望那個修伊格萊爾會在凡爾薩,聽連一些高級武士都被派到了這里,別的地方可沒聽有這樣的待遇."

修伊的嘴角擰動了一下:"是麼?那他們對這里還真是特殊照顧呢."

扭頭離去.

法政署的獵犬果然發現了自己是落在了凡爾薩群,而且在前往南威爾鎮的路線布下了重兵.

他的落腳點距離南威爾鎮相當近,距離香葉城卻遙遠許多.這引導法政署的人的走向了錯誤的思維誤區.

然而修伊的心中卻還是產生了警兆.

要知道自己留在傳送法陣上的線索所隱藏的目的地雖然是假的,但也絕不是一般人能發現和破解得了的.

那既是假線索,也是真試探——試探追蹤自己的人的能力到底如何.

只要法政署的人往通向諾茲群的方向大加盤查,那就意味著追捕他的人的確是很有能力的——如果不是貝利曾經告訴過他法政署的人有多麼狡猾,又是如何的熟諳人心弱點的話,如果他不是真正意義上的修伊格萊爾,他或許就真得回到修伊格萊爾曾經的家鄉了.畢竟對一個離家太久的少年來,在逃離那樣的地獄之後,回家的想法實在是太正常了.

從修伊格萊爾的記憶中,他找不到太多的關于這位姑媽的印象.他甚至已經記不清這位姑媽長什麼樣子了,反到是對男爵和男爵夫人的印象極其深刻.

這是不是意味著在曾經的修伊格萊爾的心中,他總是在盡量避免回憶他的姑媽?

修伊不知道答案,但他知道即使是現在的自己,也在受著曾經的修伊的緒影響,有種想回家看看的**.

看看那個該死的姑媽,看看那位曾經頗為照顧他的男爵還有男爵夫人.

這種緒意識並不強烈,但卻時刻存在著.

正因此他並不希望法政署的人能發現這個假線索——發現假線索不僅意味著對方有很強的追蹤偵察能力,同時也意味著自己以後恐怕真得都不能回到南威爾鎮了.

他本希望自己能看到法政署的人如無頭蒼蠅般滿天亂飛,到處瞎找,可惜的是蘭斯帝國或許不乏蠢貨,但自己卻並沒有這麼好運的碰上.

現在部署一切追在自己背後的人,絕對是一頭有著豐富經驗的老牌獵犬.

不過這頭獵犬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知道自己已經是一個三系魔法師,不可能知道旭的存在,不可能知道和綠的存在,不可能知道自己在還只是一個初級法師的況下就自創出威力強大的虛空斬.

如果一個人不了解對方的底牌就出手的話,那通常意味著慘敗.

何況修伊還可以為自己增加更多的底牌,那只老牌獵犬同樣不可能知道一個煉金師真正發威時,擁有多麼強大的能量.

在魔法與武技修為上,修伊或許依然還只能算弱者,但在煉金術方面,當今大陸敢比他強的,怕是沒有什麼人了.

不過在清楚地了解那只獵犬的底細前,修伊不打算和對方做正面交鋒.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在他們發現自己不在南威爾鎮的時候再向這里趕回來,應該已經錯過了好戲.

是時候做些前提准備了,想到這修伊突然道:"蘭緹."

"什麼事芬克?"

"你知道香葉城最大的煉金材料市場在哪里嗎?"

"哦,當然,女人是對市場最熟悉的."蘭緹驕傲的回答.

"那麼有興趣跟我去逛一趟那里嗎?"

"你去哪里就去哪里."蘭緹從不掩飾她對修伊的著迷,在她看來,這個男孩就是天神賜給她們的最好禮物.他聰明,禮貌,英俊非凡,錯過了才叫可惜呢.

—————————————————

盡管煉獄島是蘭斯帝國秘密建立的試驗室,是整個國家煉金術的中心,但這並不意味著它就擁有國內所有的一切資源.煉獄島上所擁有的,基本都是些絕跡的物種,與之相反,一些常見的物種反而並不多見,主要是靠自由號的輸送.

因此即便是修伊要制作某樣東西,也需要到煉金市場來找一些他的戒指里不可能去攜帶的便宜材料.而且他也希望盡量少用戒指里的東西.畢竟那些東西太珍貴了,在他找到一個安全地點將戒指里的種子全部培育出來之前,那些材料每用一點就少一點.

然而在來到香葉城的煉金材料市場,修伊遺憾地發現自己嚴重錯誤地估計了形勢.

他沒有想到,自己當初認為不值錢而特意留下迷惑探員視線的一批材料,在這里竟然也是難得一見的好貨色.

他當初看到這些東西自由號每個月都成船成船的送來,以為價格應該不會太離譜.卻忽略了這是集一國之力的輸送.分散到國內各地,其擁有量其實少得可憐,價格也水漲船高.

一些奸猾的商人甚至會用普通的植物或者別的什麼物品進行加工來代替各種珍稀材料,而這些材料卻是當初煉獄島上根本不屑一顧的.

至于修伊戒指里的那些材料——就干脆連假貨都不存在了,人們以為這些東西早已絕跡.

在這種況下,修伊也只能歎息,只怕這些東西如此難見的原因,煉獄島也是罪魁禍首之一.蘭斯帝國號稱舉國之力支援煉獄島,到也不是空口白話,自己天天吃魚翅吃到沒有感覺,走進世界卻發現原來連魚肉都貴得嚇人,心理狀態一時間實在有些適應不過來.

他本打算為自己制作幾個強力的攻擊性道具,不過就目前的況看來,要完成計劃就有些難度了——就算是再出色的煉金師也無法用泥土去制作最高明的法陣.

正在沉思間,不遠處傳來兩個人的對話.

那段對話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

傾聽片刻後,修伊的嘴角微微一撇,他發現自己有了一個好主意.




上篇:第八章 虛空斬    下篇:第十章 配方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