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七十七章:【花肥】  
   
正文 第七十七章:【花肥】

傻瓜才會與十幾位魔將軍硬拼,更何況,在後面,還足有數萬怪物.沉默低調.

岳陽第一時間沖向最近的九頭怪幼體,他准備死活抱住一只,再召喚出青銅寶典,在護罩的保護下,使用傳送卷軸逃回萬年古橡樹嚇.在不能攻擊的情況下,單挑一頭成年九頭怪很吃力,不過拿下一個九頭怪幼體可沒什麼問題.

只是魔將軍會讓岳陽如願離開嗎?

幾乎在岳陽一動,所有的魔將軍都動了!

岳陽現,魔淵的傳送物品與騰龍大6不同,龍騰大6的武者主要使用傳送卷軸,需要展開,以靈氣召喚.

上一次光顧逃跑,沒有看清楚,這一次,岳陽看清了.十幾個魔將軍同時砸扔過來的黑色物品,竟然是一個個拳頭大的黑色小球.他不等接觸身體,就會無聲地粉碎,化成一道黑色光柱,在黑色光柱擴散范圍內,所有目標都會瞬間傳送到指定地方.如果岳陽不貪心,非要抱著九頭怪幼體,那麼以他的身法,估計那些傳送小球很難砸得中他,但是現在……死死抱住那個仍在不斷掙紮不肯屈服的九頭怪幼獸的岳陽,現自己又被傳送到了一個決死戰場,而且這次,自己需要面對的敵人,不再是一個,而足足有五位魔將軍.

五位魔將軍進了決死戰場後,心中大定,料想這人類男子不可能活著離開,都一起商議起來怎麼蹂躪岳陽.

魔淵的語言,岳陽聽不懂.

而且,就算能聽懂,他現在也沒空理會.

懷中的九頭怪幼體拼命地掙紮,雖說是幼體,只有三個腦袋,但小九頭怪的身軀,也比牯牛還大,三條長脖子堪比巨蟒.

小九頭怪的腦袋,比巨蟒的頭巨大,上面還長有怪角和頰鰭,滿口利齒跟小刀子似的,一頓亂咬,弄得岳陽同學手忙腳亂.

"哈哈哈!"五位魔將軍看見如此滑稽的一幕,皆捧腹大笑.

他們忽然覺得這個年輕的人類男子不是進攻魔淵,而是被九頭怪一路追殺,逃命到這里.

唯一還想不明白的,就是這小子怎麼有傳送到古戰場來的傳送卷軸呢?難道他以前來過古戰場?

五位魔將軍甚至懷疑,如果自己袖手旁觀,完全不管這個年輕人類,估計他也無法活下來,而會被九頭怪活生生的吞掉.在曆次人類進入魔淵之中,這小子是最弱最可笑的一個,還真沒見過人類武者中有這樣的傻瓜!

岳陽運起蠻勁,來個王八拳瘋狂一百零八打,好不容易,終于把小九頭怪三個腦袋都打暈.

那邊,魔將軍都笑得直不起腰了.

"人類,你想笑死我們嗎?跟你的實力比起來,笑死我們這個方法也許真的更加奏效!"有位最高大的魔將軍站出來,他流利地說出龍騰大6的通用語,這一開口,其余四位魔將軍又笑得不行了.

"我能不能投降?"岳陽一問,對面的魔將軍爆笑,淚花激濺.

這小子該不會以為這里是酒館吧?

決死戰場,必須一方死亡,才能離開,否則,就是魔王也無法離開,遠古法則是至高無上的.

最矮最強壯的魔將軍頗是認真地點頭道:"我允許你投降,在你臨死之前……哈哈哈!"

岳陽同學一看沒辦法,看來龍騰大6與魔淵還真是死敵,想和平相處並不可能.穿越男仔一秒鍾之內,由和平主義的支持者,變成了戰爭狂人,他一向的理念就是,能不打就不打,一打就要了對方的命!岳陽召喚出青銅寶典,又召喚出還在消化魔王哈辛手臂的黃金刺花,讓它紮根到地方上.

"新手學徒?刺花?"對面五位魔將軍一看傻了眼,他們就像看見了一個瘋子,新手學徒這種水平也敢跑來魔淵開戰?

"你可以慢慢准備,等你准備好了,再告訴我們吧!"最高的魔將軍非常慷慨大方地說.

"甚至,你可以選擇死法,分尸,吊死,水淹,火燒這些,你可以隨便選一種,又或者你可以想一個新鮮獨特與眾不同的死法,都沒有問題!對了,你的墓志銘怎麼寫呢?寫上'小心,我的白癡會傳染’這樣可以嗎?"最矮最壯的魔將軍也一本正經的樣子.

"老實說,你是第一個讓我打敗之後沒有獲得榮譽感的對手……"背後有翅的魔將軍,不住地歎氣.

"我先睡一會,你們殺了他,再喊我吧!"像魔蟲般肥胖的魔將軍干脆躺下了.

"既然你們不想動手,那由我來動手好了,對于人類,我從來都不會手下留情!"最瘦又唯一沒有穿魔鎧而是穿著詭異緊身黑袍的魔將軍,越眾而出.他那干枯的臉上一陣黑氣冒起來,雙目紅光閃現.

鬼爪般的雙手揮舞不斷,召喚出一本微微散黑氣的白銀寶典.

又在白銀寶典里,召喚出一團紅光.

念念有詞.

好久,那團紅光出怪獸般的尖嘶聲,讓人毛骨悚然.

岳陽目中一寒,他感到這團紅光的能量千百倍地爆出來,如果灰太狼撲到這團紅光的中心,肯定會被炸得粉身碎骨的.幸好岳陽知道魔淵之旅凶險,根本沒帶灰太狼去血水魔澤,而把它留在萬年古橡樹底,讓它等待岳冰和伊南,同時,希望它也能作為自己的一個暗棋.將傳送目標設在地面上,萬一出了什麼差錯,那自己就永遠在魔淵回不去了.所以,為了雙保險,岳陽在灰太狼的身上,也記錄了一個傳送目標.

紅光轟隆隆地爆炸開來,熾熱的烈風極擴散,沖擊波震得保護岳陽的光暈護罩陣陣顫動,由此可見,它的威力何等巨大.

大地崩裂,紅色的熔岩在地面上湧出來.

黑袍魔將軍那干瘦的鬼爪在白銀寶典上輕按,又一陣念念有詞的召喚,一團火光仍在熔岩湧出的位置並不大,僅有十來米,但在火光的加持下,迅擴大范圍,最後形成了一條火焰小溪,到處的漫流.

元素類的召喚獸?竟有如此威能?

岳陽不禁皺起眉頭,有召喚寶典的魔將軍果然難纏.

幸好現在看來,有召喚寶典的魔將軍,只是這個瘦鬼才有,其余四個都沒有!

對面這一個黑袍魔將軍,是真正的敵人,即使自己一再示弱,他仍然沒有一絲輕視,看來,這家伙會是自己的勁敵,會是五位魔將軍中最難纏的一個……

通過魔將軍的出手,岳陽可以現很多東西.

這些魔將軍很懂得人類戰獸的弱點,人類戰獸以獸系或者禽系為主,在這熔岩溪河和烈火熊熊的地面上,根本無法生存,更別說戰斗.如果自己帶上灰太狼,估計它只能是一個擺設!相反,魔淵許多怪物根本不怕火焰,尤其是地獄一族的怪物,燃燒的火焰對于它們來說非但不是殺傷,反而如魚得水,只會讓它們戰力倍增.

"我們也一起上去玩玩吧,有時逗弄一下小蟲子,也是蠻有意思的!"最高的魔將軍召喚一團黑焰在自己的巨劍上,昂然走了出來,大踏步走在烈焰中,毫無損傷,只留下一行燃燒的腳步.

"希望這小子不會死的太快!"最矮最壯的魔將軍揮舞一下利斧,召喚一個骷髏頭加持在斧上.

那把斧頭變形成恐怖的骷髏斧,魔眼閃著綠光,一群蒼蠅般的黑點,繞著骷髏斧不斷地旋繞,看起來惡心又詭異.

身後有翼和魔蟲般肥胖的兩位魔將軍則沒有行動,只是臉上帶笑地觀戰.

他們不認為面前這個年輕人類能夠打敗三位魔將軍的聯手,更何況,還在元素戰獸'熔岩’和'獄炎’的加持之下.一個新手學徒,只能召喚一個戰獸,那小子已經召喚一株刺花,再不可能召喚第二個戰獸.盡管刺花是植系戰獸,比較克制魔淵生物,而且是黃金級的刺花,不過那刺花的等級太低了,看樣子不會過二級,還是正在成長的幼體……這又有什麼用?

召喚刺花,根本就是垂死掙紮罷了!

"看來我要小心些,刺花噴口水一向都是挺厲害的!"最高的魔將軍不無諷刺地大笑起來.

"我說老朋友,你看清楚,這刺花想吐痰不可能,它還在消化,我真是奇怪,它到底吃了什麼東西?怎麼都要開戰了,還沒有消化完呢?"最矮最壯的魔將軍與最高的魔將軍相互配合,圍攻而來.

他們的原意,是用火焰劍和骷髏斧狂砍岳陽的護罩,威嚇他的心神,借此來戲弄他.

至于那株刺花的攻擊力,完全讓他們無視了.看見這兩個家伙大咧咧的扛著劍斧走過來,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岳陽唇角,忽然浮現了一絲神秘的微笑.

"咦?"對面那個黑袍魔將軍一直都在注意岳陽的表情,他覺得這個年輕人類的表現很笨拙,但他始終沒有流露出恐懼和絕望,這太反常了.

難道,他是故意裝成弱者的模樣?

這個念頭在黑袍魔將軍心中一閃而過,尤其是當他看見岳陽臉上浮現的神秘微笑,更是有如雷擊.

不等他大喝提醒同伴小心,岳陽已經閃身,自光暈護罩中疾飛出來.

流星般劃過……

誰也沒有看清岳陽的動作和身影.

等他再次出現,他身後的兩位魔將軍已經轟然倒地.

"多好的花肥啊!"岳陽同學一俯身,將兩位心髒中劍,血流如注的魔將軍拖進光暈護罩中,極召喚出兩個黃金刺花的分株.黃金刺花的分株,張開巨口,強行將兩位仍在掙紮的魔將軍,連同燃燒的巨劍和骷髏斧一起活生生地吞咽進去,分株又伸出長長的須根,與主體緊緊連接起來,將消化中獲得的能量,源源不斷地傳輸給主體.

"啊……"

這個變數,簡直就像晴天霹靂,震得剩余的三位魔將軍目瞪口呆.

那可是兩位魔將軍,怎麼可能毫無反抗能力,就這樣被刺花吞掉了呢?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剛才那個年輕人類做了什麼?

上篇:正文 第七十六章:【領悟,自然之心】     下篇:正文 第七十八章:【強敵,骨龍和火焰領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