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零三章:【戰中,突破新境界】  
   
正文 第一零三章:【戰中,突破新境界】

冰小姑娘很倔強,她抹干眼淚,下車與岳陽一起拉午岳陽以提防有人偷襲為由,勸她回去車上,岳冰反而搖頭,轉到馬車之後,在後面奮力推著車子,堅定又無聲地表現出與哥哥共度難關,並肩作戰的心願.岳陽知道她性子倔強,也不多勸說,由著她.美婦人抹干眼淚,緊緊地摟著小丫頭,安靜地坐在車內.

她知道自己不能下車,否則會累及兒女,所以哪怕她心底再驚惶紛亂,也只是緊咬紅唇,端坐在馬車里,任由一對兒女,將自己一步一步地帶上岳家城堡.

雖然岳家城堡每年都會回來,但是,這一次,是她人生中最驕傲最自豪最難忘的一次.

有這樣的兒女,她覺得自己是世間最幸福的媽媽!

真正幸福的人其實是岳霜這小丫頭片子了,在這時刻仍然呼呼大睡.

她還根本不懂事,岳陽生怕她看見血腥會驚嚇過度,早早用在綠竹城買到的"眠香花,將她迷睡了.這個方法得益于落花城主,她對花花草草無所不知,眠香花,也是她在去空中樓閣的路上,隨意跟岳陽說起的一種.

一路上不時有人在暗中窺探,甚至有人遙遙尾隨跟著.

對于這些人的出現,岳陽無動于衷.

倒是灰太狼,經常呲牙咧嘴出低沉的咆哮,似乎在警告對方不要靠近,否則格殺勿論!

彎彎曲曲,十里山路.

雖然路面修得比較的平坦,而且每隔一段距離,還有提供歇息的地方,但要普通武者拉輛四輪馬車上山,也是夠嗆!岳冰小姑娘累得毛喘籲籲,汗流浹背的,她很少修練戰技,加上沒有契約強化類戰獸,體質並不比普通武看好多少,可她心志極韌,那怕已經筋疲力盡,也堅定不移地推動車子.

那怕一點點,她也希望能夠幫到哥哥!

岳陽對于拉車沒有太多疲憊的感覺,經過數個月的苦練,再加上修練先天破體無形劍氣後的休質提升,他幾乎擁有接近蠻牛影子那樣的恐怖力量"岳陽更多是用強的感應和慧眼,撥索周圍敵人的情報.

同輩中的精英人物,那個長子嫡孫岳天和四子岳焰,也許出現已經過.

岳陽不認得.

但他覺得之前在遠方窺視的一人,應該會是他們倆中的一個.

那個影子騎在一頭火焰獅子上,有點模仿炎破軍的意思,不過無論氣勢還是風度都稍遜一籌.岳陽猜測那家伙也許是岳焰,只是之前聽岳冰說過,岳天也有一只火焰獅子的戰獸,所以有點拿不准.當年岳家以重金購回的兩個火焰獅的戰獸蛋,杯具男也曾嘗試契約過,但沒有成功,反而是小他幾天的岳焰成功契約掉,于是杯具男的杯具人生,就在那一天開始了

另外幾個實力更高的影子,估計是族中什麼長老.

他們的實力都不遜于刑堂長老,事實上,如果岳陽不是抓住刑堂長老的致命弱點重重打擊,他在不使用先天破體無形劍氣和戰獸的情況,是很難這麼快就放倒刑堂長老的!

岳陽沒有理會任何人的窺探.

他一步一步地,把那輛四輪馬車,由山腳,繞著寬大的山道,拉上來,一直到岳家城堡的門口.

岳家城堡巨大雄偉,比通天塔三層修築成為人類據點來抵禦魔淵大軍的鐵拳城還要有氣勢,還有高聳.三十多米高的筆直山壁上,還修建有十五米高的黑石城牆,上面箭塔,城樓,屯兵衛所,巡邏過道和固定哨崗等等無一不全,儼然就是一個易守難攻的軍事要塞.

如果真的要開戰,兩軍對壘,岳陽雖沒領軍打仗,但估計沒有十萬人別想啃動這座武裝到了牙齒的岳家城堡.

就在岳家城堡之前,近十個黑影靜靜地等著岳陽的到來.

高高拉起的吊橋和緊緊關閉的城門,無聲地反映出他們的意願,看來,他們絕對不會讓岳陽拉著美婦人進入岳家城堡.對于這一點,岳陽早就猜到了,他甚至覺得,接下來仍然免不了一場大戰.

敵人之前已經設下暗局,就等自己蠻干,現在他們已經趁心如意了,沒理由輕易地放過自己的.

這樣也好,自己正好趁機大爆!

"三兒,山家主他說管不了你,又不忍對你執行家法,免得三房四房絕後,他現在親自去請你爺爺回來,讓你爺爺主持公道.你就等在這里,到時有道理你就擺明你的道理吧!"有位頭花白的老者,持著綠藤拐杖,越眾而出,聲音平淡如水,一副息事甯人的和善模樣,真正心意如何,卻無人得知.

"是這樣嗎?那各位長輩在此,該不是准備拍手歡迎我這個廢柴小三回家吧?"岳陽聽了,哈哈大笑起來.

"我們可以暫時不追究刑堂長老之死,但是絕不容小三你再暴起傷人!"又有一位五十多歲的黑衣男子,大踏步而出,聲色俱厲地警告岳陽,態度就像紅里唱紅臉唱白臉中的白臉.

"別生氣,都是一家人,都是兄弟手足,也許真有誤會,待家主回來自有定奪!"這回站出來的綠袍男是紅臉.

"既然沒人拍手歡迎我廢柴三回家,那我只好自己認路回家了!"岳陽舉起手中的月刃,曲指,在刃身上一彈,激蕩的真氣破體而出,震得月刃立時生起一種奇妙的波動.震顫的月刃出悅耳又殺氣森森的嗡鳴,就像怪獸在暢飲了鮮血,在興奮地呼嘯那般.

岳陽這態度,表明要接闖岳家城堡,要一戰到底.

所有人都暗中戒備,唯恐自己會成為第二個刑堂長老"

刑堂長老具有什麼樣的實力,大家自然清楚,這位廢柴三少能夠將他格殺當場,當然不再是往年那個唯唯諾諾不敢抬頭看人的廢柴了.

眾人十分懷疑,是不是當年的岳丘在沒戰死之前,就將最好的戰技秘法暗中傳授給兒子了?

現在,這廢柴三少在秘密隱修之下,應該是戰技大成了,所以他決定回家討回公道,一洗往年的廢柴之名!

尤其是看見岳陽手執月刃,而不是持槍,他們更是深信不疑.因為當年族中唯一達到七級霸王的岳丘,就是以他本身自悟的極度剛猛霸烈的刀劍戰技,聞名天下,而不是以傳統的岳家槍術揚威.今天,雖然岳陽以棍術破掉戰陣,但他最後殺死刑堂長老,根本沒有而是使用月刃,眾證明他修練了岳匠當年自行領悟饑八施刀劍斬.

小三,當著族中四位長老以及諸多長輩面前,你也敢忤逆犯上?"黑衣男子暴跳如雷地大吼.

"我認得各位是長輩,可是我手里的月刃不認得!還是那句話,我要回家,擋路者死!"岳陽冷酷無比地給出了自己的答案.既然要打.那就打一場更加熱鬧的,敵人的確是很狡猾,很陰險,可是這根本沒有什麼,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一切陰謀詭計都是垃圾!自己不可能會被他們牽著鼻子走,現在他們想打得打,不想打也得打!自己殺一個刑堂長老是殺,再殺兩個也是殺.自己就是回來找碴的,跟他們客氣什麼!

岳陽緩緩地舉起手中的月刃,一時間,整個人沉若深淵,氣息隱隱,止而不.

對面那幾人看了,禁不住一陣心寒.

這招,正是岳丘他那毀天滅地刀劍斬的起手式,一折山河缺!

在那城牆之上,兩條人影不知何時出現在城樓一角,正悄然俯視著整個戰局……

"多講無謂,想沖我擺長輩的威風,先問過我手中的月刃再說!"岳陽身形如飛燕掠空,高高躍起,雙臂自然舒展,身法美妙地滑過十數米的空間.

手中月刃,化成一道流光.

剩東,似慧.

極閃耀于黑衣男子的面前,一眨眼,死亡的冷光就侵到了黑衣男子的眉睫之間,直嚇是他毛骨悚然,全身有若深陷冰窟之中.他生平第一次,感覺距離死亡如此接近!就要黑衣男子要命喪當場之時,一道金光閃起,橙色護罩自黑衣男子的身後擴展開來,險險將折的月刃擋住.

這是那個持藤杖的老者.

他召喚了白銀寶典,升起護罩,及時救了黑衣男子一命.

盡管所有人都知道這個廢柴三少會暴起難,但誰也沒有想到,他的度會如此之快"

一擊不中,岳陽飛足輕踏,身法堪比蜻蜓點水那般的輕靈,在橙色護罩上一彈,以更快的度,旋身躍斬另一邊的綠袍男子.這一斬,比起剛才那招,威力更強十倍,相比起來,剛才那一擊只能說是誘招,這一斬才是真正的致命打擊!

"是"一折山河缺"快躲開!"藤杖老者不及救援,沖著綠袍男急叫一聲.

綠袍男子早嚇得亡魂俱冒,他命令自己的戰獸鐵甲巨蜥躍起,以身硬擋岳陽的斬擊,而自己則火向後飛退.

兩位長老同時把護罩升了起來,意圖替綠袍男子擋下岳陽那致命一擊.

希望用護罩,擋下那立劈玉地的刃芒.

刃芒一閃即逝.

地面無損,戰獸無傷"只是飛逃在兩個護罩之後的綠袍男子,滿臉驚駭死色.

眾人看他無恙,心中暗松一口氣,幸好趕得及,否則這一斬肯定會要了他的命"忽然,于眾目睽睽之上,被主人命令跳起,撲空落地的藍舌鐵甲巨蜥,整個啪地摔在地上,鱗甲如鐵的它,整個身體被一屠兩半,慘死當場"眾人心中一陣大寒,果然是岳丘的毀天滅地刀劍斬!

這一斬,就千掉了三級的鐵甲巨蜥!

再看向綠袍男子,眾人都替他感到慶幸,幸好逃過一劫,否則必定像鐵甲巨蜥一樣,被秒殺當場.

忽見他滿目恐懼之色,雙手有點**,似乎想捂住自己的喉嚨.

眾人懼然現綠袍男子的脖子有一道紅線,正在極擴大.綠袍男子死死地捂住咽喉,似乎想把鮮血強行止住,藤技老者已經拿出了最好的醫療石"卻來不及施救,綠袍男子整個胸腹轟然炸開,內髒隱現,血花激濺得滿天都是.

與戰獸一樣,整個人被刃芒一屠兩半,開胸破腹!

所有人都以為逃出生天的綠袍男,也在岳陽的一斬之下,秒殺當場!

藤技老人他們帶著懼然的目光,看向岳陽,心中正猜疑這小子到底練成了他父親的幾式戰技,竟有如此恐怖的威力"忽見岳陽閉目冥想,身體氣息騰騰,臉上神光隱現,似乎正在領悟突破新境界,頓時,他們一個個心里湧起了驚濤駭浪,難道這小子,經過剛才那一斬,又有新的領悟?

難道這小子直接在對戰中,有了新的領悟突破?

天哪,如果讓他再突破一層,那豈不是又變成岳家第二個岳丘?

"大家一起上!"藤杖老者再也顧不得身份,風馳電掣般率先撲了上來,揮動藤杖向岳陽的頭頂狠狠擊殺而下.

圍攻上來的人,沒有人看得懂岳陽唇角那一抹嘲諷的微笑.

岳陽,此時正在微笑,那笑容,仿如看見了獵物掉進自己陷阱里的獵人"

"不好,快殺了他!"

黑衣男子也揮舞長槍,讓毒龍般的長槍,直貫向岳陽的心髒.

在他們如此痛下殺手之際,城樓上的兩道人影,其中一人似乎想飛下來救援岳陽.但他,卻被那個屹立如山的黑影揮手所制止.也不知說了什麼,原想救援的影子停住身形,默默地點頭.

城樓上,兩人繼續靜觀.

此時,在岳陽身上,有一道璀璨有若星河的光華,燦爛無比地閃現出來.

玄奧之極,形如漩渦般旋轉,看上去,仿如銀河探臂.岳陽原來持刃如瞑,但在藤杖及體的一刹那,忽然怒目狂瞪,目如魔眸,血紅!他身上的氣勢,如山洪爆,向身體周圍轟地炸開,配合那一聲"嚎.的震吼雷喝,天地俱震!

爆炸氣息直接將圍攻中實力最弱的兩人,硬生生震毛出去"

岳陽那血紅的眸子,怒睜,整個人狂如魔神,傲然屹立,以俯瞧天下無物的強者之姿,冷對敵人的聯手襲擊.

手中,左持月刃,右執灰燼,雙刃的光芒極輝耀,炸現如熾熱太陽!

這,才真正毀滅性的一斬山河缺!

昨天的確通宵碼稿,但霞飛杯具了.

原因不多解釋了,只希望大家看書愉快!

至于四,霞飛到頁一看,現原來召喚萬歲又升上了周點第一,難怪如此招人嫉恨!

上篇:正文 第一零二章:【我要拿回屬于我們的尊嚴】     下篇: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讓人喜歡的強盜理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