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讓人喜歡的強盜理論】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讓人喜歡的強盜理論】

當岳陽揮起手中熾烈太陽般的雙刃,四名實力最強的長老,立即四散乇退.

他們都是老狐狸,任何時候,都留有余地.

先前被岳陽氣勢震飛的兩人雖然變成了滾地葫莘,也無性命危險.

倒黴的只有那個黑衣男子,還傻乎乎往前猛撲,准備刺殺岳陽,不知道四名長老早就閃人.他盡力揮動長槍向岳陽飛紮,等他現眼前的熾光,幾乎閃瞎7眼睛時,根本不可能再作閃躲.

手中那條的鑌鐵長槍,與暴烈熾光一觸,無聲地碎成了鐵渣,當第一個'太陽,炸在他身上,黑衣男子已經覺得自己身體在太陽的高溫中融化了,等第二個體積稍小但威力更強十倍的'太陽轟到,他覺得自己在一瞬間,就湮滅化成了虛無.

城樓上的兩個影子看了岳陽的雙刃斬擊,神色頗是動容.

其中有個影子搖頭,老邁的聲音低沉地響了起來:"逕不是一斬山河缺,僅是刀意,估計是他自己領悟的戰技!"

"你是說,他跟他父親一樣,都是個能自行領悟戰技的天才?"另一個影子問.

"也可能有人在背後教他."老邁的聲音懷疑道.

場下局面又有變化.

黑衣男子渾身沒有一絲傷痕,衣衫不亂,但瞳孔已經放大擴散……

表面無傷,但他早被一擊秒殺!

四位長老則橄帶狼狽,他們各人身上,或多或少的都有傷痕.

雖然他們夠狡猾,避而不戰,可也被岳陽的暴烈刀意弄得灰頭土臉,顏面無光.

緊閉的城門,緩緩打開,吊橋格格格地放下來.

有位白袍如雪的儒雅男子自里面闊步而出,一直走到收刃調息的岳陽面前.那因為極度成熟和良好保養而顯得格外溫文爾雅的臉上,露出如沐春風般的微笑,彬彬有禮地點頭:"三兒,真是你啊,當我聽到下人的報告,還不敢相信耳朵.我驚喜之余,第一時間就去通知父親,希望他老人家也早點獲知消息,高興高興,他老人家好久也沒有這樣的驚喜了……好啊,三弟他終于後繼有人了!"

岳陽聽,心中不禁凜然.

這家伙看來就是岳家現任的代家主岳山了,看他這滿臉無辜的樣子,估計會把所有事情都推得一干二淨.

要不是早知他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大奸狗,要不是早知他是個笑面虎,那麼估計還真會誤以為他是個關心侄子的好人!看他臉上裝出的真誠笑容,奧斯卡金像獎的影帝簡直給他提鞋都不配!

牛,不愧是國家能臣,就是壞也與普通的壞人不一樣,政治,智計,情商這些都統統高到爆炸.

僅是一眼,岳陽就知道這個岳山不好對付!

這家伙不但實力非凡,而且極度隱忍.

表面上,總裝出一副謙諫君子彬彬有禮的模樣,這簡直就是異界版的岳不群嘛!

對付這種人,如果想用智計耍手段這些,簡直就對上了他的強項,恐怕他會高興得吃不下飯……對付這種人最好的辦法,是用武力,最野蠻,最霸道,最直接的武力,狠狠地將他打趴下,再踩在他的頭上無情地嘲笑他,那才是最佳手段!

岳陽很想一月刃砍在那笑臉上,不過他沒有這樣做,因為岳山非但是一個笑臉虎,他還是一個六級的宗主!

六級宗主,是岳陽目前遇過最強大的人類對手!

三兒,我們都是一家人,家和萬事興,趕緊鈺武器放下來,如果有什麼誤會,說清楚就行,大家都是明白事理的人,沒理由不聽解釋!阿嫻你也莫怕,有大伯一日,就可保你四房一日平安!"岳山除了勸說岳陽,又彬彬有禮地向馬車里的美婦人行了一禮.

說這種話的人,又有誰能想到,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指使的呢?

如果智商低一點,那估計讓這家伙賣了,還要替他數錢呢!

岳陽覺得自己要是開口跟這個大奸狗岳山說些什麼,肯定會被他代家主的身份壓倒,自己這個晚輩落在下風那是肯定的.唯一的辦法,就是蠻干到底,以力破巧!

你不是假惺惺的裝著關心侄子嗎?我就成全你!

對付笨蛋,得用聰明人的法子.

相反,對付聰明人,有時用用笨法子,往往會有奇效!

穿越男那英氣颯颯的眉頭,囂張地挑起來,唇角浮現一絲冷笑,聲音卻裝出無比誠懇的話調:"近日小侄練功不順,戰技難有寸進,不知是否可以請大伯指點指點呢?"

他不是說說,而是立即就往月刃上蓄積真氣.

根本不需要岳山回答,只要機會出現,那麼月刃就立即會斬向岳山的頭頸s要玩心機?誰怕誰啊?

岳陽心中冷笑,自己既可以奉陪這家伙玩心機,同時又施用野蠻的暴力,說一套做一套,看他那張笑臉能保持多久!

四位長老,和兩名震飛倒地的族叔,一聽,個個日瞪口呆.

他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面面相覷,都覺得岳陽是不是已經瘋了?

在岳家,除了家主岳海老人達到最高的六級高階大宗主實力最強之外,就要數三大長老和長子岳山了.三大長老年邁,從來不理族事,只專心研家族的連本秘籍,可以不算.所以,整個岳家上下,第二號強者其實就是高達六級中階宗主的長子岳山.

要不是實力如此強悍,那他怎麼能夠盛服全族成為代任家主?

現在奇事生了,一個就連最渣的戰獸也無法契約的級廢柴,他竟敢挑戰岳家的代家主岳山?

難道,他以為六級宗主是吹出來的?

又或者,他覺得自己學會了父親遺傳下來的一招半式,就會飛天了?

別說他一個後生小輩,就是當年的岳丘,也不敢說輕易就能勝過岳山這個天資戰獸俱是上上之乘的大哥!

武者達到六級之後,不論契約任何種類戰獸的契約武者,實力都最少比五級大師提升十倍以上……只有真正越過了六級宗主的人,才有!格在日後問鼎巔峰武者,也才會正式被國家承認為強者!在巔峰武者的眼中,六級以下,全是螻蟻.

現在廢柴三少這一只小小的螻蟻,向五級的長老出手也就罷了,他還敢挑戰六級的岳山?

"都怪我這個大伯沒用,平時總是操勞國事,少問子侄,三兒你有何不明之處,都可以說來!"岳山臉上雖然笑容滿面,但岳陽可以看見,有殺機自岳山的眼眸深處一閃而過.

岳山沒有掩飾,因為他知道岳陽這小子也是聰明人,聰明人之間不需要太多的掩飾.

兩人說的話,不過是說給別人聽的罷了.

現在兩人心中都恨不得殺了對方,但表面卻一個像虛心求教的侄子,一個像寬厚仁慈的長輩大伯……

在岳陽往月刃上積蓄真氣時,岳山臉帶微笑,極召喚出一本黃金寶典,又極召喚出一只白銀戰獸融入體內,最後才緩緩地解開腰際的長劍,聲調異常的溫柔:"三兒須要√」,心,刀劍無眼,要點到即止,萬不可逞強,傷了自己!"

"我也奉勸大伯,別老糊塗了,也要小心點才好!"岳陽樣動月刃,重重向前一斬.

這種撕天裂地的斬擊,僅是一擊,就秒了四級中階的黑衣男子.

不過,岳山僅伸出一只手.

就順利地接下了.

岳陽眉頭又是一挑,他現岳山的戰獸非常古怪,並非普通的強化類戰獸,而一種特殊類的章魚戰獸.岳山的手臂變成章魚臂般,極度柔軟地承受重擊,手臂生出的無數吸盤,把月刃上的氣勁全部吸收一空.另一邊,長劍化成萬千利矢,一道道鋒銳的黑影,飛戮向岳陽的身體……岳陽的二級慧眼可以看破,這個岳山的章魚戰獸不但可ka讓手臂章魚化,還能在劍刃上塗毒!這些劍氣極長,自己絕對不能躲,因為一躲,身後的四娘和小丫頭就地中劍身亡!

果然不愧是一個大奸狗,出手就是狠毒!

"二斬天地崩!"岳陽其實不會岳丘的刀劍戰技,不過他為了掩飾自己擁有先天破體無形劍氣的存在,于是將敵人的懷疑往岳丘的刀劍戰技上引.

出招,當然也極力模仿那種刀意!

岳山眸中陰狠之色一閃:"不錯,但火候還嫩了點!"

他似乎有辦法破解岳陽的二斬天地崩,原來章魚臂化的手掌迅變形,黑光彌漫,似乎要向岳陽暗下毒手.

忽然,他全身肅立,半秒不到,即恢複原來彬彬有禮,謙謙君子的模樣.

再不動手,任憑岳陽以灰燼魔刃重斬他的頭頊.

有個高大的影子轟然出現,立于岳山與岳陽兩人的中間.岳陽也不顧他是誰,裝出收勢不及的樣子,狠狠地重斬過去.那影子不閃不避,以身體強抗岳陽的灰燼重斬,身體與魔刃撞擊,出轟隆巨響,震耳欲聾!這一斬的結果,讓岳陽驚訝莫名,最後竟然是自己的灰燼被劇震反彈,而那高大的影子有如銅澆鐵鑄的金剛,紋絲不動,身體中刃處也毫無傷……

"力量不錯,我都有點痛了!"那高大影子,滿不在乎地以手拂了下破碎的胸甲.

"啊?"岳陽心中暗叫真是變態,這種防禦力也太變態了吧?

定晴一看,現來人年邁,頭花白,身上殘缺一腿一臂,氣勢卻猛如雄獅,身形高大,屹立如山,僅僅是站在面前,就給人一種千軍萬馬也無法通過的霸烈威勢.

岳陽沒有看過他,不過一眼就能看出這人就是岳家當今的家主.

當然,他同時也是大複國剛剛退下休養的老元帥,杯具男的爺爺,有著'獨臂戰神,之稱的岳海!

這一種恐怖的氣勢,絕對是戰場上殺意的長期積累形成鈞,任何人也不可複制!

在二級慧眼中,這位岳海老人比起兒子岳山,有著更多讓岳陽看不透的東西.不過,僅是慧眼能夠看得透的實力,也能讓岳陽心中大凜,暗自為之一驚.

這位杯具晷的爺爺,岳海老人,他身上有著一個非常強大的黃金戰獸.

就像強化類生命守護戰獸邳樣子,融合在岳海老人的身體與主人共生.

岳陽敢絕對肯定,那不是生命守護戰獸.

因為生命守護戰獸不會死亡,受傷了也會迅恢複,而在岳海老人的身上那無比強大的黃金戰獸傷殘了,它跟主人一樣,傷殘一腿一臂.

至于種類,岳陽暫時還看不出,但他懷疑是世人傳說之中的大地之熊!

這位岳海老人是六級高階的大宗主,又久曆戰場,殺氣如刃,果然夠強!

岳山雖然也是六級強者,但跟岳海老人一比,就像未成年少年跟壯漢似的,差距不是一點點,而是相差甚遠!

當岳陽望向岳海老人,他心里,隱隱有一種在白羊宮村上三頭奇美拉的那種感覺,熱血***,躍躍欲試,想跟這位強悍的強者打上一架,可是在不能暴露全部實力下,心里又沒有絕對的把握.

自己如果不用先天破體無形劍氣,不用小文麗和金屬小獸,光憑灰太狼,蠻牛影子兩個,是絕對無法撼動這一位岳海老人的.

恐怕再加上血腥女王,也是夠嗆……

畢竟岳海是修練了幾十近百年的級強者啊,功力實在太深厚了!

岳陽心中微微一歎,自己雖然在境界上過了逕位岳海老人,提前進入了先天之境,但修練的時間實在太短了,自穿越到現在還不到半年時間,如果能讓自己再多練幾個月……當然,就算真動起手來,岳陽也不認為自己會讓岳海老人給打得找不北.

因為岳海老人只是功力深厚,論起身法和技巧這些,先天破體無形劍氣簡直比岳家槍術要優勝百倍千倍.

"都是胡鬧,一家人在家門口打成一團,成何體統!"岳海老人那金戈鐵馬微的震鳴嗓音,極具特色,他高大的身軀俯視全場,毫不客氣地呵斥道:"我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在我弄清楚之前,誰也不用說話,我現在沒功夫聽!你們都是岳家子孫,我一向認為,岳家子孫有道理可以講道理,不想講道理也可以講拳頭,不論你們是想講道理,還是想講拳頭,都可以到家族新年擂台賽上論個清清楚楚!現在都馬上給我滾回自己的房間,別再在這里丟人現眼,讓外人笑話!"

"…………"岳陽一聽1暴汗.

有道理可以講道理,不想講道理也可以講拳頭?

我靠,這是什麼強盜理論啊?這里到底是四大家族之一的岳家城堡,還是強盜窩?

怎麼一個比一個野蠻?

岳陽本來以為自己已經很蠻不講理了,沒想到,這個岳海老人比自己還要蠻橫一百倍,這老家伙真是一個國家的兵馬大元帥?

那個可以講拳頭的家族新年擂台賽,還真是有點值得期待啊!

穿越男如此一想,笑了.

講拳頭,這不正是自己最擅長的東西嗎?

上篇:正文 第一零三章:【戰中,突破新境界】     下篇: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突破的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