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讓敵人在你的面前顫抖吧!】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讓敵人在你的面前顫抖吧!】

三兒,不可殺人!"五爺爺一看岳陽把灰燼魔刃高高舉起來,擊緊急喊一聲.

不好意思,五爺爺,我小時候被二叔打了一耳光,自那之後,耳朵就好像有點不好使,你說什麼,我聽不見!岳陽用腳將狼人大師的頭一寸一寸地強踩下去,最後將他整個頭顱踩貼在擂台石面.

另外那名大師指導一見,嚇了一哆嗦.

他趕緊抱著岳風離開,免得自己也倒黴遭殃.

那個具有六級宗主實力的老頭子,他雖是飄渺宗授權教導岳風的師父,不過看見徒兒被打,他的舉動也出乎岳陽意料之外,一直面不改色,端坐不動,保持老神在在的模樣.

至于狼人大師被岳陽踩頭羞辱,他更是視而不見.

岳嶺急站起來,臉上神色頗是緊張,但看見兒子岳風僅是陷入暈迷,並無生命危險,心中暗松下了一口氣.

他看看父親,又看了看君無憂這個大夏皇帝,現他們都沒有阻止岳陽的意思,他緊坐下來,並沒有出手去救援狼人大師.

狼人大師倒了大黴,孤立無援.

他的雙爪,深深地陷入石板之中,他想借勢爆氣力,運勁將頭頂上岳陽那只重達千鈞的大腳震開.

現在他已經不奢望打敗這變態廢柴了,只求早點擺脫這恥辱的踩頭.在君無憂和四大家族的代表注視下,他身為四宗之一的指導大師,被一今後輩用腳踩著頭,踩在地面上,動彈不得,這真是平生奇恥大辱.如果可能,他想立即殺了這小子……,可是,他現在連掙脫都不可能!

頭顱被踩,狼人大師的雙爪深陷入石,怒撐身軀,脊梁強支,骨髏,格格格,的作響.卻一直無法掙脫.

岳陽那條腿,重如大山壓頂.

普通武者弄了不禁駭然,心想這個廢柴果然很變態,難怪他能持刃一路殺上岳家城堡……

至于有實力的強者,更多是思考岳陽剛才那一記,二斬天地崩"雖然不像岳丘的刀劍戰技,但刀意十足,難道是這小子將父親的戰技改良了?還是沒有學到父親的火候,所以招式有點變形呢?

眾人都想不明白,都希望有機會看清楚一些,所以更沒有人出面阻止岳陽這個囂張的挑釁之舉.

一看狼人大師拼命掙紮,岳陽冷冷一笑,腳上力道稽放.

頭上一輕,狼人大師心中大喜.

難道這小子力乏了?

該自己反擊了!狼人大師他剛剛把腦袋抬起幾分,卻現又有一陣巨力龔來,頭顱,嘭,一聲,又被岳陽強蠻地踩回去.直到這時,狼人大師才明白,原來這小子是故意在眾人面前戲弄自己,讓自己蒙受更多的恥辱!

自己堂堂一個五級的大師,難道要在眾目睽睽之下,向這小子開口求饒?

想到這里,狼人大師眸中有了屈辱的淚光.

他不能,他是飄渺宗的大師指導!

他丟人可以,但丟不起世間四大宗派飄渺宗的顏面!

真的就這樣被這小子殺了嗎?不,自己還有戰獸,為什麼不拼一把呢?狼人大師心有不甘,准備再召喚個戰獸,挽回戰局,忽聽岳山的聲音洪亮地響了起來:"三兒賢侄,千萬不可對飄渺宗的貴賓無禮,飄渺宗可是世間四宗之一,前輩高人無數,值得我們後輩尊敬!再說,小九是飄渺宗的弟子,你若是傷了他的大師指導,恐怕對小九日後前程有所影響.三兒賢侄,聽大伯一句勸,趕緊把大師放了!"

……"狼人大師心中大罵,你明知待遇不公的他與岳風有極大怨氣,還這樣說,這不是提醒他殺我嗎?

既然大伯下令,斬殺這個擔擱小九前程的騙子,小侄領命!"岳陽同學一魔刃斬在狼人大師的背上,血光激濺.狼人大師開始嚇得亡魂俱冒,但一痛之後,現自己外傷雖重,卻無性命危險,頓時心里明白,這小子也不是省油的燈,他沒有殺死自己的意思,看來,他是想借自己來報複大伯岳山!

不不不,三兒誤會了,我的意思是讓你盡快釋放大師!"岳山無比誠懇地勸說岳陽.

i,是,請大伯放心,小侄一定按照你的命令行事,盡情地羞辱這個毫無實力又濫芋充數蒙騙世人的騙子,大伯讓我為小九討回公道,那小侄自然聽命!"岳陽舉起魔刃亂斬.

直斬得血花激濺.

但,無一刀是致命之傷.

眾人看了狂汗,看來這個小瘋子,是決定與大伯岳山對著干了.

看來,這位瘋子准備在岳家全族人的面前一洗廢柴之名,而且討回以前失去的一切……對于岳陽的舉動,不少外族心中暗中高興,岳家天才太多,人丁也旺盛,他們要是不自相殘殺不是內斗厲害,那麼四大家族第一都不是沒可能.現在岳家三少與岳家鬧得越凶,對抗得越是激烈,那麼對于其余家族來說,那是越是最好的消息!如果這個岳家三少像他父親岳丘一樣,早早戰死,或者在岳家內斗中被淘汰,那是最好不過的事了!

i,三兒,看來你誤會我的意思了!岳山裝出無比痛心的樣子,那種演技奧斯卡影帝連給他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你別說話了,你越替我求情,我讓他砍得越慘!"狼人大師心中怒極.

狼人大師一肚子氣說不出,心想你真心想救我,怎麼不上台一拳打飛這小子?

當然,在大夏皇帝君無憂和岳海老人兩位沒有話之前,他不敢對岳山或者岳家惡言相向,怎麼說,也是自己違反了對戰的規則,上場護短,所以才被這個變態廢柴痛揍的.

別說在君無憂和岳海老人的眼中,就是普通武者,也覺得這狼人大師是自己欠揍.

護短不是不可以,你也得掂量一下你自己的實力吧?小九的師尊和父親都沒有出動,你一個戰獸大師指導沖上去干嘛?

沖上去勸架也就算了,還敢當著無數強者的面縣手偷襲?

這個小瘋子在幾天前剛剛殺上岳家城堡,誰也攔不得,要不是岳海老人這個家主親自出手,暫壓下來,恐怕現在都血流成河了.像他那樣的小瘋子,暴打一個因為護短破壞規則的對手,難道還會跟大家過商量不成?

一句話,那就是自己找死!

快住手,三兒,聽大家一句勸,擂台賽上只是點到為止,不可誤傷人命.你已經獲勝,還是趕緊下來讓岳冰上場比試吧!"五爺爺知道岳陽在挑釁岳山,岳嶺,但他們心智猶如老狐狸,絕對不可能上當的,再胡鬧下去,就沒法收場了.

是啊是啊,賢侄,不可在皇上和家主面前無禮!岳風的父親岳嶺也站起來,充當老好人.

我啥也聽不見,你們說什麼呢?"岳陽同學用腳狠狠地踩著狼人大師的背,就像踩著一只鼓肚皮的癩蛤蟆.

阿嫻,他還是聽你的,你給勸勸,無論如何,快讓他下來!"五爺爺轉而去求美婦人.

三兒下來吧!"美婦人本來不會管岳陽的事,但她無法拒絕長輩的請求.

是口還是我四娘說話大聲啊,一說我就聽得清清楚楚的."岳陽松開踩在狼大大師頭的腳,將他揪起來,用手整整狼人大師那破碎的衣服,一本正經地說道:"請大師饒我這個廢柴一命,你是五級強者,又是飄渺宗的指導大師,而我只是一個任何人都可以欺負的廢柴,除了我家四娘疼我,再沒有誰疼我,求你大慈悲饒我一命吧!像你打傷我的湯藥費,用刀砍傷我的背,用腳踩我的頭這種事,我是萬萬不敢提的,誰叫我是一個廢柴呢!你看我現在渾身是血,衣不蔽體,多麼可憐,你能不能饒我一命,放我下擂台與親人團聚呢?"

……"狼人大師沒哭,不過他知道,自己臉上的表情,肯定比哭還難看.

如果可以,他願意一頭撞死.

不過,現在小命還捏在這個瘋子的手中,由不得自己.

就是想自殺,恐怕也要等他說完才行!狼人大師只希望自己能夠暈過去,偏偏怎麼也暈不過去……

岳陽放開狼人大師的衣領,一拱手:"謝謝大師饒我這個廢柴一命,我就知道,你這樣鮮血淋淋,啊不對,像你這樣威風凜凜的大師,一定不會與我這些弱者計較的!謝謝大師,小子就這恭送大師下擂!

他一腳把狼人大師踹飛十數米之外,哼哼著,送你離開,千里之外,的曲子,一溜煙跑到美婦人的面前,裝出乖孩子的樣子,恭敬地鞠躬道:"四娘,我回來了,所幸大家求情,大師也慈悲為懷,饒我一命,我這才好險回來.我錯了,我以後都不敢不聽你的話了!"

你這傻孩子!美婦人當然明白,岳陽這樣說,是故意在眾人面前抬高自己,頓時感動得淚流滿面.

……"眾人看了這小子的古怪言行,真不知說什麼才好.

說他當眾挑釁是瘋狂吧,偏偏他行事的整個過程,都理智無比,無論是心計還是言語,都沒有一絲殺昏頭腦的過激表現.說他理智吧,他不自量力卻與所有人為敵,甚至還膽大包天地挑釁四大宗派之一的飄渺宗.

說他背叛整個家族向長輩叫板是忤逆吧,可是他卻對四娘她孝順無比.

甚至所做的一切一切,都是為了抬高他的四娘才做的.

這個小瘋子的身上,充滿子矛盾.

瘋狂與理智並存,忤逆和孝順同有!這樣的小子,還真是一個怪人!

海哥,你家小三不錯,有意思,比起他父親那倔牛脾氣有意思多了,如果我能有個這麼孝順的兒子,那就好了!"君無憂哈哈大笑,拍著岳海老人的肩膀,大笑不絕.

茜茜公主不是很孝順嗎?岳海老人卻是淡淡一笑,看向岳陽的目光有些古怪,也許聯想到了自己曾經最得意最自豪的兒子岳丘,神色微微有點黯然.君無憂臉上的神色忽變,與岳海老人同樣的黯然:"可惜,那丫頭不是個男的,可惜了!"

是啊,可惜了!岳海老人說的可惜,也不知是指茜茜公主,還是指已經戰死的兒子岳丘.

岳天,岳焰他們自遠方遙遙瞪著岳陽,雖然岳陽的戰技表現搶眼,但是他們,還十分有信心將岳陽打敗.某些用針對戰技的戰獸,會讓只擅長戰技的人死得很難看,而他們兩人,都擁有這種類型的戰獸.

再說他們絕對不像岳風那樣只能召喚一個戰獸,他們都經過了多年的修練.

除了三大殺星,岳天,岳焰不認為還有誰能夠是自己的對手.

廢柴小三?

就算他有一身戰技,難道他不會累嗎?就憑他那契約時間還沒有半年就連戰獸都沒有的召喚寶典,也是自己的對手嗎?早在三天前,在得到了那些東西後,這個廢柴小三就注定了失敗的命運!之前讓他囂張,只是在遲些打敗他時獲得更多的榮譽罷了!現在揍得他越是高,等一下摔得他越是狠!

對于岳天和岳焰兩人的仇視,岳陽笑得很燦爛.

他相信兩人如此有持無恐,肯定有針對自己戰技的辦法!

不過,很可惜,他們不知道自己的戰技是先天功法,少主威武,少主蕩漾.什麼戰獸也沒有用!不說先天戰技,岳陽也很期待等一下對戰時,自己釋放出蠻牛影子時,他們臉上會有什麼表情,當自己再召喚出血腥女王,將他們的強力戰獸統統殺光,讓他們一日回歸一無所在的裝態,他們臉上的表情又會如何精彩呢?

在岳家城堡門前,岳陽為什麼不決戰到底,與岳山展開生死大戰,主要的原因,就是怕嚇退岳天和岳焰他們.

他們也囂張得太久了……

岳陽決定,把他們兩人從後輩一流高手中剔除掉,讓他們一無所有!

所以,才隱忍到家族新年擂台賽.

在擂台賽上,光明正大地狂虐他們,讓所有人都啞口無言,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回歸平庸,欲哭無淚!

哥哥,輪到我上場了,我一定會你教導我的東西,將他們狠狠地打敗!"岳冰小姑娘握緊了拳頭,助哥哥揚威全族,是她最大的心願.不論前面對戰的是誰,那麼她都不會客氣,她要將一場最痛快淋漓的勝利,送給自己的哥哥,就當是送給他的新年禮物!

我知道,我的妹妹是最好的,即使有人狗眼看人低,也不能改變這個事實,你來告訴他們,什麼才是真正的天才!去吧,冰兒,讓敵人在你的面前顫抖吧!"岳陽一鼓動,岳冰眼眸中,立即射出了熾熱的光芒,斗志太陽般燃燒起來.

是,哥哥,我不會讓您失望的!"岳冰握緊了小拳頭,大喊一聲,嬌叱直沖長空,響徹云霄.

上篇: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你拽?老子踩著你的頭!】     下篇: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最瘋狂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