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最瘋狂的挑戰!】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最瘋狂的挑戰!】

岳冰上場,因為原來次輪的旁系子弟違手全部棄權,現在她的對手是大房的六子岳雹.

岳雹是岳山的第三子,排在岳天,岳霆之後,不過他沒有大哥岳天出名,也不像岳霆早早進入皇宮任職,當起公主的親衛隊長,岳售一直都留在家族之中,以前是欺負杯具男最多也最過份的一個.岳雹不像岳夭,岳焰那樣暗中算計或者出言嘲諷,常常是負責動手的那個笨蛋……當然,岳雹智力並不笨,相反還非常狡猾,只是一直有悖無恐,不認為杯具男會有咸魚翻身的一天.

如果要他對上現在的岳陽,岳雹絕對不敢上場.

不過對戰岳冰,卻信心滿滿.他有信心把岳冰的戰爭樹人玩弄于掌股之間,植系戰獸?那是最弱的戰獸,人人可欺!岳陽現這個岳雹其實長得跟父親岳山並不太像,相貌雖然也過得去,但鼻削唇薄,眼細鼻勾,有點陰險小人的模樣,長得並不討人喜歡.事實上,這小子的確也是心胸狹隘,睚眦必報,反複無常的陰險男,在岳家諸位少爺中,他是最不討人喜歡的一位.

"七妹,六哥愚鈍,不像你是個天才,希望你手下留情,別讓六哥輸得大難看."岳雹假惺惺地謙虛行禮.

"我答應過三哥,不論是誰,我都會努力戰斗,我是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岳冰小姑娘冷哼一聲,她根本不吃對方這一套假惺惺,心志毫不動搖.

"你還以為你真能打贏我?"岳雹一聽,哈哈大笑起來.

忽然臉色一沉,笑容一收:"別給臉不要,你以為憑著植系的一棵爛樹人,能夠與我對戰嗎?真是笑死人!"

岳冰根本不理他,閉Q冥想起來.

她要用上最佳狀態,徹底打敗這個極度討厭的六哥.只要用上哥哥教導給自己的方法,絕對會讓全族人掉一地的眼珠子的,自己在向哥哥彙報自己修練成績的同時,也給媽媽一個最大的驚喜.

族人中,沒人看好岳冰小姑娘,她是個天才沒錯,不過植系戰獸太渣了.

只要岳雹召喚個鋼鐵傀儡,就能對抗她的戰爭樹人.

如果再召喚個火屬性的戰獸,那麼戰爭樹人就注定了失敗的命運……岳雹生命守護戰獸火狐已經達到青銅三級,是家族中最出名縱火狂人,戰獸天生克制,岳冰的戰爭樹人獲勝的機會微乎其微.不論別人,就連袒護四房的五爺爺也不太看好岳冰.

"這是我代林立還你的!"岳雹一看岳冰閉目冥想,極備喚出白銀寶典,手一指,有只身形瘦長帶著一條巨大火焰尾巴的紅影遲撲向岳冰,准備奇襲,打斷岳冰的冥想,讓她的精神重創,暈厥倒地.

之前,岳冰在第一次輪比賽時,就是用奇襲,一腳將外系子弟林立給踹暈了.

現在岳雹顯然也想偷學己用,轉而報複在岳冰身上.

岳冰仍然閉目凝神,玉手向前輕輕一按.

高階青銅寶典恰到好處地召喚出來,擴罩剛好擴展升起,將紅影整個彈飛到半空之中.岳雹見偷襲不成,又命令自己的火狐半空甩尾,噴出一團烈焰.他對岳冰的戰法很了解,下一刻,必是戰爭樹人召喚出來,而這一團烈焰,恰好就會將戰爭樹人頭頂的樹枝綠葉曉個正著一一一一一一接下來的事,那就簡單了,自己只要用度快的火狐全場繞走,坐等戰爭樹人被燒死就行.

如果嫌燒得不夠狠,那可以再加上一把火.

岳雹一想,唇角浮現了陰險的笑容.

"轟倭!"

擂台上忽然爆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全場人都嚇了一大跳,生了什麼事?

一個極其巨大的影子,正騰空而起.

那張開的雙臂,幾乎遮天蔽日.

火狐還得意地甩尾,向下面噴著烈焰,頭頂,卻有巨大的手掌兜頭劈掃而下.就像彈丸那般,火狐重重地砸摔在石板上,深陷入石,出轟隆震響.巨大的綠影如山落下,雙腿,剛好踩在准備彈出的火狐頭上,硬生生地將它重新踩入石中.

此時,人們才看見.

這是一尊高達六米的巨型樹人,雙臂是粗大的樹杆,巨大樹掌,有如王車傘蓋.

黑色的樹杆身軀,堅剛f'J鐵,上面條條樹筋賁起,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感,各處關節的樹須如刺,而那張巨大樹臉上的綠色眼睛,燃燒著一種類人的憤怒光芒!"啊啊,這是什麼東西?"在場多半的人不認識這是什麼戰獸,模樣有一點像戰爭樹人,但它也太巨大號,巴?

"是百年樹人戰衛……"也有認識的武者,認出來後更是震驚不已.

"青銅五級!"就連在座的真正強者,比如君無憂和岳海老人他們,也無不動容.岳山岳嶺和三大家族的其他代表,都驚倡得站了起未,緊緊地瞪著這尊青銅五級的百年樹人戰衛,滿臉盡是不敢置信.他們都知道,植系的戰獸升級是何等困難,植系戰獸是世間成長度最慢而且初期最弱的戰獸,度慢,成了植系戰獸的致命缺點,同級之間,幾乎沒有什麼獸系和禽$!的戰獸遇上植系戰獸會吃虧的.

之前,戰爭樹人修練達到了青銅三級的岳冰,已經被人視為天才植系戰獸的升級極難,當然,它們升級後提升的戰力,也遠勝相同級別的獸系和禽系戰獸.

岳冰把戰爭樹人升到青銅三級已經很了不起,現在再升級到青銅五級,那簡直不可思議的進步,而且她還吧戰爭樹人轉階百年樹人戰衛,正式向千年樹人戰將和萬年古樹之王邁進,前途不可限量.

這小姑娘,她是怎麼做到的?

"不可能的,不可能,她的樹人在一個月之前,還是青銅三級的戰爭樹人,怎麼可能在一個月內連升兩級又轉階成為百年樹人戰衛?這是不可能的!"岳焰站起來,激動地嚷嚷,他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

"……"岳天沒有開口,不過臉色非常難吝.

岳冰一向孤軍作戰,沒有家族的大力支持,也沒有朋友幫忙,甚至經常受到陷害和破壞,戰爭樹人能夠升到青銅三級已經是奇跡了.

她的戰爭樹人,怎麼會在極短時間內一躍成為青銅五級的百年樹人戰衛呢?

難道,是那個變態廢柴幫的忙?

岳天機日光看向岳陽,對于他的探看,岳陽同學裝著沒看見,用尾指掏了掏耳朵,又悠閑地吹了吹,一副'麻煩你不要那麼白癡好不好,的表情.岳夭鼻子里怒哼一聲,收回了目光,再看向場中岳冰的百年樹人戰衛,心里飛地盤算著對付岳冰的辦法.

▲姐姐,太厲害了,好啊!"小丫頭她是一個天不怕地不怕主兒,看見高大巨型的百年樹人戰衛,非常沒有害怕,反而拍手歡呼.

"冰兒這孩子,她怎麼,她怎麼不跟我說啊!"美婦人心里太感動了.

不但自己的兒子爭氣,就連女兒,也同樣的爭氣.

兩兄妹在族中一直遭人白眼,被人暗中戮了多少脊梁骨,今天,終于可以在全族人面前揚眉吐氣了!爭氣啊,自己的孩子沒有好條件,但他倆自小就懂事,又如此的上進,所以才能走到今天這一步!看見他們兄妹倆人有這樣的進步,自己就是死,也可以暝目了.美婦人不知不覺,已經淚流滿面,但那絕對不是哭,而是壓抑不住的笑,喜極而汪……

"這根本沒什麼,樹人再高大也是廢柴!"岳雹的臉氣得扭曲變形亍,他控制著火狐使用鑽地的本能.

盡管在石下,但火狐仍然比較順利,自樹人的腳下逃離.

沿著擂台的地底,向外逃遁.

轟隆!百年樹人戰衛舉起巨臂,一拳砸在擂台上,將擂台石板底下的火狐砸得暈頭轉向.

一根樹刺啪地突出,破開石面,凸出,它高高地紮刺火狐的整個身軀,將它整個刺懸在半空.如果火狐不是岳雹的生命守護戰獸,那它絕對死定了.

岳冰以心神操縱,百人樹人戰衛以巨手抓住火狐的長尾巴,高高舉起來.

往擂台石面,狠狠一砸.中文書庫

火狐連慘叫都來不及出,就化成一道金光回歸寶典……

"別以為僅是這樣就能打贏我,做夢吧你!"岳雹已經召喚出一頭高達四米的猛犸戰象,噸位奇大,雖然不是青銅戰獸,但等級高達五級.他准備用這個巨大的肉盾,敵住百年戰爭樹人,然後再用秘密武器……那個專門針對樹人的鋸輪傀儡,它是所有樹人的克星,不管多強的樹人,在它的旋轉鋸輪之下,都會轟然而倒.

岳冰小姑娘一看猛犸巨象和鋸輪傀儡先後沖來,冷冷一哼:"這招對我已經沒用了!"

她的玉手前伸,地面湧現一團荊棘.

荊棘跡無法捆綁住猛犸戰象整個龐大的身軀,不過成功地纏栓它的一條象腿.

沖鋒的戰象,身體一個踉蹌.

雖然荊棘掙斷了,但它的身子也拖得失去了平衡,轟然倒地.

地面,不知何時已經遍布長達一米左右,大小不一的尖刺,在戰象倒下之時,盡數紮進了賤象的身體……戰象哀吼著,掙紮爬起來,半身都滿了斷裂的樹刺.

岳雹看它受創極重,還想急急進行反召喚,椅它召回未.

沒想到戰象一陣哀鳴,轟然倒地.

"這不可能,它不可能就這樣死了,我的戰象是生命力最頑強的戰獸,它怎麼可能會跌一膠就死去呢?這根本不可能!"岳雹快瘋了,火狐是生命守護戰獸,不會真正死亡,可是猛犸戰象會.現在反召喚失敗,那就表示戰象已經徹底死亡,就連到戰獸醫療所複活的可能都沒有了.

"是毒!"岳天看了,心中倒抽了一口涼氣.

"你是說岳冰她能把烈毒天賦用在那些樹刺上?"岳焰握緊了拳頭,拼命強忍著心底的恐懼-o"不是那樣,是荊棘,早在荊棘纏繞時,烈毒就已經注入了戰象的身體,否則,戰象的皮膚絕對不會那麼容易被樹刺紮穿,也不可能徹底死亡!"岳嶺輕拍一下兒子岳焰的肩膀,輕聲叮囑道:"焰兒,你要是對上岳冰,一定要與她的樹人保持距離,遠程火球攻擊,那是最好的選擇!"高熱火焰噴射!"岳雹現在用的,就是這個方法.

鋸輪傀儡噴射出一條火龍,另一只手臂高旋轉起來,上面的鋸輪,變成了威力恐怖的鋸樹齒輪.

只要樹人一燃燒起火,就會慌亂,岳冰的心神對它就合失去控制,那麼接下來的攻擊,就是旋轉齒輪最直接的攔腰鋸斷!在所有的傀儡戰獸之中,鋸輪傀儡是特別針對樹人的克星戰獸,幾乎無往而不利.唯一的缺點,就是用一次就要補充一次燃料和更換鋸齒輪片.不過,岳雹現在顧不了這麼多,他要報仇,用鋸輪傀儡殺了這個樹人,再殺了岳冰,否則,難解自己心頭大恨!!

擂台下的岳陽,做了個結束戰斗的手勢.

岳冰小姑娘看了,心神意會,點點頭,操縱著百年樹人戰衛高高躍起……'轟隆'一聲,整個踐踏在鋸輪傀儡的身體上,將它踩得支離破碎,零件波飛,火花四起.

無數的須根在百年樹人戰衛的身上,延伸出來,緊緊地纏繞著鋸輪傀儡的務體.

鋸輪傀儡一動也不能動,內部機器出'咔咔咔,的聲音.

百年樹人戰衛伸出巨大的雙手,抓住鋸輪傀儡那一顆巨大的金屬頭顱,狠狠一扭,將它整個腦袋扭下來.一時間,鋸輪傀儡的頊部火花狂噴,電流噼啪作響.

"嘭!"百年樹人半夢手打文字更新將那金屬腦袋砸在地面上,再舉起樹腿,重重地鋸輪傀儡立即報毀,徹底完蛋.

岳雹的戰獸全部死亡,護罩消失.他驚懼萬分地看著面前的百年樹人戰衛,看它高高地舉起樹臂,嚇得尖叫一聲,褲子盡濕,雙眼翻白,直接嚇得暈死過去!岳冰沒有操縱百年樹人戰衛秒殺掉暈厥的岳雹,而是讓它伸出一根比棍棒還要粗的手臂,一俾,像彈蒼蠅那般,把岳雹彈飛出去.

"海哥,你家這個小姑娘也不錯啊,荊棘,樹刺,劇毒,纏繞這些無一不精,以後要是誰與她對戰,估計會郁悶死的.哈哈,我喜歡這小姑娘,要不我認她為女兒吧,不對,我倆不能亂了輩分,我認她為孫女吧!"大夏國皇帝君無憂又沖著岳海老大一陣大笑,世人都說他是世間最不像皇帝的皇帝,但君無憂的位置卻牢不可破,坐了一百多年,目前還沒有誰能憾動他的皇位.

"冰兒命格不好,這點吃大虧了!"岳海老人也很是驚喜,他想不到除了岳陽之外,岳冰也能給他如此巨大的驚喜.

"海老,你們家的天才遍是,一個比一個強,我們三家大不如,真羨慕啊!"三家代表都紛紛恭喜岳海老人.

"是我家兒子福薄,唉,原來是多好的一對啊!"風家的伐家主風嘯云看著岳冰,想起自己那個因為曆練被黃金王者獸秒殺掉的兒子,不禁長長一歎.原來風家有希望的不僅是風七殺,還有自己的兒子,可又有誰能想到,兒子會遭如此橫禍……

"也許排理命格有失,要不請國師給岳冰重新算一算吧!"有些家岳冰這麼好的媳奴哪里找啊?

如果真是當初排命格時給算錯了,那麼與岳家聯姻,讓這個岳冰小姑娘做兒媳孫媳,那對自己整個家族都是極大的提升.一時間,無數家族代表的眼中,都閃爍出貪婪的熾熱光芒.

岳海老人看在眼中,沉就不言.

岳冰獲勝,她沒有立即下場,而是轉面向岳焰這邊挑戰:"七妹下一個對手,是四哥,趁還有余力,願現在與四哥一戰!如果大哥同意,我願與三哥一組,我們四房,挑戰你們大房二房,請大哥,四哥和五哥一起下場吧!"

"不,我們是無知晚蜚,還需向長輩請教才是,請大伯和二伯也一岳陽這句話一出,所有人都以為他瘋了.

挑戰岳天,岳焰和岳霆三個同輩也就罷了,他還不自量力地向大伯,二伯挑戰?

要知道,大伯岳山,二伯岳嶺都是世間成名已久的強者,岳山是六丄級中階的宗主,岳嶺也是六丄級初階的小宗主,這小子要一以敵二?難道他已經擁有七級霸王的實力?單憑戰技,怎麼可能打嬴兩位宗主級的強者?這簡直是異想天開!觀戰的眾人覺得,如果不是這小子瘋了,那麼就是自己瘋了!雪貪狼一聽,眼睛瞪得溜圓.

他能精到岳陽會挑戰岳天和岳焰,但萬萬想不到岳陽竟然膽大包天得連大伯岳山和二伯岳嶺也敢挑戰!這小子的膽子難道真是鐵打的?看過瘋狂的家伙,但還真沒有看過如此瘋狂的家伙……雪貪狼心中忽然有一種熱血沸騰的沖動,他想沖上去,跟岳陽大戰一場,看到底是這個瘋子的戰技厲害,還是自己的元素戰獸更強!君無憂和岳海老人大愕,好半天才對視一眼,齊齊在唇備露出了笑像,這小子真是太像他父親岳丘了!岳丘的脾氣也是這樣,無所畏懼,不過岳丘沒有這小子那麼狡猾和喜歡耍貧哺.

果然虎父無犬子啊……

丘兒在天之半夢手打靈看見兒子由廢柴脫胎換骨,變成一個傲骨世間的強者,想必也會欣喜地露出微笑吧?

岳海老人一想,那看見十萬人戰死于前也無動于衷的眼睛,有點濕潤了,他看向岳陽時,眸內多了一絲暖-意.

現在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岳山,岳嶺兩人.

面對侄子瘋狂的挑戰,他們兩個做伯伯的,又會做出什麼反應呢?

是一口拒絡?

還是答應?

全場所有人都在等待,等著兩人的答丄案!

上篇: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讓敵人在你的面前顫抖吧!】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哭吧,吐血吧,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