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戰中新領悟】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戰中新領悟】

岳嶺護子心切,早命家將在下面接應.一見岳焰護罩消失,立即上去救人.

蠻牛影子可不管來人是誰,巨拳轟擊,雨點般亂打.第一個沖上場企圖救人的家將,因為身後有人,躲閃不及,讓她一拳揍飛,慘叫著飛摔出十數米之外.另一名家將狡猾,利用飛行戰獸,一撲而下,自後帶走岳焰,但他來不及得意,就驚怖地現血腥女王已經閃電般趕到,攔截在半空中.

血腥女王手中的月刃,旋轉如風……

月刃所過之外,不論飛行戰鷹還是家將,又或者他抱著的岳焰,身上都遍是血淋淋的傷口,血花激濺-滿天.

最後還是岳嶺親自出手,以鐵臂強擋月刃,救下兒子.

他冷哼一聲,右手閃現詭異黑光.

危險!血腥女王立即振翅高飛,輕靈無比,舞空而起,遠離岳嶺這個陰險的家伙.

岳嶺現自己的兒子遍體鱗傷,心中恕極,再去看岳陽,偏偏這小子裝出'我啥也不知道,的無辜表情,更是差點氣炸了肺.

岳嶺在眾日睽睽之下,不好向岳陽出手,只好含恨抱著重傷的岳焰,躍下擂台,返回族人身邊.

至于一直自恃身份,不願出手去救兒子的大伯岳山,他的臉上仍有微笑,仿佛兒子的生死與他完全無關似的.

暈迷不醒的岳天,剛被家將抱起,被蠻牛影子自後追及,一拳打中.家將重創,脊椎幾乎折斷,巨勁震得暈迷之中岳天,也哇然吐血,估計受創不輕.所幸這個擁有強化戰獸的家將舍命以身相護,否則岳天的小命,絕對完蛋了.那個受傷的家將借勢,痛苦地躍下擂台,他的同伴也急急逃命,拋下戰獸鐵尾鱷斷後.

鐵尾鱷舉起長尾,准備向蠻牛影子全力一擊,以攻對攻,阻止她的追擊.

誰不知,岳陽同學今天的人品大爆!蠻牛影子口鼻噴出一陣火焰,眼睛紅光再次湧現出來,一閃,那條以鐵尾和咬力著稱的鐵尾鱷,又被秒殺.

"轟隆轟隆!"

另一邊的岳霆和岳冰,也爆了大戰.

岳霆本想過來幫忙救下大哥的,但岳冰一直盯著他.她心中極想幫哥哥的忙,那怕僅是一點點小忙.所以岳霆身形剛動,她就操縱著百年樹人戰衛攻了過去.

兩兄妹的對戰,這下總算是遇著對手了,大家實力是棋逢對手,勢均力敵.

擁有強化類暴熊戰獸的岳霆皮粗肉厚不怕打,百年樹人戰衛同樣也是橫掃戰場的強悍戰獸,最不畏懼的就是硬拼,更何況它還有須根纏繞和荊棘這些輔助.岳冰小姑娘看見拿岳霆這位五哥不下,又召喚了一個百年樹人戰衛加入戰斗,一下子把稍落下風的戰局給扭轉過來了.

在觀戰人們的眼中,他們看見,兩棵樹人用荊棘和須根纏住熊化的岳霆,然後樣起四只樹臂,狠狠砸擊.

而熊化的岳霆痛雖痛,卻沒有受傷,也揮起熊掌,瘋狂地反擊.

最後,這場戰斗變成了最野蠻的角力.

不是的是,五哥岳霆是親身作戰,七妹岳冰則是操縱百年樹人戰衛,雙方都強硬對撼,意圖徹底擊敗對方.

岳霆和岳冰兩兄妹的實力相差不大,一時之間,分不出高下,目前是岳冰稍微能占一點點上風,不過,她若想很快就擊敗熊化後擁有無窮力量的岳霆,估計也夠嗆……

"我們也來!"

雪貪狼這小子積蓄了半天,召喚出一個高達白銀四級的風暴巨人.

風暴巨人工半身像生物,但下身是旋風,度奇快.石板做的擂台表面,被它的氣旋,割出一道道刀劍砍切般的鋒快痕跡.風暴巨人高達數米,在雪貪狼的龍卷風暴中,戰斗威力加持到最大,挾著恐怖的龍卷旋風,呼嘯著向岳陽撲來.

岳陽心里最不想跟雪貪狼開戰,不用全力,想砍死他不容易.

但偏偏這小子是雪家的未來,砍死了他,估計整個雪家都會追殺自己,跟他打那是吃力不討好,自討苦吃.

他准備用無恥招數,在風暴巨人攻到面前時,一跳下擂台,直接認輸了事.反正自己虐的又不是雪貪狼,而是岳天和岳焰,現在毀了他們的戰獸,又打得他們重傷吐血,暫時無法更進一步,那就留下他們的狗命慢慢虐,反正來日方長,不怕岳天和岳焰他們不吐血而亡……至于雪貪狼,誰管他,借得與這好戰的家伙打,省點力氣回去慢慢調丄教血腥女王更好.

就在岳陽同學准備棄戰時,一道金光,飛射上擂台.

一聲叱咤,全場俱震.

岳陽定神一看,心中不禁大暈.

來人,是那個全身披鎧的劍士禦姐,她把背後那把黃金級的巨劍擎在手中,豪氣大地沖著岳陽喊道:"我剛剛聽說你這小騙子戰技好厲害,之前我看走眼了,來來,我們未打一場!"

"……"岳陽同學聽了,直翻白眼,心想禦姐你吃飽了撐著就跟我研究下房中術,打什麼架啊?

劍士禦妲她一聲嬌喝,氣勁爆.

巨劍閃爍,一陣金光閃現,如炎陽爆真.

雪貪狼的風暴巨人,已經將整個擂台凍成冰雪之台,但禦姐手中這巨劍像炎陽噴出熱焰,立即,半場解凍.

劍士禦妲的周圍,紛紛融雪,蒸汽騰騰而起.

巨劍仿如太陽,熾烈的光芒射得人們根本睜不開眼睛來.另一邊,雪貪狼的風暴巨人,也毫不示弱,挾著漫天風雪而旋,與劍士禦姐的炎陽巨劍,將整個擂台形成東西兩半一冷一熱的奇景,僅剩下向中間的岳陽身邊周圍怕一邊邊地方才稍有不同.

"小騙子,你還等什麼?我一出手就動真格,可不跟你客氣的.

她積蓄一番,根本不管岳陽他答不答應,直接一步步壓迫趕來.

"我又沒惹你們,可你們偏偏要老子火!"岳陽同學怒了,脾氣爆,殺戮之心瘋狂飚升.

他手中的灰燼魔刃高高舉起,魔化龍晶和融火之心的能量在他的真氣催下,凝聚起金色的火焰,獵獵燃燒在魔刃上,又長長地延伸出一米之外.

焰尾掃過擂面,堅硬的石板有如刀割豆腐般裂開.

滋淄,有黑煙升起.

刀痕邊緣,有服燒和腐蝕之跡.

普通武者看不出,但君無憂和岳海老人這樣的強者,卻看得一清二楚.

兩人動容不已,這小子的魔刃也是一件寶貝,而且在他的操縱之下,威力能夠瞬間提升數倍.看來這小子對于'氣,的控制,極具火候,並非一個擁有黃金王者獸的'廢柴暴戶"而是一個深隱不露,潛修十數年的戰技天才!沒有十幾年的刻苦修練,那他對于'氣的控制,絕對不可能如此嫻熟如此得心應手.難道,這小子在年幼就有一個戰技強者在背後秘密教導?

他父親岳丘真的沒有死?

兩人對視一眼,心中都有這種懷疑.

不僅是君無憂和岳海老人懷疑,就連岳山,岳嶺,風嘯云和風狂等人,也有相同的咱疑.

沒有戰技強者有背後教導,這個廢柴男絕對不可能自練成材!而且,這種操縱能量的手法和技巧,絕對不是一個剛剛契約召喚寶典的廢柴可以擁有的……如此說來,這小子一直都在隱忍苦修,其實他早就是一個強者,只是裝傻,裝成可憐巴巴任人欺負的弱者模樣,那怕全世間的人嘲笑,也隱而不.

岳山和岳嶺兩人一想到自己的侄子心性如此隱忍,擁有如此的智慧,都禁不住打了個寒戰.

難道,他知道了某些真相?

所以這小子一直都在暗中積蓄實力,伺機報仇?

"艿了預防誤傷,大家離開習武廣場,退到安全之處."岳海老人一看動真格,他沒有阻止,但朝族人大喝一聲,命令他們遠離.

其實不等他的命令,族人和各家代表也紛紛離場,嚇得逃得遠遠的,不敢再逗留在這個恐怖殺場.

"不錯,好久也沒有看過如此精彩的比武了."君無憂安坐不動,悠然自得.

除了君無憂,岳海老人,岳山,岳嶺,風嘯云,風狂,以及炎破軍之父炎千重,飄渺宗派來教導岳風的苦冥老人以及雪家的代表雪問道等等宗主級以上的強者,還能安坐不動之外.

別的那怕是五級大師水平的強者,一個個都站了起來,暗自提防,以免被場中隨時爆大戰的三人誤傷.

西邊的雪貪狼,他將整個西面擂台,凍成了冰地獄.

東邊的劍士禦姐,則將她那一邊燙成了燃燒之地,巨劍仿如烈陽當空,所過之處,全部起火.岳霆和岳冰兩兄妹一看不好,不約而同地罷手,趕緊離開,免得影響了岳陽的揮.在擂台最中間,在雙重壓力之下,岳陽忽然心有所悟,他閉著眼睛,以灰燼魔刃旋割著周圍的空間,開始極快,轉而越來越緩,越來越圓.

每轉一遍,那麼他的動作秀匕完美一分.

開始人們的感覺,他的旋轉是一種有意識的刻意動作.

但漸漸,君無憂和岳海老人他們現,這小子在戰斗中進步了,似乎參悟了什麼,進步飛,原來刻意動作越來越輕,越來越慢,最後妙不可言,給人一種渾若天成的感覺.

那一枝旋機,與天地契合.

仿佛那就是空中的風,又或者天上的云,自然美妙,無形,無意,無心,卻又自然天成.

岳陽感覺自己快要悟到最後的真諦了,但還極輕微的差一點點.

那就感覺就像一個全身赤果果的小美女在前面奔跑,自己差點就能逮住她,但她精靈無比的閃來閃去,躲著自己的推倒……岳陽感覺,自己還是要好好打一架才能真真正正地領悟,必須在戰斗中成長.所以,他決定與劍士禦姐和雪貪狼大戰一場,反正這仗也躲不了,干脆讓它變成自己的練功之戰吧!穿越男壓下心頭的浮燥,更加耐心地操縱著魔刃,以真氣激起一團火焰和一團黑氣,讓它們極其美妙的相互旋轉,形成兩個美妙絕倫的半圓,相互交纏,感覺就像一條火焰魚和一條魔氣魚在相互游動那般,周圍任何火焰和寒氣侵入,都讓這'雙魚之圓,吞噬一空.

讓岳陽自己也大為驚喜的是,果然跟自己剛才領悟的奧妙一樣……

風暴巨人以及劍士禦姐的雙重夾擊,讓這個緩慢又美妙得難以言喻的雙魚之圓,無聲無息,不由自主地俾開.

劍士禦姐翻了十幾個跟斗,瀟灑地落在擂台.

臉上的表情大愕,這,是她平生第一次被對手在連兵器也沒接輕的情況下就給俾飛了.

那個風暴巨人更加狼藉,力量完全轉移一邊失去平衡的它,轟隆隆地跌下了擂台,旋風絞起泥沙,磚石,桌椅無數,撲撲跌跌撞出幾十米外,才勉強收住去勢.

雪貪狼懼心想這種巧妙的反彈力量,能用了普通武者身上也就罷了.

自己的風暴巨人可是一股元素能量啊,根本沒有實體,怎麼也能夠反彈?而且反彈得這麼厲害?

"好小子,不知這是他自悟的,還是有高手傳授,這個一陰一陽的雙魚真是太妙了!"君無憂看得拍案叫絕.

"的確是化解強敵氣勁的奇奧法門,奇哉!"一直沒有睜眼和開口苦冥老人,飄渺宗派來教導岳風的那位大宗主也日露奇光,點頭稱贊"暫無辦法破解."有著'萬骨枯,之稱的禁軍統領風狂,次開口,他表示無解,棘手.

"這絕對不是岳丘的刀劍戰技……"炎家代家主炎千重與雪問道,風嘯云三人相互對視了一眼,目中皆閃過一絲嫉妒,岳家的天才,實在是太多了.不管這個無人認識的戰技,是否由岳丘暗中所授,還是這個小瘋子自己領悟,這小子都是個驚世駭俗的天才.看來岳家繼岳丘之後,又會出一個賤技天才,相信不用數年時間,岳家就會有第二個岳丘出現.

他,將一點兒也不遜色于當年的岳丘.

這個被世間人人嘲笑為廢柴的三少,其實是一個越父親的真正天昝!"有意思,看來,我也要用上戰獸才行!"劍士禦姐擎起巨劍,戰意極其高昂地呐喊起來.

"茜茜,你別胡來!"君無憂一聽,噴茶了.

"茜茜公主,別這召喚戰獸,你們三個,都出去,別在這里打了,否則岳家都要讓你們拆掉!"岳海老人聽見這劍士禦姐要召喚戰獸,也急急站起來,趕緊大聲阻止,又讓岳陽,劍士禦姐和雪貪狼出去岳家城堡外面打,別在岳家城堡的廣丄場開戰.

"咦?"岳陽奇了,這個禦姐她到底有什麼戰獸,這麼猛?就連君無憂和岳海老人都要為之擔心?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血腥,女王的風范】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偽裝天賦P六識天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