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偽裝天賦P六識天賦】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偽裝天賦P六識天賦】

"好,我們出去打,這里地方太小了,也施展不開!"劍士禦姐取消了召喚,擎起巨劍,准備邀岳陽同學出去再大戰三百回合……可惜岳陽.看岳山等人臉色,立即改變了主意.

自己一離開,說不定這兩個家伙就會暗中對四極下手.

四娘不是,自己絕對不能離開.

而且,萬一與這劍士禦姐和雪貪狼姘葉兩敗俱傷的,說不定自己還會讓大伯岳山和岳嶺兩個撿了便宜.自己還是保命要緊,打打殺殺的,少來!岳陽同學雖然好奇劍士禦姐的戰獸,但心念一動,馬上收手,收起蠻牛影子和血腥女王,腳底抹油.

一溜煙地掠下擂台,撒腿就跑.

雪貪狼和劍士禦姐都是讓他頭疼的人物,還是少惹為妙.

至于新領悟的戰技,自己回去再琢磨琢磨,最多要夢境中施展出來,讓夢中的大蘿莉幫忙修正,應該問題不大.傻瓜才會把所有實力都展示出來,既然打得差不多了,當然要見好就收.再說自己是可不能離四娘大遠,千萬別太意,讓她和小丫頭有生命危險.

就算沒有生命危險,像四叔岳陵那樣,中個什麼無法醫治的毒,那怎麼辦?

現在無論如何不能離開,至于領悟新的戰技,以後再找機會不遲!"你小子別跑!"劍士禦姐和雪貪狼大暈,這小子怎麼剛開打就跑了?這里要是打不得,出外面再來打過啊!"四娘,祖宗已經&1t;!過了,我們回家吧!"後面的雪貪狼和劍士禦姐窮追不舍,不過岳陽同學很無恥,稠乙身一把抱起小丫頭,准備攻擊的兩人,再也下不了手,因為都怕誤會傷小丫頭.

"我期待與你放開手腳徹底大戰的那一天……我還有十倍,甚至二十倍,三十倍的暴風雪召喚,下次一定要分出勝負!"冰塊男雪貪狼很不服氣,他覺得自己才是貢間最優秀的男子,雖然他不否認岳家同學這個無恥男也很優秀,但他心里還是希望能證明自己更優秀一點.

"到了夏天,我會請你過來搞點冰塊消暑的."岳陽.說,雪貪狼立即扭頭就是.

"嘻嘻!"岳冰捂著嘀偷笑.

"喂,不准半途而廢,我們再打過."劍士禦姐極痛恨這種無賴,她恨不得拿巨劍一下敲碎這小子的頭.

剛剛開打,他竟然逃跑,難道他沒有一點男子漢的榮譽感嗎?

岳陽同學則非常不屑,榮譽感可以有,但不能當飯吃.男人在征服美女時榮譽感可以強烈些,平時打架,榮譽感那麼強干嘛啊?

抱著小丫頭,岳陽同學故意搖頭歎息道:"我輸了,我是一個廢柴,天天任人欺負就算了,你身為一個皇家公主,不到湖邊脫衣洗澡,還跑來欺負我一個廢柴算什麼?好心啦,給一條生路我們走吧,我們已經快讓人欺負得活不下去了.四娘,我們走!"

美婦人則輕輕搖頭:"再住兩天吧,我想見一見封家小姐,問問情況.

她接過岳陽懷中的小丫頭,探手輕撫下岳陽的頭頂:"不知不覺,我兒長得這麼高了.三兒夠爭氣,四娘很高興,遲些我再踉你說,現在,你先陪陪茜茜公主吧,你身為主人,可不能怠慢茜茜公主這樣的貴客.

岳陽拿出孝順兒子的模樣猛點頭:"當然,四娘慢走,我一定好好照顧公主……我一定讓她性福快樂!"

當然,後半句澈敢講出來.

劍士禦姐顰起眉頭,她現自己六識感應怎麼有點退化了?怎麼有點聽不出運小子的話?

是自己心亂了,還是習慣了這小子的胡說八道呢?

奇栓一一一一一一她不知道,這世上某個無恥男有一種騙人死不賠命的'偽裝天賦',要不是她的六識天賦強,估計她都會讓他騙得死死地,現在面對升級後變成了二級的'偽裝天賦"她聽得暈頭轉向,那是正常.

要是已經聽得毫無懷疑,那就慘了,估計早已經讓他騙得死死的!"你的話不對,好像你要占我便宜似的,你心里是不是在想什麼不好的東西?"劍士禦姐的感應就是強,岳陽同學暗叫好險,幸好偽裝天賦升級了,她現在只能聽出一點點,再也不像以前那麼確定了.

哈哈,現在忽悠她的時間到了!不就是個公主嗎?

調丄教一下,相信還是很有機會變成乖乖女奴的,岳陽同學心里:I!\{,表面卻裝出道貌岸然的正經樣子:"哪里,我對公主之心可昭日月,我對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連綿不斷……我正准備和公主一起殺雞燒黃紙結拜為異性兄弟,又怎麼會對公主不敬呢?如果我有,那麼天打雷劈白石城城東那個酒館老板!"

"這,這跟白石城城東的酒館老板又有什麼關系呢?"劍士禦姐越聽越糊塗,怎麼六識天賦失靈了?

"廢話,這關系就大了.

岳陽同學神神秘秘地說:"一般人我不告訴他,可是你就罷了,你是我兄弟嘛,不對,你是我的公主!白石城城東的酒館老板不知道吧,他是個黑心商人,比盛產黑心棉的黑心商人,還有黑心,人家做酒館老板,都是往酒里兌水,他倒好,他往水里兌酒!這就像三鹿往三聚氰胺里兌奶一樣,你說這天要是不用雷劈死他,那還有天理嗎?"

"這三鹿是什麼戰獸?它的什麼三聚兌什麼奶?"劍士禦姐直聽得頭一個比兩個大,完全聽不明白.

"三鹿你不知逛啊?那是擁有結石,技艙的准神獸啊,你沒聽過,'喝三鹿,石化一代人,嗎?"岳陽故意驚愕地問,表情儼然看見了一個無知的白癡,樣子非常欠揍.

"沒聽過!"劍士禦姐很想用力在那張誇張表情的臉上狠揍一拳.

"同學,我知道你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顧去泡妞,但也不能連三鹿也不懂啊!告訴你吧,三鹿跟二奶一樣,都是奶!"岳陽斬釘截鐵地肯定.

"我感覺你在騙人,你是故意耍我的!"劍士禦姐直聽得頭暈腦脹,她感覺非常不對勁,但說不出是哪不對勁.

"我哪敢騙你,你可是公主殿.下,我這樣的廢柴平民膽敢欺騙公主嗎?自然是不敢的,再說,像我這樣的誠實小狼君,終生都以真誠待人,一直堅持說真話,做真事,修真人,怎麼可能會撒謊呢?很負責任地告訴你,我這輩子從來沒有撒過謊!"岳陽同學說了一句連他自己也不相信的話.

"你怎麼不說你是個看見血都會暈倒的大善人啊?"劍士禦姐抓狂地尖叫起來.

"暈血那是我一生中唯一的缺點,我天生就是膽小,不,我天生善良!"渾身沾滿別人鮮血的岳陽同學現在笑得很燦爛,如沐春風.

"暈,你是杈這輩子看過最無恥的家伙!"劍士禦姐覺得很頭疼.

"當你現完全誤會了我的時候,你一定會很內疚.不過沒關系,我會原諒你的.順便一說,寬容也是我的優點,而且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優點!"前幾天持刃殺上岳家城堡報仇,今天將岳天和岳焰甚至連七歲的岳風都打下擂台耒個級大報複的岳陽同學,如此評價自己.

"算了,先別說你,估計世間最無恥的人,要是遇上了你,估計他都會自卑地自殺!但我沒搞清楚你剛才的話是什麼意思……"劍士禦姐有點亂了,她決定不談這小子,因為那樣會讓他氣死,同時頭疼死.

"我們搞一搞,那就清楚了,你想從哪里搞起?"岳陽同學很真誠地問.

"你!"劍士禦姐這話當然能聽出來,她怒了,一把揪住岳陽的衣領,叱道:"你敢調戲非禮我?"

"冤枉啊,我想瞎子都可以看得見,現在是誰調戲非禮誰!"領口被揪的岳陽同學喊起了撞天大屈,一副要投河自殺的模樣.一看劍士禦姐瞪他,又露出微笑道:"我的確想非禮,但只是嘴J1說說,又沒做過,公主你無證無據強按我一個調戲非禮的罪名,小民很冤的,不如等我非禮了公主之後,形成事實,那到時公主再生氣不遲,你覺得我這話有沒有一點道理呢?"

"有你的骨頭!"劍士禦姐氣極,最後反而笑了,這小子有時倒也老實,偶爾,他也是會說實話的!"謝公主不殺之恩,小民告退!"岳陽同學趕緊溜人.

"等等,你剛才說我到湖邊脫衣洗澡,怎麼解釋?你說不上來,我治你誹謗之罪!"劍士禦姐記憶力好,之前岳陽胡扯過的話,她現在還能清晰地回想起來.

"你沒有這個愛好嗎?"岳陽同學眨巴著大眼睛,奇問.

"我才-沒有這種變態的愛好!"劍士禦姐暈了,誰會那麼無聊跑到湖邊洗澡啊?

"可是小說里明明寫著,公主們都爭先恐後地跑到湖邊去洗澡,然後誰撿到她們的衣服,誰就能得到她們的芳心!我還打算到湖邊埋伏,看有沒有-公主去那里洗澡……"岳陽同學的語氣很失望,都有上吊自殺的味兒yo"笨蛋,那是小說,再說我沒有看過哪本小說里有寫這種無聊的東西!"劍士禦姐用力地在岳陽胸口揍了一拳.

"我甯願那個是真的……"岳陽同學一副快哭了的表情.

"你已經無藥可救了!"劍士禦姐很無語.

君無憂派人過來,讓岳陽過去.

誰不知,岳陽以一個讓所有人都替他汗死的借口,給一口拒絕了岳陽一摸胸口,裝出重傷欲倒的樣子,跟那個皇宮禁衛道:"皇上請我這個廢柴過去問話,當然是我這個蟻民的榮幸,不過我前幾天偶感風寒,大病未愈,又不自量力地上擂比武,被人打成重傷,你看我一身是血,看來活不了多久了,我准備趕緊回去寫遺囑,准備把最後的黨費交上組織,不對,是團費……啊我忘了,我沒有入團,我只是一個少先隊員,天哪,我太後悔了,不行,我要自殺,誰也別攔我!"

他沒說完,已經一溜煙地跑完了.

劍士禦姐看得目瞪口呆,好久才喃喃道:"這小子的腦袋是不是有什麼地方被打壞了,怎麼亂七八糟的?"

"哈哈哈哈哈!"君無憂聽完禁衛回報之後,拘齋大笑.

"這小子真是無禮,看來真要逮住他,好好責罰一番,不打頓板子,他估計頑性都去不掉!"岳海老人也笑了.

"現在的年輕人,膽子就是大,當年我那老頭子喚我去訓話,有時我很想不去,很想跟老頭子說,你天天訓話,我受夠了……可是終究說不出口!海哥,你打算怎麼樣?讓他瘋兩年,還是訓一下?要不我們給他找一點事情做做,省得他以為我們這些老頭子都已經老糊塗了,都老瞎眼了.要不,讓他去那個地方曆練下吧,我相信,這小子一定不會讓我們失望的!"君無憂呵呵一笑.

君無憂的這一番話,雖然輕淡,但像晴天霹靂般,讓在座的風嘯云,雪問道,炎千重和岳山,岳嶺等人全部動容.

他們震驚得全部都站了起來.

"什麼?皇上,您說去那個地方,小孩子去曆練,現在是不是有點太早了?"炎千重急站了起來,滿臉著急.

"是,邵桂,方太危險了!"昝問道也點頭稱是.

"皇上,不如先讓他們在通天塔三層曆練一段時間.巴!那地方,實在難以預測啊!"風嘯云也有疑慮.

"……"岳山和岳嶺對視一眼卻不說話,反正岳天和岳焰現在廢了,去也沒他們的份!"去那個地方,早是早了一點,不過他們暫時只是去外圍,沒有兩年時間,估計都進不內圉,所以沒事.現在的小孩,你們都不要小看他們,破軍,七殺,,$\狼,還有剛才的小瘋子,都是最優秀的人才,我很看好他們,等到他們修煉到了那個境界,達到了要求,我就會向上面的老鬼推薦他們!你們放心,他們的成就,我估計都會在座的你們之上.他們是我大夏國,也是你們四大家族未來的希望!放手讓他們去吧,天高任鳥飛,海闊任魚游,你們難道要看護著他們讓他們變成不經風雨的花朵嗎?強者,都是磨礪出來的,越苦,越難,則越強!"

君無憂好言安慰一番,又微笑地許諾:"你們放心,我大夏皇室絕不吝嗇,地圖,筆記,寶物等等都會拿出來,讓他們使用,你們以為我的心不盼望他們成材嗎?難道我不緊張他們的安全嗎?只要你們肯放手,我可以提供一切!"

"既然皇上如此降恩,那麼臣等心中無比欣慰."炎千重和雪問道,風嘯云他們一起鞠躬,向君無憂謝恩.

"給你們三個月時間准備……岳天和岳焰也一起去.巴,戰獸死了可以再契約,他們還有生命守護戰獸,生命守護戰獸才是最重要的,別的都算了.再說,實力也可以提高上來,這一次大損,皇室會賜予他們兩個青銅戰獸增加實力,只是你們日後要注意團結,萬勿再生天才英逝的悲劇!"君無憂給一點甜頭岳山和岳嶺兩個,同時也警告他們別打岳陽的主意,千萬別再有岳丘那樣的悲劇生,否則他就要飚殺人了.

"謝皇上聖恩!"岳山和岳嶺表面自然是恭敬答應,但心里怎麼想誰也不知道.

君無憂揮手,眾人趕緊告辭,退下.

屏退眾人之後,君無憂又與岳海老人交談起來.

"海哥,我就算了,他肯定不願見我,你這個當爺爺的,找小瘋子談談吧!我感覺他好像專修戰技,對戰獸的知識了解得很淺薄似的,要不讓他上學院學三個月的基礎知識,你看如何?"君無憂的眼光絕對毒辣無比,看人極准,但他說這話,更多是對岳陽不受家族重視沒有受過正式培訓的了解,這個小瘋子一直躲在家中,沒有得過很好的基礎訓練,沒有受到正式的學習,光一副蠻勁,這樣對他的成長可不是一件好事.

"我想把丘兒的東西給他,希望對他有用吧,唉,這小子隱忍是有,但畢竟年輕,不能久忍,積蓄即,現在成名太早,不是一件好事.要是再過數年,踏上六級宗主,或者攀上七級霸王,到時再揚名不遲……現在他成名得太早了,恐招人嫉妒啊!"岳海老人微微一歎.

"別想了,這小子比他父親聰明,狡猾勁兒十足,是個能成大事的人!對了,把我那個東西給他吧,當然不能沒有條件,你得讓他為我辦件事,那東西當年我是好辛苦才在老頭子的手中得到的,不能白送這小子!"君無憂一看劍士禦姐來了,馬上提高聲音笑問道:"茜茜,怎麼樣?那小子都跟你說什麼了?"

"那小子騙我,可是我逮不住他,我的六識天賦對他無效了!"

劍士禦姐很郁悶地回答.

"啊,不會吧?"君無憂和岳海老人一聽,都滿臉的不敢置信.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戰中新領悟】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默契,秒殺強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