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把你的腦袋摘下來當球踢!】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把你的腦袋摘下來當球踢!】

沒辦法我真不想那樣做的."巫妖素枝1橄歎了一口氣.

他的口氣帶點惋惜和不甘,仿佛眼睜睜地看著戰利品被人搶走了似的.

巫妖索格召喚出一只肉山般的怪物,巨大,渾身都長滿了丑陋無比的肉刺,在最上面,有一張類似人臉那樣的臉孔,但極其邪惡,丑得讓人惡心,一看就想吐.在最頂,還有兩只蝸牛那樣的觸角,伸縮不停.它一出現就哇哇地嘔吐出綠色的酸液和幾具人的骸骨,長長的血舌繞著丑陋的嘀唇一轉:"索格,你這個愚貨,竟然給這麼難吃的東西給我吃,告訴你,這些人類一點也不美食,肉都是酸的,老子要美女,你懂不懂?你懂什麼叫做美女?吃起來香甜可口,骨頭咬起來酪脆的,一入口油脂就會充滿整個嘴巴的,那才叫美女!"

岳陽.聽,眉頭皺了起來.

一個懂得說話的生命守護戰獸?一個擁有自主思想的生命守護戰獸?

跟小文麗完全不一樣,跟血腥女王也不一樣,在某種跡象表明,這個怪物的地位,似乎跟巫妖索格一樣,甚至還要稍高點.

這怪物的等級也不算很高啊,才青銅六級,它怎麼如此的囂張呢?

肯定有古怪!

"面前有兩個黃金王者獸,一個先天的人類,還有一個蛇妖小孩和一個女蠻牛,這些都是你的食物,你還有什麼不滿?如果你覺得不滿意,那麼回去寶典休眠好了,我再召另外一個戰獸出來戰斗!"巫妖索格面前微變,不過口吻依然帶有主人的優勢.

"拉倒吧索格,如果你不是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怎麼可能召我出來戰斗!"怪物無情地嘲笑,奚落不止.

"等一下,巫妖和怪物你們如果想調情,想搞背背山,想互爆菊花,我是不介意圍觀的,不過,現在我很忙好不好……阿蠻,你收拾那個金甲傀儡,至于這個丑得不像話的怪物,你還是早死早生吧!"

岳陽覺得沒必要聽巫妖索格與這怪物扯蛋,誰知道他們是不是想拖延時間.

"什麼?你敢罵我丑?你敢罵我是怪物?"那怪物一聽就生氣了.

"你何必踉一個死人生氣,他遲早也是你的腹中之物,你何必跟一堆糞便過不去!"巫妖索格煸風點火地勸道.

"我最討厭別人罵我丑,我是帥哥,所以罵我痰盂是怪物的人都得死!索格,你說,我痰盂是不是帥哥?我的體型是世間最完美的,而我的名字也是天下第一動聽的名字,我身上的一切,都是世間最優秀的,你這個食物殘渣般的人類小蟲子,竟然敢罵我!我絕對饒不了你,我要吃了你,把你變成糞便!"怪物怒得七竅生煙,暴跳如雷地大吼大叫.

"……"岳陽同學一聽雷死了,它叫做痰盂?好家伙,這名字簡直是絕配!

"是的,痰盂,你的名字,是我費盡心思,花了接近十年時間才想到的好名字,為了取這個名字,我絞盡腦汁,這一點你是知道的."巫妖索格非常認真地點頭:"至于你是不是一個帥哥,相信只要不是瞎子,都會一眼就能看出來."

"……"岳陽服了,他仝是服了.

"說得好,索格,世間只有你,才是最懂得欣賞我痰盂大爺的!讓我先吞掉這些令人生氣的傻瓜,再跟你說說我伙食的問題,我要吃美女,懂嗎?師哥要沒有美女吃,那怎麼算得上帥哥?"怪物日中無人的嚷嚷.

"你這個肥肉渣滓,真是不死也沒用!"岳陽聽得無力了,想不到世間還有這樣的戰獸.

他忽然有點同情索格,別人擁有的生命守護戰獸乖巧聽話得要命,索格卻得伺候這麼個痰盂大爺,真夠杯具!

岳陽覺得,如果索格可以換一個生命守護戰獸,那麼估計他甯願換個無用的長耳兔.

世間,再沒有比這痰盂大爺更渣的戰獸了!

怪物一聽抓狂了,整個彈到空中,大山壓頂般砸下來.

岳陽身形輕閃,消失于原地,出現在怪物的頭頂.灰燼魔刃一閃,在怪物的腦袋劈開了一個大裂口,再翻個輕巧的跟斗落下,大腳重踹,把怪物肉球的身子轟飛.

"沒用的,痰盂大爺我是世間無敵的戰獸,任何攻擊都是沒用!

怪物在地面上彈起來,得意地嚷嚷著.

它頭頂被岳陽劈開的傷口,迅合攏,恢複如初.

就像從來沒有受傷過那般完好.

巫妖索格也點頭,冷笑:"不論刀槍劍戟,又或者戰獸的尖牙利爪,元素中的風火水土,都不能損痰盂的身體分毫,它是世間獨一元二的貪食蟲,任何力量任何戰獸在它的面前,都只有一個結果,被吞滅!"

岳陽.聽皺起了眉頭.

他知道,這世間沒有絕對無敵的戰獸,不論任何戰獸,都會有弱點存在.

這個丑-陋的貪吃蟲痰盂也不例外!

"食物殘渣,給我死吧,看痰盂大爺吞了你!"怪物惡狠狠地撲上來,岳陽不等它沖近,搬起一塊巨石,投擲過去,將它整個砸埋在泥土之中.

轟隆!

怪物整個壓扁了,不過它變身成細條,鑽出石底,一抖身體,又恢複惡心的模樣,完好如初.

小文麗手中雙刃一結,射出一道極凍寒氣,將怪物整個冰封起來.

岳陽.腳將它踹飛,粉碎成無數的冰屑.

不過,等冰屑漸漸融化成水,怪物的身體那些肉粒又自動凝聚在一起,轉眼間恢複了.

天空中,岳陽揮動紫焰騰胳的魔刃,將怪物半邊身子硬生生地切割下來,又用紫焰將那切割出的肉塊燒成焦炭熟肉.怪物卻毫不在乎,傷口無血,分裂長出無數的肉芽,融合,以肉眼看得見的度,完全恢複成原來肉球的模樣,一點兒也沒有受過傷的樣子.

"哈哈哈哈,我早說過,任何攻擊對痰盂來說,都是無效的!"巫妖索格哈哈大笑,笑得得意忘形.

"是嗎?"岳陽露出了微笑.

他的二級慧眼,經過長時間的觀察,終于看破了.

這一個怪物痰盂,它並不是沒有弱點……它的{$點,在于體內,那是一個游走不定的魂印!

只要毀掉那個魂印,相信它的身體就會立即崩潰.雖然它是一個生命守護戰獸,永遠不會真正死亡,但一旦毀去魂印,估計不可能一天兩天就能恢複.只要這個痰盂返回召喚寶典,那麼再把金?傀儡干掉,那麼這個巫妖索格還有什麼本事?他如果不是黔驢技窮,是絕對不會召喚痰盂這樣的戰獸的……岳陽給小文麗和血腥女王做了一個手勢,襲殺!

面對一個可以用不斷分裂再生不畏任何攻擊的貪食蟲,岳陽決定使用可以毀滅一切格先天劍氣現在,還余三次.

當怪物痰盂向岳陽惡狠狠地撲過來,岳陽.魔刃劈開它的身體.

"沒用!"巫妖索格冷笑!

"我要吃掉你!"怪物痰盂膨脹起兩邊身體,准備用身體把岳陽包裹起消化掉,小文麗冰靄雙刃一劃,怪物痰盂整個冰凍起來,形成了一具冰雕.趁此機會,岳陽左手食指為劍,准確地點在痰盂的魂印之上.

啪!

一聲極輕的爆炸震響.

似乎有什麼東西碎裂了似的,接著,可以看見怪物痰盂由冰雕狀態解除,痛苦地翻滾在地上,渾身肉粒到處脫落,全身分泌出一種惡心的粘乎乎的綠色液體,好像整個丑陋的肉球軀殼都要融化似的.

"啊……"巫妖索格一看嚇呆了,一擊就秒殺自己的生命守護戰獸貪食蟲?這怎麼可能?

貪食蟲的魂引,根本不受任何攻擊影響,它是怎麼破碎?

難道這個年輕的人類男子,真是一個先天?

巫妖索格如此一想,嚇出一身冷汗.

另一邊,血腥女王趁金甲傀儡與蠻牛影子對戰,自後偷襲.

鋒利無匹的屠龍匕穿透了僉甲傀儡的後心,閃電般釘進了它動力魔核的中心.噼噼啪啪的火花激戰起來,電芒閃閃.金甲傀儡身上的零件不停地脫落,不時有大塊小件的鎧甲外殼飛濺出去,最後轟隆一聲,炸成千萬的金屬碎片.血腥女王早已經振翼而起,與岳陽.上一下,攻擊巫妖索格.

出乎她和岳陽意料之外的是,所有戰獸都已經死亡的索格,那個護罩竟然仍在.

這是怎麼回事?

哈哈哈,制造黑夜的霧也是我的召喚獸,它雖然沒有身體,但寶典仍然承認它是活的!接而言之,我們都在它的肚子中,只要它存在,那麼我的護罩就不會消失,最少,在時限前不會消失!你想殺我嗎?年輕人,不,年輕的先天強者,你還太嫩了一點!看見我手中的傳送之球了嗎?只要黑夜一消失,我就會離開,你連我一根汗毛也砸不到,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我離開……你不是先天嗎?來,你來殺我吧!

巫妖索格哈哈大笑,他也許覺得這樣嘲弄還不夠,他囂張地把傳送之球收進巫妖之戒中,再變張椅子出來,大搖大擺地坐在上面,端著一杯葡萄酒,悠閑自得地飲著.

當然,其實他的內心柴-張得要命.

生命守護戰獸痰盂雖然不會真正死亡,但魂引受傷,一個月內別想恢複.

金甲傀儡的魔核受到破壞,已經徹底毀了,妖晶冰魂球一個被逕小子滅掉,一個與僵尸龍融合冰霜巨龍,被死神螳螂咬斷了脖子,又讓那古怪的金屬小獸噬咬了龍晶……現在,唯一剩下的只剩下'黑霧\&o幸好,這小子根本不知道黑霧它的消失時間,主動權還有自己手中,否則讓他守著伏擊,那是非常危險的.

這一仗敗了.

敗得不冤,對手是先天強者,不僅擁有諸多實力強的戰獸,還極有心計,一直深藏不露,自己走眼了,初期的攻擊重點,竟然放在黃金七級的死神螳螂上.他等自己的戰獸拼得差不多,再出來撿取漁翁之利.

敗在這樣的敵人手中,一點兒也不冤!

世間除了自己之外,又有幾個巫妖,能夠在先天強者的手中安全逃脫呢?

巫妖索格如此一想,心中不由多了一份安慰.

等自己將'年輕的人類先天男孩,這個消息報告上去,巫妖王陛下一定會重重獎勵自己的,到時實力相信不減反增.這一仗,自己其實並沒有真正失敗……只要自己安然返來,那麼肯定能夠東山再起!

他忽見岳陽在做一種古怪的動作,心中不由有點警惕,這小子想干什麼呢?

難道他想隔著護罩攻擊自己?

不可能,那是不可能的!

索格腦中這一念還沒有消退下去,前面,人影一閃.

有一道銳不可當的劍氣出現在柰格的眼中,不可思議地穿透了護罩,怒射向索格的面門.索格嚇呆了,根本來不及反應,他亡魂俱冒地看著,眼睜眼地看著劍氣在即將絏及前額時,停了下來.

劍氣的延伸長度不夠……僅差那麼一點點就要了索格的命,可是最後因為劍氣的長度不夠,讓索格死里逃生.

手中舉起欲飲的玻璃杯,被劍氣刺了個前後洞穿,葡萄酒淋了預抖的索格一身.

好險!

差點讓這小子秒殺了!

索格嚇得一哆嗦,趕緊站起來,踉蹌地後退一步,急得把持子也撞翻了.

必須馬上離開,否則自己非常的危險,可是,距離黑霧的消失時間還沒到,自己無法進行反召喚.再說,一旦黑夜消失,護罩也會立即消失,在先天強者的面前,那怕傳送前的一秒鍾,也是極其致命的……巫妖索格伸手貼在那本黃金級的召喚寶典上,准備在黑霧消失前的兩三秒鍾,召喚出最後一個戰獸,維持護罩的存在,然後使用傳送之球離開.

希望最後的戰獸能夠堅持幾秒鍾,讓自己順利逃離.

在索格打定主意的一刹那,忽鰷一陣白光在小文麗的手心召喚出來,純淨無比,形成一個十數米高的蛇妖戰士的白光影象,白光的蛇妖影像六臂一揮,將山谷變成黑夜的黑霧完全淨化,黑霧瞬間就像蒸汽般消失……就連一秒鍾不到,整個山谷的黑霧,就給白光蛇妖影像給淨化掉,完全驅散.

巫妖索格的護罩,像雞蛋殼碎裂般,'啪,地消失.

他來不及召喚最後一個戰獸,因為再快的召喚,也需要時間.

"完了!"巫妖索格現護罩破碎,急急自巫妖戒指內變出傳送之球,剛才捏碎,傳送逃脫,忽然他感覺自己的全身,被某種不可抗禦的力量束縛住了.

岳陽同學緩緩地走上前,慢悠悠地自巫妖索格的手中,一根指頭一根指頭擰折斷,再取出傳送之珍,在無法動彈的索格面前拋了拋,露出惡魔般的微笑:"很不幸,我必須告訴你一個壞消息,我家小文麗的束縛天賦已經升!R7o你動不了不要緊,如果你想動,我可以幫你嘛,比如我很樂意把你的腦袋摘下來當球踢,巫妖大人,對于這種工作,我可以免費效勞!"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燒光,殺光,搶光!】     下篇: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大收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