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你要戰,我便戰!】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你要戰,我便戰!】

平心而論,岳陽同學絕對不是偉大之人,奮不顧身,見義勇為,舍己救人這些東東,他向來是敬而遠之的.

在任何時候,他先想到的,都會是自己.

然後,才是像四娘,岳冰這樣的親人.

為了自己的秘密,他會向親人撒謊,用善意的謊意掩飾自己.

可是為了親人,他同樣也會持刃殺上岳家城堡,與世間四大家族之一的岳家為敵,即使與全世界為敵,也在所不惜!

但,如果僅僅是因艿一些素不相識的陌生人.

那怕這些人非常可敬,非常偉大,岳陽也不會相同對待.

他會認同老兵們的奉獻精神,也贊歎他們視死而歸的態度,甚至打心底敬佩這一種讓人心魂震憾,讓人熱血沸騰的壯舉,但不代表他會這樣去做.別說他暫時沒有能力把三千多士兵都救回來,就是有,岳陽同學也不敢在自己實力還沒有完全自保的情況下,就做出這樣震驚世間的大事……如果岳陽已經天下無敵,揮一揮手就可以讓三千人痊愈,那他或許會這樣做,但現在的他,還不具有那樣的能力!世間充滿了各種各樣的競爭,優勝劣汰.這是勻然規律,岳陽不想破壞,而且暫時也沒有能力去打破它!

他不可能改變別人的命運,他唯一能改變的,就是自己,讓自己變成優勝劣汰中的優勝者,讓自己變強,變得比任何人都強!只有這樣,他才有能力掌控自己的命運,甚至有能力保護自己的親人!在黑甲鷹眼男的催促之下,岳陽舉步離開.但走了幾步後,岳陽又停了下來."刀鋒將軍,如果你需要,我也許可以嘗試醫治你的傷勢,或者嘗試醫治幾個你指定的人.

先聲明,我不懂得醫術."岳陽已經舉步離開,但最後仍然轉了回來,站在老頭子的面前.他說出這樣的話,不是因為感動,也不是因為敬佩,而是因為岳陽忽然覺得自己不是一個以原則為最高指令的戰爭機械,而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類.有些事,不一定能做好.也不一定要做.但最少要有嘗試去做的那一份心.

有時候岳陽覺得自己挺複雜的,也挺矛盾的,但他覺得隨心所欲,灑脫自如地活著,才比較有趣.

原則可以有,但不能什麼時候都一條死路走到黑-o

再說,問一句不等于對方就會接受……這只是自己的一份心意!

老頭子大笑擺手:"很好,你的心我明白了.哈哈哈,想不到,在臨死之前,還能看到這麼有意思的小孩,真是笑死我了.你不懂醫術,怎麼救人?不過,我很理解,同時也很高興,這就是我們人類與魔怪的不同啊!如果一個魔將軍倒在地上,已經沒救了,魔測的魔怪,會毫不猶豫地把快死的魔將軍吃掉,讓魔將軍的能量轉化成自己的能量……老實說,那種做法更加合理,但是,我還是比較喜歡我們人類這種傻乎乎的行為,哈哈!小子,我跟你老實說吧,其實這根本沒什麼,自古以來的戰爭死了多少人,你知道嗎?如果你上過戰場,看見千千萬萬的士兵,層層疊疊地倒在你的面前,尸體堆起來小山一樣高,那麼你的心就會麻木不仁……戰爭哪有不死人的?人類想生存必須競爭「必須戰爭.死亡也是競爭的一部分,我們三千多人中毒而亡,但以身作餌,成功誘引了數萬魔怪,我們死得不冤,早在誘敵之前,我們就知道了這樣的結果……所以,沒有關系的,讓我們這些老家伙靜靜地離去吧,我們老了,能夠為國家所做的貢獻,已經不多了,這是我們最後的榮譽!""……"岳陽聽了,一陣沉就.

"小子,如果你不想跟我們一樣在競爭中被淘汰掉,那麼要記住一樣東西,那就是變強,變得比任何人都要強大!"老頭子最後贈了岳陽一句.岳陽微微點頭,他低頭思考了許久,最後來到醫師婆婆的面前.

他把白玉甲蟲自背囊中掏出,輕聲問道:"醫師,這是我在魔淵里現的,能告訴我,這是什麼嗎?"

醫師婆婆一看神色大變,趕緊讓岳陽把白玉甲蟲給收起來:"孩子,不要用這個來救人,這是很可怕的!這一種蟲子表面跟黃金聖甲蟲一樣,都具有治愈和驅毒的作用,但它們的體內,有可怕的惡魔封印在里面.一些巔峰武者是無法殺死的,他們可以通過各種方式轉生,為了阻止他們轉生,那更強大的巔峰武者,就合封印對手,將他們封印在各式各樣的物品或者生物之中."岳陽聽了,心里嚇了一大跳:"封印?"

他立即就想到費雯麗女王,她就是被封印在黑五,項鏈里的蛇妖女皇,實力強得簡直無法想像.即使沒有了實體,她的能力都可以將岳陽送出黑洞之外.

想不到,繼黑玉項鏈後,遇到的這只白玉甲蟲,體內也封印有嫋峰武者……幸好自己沒有拿它救人,否則可以就糟糕了.岳陽同學如此一想,暗中嚇出一身冷汗.

要是釋放出一個人類的巔峰武者,那還好說,如果釋放出一個惡魔的巔峰武者,那樂子就大了!逕表面無害的白玉甲蟲竟然如此-恐怖?

"武者封印,我的老師當年曾經提過,一共分成五層.最初級的封印,走動物系的封印,封印本身需要動物吸收能量,才能長期維系,就跟你的白玉甲蟲一樣;接下來是植物乘,寶物系,晶石系和空間系……最恐怖的封印據說是空間系,無法想像那麼強大的巔峰武者,創造出一個黑洞那樣的空間,把對手扔進去,再將整個黑洞空間封印起來,讓對手永遠處于毀滅狀態,除非殺死封印者,否則沒有任何力量能夠突破這樣的空間.這種絕對無解的永瓻呇L術,被稱為'寂滅封神'.至于白玉甲蟲這一種封印,叫做'靈魂禁錮&#第八層以上,那些強者打敗對手之後,一般都采用這種辦法來消失對手……"醫師婆婆一說,岳陽又一陣大汗,妻雯麗女皇被封印的,看來就是最高級空間系的'寂滅封神'了."要怎麼才能殺死封印里的惡魔?"岳陽趕緊追問方法.

"在封印的強者沒有消耗完能量之前,我不知道有什麼辦法可以殺死.但如果等封印的強者消耗完所有的能量之後,這只白玉甲蟲就會慢慢死亡,里面封印的惡魔也隨之死去.所以,最好不要讓它吸收外界的能量,也不要用它來救人,否則封印的力量一旦消耗完了,那麼里面封印的惡魔就會逃出來!"醫師婆婆的話讓岳陽感應到自己撿了個燙手的山芋,現在扔掉也不是,不扔掉也不是.忽然,傳送陣閃現一道白光.

有個渾身閃著輝煌光環的中年武者飄飛而來,聲音沉雷遠播地震鳴:"所有人離開此地."

醫師婆婆一看,神色微黯,喃喃道:"天鎮長老?原來陛下又去求飄渺宗了,這一回,饋國之寶'白龍珠,看來已經落入飄渺宗之手……唉,看來飄渺宗將更加勢大,大夏危矣!""天鎖,你來我這里干什麼?老子不需要你的醫治,你馬上給老子滾!"老頭子破口大罵.

"是你們大夏皇帝,親自去求白云宗主,白云宗主憐憫蒼生,才派我前來,你以為我很願意來救渣滓一般的你們嗎?無關人士立即離開,我只施展一次聖光召喚,你們得救是否,與我無關!"渾身閃著輝煌光環的中年武者傲笑而答,隨即出雷霆之吼,震得全場所有人都身心協震,腦袋嗡鳴.

"老子說了,不需要你的治療,你澳!"老頭子憤怒地掙紮「想站起來,但親兵們舍著熱淚,死死把他按住.

"刀鋒,兩百年過去了,你看看你都變成了什麼樣子?你以為你還是當年所向無敵的刀鋒將軍嗎?你現在只是一條可憐的老狗,我的一只手指,也比你強大得多,你還以為可以像當年那樣朝我咆哮嗎?兩百年過去了,你還沒有學會尊重強者嗎?沒關系,我會原諒你的,誰讓你曾經是我的朋友呢!"渾身閃耀著輝煌光環的中年武者天鎮長老先是召喚出一本白金寶典,又極召喚出一個巨大的黃金鼓,揮杵一擊.轟隆巨響,整個校場所有士兵全部暈厥倒地.就連岳陽也感到腦袋被人重擊了一下,耳鼓刺痛,腦袋嗡然.

這個黃金鼓,跟血腥女王的女妖尖叫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以聲波制敵.但又與血腥女王的尖叫不同,血腥女王並不能長期施女妖尖叫,而且她是受傷越重,尖叫越具威力.

黃金鼓是個寶物,只要輝煌光環閃耀的天鎮長老有足夠的靈氣,那麼可以敲打不止,缺點時威力永遠一樣.

全場,除了醫師婆婆,鷹眼男和岳陽,包括傷重的刀鋒老將軍在內,所有人統統倒地不地,實力最弱的士兵已經震得耳膜出血,重傷暈厥."你是來救人,還是殺人的?"鷹眼男憤怒擎出了巨劍,瘋虎般向輝煌光環閃耀的天鎮長老撲上去."就憑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天鎖長老輝煌光環閃動的臉上,傲然一笑.他召喚出白色巨蟒,于半空中飛射.同時,血盆大口張開,意圖一口把鷹眼男噬掉.

鷹眼男半空遇襲,身體本能地飛躍,上升,躲避過死亡吞噬.沒想到那白蟒狡猾無比,一噬不中,巨尾已經橫掃過來.鷹眼男被恐怖的抽力掃飛,轟隆隆地砸進牆壁,身體撞崩了醫療所四面的牆壁,撞斷了半途的柱子,直抒在另一邊的山石上.而那條白銀八級的巨蟒,一擊得手,仍然不依不饒地直追上去.

天鋪長老看了看醫師婆婆:"我救人的條件,就是要你的命,所以,你可以死了!"

醫師婆婆淡然一笑:"我早就猜到你會提出這樣的條件,你一直都是這樣的人,十有機會,就趕盡殺絕,天鎖長老,你再強,也終究不是攀登巔峰強者的人選,因為,你沒有真正的強者之心!"

"少廢話,不管你說什麼,反正你今天死定了!"天鎮長老召喚出一只下半身像迷霧似的妖怪,讓它向醫師蔞蕃飛來.醫師婆婆微一笑,輕輕搖頭,隨之閉上了眼睛,她竟然毫不抵抗,只是閉目等死.迷霧妖怪並沒有立即殺死醫師婆婆,而是放出大量的白霧,將她包裹起來,看來是准備用最殘忍的方法,把她活生生地憋死■……

最後,天鎮長老還用7眼白的四分之一,掃了一下岳陽,似乎有點奇怪這個小蟲子般弱者為什麼還能站著.岳陽是絕對不會坐以待斃的.

不過是什麼樣的對手,包括像魔王哈辛或者巫妖王古倫那樣恐怖的存在,他都絕不退縮.

岳陽知道,自己遇上7日前所遇見的人類中最強大的敵人,這家伙以救人為借口,准備殺掉大夏國一些僅存的元老,比如刀鋒老將軍和醫師婆婆……至于自己,只不過是看見了不該看的東西,讓他想殺人滅.的一個路人罷了.看見岳陽緩緩地擎出灰燼魔刃,一臉冷酷戰意,天鎮長老哈哈大笑."我沒有看錯吧?你不自行了斷,還想反抗?"渾身輝煌閃閃的天鎖長老,仿佛看見了世間最好笑的事情,仰天大笑起來."你要戰,我便戰!"岳陽冷哼,灰燼魔刃紫焰噴薄而出,騰騰

"一個學院里的學生,也想挑戰我?我真是不得不佩服你這愚蠢的勇氣!礙眼的小蟲子,給我死吧!"天鎖長老召喚出一個手持血斧的牛頭勇士,然後揮手命令:"把這個小蟲子給我剁成十八塊,要一塊不多,一塊不少."

囂張的人岳陽看過不少,不過像這今天鎖長老如此囂張的強者,他還真沒見過.岳陽唇角閃現一絲笑意,敵人越囂張,越輕視自己,那麼自己越有機會獲勝.灰太狼怒了,仰天一聲咆昝.

它身上的魔氣爆,黑焰爆炸,氣勢仿如魔王降臨,僅有白銀四級的它,無視等級的差距,直接向白銀六級的牛頭勇士施放威壓……

牛頭勇士開始竟然讓灰太狼嚇退了一大步,但它隨即現灰太狼等級遠不及自己,頓時憤怒地咆哮起來.轟隆隆,牛蹄踏碎廣場的石面,碎石激濺地直沖過來.

岳陽在斗頭勇士飛躍到半空准備揮斧狂砍而下之際,他同樣怒射半空,迎了上去,撞入牛頭勇士的懷中.出手絕不留情,力求一擊重創,束侔天賦瞬間爆,束陣住牛頭勇士的動作,在右手揮動灰燼魔刃卷起漫天紫焰的掩飾之下,左手食指的先天破體無形劍氣,激射而出,冷酷無情地劃過牛頭勇士的雙日……台風過境,網絡杯合.

偶爾還會停電,所幸霞飛年初買了本本,稿子得以保全.霞飛准備通宵碼字,精彩章節奉上,希望可以小小地彌補下大家的苦等……狼狼們,天災是霞飛不能力敵的,請支持堅持碼字戰斗不息的霞飛一把!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老兵,武魂不死!】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送你歸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