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解封,黯金魔影!】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解封,黯金魔影!】

岳陽手中控制的雙魚形電圓瘋狂而轉,螺旋切割在天鎖長老的面門之上,除了電殛,那鋒利的旋轉力量,天鎖長老慘叫起來,痛不欲生.

他的面門血肉模糊,鮮血澆濺.當天鎖長老還在電殛麻痹中痛苦掙紮,忽然一道焰鞭自腦後狠狠抽打下來,將他打了個踉蹌,這是血腥女王的新技能.

"你以為這樣就能打倒我嗎?做夢!"天鎖長老面目猙獰,他瘋狂地震飛偷襲而下的血腥女王,厲聲咆哮.

"難道你以為還可以咸魚翻生?"岳陽冷笑.

他也一道焰鞭抽向天鎖長老的面門,等天鎖長老痛苦地震碎焰鞭,岳陽的灰燼魔刃又挾著紫焰斬到.

天鎖長老徹底瘋狂了.

他還從沒有遇過一個比自己更擅長戰技的年輕人,從來沒有試過處處被人打壓的窘境.面前這小子年紀非常小,不過招式玄妙得讓人絕望……天鎖長老發現,僅僅是動手對招,堂堂戰技大師的自己竟然毫無還手之力,幾乎招招都讓對方打得落花流水.天鎖長老拳力很重,每一拳都有雷霆萬鈞之勁,可惜打不中岳陽,他想揮舞大刀,斬殺面前這可惡小子,誰不料岳陽如影隨形,根本不給他空間施展,拳,腳,肘,膝在迫進中雨點般攻來……

最讓天鎖長老抓狂的,每當他想舉腳飛踢,馬上就會被這小子用巧摔倒.

看得出,他非常擅長摔人的招式,稍不注意,重點就會讓他控制,整個人失去平衡,讓他重重地摔倒.

"大笨來這邊!"天鎖長老一看岩膚大笨獸與對方的女蠻牛對撼,盡管等級高出了兩級,但那女蠻牛並沒有落于下風,甚至還會使出比較簡單的類似普通倜兵那樣的戰技進行攻擊和防禦.

一時之間,這個蠻力對蠻力的對戰,是不會有結果的.

天鎖長老卻等不及.

他需要時間,最少需要一個喘息之機.

他命令岩膚大笨獸拋開對手,走過來圍攻岳陽.只要這小子退開去,自己贏得了空間,那麼必勝無疑.

"二龍爭珠!"岳陽忽然使出了就連普通傭兵也覺得沒什麼用的插眼招式,這一招太明顯,而且他要是不喊出來還好,使出這招時,還喊出'二龍爭珠’,無疑就是告訴對手,老子要插你的眼了!天鋪長老心中冷笑,剛才只是中了女妖尖叫,才讓他以雙魚電圓斬中.

平時想打中自己的臉?

做夢!就連一個菜鳥,也不會輕易讓人插眼,更何況是自己這個戰技大天鎖長老身後微仰,躲過了岳陽的雙指插眼,同時張開手掌,擋岳陽的食中二指分叉開來,意圖鑽過天鎖長老的指鋒,直接插爆他的眼球.天鎖長老目中嘲諷意味十足,他在食中二指穿過指縫時,忽然鐵手一合,將岳陽的兩只手指緊緊地夾住.

天鎖天長老冷笑:"等你好久了,白癡!岳陽竭力想伸指直插天鎖長老的眼睛,不過食中二指被天鎖老指緊緊夾住了,根本無寸進.

"給我斷掉!白癡……"天鎖長老一看這小子貪冒進,讓自己逮住,心中大妄.

"白癡的是你!"岳陽笑了.

他的食中二指嘶嘶兩聲,射出兩道先天破體無形劍氣.

待天鎖長老發現有異,已經太遲.

盡管天鎖長老閉上了眼皮,不過兩道無儔的先天劍氣還是輕而易舉地摧毀他的雙眼……血水飛濺,天鎖長老瘋狂慘嚎,他憑著本能,亡命一拳,將岳陽打退.他現在知道害怕了,在地面上瘋狂打滾,不等岳陽和血腥女王趕到,他又彈跳起來,強忍著痛苦,把白金寶典召喚出來.

他眼睛的血水,一滴滴,滴灑在白金寶典上.天鎖長老拼命透支最後的靈氣,把生命守護戰獸召喚出來.

出乎岳陽的意料之外,天鎖長老他的生命守護戰獸,竟是一條黑不溜秋的鐵線蛇.

等級不高,但僅是青銅五級.

強化類的鐵線蛇召喚出後,直接融合在天鎖長老的身上,因為等級不高,加持的戰力有限,但天鎖長老只是借助蛇系戰獸特有的熱能感應,來代替他的眼睛.

"先天劍氣!能夠傷我,只能是先天劍氣,你,你怎麼可能是先天強者?你的師父是誰?是誰教你先天戰技的?"天鎖長老悲憤地大吼.

他知道自己中計了.

這小子不僅僅擁有黃金王者獸那麼簡單.

他還學會了先天戰技,懂得施放破除一切防禦的先天劍氣.

之前在他刺瞎牛頭勇士後,本來就應該警覺了,但他掩飾得太好,而且當時萬萬沒有想到,這小子如此年輕就已經是先天強者!記得半年前,大夏國誕生了葺七位先天強者.

全國震動!當時北月靈仙閣的明心宗主說過一句話,這位隱匿的先天強者,年紀非常年輕……原來她說的,就是面前這小子.自己實在太大意了,竟然把最強的戰獸白蟒派去攻擊'鷹眼,夏侯衛烈.如果自己有白銀八級的白蟒隨身保護,那麼根本不會如此狼狽.這一仗,接二連三落入敵人的陷阱,自己真是太大意了.

這小子喊二龍爭珠,分明就是提醒自己,讓自己配合他出手,然後在自己最有持無恐之際以先天劍氣偷襲,要不是這樣,他根本就不可能用劍氣刺瞎自己的眼睛!"這把岩膚大器獸也殺了!"岳陽沒有理會天鎖長老,一聲令下,血腥女王立即在岩膚大笨獸的頭頂施放第二波女妖尖叫.

岳陽先天劍氣再發,刺穿了大笨獸的額頭,在那堅硬如石的腦門開了一個血洞.

但岩膚大器獸的腦袋實在夠大,擺了一劍氣,似乎都沒傷到要害.

鮮血和腦漿都汩汩而出,可岩膚大笨獸非但沒有死去,還能樣著巨棒亂砸在亂掃.小文麗化成虹光飄出,冰靄雙刃斬在岩膚大笨獸的雙腿,將巨大的它冰封住雙腿.

岩膚大笨獸整個轟然倒地,血腥女王在它身上以屠龍匕亂紮,這對于皮粗肉厚的大笨獸來說,效果不是很大.

血腥女王只能在它的身上增添一些血洞,一下子想殺死它不可能.

岳陽擎出繳獲自金甲傀儡的巨錘,與蠻牛影子兩個痛打落水狗,在大笨獸掙紮欲起時,一支金箭准確無誤地釘進了額頭那個血洞.

這其實也是岳陽的計劃之一,他知道自己施發的先天劍氣不一定能秒殺根本不需要腦袋也有本能反應的大笨獸,想出了這麼一個克制的辦.用石化美杜莎,石化對方!腦子不怕刺,難道還不怕石化?只要那腦袋變成了石頭,看這家伙還能不能動?

就連金箭一起,大笨獸整個腦袋真的變成了石頭.

不過大笨獸在岳陽目瞪口呆的注視下,又緩緩地站了起來……

小文麗的小模樣卻帶點不屑,雙刃一斬,那顆石化的腦袋直飛出數米開外.

蠻牛影子持刃重斬,爆發蠻力,把那石頭腦袋劈成兩半!石化後,大笨獸的腦袋變成了石頭腦袋,她反而砍得動了.只是大笨獸仍然不倒,沒有頭顱的身軀,仍然能緩緩地蠕動.要不是小文麗的冰霜雙刃的凍氣超強,真不知它還要多久才會真正死亡.

全身冰霜凝結的無頭大笨獸,轟然倒地.

岳陽怕它死不透,還狠狠地打斷了它的四肢,絕不給這個韌命的家伙有任何複生的機會.

"好險!"岳陽伸手拍了拍心口,看己了解到的戰獸知識還是大少了,要不是天鎖長老眼睛瞎了,那麼自己根本殺不了這個不需要腦袋也還能行動的大笨獸.

"黃金聖甲蟲……哈哈,沒想到,還有這個落在我的手中,天無絕人之路,果然沒錯!"天鎖長老不知何時撿到了岳陽背囊中掉出來的白玉甲蟲,正瘋狂地吸收那里面的純淨能量,用來治愈自己的傷勢.

岳陽暗叫要命,這下玩大了!他害怕的不是瞎眼的天鐳長老,而是白玉甲蟲里封印的那個恐怖的惡魔.

萬一里面真有醫師婆婆說的那種被封印的惡魔,那就完了,磁峰級的惡魔,也許比魔王還強,真無想像有多強大,如果讓他沖破封印出來,後果不堪設想……

"暈了!"

岳陽一看,怕什麼就來什麼.

白玉甲蟲身上白光大作,天鎖長老身上的傷勢迅速好轉,就連紮瞎了的眼球,也在緩緩恢複.

不過,在白光最盛的上空,有一個極其玄奧的金色符文圖陣正在旋轉,漸漸淡,一個恐怖的黯金魔影正在里面奮力爬出來.每爬一步,都似乎無比的艱難,圖陣汩出的金光,極速地消融著他的身影,同時白光也在不斷地淨化金魔影的影子身軀.

那黯金魔影不要命了似的,硬要鑽出來,就連深陷在圖陣里的下半身子也硬生生地切割開去,放棄半身,將上半身逃了出來.

如果天鎖長老看見頭頂上有個如此可怕的魔影正爬出來,那麼也許會住手.

可是他的眼睛瞎了,他什麼都看不見.

而且,天鎖長老心急想治愈眼睛,與岳陽決一死戰,他已經瘋狂,早已經不顧一切!他萬萬想不到,自己這樣的做,恰好是打開了地獄之門,釋放了億無想像那麼強大的惡魔!白玉甲蟲身上的光芒,就像火光融雪那般,迅速的消融著兩金魔影的身體.

等黯金魔影上半身掙紮著爬出那金色行文圖陣時,他的下半身,已經完全融掉,完全毀滅.

岳陽開始還打算沖上去用先天劍氣破壞一番,可是小文麗卻一臉嚴肅,小手拉著他的衣角,讓他留下,等待最後結果.她小小的身子,輕輕游動,擋在岳陽的面前,一副乖女兒要挺身而出保護爸爸的認真模樣.

天鎖長老終于感應到了危險,但他不知道何方.

他渾身顫抖著,在黯,金魔影的面子,他發現自己變成了一只脆弱的小蟲子,一下子嚇得跪了下來,驚駭地拋下白玉甲蟲,身體亂轉,又舉起大刀瘋狂亂舞.

"是不是你在搗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夭鎖長老恐懼地大吼.

他的頭頂,黯金魔影無聲無息地飄降,准備奪取他的身體……

碼字在繼續!召喚月票!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送你歸西】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涅盤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