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刺花小魔女】  
   
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刺花小魔女】

在透胸而入的一刹那,岳陽旋臂帶動魔王三叉戟向外,同時側身,躲過即將洞穿心髒的致命一擊,身體擦著魔王三叉戟的邊鋒「冷酷地欺身而進,右手先天劍氣爆發,目標向紫金侯的眼睛.

"吼嗷……"紫金侯以右手硬接,先天真氣點破了他的弘,血花激濺.然而他的強拼,卻擋住了岳陽的反擊.一招換一招.一手換一手.

雙方斗智,斗力,斗狠的結果,仍然是不分勝負,岳陽和紫金侯各自的手臂受損.

紫金侯那嘴巴忽然一張,出奇不意地噴出一股烈焰,燙燒著近在咫尺的岳陽.他不是人類,擁有更多攻擊的手段,噴射魔火是岳陽意料不到的,也是他暗中算計岳陽的奇招.瞬間變成火人的岳陽卻寸步不退,說起拼狠,說起狡猾,人類從來都不會比魔族更差,岳陽的攻擊手段豈會如此單一?他舉腳,重重地踹在紫金侯的胸口上,靴子破碎,同樣有一道金色劍氣透出,穿透了紫金侯的魔心.當先天破體無形劍氣進入第二層,就可以渾身百射出劍氣,現在岳陽已經先天三層,手腳並用,早已經嫻熟自如.

紫金侯\&.:f髒中劍,痛苦在嘶吼起來,聲音驚天動地,他的大手一揮,將岳陽的身體擊飛開去.身後,一手冰霜一手雷殛鵠神秘美女閃現.雙手痛擊在紫金侯的雙耳之上.轟隆一聲巨響.心髒受傷的紫金侯連遭重擊之後,半身焦黑,半身冰霜.

這是岳陽在故意力拼紫金侯,分散掉他的注意力後,神秘美女作出最默契的配合,這也是她最大威力的攻擊.

但重創如斯的紫金侯,仍然屹立不倒,他發狂地揮舞著魔王三叉戟,又將神秘美女整個人打飛出去."殺了你們!"重創的紫金侯徹底瘋狂了.

他在重創和神智瘋狂之後,竟然失去了掌控空間的能力,在追擊岳陽時,已經無再次使用傳送.一擊岳陽不中,被電殛和冰靄影響速度的紫金侯,反而讓岳陽用灰燼魔刃的圓斬擊中面門,更是抓狂得暴跳如雷,他的身上魔火沖天.岳陽見機會未了,痛打落水狗,擎起灰燼魔刃,瘋狂地砍劈著抓狂咆哮的紫金侯.你不是拽嗎?砍的就是你!

紫金侯召喚的特殊類魔火原來要形成一副魔鎧防禦的,沒想到沒來得及完全鎧化,就讓岳陽的攻擊砍得支離破碎,反而讓他偷借機會,大肆攻擊.暴怒的紫金侯,立即叼■敬重拳.他拳拳回擊岳陽的胸膛,而岳陽也寸步不退地揮刃狂斬他的身體.以刀換拳……這個誰怕誰啊!

岳陽也發了狠,之前用灰燼砍不傷,但現在重傷的紫金侯每挨一斬,身體都會產生一道深深的血痕.同樣,這家伏的恐怖拳勁,也揍得岳陽暈頭轉向,眼冒金星.兩個人都在苦熬,希望堅持到最後的勝利……

在這種時候,戰力已經不再重要,最重要的是意志力,是韌勁,誰能堅持到最後,誰就能勝利!刀芒拳勁相互交輝,轟隆作響.

鮮血飛灑一地,根本分不出哪些誰的血.

混亂中,兩個人就像瘋子一樣糾纏,就像瘋子一樣不要命地向對方攻擊,完全沒有任何的防禦和閃避.

只要意志力松懈一絲,那麼就會倒下,然後被對手所殺,成為失敗者……必須咬牙堅持,再堅持,直到對方倒下去為止!

神秘美女爬起來,顫抖的小手捧著她那本古書,搖搖晃晃的過來,准備來助岳陽最後的一臂之力.那個同樣傷痕累累的血鐮惡魔,此時也緩過勁未了.它大步跑過來,揮鐮猛烈地攻擊向身體已經多次透支靈氣,疲被堪的神秘美女,好幾次險象環生,差點將她攔腰斬斷.岳陽大急,拋下正在對轟中的紫金侯,火速趕去救援.

血鐮高高舉起,重重劈下.

神秘美女舉起古書,玉手顫抖著把古書揭開一頁,一個幽靈般的女子自書中沖出來,張口,一團凍氣噴射在血鐮惡魔的身上,隨即消散無形.

血鐮惡魔渾身僵木了幾秒鍾,不過身上的魔火很快再次燃燒起來,血鐮依然撕天劈地的斬劈下來.神秘美女體內的靈氣,已經極限透支,無力再戰了.她緩緩地閉上清激如泉的眼睛,閉a待死.

在血鐮狂斬而下的一刹那,岳陽好險及時趕過了,一手摟住她,一手揮刃卸勁.嘶的一聲.

沒有完全卸掉的血鐮,在岳陽的肩膀及後背斬出一道深深的創口,皮翻卷,鮮血激濟神秘美女與岳陽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兩個人的鮮血,彙流在一起,形成一種非常奇異的鮮紅.然而兩人都沒有注意這些,都在疲被堪地喘息.接連的苦戰-,讓兩人都筋疲力盡.別說他們,就是實力強大得讓人絕望的紫金侯,現在也急需恢複體血鐮惡魔大步走來,它揮舞著那把恐怖血鐮,對岳陽強攻不息.

不過它的身體同樣重創,受到傷勢影響,它還沒走兩步,一個踉蹌,失足滑倒,嘩啦啦在斜坡上滑摔下去十幾米,最後以血鐮勾住岩石,才止住身形.

血鐮惡魔想掙紮爬起,它的利爪在地面碎石上亂抓,掙紮好幾次,最後也沒能成起身,狼狽不堪卻.

紫金侯一邊加快恢複身體的傷勢,一邊撿起剛才掉落在地面的魔王三叉戟,准備給岳陽和神秘美女最後一擊.

"沒有植系戰獸,我們打不過……我還能使用最後一次'微風\&,我送你走吧!現在打不過,再過幾年,你一定可以打敗他的,到時再給我報仇!"神秘美女蒙面巾下的檀口汩血不止,她把岳陽的蒙面巾拉下來,看了下岳陽的臉,忽然眼睛露出一種安甯平靜的笑意:"長得是還可以,嘴巴也油腔滑調的,難怪能逑倒那麼多女孩子……""美女姐姐,調戲我可以,但記住要負責!"岳陽累壞了,僅剩下如果壞手能動的話,那他絕對會伸出狼狼之爪,非禮神秘美女.可是現在沒力了.

"想走?你們只有死路一條!"紫金侯已經恢複號-部分體力,他自天空中飛躍而來,雙手高高舉著那把魔王三叉戟,狠狠地紮刺下來,准備把岳陽和神秘美女紮刺個對穿.

"好不容易有點二人世界……"岳陽詛咒這時候打擾自己性福生活的紫金侯爛掉小,他奮力抱住神秘美女翻滾起來,躲過紮刺.沒想到那見鬼的血鐮惡魔竟然把血鐮扔了過來,香肩,紮入岳陽的胸膛."剛才欠你的,現在還你了!"神秘美女已經奄奄一息,不過眼睛卻露出了笑意.

"讓我送你們上路吧……"紫金侯獰笑著,魔王三叉戟挑刺過來,岳陽雖然極力翻滾,不過魔王三叉戟仍然洞穿了他的大腿,甚至穿透了神秘美女的小腿.兩人的鮮血,又混流在一起,變成一種奇異無比的鮮紅.岳陽沖著奄奄一息的神秘美女笑笑:"覡在,你又欠我一次了."

神秘美女眼睛的神光開始渙散,她極力提高聲音,但仍然像蟻f6一般弱不可聞:"你…真的願意……和我死在一起嗎?"一句話還沒有問完,她就已經暈厥過去.

岳陽嚇得半死,最後伸出血手,一探她的鼻息,發現還有氣,再摸摸鼓包包的胸口,發現心跳雖弱,但跳動不息,才松了一口氣.岳陽輕輕松開神秘美女,渾身遍體鱗傷渾身染紅的他,掙紮站了起來,沖著得意地獰笑的紫金侯搖了搖頭:"如果只是我一個人戰斗,受了這麼重的傷,也許我早就死了,不過我有今生命享的戰獸,你想殺我,那是做夢!"紫金侯聽了一愕.

一道虹光自岳陽的身上飄出,臉色蒼白渾身顫抖的小文麗出現在岳陽的面前.她一出,立即揮舞著冰霜雙刃,向紫金侯發動攻擊.

紫金侯的魔王三叉戟剛剛舉起來,就被她的束縛天賦定住.冰霜雙刃深深地刺入紫金侯的魔心,小文麗將無窮的白光灌注入紫金侯的魔心……天空中,岳陽浴血之龍般飛降而下,十指合成一劍,再將點射在紫金侯額口的血洞中,重$\\}之前的劍傷,再給紫金侯的大腦來一記更狠的螺旋劍氣.轟隆!

紫金侯的胸膛爆炸了,頭顱也破碎了一個拳頭大的血洞,鮮血和白漿汩汩而出.

"想殺我,你丫的頂多就是個盒飯男!"岳陽想撿起灰燼魔刃將紫金侯斬首,小文麗卻阻止他,似乎擔心重傷的他會被灰燼魔刃反噬.而且,她還特別警惕紫金侯倒下的尸體,似乎還在擔心他沒有死透,岳陽驚了,不會這麼變態吧?

這樣換死?

只見紫金侯的尸體,慢慢的變形.

無數的魔火熊熊燃燒起來,身體迅速變大,骨刺和鱗片不斷湧現,巨翼,彎角,利爪延出,一分鍾不到,紫金侯變成了一個渾身燃燒地獄黑炎的惡魔王子,模樣比起魔王哈辛要矮上許多,但比起血鐮惡魔要高出兩米,足有七米的身軀……紫金侯渾身傷口恢複如初,除了胸口那個可怕的大洞無合攏之外,額頭血洞也在縮小到嬰兒拳大時,停止了痊愈……看來先天劍氣造成的傷口,就算強如魔族的身體,也是無輕易恢複的.

"第一次,我被人類打得需要恢複我原來的身體……"紫金侯捂頭腦袋痛苦地呻吟道:"即使殺了你,我的人身也難以恢複,這一仗太虧了,我討厭這樣的戰斗!討厭鈞人類,你說我該怎麼處死你,才能解我的心頭之恨?""我覺得你可以在做花肥時,反思一下你的人生."岳陽召喚出寶典,開始召喚刺花.而小文麗,先一步召喚出鑽石寶典,把石化美杜莎和風暴美人魚召喚出來.

石化美杜莎和風暴美人魚一出,那血鐮惡魔立即露出了恐懼的表情,它的腳步一直悄悄地往後退.

紫金侯的神色也緊張了,他萬萬想不到,打到現在這個地步,岳陽仍然有如此的實力.他想抓住神秘美女作為人質,可是不等他趙這個念頭,風暴美人魚已經召喚一道水龍,將神秘美女輕易地滑帶到她的懷抱,再輕輕地放在小文麗的鑽石護罩中."聽說最克惡魔的是刺花,真巧,本少爺也有一株!"岳陽同學費了好半天的勁兒,才凝聚出一點靈氣,把刺花魔女給召喚出來.

一道擼金色的光芒于他的指縫間滲出來,輝煌閃耀了整個火山,將周圍都鍍上一層金色.數十株比碗口還粗的叢株,先後自地面上鑽出來.

其中有一級的吐涎刺花,也有二級的食刺花,更多的是三級的巨型刺花和花臉就像圓桌那麼巨大的四級霸王刺花.這,還僅僅是叢株,接著,是近乎水桶般粗大的副株.

六條副株中,有兩條變成了類似人形那樣的刺花魔人……頭臉和身子,都酷似女人,但身軀巨大,足有五六米高,就像綠色的巨人.她們的雙手和下半身,都是長長的帶刺樹莖.唯一與人類不同的是,這兩個刺花魔人的眼睛不睜開,而且臉上的表情僵木,似乎沒有靈魂神智.

隨後是主莖隆隆地破體而出,與以前的不同,現在的主莖更像一個花台,或者巨大的花團.巨大的綠葉和血紅的刺花張開,花台綻放.黯金光芒四射.

一個身體嬌小玲瓏的小女孩靜靜地躺在花台的中間,等她一睜開眼睛,立即有一股凜冽如同魔王般的氣息轟然而發……黃金七級的血鐮惡魔,竟然讓她這個青銅一級刺花魔女,嚇得渾身顫抖.

岳陽注意到,這個全身赤果果一絲不掛的刺花小魔女跟人類小女孩幾乎沒有什麼差別,~u有小後面還有一條極細極細的綠色細莖,連接在花台之上.她一翻身起來,睜開眼睛,以綠色的眼眸看向岳陽,似乎對他非常的好奇,又看向小文麗,歪著腦袋,最後看向石化美杜莎,風暴美人魚以及暈厥的神秘美女.她的小手,向神秘美女一指.所有的副莖和叢株都無風自動起來,似乎准備吞食暈厥的神秘美女.

"笨蛋,敵人在那邊!"岳陽氣不打一處,好不容易培養個刺花魔女出來,卻是個小糊塗蟲……來個身材火辣的禦姐不行嗎?岳陽懷疑自己是不是被禦姐詛咒了,怎麼所有的禦姐都跟自己過不去,而所有的小蘿莉都爭先恐後地跑過來糾纏自己這個怪黍蜀."嗯?"

刺花小魔女看起來比小文麗差遠了,她迷糊得很,就連敵人是誰也分不清.

她順著岳陽所指的方向,迷糊地看過去,一看見血鐮惡魔和紫金侯,她的反應就是直接流出了.水.然後,很沒出息地吮著小手指.興奮的模樣,就像小孩子看見了糖果!

這一章構思了好久,希望大家喜歡.月底了,最後一天半,召喚月票!

上篇: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一攻一守,天生默契】     下篇: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血戰,輝煌,大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