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海市蜃樓?】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海市蜃樓?】

"我手中的將軍虎符,可以證明."老馬將軍給岳陽遞上一枚虎紋令僻,叮囑道:"一定要確保傳送國都,我們現在最多只能支撐一小時.希望你用最快的度,趕到皇城,求見聖上,請聖上派出供奉無老,或者請出護國戰神前來,否則我們將全軍覆沒……我們的傳送卷軸僅僅剩下三個,不足讓你們全部人離開.如果你們身上有傳送卷軸,那麼趕緊離開,返回大複去吧!"

老馬將軍的言下之意是指葉空和海胖子他們,他們的實力暫時幫不上忙,留在這里只會有生命危險,不如早早離開.

岳陽點點頭,接過虎紋令行.

兩位偏將軍已經將士兵們進一步收縮,傷者在中間,精銳士兵團團圍在外面.

周圍的房屋盡量點燃,火光升天,畏懼火焰的巨型蜘蛛不敢上來,士兵們的性命暫時可以得保.

至于天空中的飛行魔獸,它們依然在觀望,現在還不是最佳的出擊時機,士兵沒有潰散,仍有一戰之力.尤其是老馬將軍的颶風精銳,傷者很少,個個殺氣騰騰,士氣昂揚.墮落武者的指揮官,擁有堪比老馬將軍的冷靜和謹慎,不輕易出擊,也不退卻.

雖然磷魔鼎藏被岳陽所敗,只身逃離,而且黑羽覃武放已經被擒,但這個人完全不為所動.

"過一小時,就不用回來了."老馬將軍的意思很明白,如果援軍一小時沒有到,那麼他們應該全部都是死人了,到時再來救援,非常沒博,反而會中敵人布下的陷阱.

"岳冰,我們走!"岳陽.手揪起暈厥中的覃武放,沖著岳冰和伊南她們大喊了一聲.

"我們回去大夏了."葉空拍拍負責接待自己的那個小隊長的肩膀,看了看這個全身都在顫抖的家伙,忽然勸道:"要不,跟我們一起走吧!我們回大夏,但岳陽他會傳送到天國國都,他不熟願地方,需要一個向導,你還是跟我們走吧!"

"我,我還是留下和將軍一起……聖上萬歲,天羅萬歲!"那小隊長灰黑的臉看不出表情,不過身體一陣陣的顫抖,他強行支撐,沙啞地大叫一聲.

看得出他真的很害怕,不過他倒不是孬種.

岳陽估計這家伙平時可能是一個少爺兵,說不定還是個大家族的子弟,初次上戰場,面對危境,能夠像現在這樣堅持,已經很難得了.

換成別人,有這種求生的機會,說不定打崩腦袋也要爭去,他卻拒絕了,選擇留下.

在面對絕境中,盡管害怕,但不選擇生存那條路,而選擇留下,和同伴一起戰斗.

這個老馬將軍帶兵,果然有一手.

老馬將軍拍拍小隊長的肩膀,沒有說什麼,但目中嘉許的神色,流露無遺.

"等我回來,我,一定會回來的!"岳陽給這些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自己身上的士兵一個承諾,也昝一個小時找不來救兵,但岳陽決定回來,與這些士兵戰斗到最後一刻.

灰太狼在前面開路,葉空和海胖子,厲氏兄弟則緊緊相隨.

岳陽一手揪住讓兩位偏將軍捆綁起來而且仍然暈厥不醒的黑羽旱武放,一手拉著伊南,岳冰已經讓他縛到背上.後面,是決意護送隊伍出去的老馬將軍,他雖然身受重傷,但戰斗力仍在,熊化的力量非常驚人,擎起一根著火的巨梁,將不斷湧來的巨型蜘蛛全部掃飛出去.

一沖出饋外,岳陽讓伊南召喚寶典,留在原地.

自己揮動灰燼魔刃,利用最新領悟的掌控火能的力量,將紫焰分成一個個瘋狂旋轉的焰環,飛割出去.

所過之處,巨型蜘蛛都吱吱慘叫,被焰環切割兩半,又熊熊燃燒.

天空中,那位領騎著巨鷹,帶著數只飛龍和十數位墮落武者,一直在盤旋,尋找偷襲的機會.

他心中幄于岳陽的強勢,沒敢俯沖下來,而是命令那些墮落武者用手弩或者長弓射擊.葉空他們不斷地投枇燃燒油,迫退前面密密麻麻的巨型蜘蛛,一邊組成攻守兼備的小隊,緩緩前進.

"走,走!"老馬將軍知道時間拖得越久,那麼情況越是危險.

再不走,恐怕連這些學生也走不了.

葉空他們則暗暗叫苦,都殺出饋外兩公里了,還在干擾范圍之內,再不行就要到絕望魔淵了……老馬將軍一邊揮舞著火的巨梁,一邊沖著度最慢的海胖子大吼道:"走,傳送出去,一般落點不在懸崖,都不會摔死的,再次使用傳送卷軸,返回你們的地方……盡快找最強大的導師保護你們,不要到處亂走,也不要到武者公會布襲擊信息……天魔殿的強者很快就會趕來,快走!"

海胖子等人緊張到了極點,但岳陽他沒有點頭,他們不敢拿出卷軸離開.

岳陽的想法是,隊伍必須聚在一起,否則就算讓敵人逮上一個,那也是大麻煩.無論如何,都得把整一支隊伍都帶回去.

老馬將軍忽然仰天咆哮,他全身加劇熊化,幾乎變成一頭鋼鐵巨熊.

他失控地沖入巨型蜘蛛群中,瘋狂地屠殺那些蜘蛛.

反複來回的沖殺,給岳陽他們開出一條道來,當岳阻靠近,雙日赤紅的他,竟然一宇擊向岳陽的胸口.

等岳陽以巧妙旋開,老馬將軍目中紅光斯斯減弱,口中低吼道:

"快走,我已經支撐不了多久.你們與我們不同,你們是學生,不要輕易犧牲,你們是龍騰大6的未來……我們是士兵,戰死沙場是最高榮譽!走,走,我快要失控了,你們趕緊的離開!"

熊化的老馬將軍轟隆隆地殺向巨型蜘珠群,又掀起一陣陣騷丄亂.

半途拐彎,帶領著無數的蜘蛛,往希望鎮的方向返回.

葉空滿手是汗,手中的傳送卷軸幾乎已經能捏出水來了,一看卷軸上面的碎寶石光芒沒有黑氣,重新煥光芒,趕緊展開傳送卷軸,大叫道:"可以了,已經出了干擾范圍,大家快點!"

天空中,墮落武者騎著巨鷹,與數只飛龍一起俯沖下來,准備干擾岳陽他們的傳送.

只要干擾成功,那麼這支最後的求援隊伍也會死在這個希望鎖……

岳陽揚起灰燼魔刃,高高躍起,將俯沖最快的一只巨鷹當場斬殺,鮮血激濺,鷹羽滿意紛飛.頓時,見機不妙的巨鷹和飛龍,立即四面逃離.那個墮落者指揮官面色一變,本來自懷中掏出的黃金小弩,也給收了起來.

一個逃走不及的墮落武者,讓閃現背後的岳陽嚇破了膽子.

他的逃走和掙紮,都是徒勞的.

岳陽.刃劃過,再飄飄落地.此時,葉空他們早已經成功傳送離開,天空中,失去了腦袋的墮落武者和巨鷹在螺旋著下墜,摔在巨型蜘株群中,被嗜血的蜘蛛一湧而上,刹那淹沒了.

地面,僅剩下伊南和岳陽在灰太狼的保護下,伊南毫無威脅地打開了傳送光門,但她在荨吾陽一起走才會走.

岳陽極展開傳送卷軸,先是把灰太狼一腳踹進傳送光門,再與伊南雙雙進入各自的光門,傳送離開.

目的地,本來是常春藤學院的廣丄場.

老狐狸正趴在門口研究傳送陣,忽然現空間有波紋異動,一桔頭,現海胖子哇哇大叫地抒下來,趕緊敏捷往邊間一躲.他看著海胖子轟隆一聲砸地面上,還Is然地問:"怎麼回事?胖子,你沒死吧?"話還沒說完,天空中又有葉空和厲氏兄弟傳送下來,嚇得老狐狸趕緊躲開.

正當他迷惑不郭時,忽然一雙腳把他給踩趴下,接著聽見岳陽的聲音在頭頂問:"大家都沒事吧?"

"他們沒事,不過身為副院長的我,很想好奇地想問你一句「同學,你傳送地設定在哪,怎麼設定到我的頭上來了?"老狐狸現岳陽這小子特別的重,再抬頭一看,現他背著岳冰,還抱著一個女盜賊,另一只還提著一個黑乎乎的烤人,頓時明白這小子為什麼堪比海胖子的體重了,原來他是三個人加一個俘獲……

"傳送還有點干擾,不過總算都安全歸來了.副院長大人,現在我沒空跟你說話,這些人交給你保護,在我回來之前,他們掉一根頭,我就唯你是問!"岳陽沒來得及先在老狐狸的背後下來,趕緊把伊南放下,又解開岳冰,最後急急地展開老馬將軍給的卷軸,提著卑武放,直接傳送到天羅國都找救兵去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小子提的焦炭是誰?"老狐狸現在心里可糊塗了,摸不著頭腦.

"沒啥事,就是天魔殿未了些人,在希望饋襲擊我們,岳陽提的那個烤焦了的人,據說叫做黑羽旱武放."葉空故意很輕描淡寫地說.

"開什麼玩笑,天魔殿怎麼會襲擊你們幾個小孩子?"老狐狸一下子跳起來了.

"我也弄不明白."葉空愛莫能助地攤攤手.

"那人真是黑羽覃武放?"老狐狸覺得逕事可不簡單,黑羽卑武放這個天羅叛將,他當然認識.

"他不算牛,岳陽.只手就可以打得他滿地找牙,牛逼的是一個叫做磷魔鼎藏的家伙,差點把我們都燒成了烤鴨!我以為天羅十大名將之一的老馬將軍已經很牛了,誰不知讓他一招秒掉,還好老馬的命挺韌的,沒死!"海胖子眉飛色舞地講述起來,如果老狐狸願意聽,他還准備將出到現在的全過程都重頭說一遍.

"磷魔鼎茂你們也能打嗎?"老狐狸驚叫起來:"是岳陽那小子打嬴的?這不可能,我要拿下磷魔鼎藏也要費點勁,那家伙的地獄烈焰要不用相克的戰獸,打起來怪麻煩的……岳陽那小子打了多久?"

"三招!"岳冰小姑娘無比自豪地點頭.

"不可能,三招我也不一定能拿下磷魔鼎茂!"老狐狸徹底震驚了.

"他沒打羸,只是用魔刃接下了十住的地獄烈格,把鼎藏那家伙嚇跑了."伊南補充道.

"那也不可能啊,十倍地獄烈焰,換我耒接還差不多,岳陽這小子有那麼厲害嗎?"老狐狸覺得自己急需更新一下對岳陽戰斗力的真正評估.

"副院長大人,恕我直言,你不是常春藤學院里最差勁的導師嗎?

想不到你吹牛皮比我海胖子還厲害!"海胖子摟住老狐狸的肩膀,很是同情地搖頭道:"我說副院長,幻想是正常的,吹牛皮也是正常的,人人都有,但幻想歸幻想,吹牛皮歸吹牛皮,你不能太誇張啊!就憑你五級大師的實力,都不夠鼎茂那家伙一根手指頭,你這話跟我們說就算了,千萬別出去跟別人說,否則會笑掉別人的大牙,而我們作為常春藤的學生,也會覺得顏面無光!"

"……"老狐狸讓海胖子教訓了一頓,心里好不郁悶.

他差點就要拿出全部力量,把這個漆胖子活生生地嚇死算了.

可是轉念一想,自己好不容易才偽裝成這樣,要讓這海胖子知道自己的真正實力,他不天天糾纏自己才怪.

最後,老狐狸低下了頭,郁悶到極限地說:"好吧,還真讓胖子你說對了,我承認剛才是說得不對!天魔殿可不是好得罪,極可能尾隨前來報複,不過大家別怕,我會保護你們……啊,我會找些高手保護你們的!"

岳陽不知道老狐狸,葉空和海胖子他們背後鬧哄哄的事.

他一進傳送門,現又有點不對.

估計是因為手里提著黑羽卑武放的原因,傳送又有一些偏差「沒有傳送在皇城前面的傳送陣前,一傳送出來,現面前是屋頂.

他趕緊提氣輕身,以足尖點向那琉璃瓦面.

誰不知根本不受力,整個人無聲無息地滑進了琉璃瓦面,卻沒有任何感覺,詭異得很.

手中一直揪著的黑羽旱武放,卻'崩'地擋在屋頂上,而且,岳陽聽見他在暈厥中也出一聲痛苦之極的慘叫,被反震十數米外,抒在不知什麼地方去了.岳陽自己,則在屋頂穿入,什麼梁柱都抓不住.

最後,直挺挺地落向地面上.

岳陽一看還好,是地面.

如果是萬丈深測,或者次元空間,那自己就完了.

再提氣,雙足盡量地放輕.岳陽希望羽毛般飄落地備,卻不觸機關,千萬別來個機關動萬箭穿心……

更詭異的事生了.

岳陽的足尖點在地面,又一次落空了,地面是假的,還是空無一物.

岳陽整個人奇異地掉進了地面,接著看見地面的幻象碎裂,露出一池清水,岳陽整個轟隆地掉地水里.他直到現在,才現這屋,梁柱,地面什麼的,統統都是幻象.奎正的實物是水,一個好大的潮.

岳陽很頭暈,自己明明傳送的是皇城傳送陣,怎麼掉這里來了呢?

而且,為什麼自己能掉進潮里,而黑羽聳武放不能?

他怎麼會反彈出去了?

正當岳陽摸不著頭腦時,忽然聽見有兩人極細極細的聲音有議論自己,偏偏到處張望,卻看不見人.

"這傻小子怎麼掉進了我們海市蜃樓?"一個天生帶點威嚴的聲音極輕地響了起來,仿佛就在岳陽耳邊說話.

"把他抓起來,好好審問!"另一個聲音很調皮,似乎年紀不大,特別的嬌柔.

岳陽大汗,海市蜃樓?

這兩人又是誰啊?這海市蜃樓又是什麼地方?

上篇: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掌控火能】     下篇: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夜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