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三女一聚首,世界大混亂】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三女一聚首,世界大混亂】

"啊,其實,她是我老婆,肚子里已經有了我的小寶寶,一直沒敢跟你說."岳陽裝出一副我是負心人的樣子.

"……"神秘美女聖了.

"哈哈哈哈哈!"落花城主先是目瞪口呆地失神了好幾秒,隨即爆一陣顱具特色的大笑,直笑得香扇聳動花枝亂顥,最後連淚花都笑出來了,小手拍著岳陽的肩膀,強忍笑意道:"她還是處子,怎麼有小寶寶?你的笑話能不能再槁笑一點?"

"城主大人,你怎麼知道她是處子?"岳陽同學裝傻地問道.

"你沒現她與我都有那種很好聞的處子體香嗎?我說岳陽同學,你想撒謊也得看對象啊!"落花城主大笑.

"真的有處子體香,我聞聞!"岳陽湊過去神秘美女那邊.

"聞你的$!!"神秘美女一書將岳陽給權趴下.

"現了,你這家伏的臉皮比城牆還厚."落花城主俯下身子,笑嘻嘻地用小手指挑起岳陽的下巴,嘴唇就湊到岳陽嘴唇的幾厘米之外,吐氣如蘭,動作非常的曖昧:"其實你不用緊張,你跟她是什麼樣的關系都沒事,我只是稍微關心一下我未來親衛隊長的終身幸福,你不要誤會!"

"我已經誤會了……啊不,我的意思是我想誤會,不對,我是說誤會已經解除了,我沒緊張!"岳陽同學帶點f6無倫次.

"你的心跳娟像有點快?"落花城主眸中似乎有捉狹的笑意.

"這個,證明我的生命力強盛."岳陽同學在這個姿勢,能在落花城主那錦袍衣領內看見一抹雪白,魂魄好險沒有淹死在那妙不可言又深不可測的乳溝里,在這種情況之下,心跳要還不加快,那除非是東方不敗.

"臉色也有點紅?"落花城主又問.

"證明我身體健康,氣色很好!"岳陽同學簡直對答如流.

"鼻尖怎麼還冒汗了呢?"落花城主在岳陽的臉上,輕輕地吹了一口香氣,差點把岳陽同學的骨頭給融掉.

在這種曖昧的姿勢之下調情,要是心不跳臉不紅耳不熱鼻尖不冒汗,那岳陽同學除非已經改名叫柳下惠.最要命的是,邊間還有一個神秘美女合圍觀,雙重的刺激,讓人非常難受.好幾次,岳陽同學都准備干脆隨便推倒一個算了,反正推倒哪那個妞都不差.

可是,他心里又夠貪心.

覺得都是好妞,不能便宜給別人,自己得全包了.

當然全部拿下就更不容易了,所以岳陽同學不能表現得太狼,得裝出正人君子的模樣,降低她們的警惕性.

岳陽同學十分肯定地表示:"鼻尖冒汗,那是因為,天氣太熱了!"

這句話剛剛說完,一陣寒風吹來漫天的碎雪.

飄飄而下一一一一一一神秘美女忽然轉身,打了一個蚊子都嚇不跑的小噴嚏,喃喃自語《這天氣的確是太熱了!"

"不怕,我的衣服是溫暖牌!"岳陽同學一看有獻殷勤的機會,趕緊一蹦而起,把外面的皮大衣脫下,包裹在神秘美女的身上.

"你這動作好熟練啊……"落花城主上下打量了岳陽.眼,嘻嘻笑問:"還能再脫一件嗎?"

"再脫就裸奔了,不過如果你要,那我當然給,褲子已經半個月沒洗了也沒關系嗎?"岳陽同學准備脫褲子.

"誰稀罕啊!"落花城主伸手摸了摸神秘美女身上披的皮大衣,冷不丁說了一句,讓岳陽同學的心肝差點沒有嚇得蹦出來.落花城主似是無意,頗是驚訝地說:"這皮是飛龍皮?是上次我和你一起到空中樓閣打的飛龍吧?皮質不錯啊,想不到這麼快就做出來了!"

"你和她一起去空中樓閣打的飛龍?"這次輪到神秘美女用割肉刀子那樣的目光瞪著岳陽yo"絕對不是,上次和落花城主她打的那些飛龍,因為兩個老頭子太講究,現在還沒做好.我這個是和晷茜公主那個傻妞一起去鬼見愁鷹鳴澗打的毒液飛龍……"岳陽同學趕緊此地無銀三百兩地辯解.

兩女一聽,馬上露出恍然大悟地神色:"啊,原來是和茜茜公主一起打的!"

岳陽頓時暴汗,完蛋,自己怎麼把吝茜公主扯了出來.

這下,真是水洗不清了.

一看兩女目光都變成了割肉刀子,岳陽同學立即舉手投降:"兩位美人,千萬別誤會,我其實跟茜茜公主一點兒關系都沒有.雖然我和她一起去鷹鳴澗打怪,但半途沒有調戲過她,也沒有摸過她的胸口,我更不知道她的胸比你們兩個的都要大一點,也不知道她的腰……總之,很乖的我什麼都沒做過,什麼也不知道!"

"說下去."落花城主的手開始積蓄極光了.

"我似乎可以相信你!"神秘美女也准備召喚冰風暴.

"老天,我真的是清白的……誰能給我證明?灰太狼你說,我是清白的!"岳陽同學都要哭死了,怎麼越描越黑?灰太狼一聽主人話,立即使用新學的外語,'喵,地叫了一下,然後很得意地點頭,證明主人是清白的.

岳陽同學倒下了.

落花城主和神秘美女大拍手掌,冷笑著表揚道:"不錯,就連寵物都訓絡得可以幫忙撒謊了",

岳陽大暈,很汗地解釋道:"我真的沒對茜茜公主怎麼樣,那個傻妞會用胭脂虎目瞪人,很可怕的,又會拿劍砍人,她那麼凶巴巴,不及你們溫柔,我怎麼可能敢調戲他啊?他反過來調戲我還差不多,我跟她真的沒什麼,上天可以為我作證!"

"我也能為他作證."岳陽身後,有個清澈的聲音響起來,很誠摯地肯定:"他的確沒對我做過別的,除了騎在我格身上,把我的衣服統統撕碎之外."

咦?

岳陽一回頭,猛然現茜茜公主這個劍士禦姐站在自己身後.

他還以為眼花,揉了揉眼睛.

最後現不是幻覺,頓時汗如雨下.

落花城主很好奇地問道:"把衣服撕碎尋之後呢?"

"他伸出了狼爪……"披著一身銀鎧的茜茜公主很坦白地點頭,承認了被岳陽同學狼手襲擊的事實.

"沒有,我當時只是誘騙一只食腐烏雞,我保證沒有摸!"岳陽趕緊自辯.

"是,他沒摸."茜茜公主又肯定了岳陽同學的辯白,點頭道:

"他狼爪伸下來是抓……"

"狼爪抓了之後呢?"這時神秘美女忽然開口問.

"抓了之後什麼都沒有生,不對,沒抓,之後也沒事生,不對,敵人出現了,我們忙于應敵,沒空做別的!"岳陽同學回憶,那天自己壓著茜茜公主,狼爪伸下去,真的抓到了嗎?當時太緊張,感覺上,好像還真是碰到了,偏偏記憶又不太清晰,到底自己抓沒抓啊?岳陽同學沒辦法確定,他覺得整個過程稀里糊塗的.

"嗯,敵人是來了,大概在兩個多小時後……"茜茜公主這話太容易讓人誤會了,兩個小時後敵人才來,那麼該做的都做了,不該做的,估計也做了!"兩個小時內,你們都做了些什麼?"蒔花城主問.

"啥也沒做!"岳陽覺得這話,別說她們,就連自己也不相信.

"你身體是否有什麼不舒服?"神秘美女這樣問,看來懷疑尊j$公主是否是有了岳陽同學的小寶寶.

"身體還好,就是過後,疼了好幾夭!"茜茜公主這話讓岳陽一頭栽倒在地上,這話要是讓君無憂聽見了,估計他會砍掉自己的頭.好家伙,這話也太曖昧了,分明就是暗示說她被自己強行那個了,所以疼了好幾天……岳陽覺得自己就算跳進黃河也洗不清,再說這龍騰大6也沒有黃河可跳.

"好吧,我承認,我心里想那樣做,但沒敢真做……"岳陽覺得自己不說句真話,都得准備遺囑和墓志銘了.

"我覺得這個犯人的供詞不怎麼可信."落花城主就像一個嚴厲的大法官.

"沒敢真做的原因是什麼呢?"神秘美女盤問這話,倒像個律師.

"膽小."岳陽如此回答.

"嗯,我可以證明,他的膽子是很小,僅比天大一點點."茜茜公主這個劍士禦姐越幫越忙,她是盡添亂來的.

"可以宣判yo"落花城主的模樣,看來是准備判岳陽同學死j$],"等一下,我要說遺言",岳陽同學輕咳一下,清清嗓子;"我很後悔,當三個美女先後躺在我的面前,有輕易推倒的機會,我錯過了,現在後悔莫及.如果上天再給我三次機會,我會真誠地跟那三個美女說,我要推倒,而且是一人推倒十萬次!"

世界安靜下來.

岳陽同學心里松了一口氣,自己應該沒事了.

自己雖然想推倒,但還沒有成為事實,這個應該罪不至死才對.

過了幾秒鍾,神秘美女忽然開口,讓岳陽有一種自殺的沖動「直到現在,他才現,原來落花城主和茜茜公主都不是自己的天敵,真正難纏的小妞,是這個名字也不知道的神秘美女!只有她,才是自己的真正克星!"除了我和落花城主,另外那個暈倒在你面前的士孩子是誰?"神秘美女問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我砍死你這個邪惡的妹控!"茜茜公主恍然大悟,很顯然,這三個女孩子是沒有自己份的,自己從來沒在他的面前暈厥過,雖然曾經被推倒,但當時是清醒的.那這第三個暈倒在他懷里的女孩子,可能是岳冰……茜茜公主一想,就飚火了,巨劍擎出,准備砍人.

"等等,我記得好像還有一個女盜賊,比你還矮一頭,但身材很苗條."落花城主指了指神秘美女,回憶起來.

"啊,你說的那是伊南兄弟!"神秘美女對岳陽的了解,看來比落花城主和茜茜公主兩女加起來還要多.

岳陽一聽,轟地倒在地上.

就連這個她都知道,這妞是不是天天尾行自己啊?

一看三女目光都跟割肉刀子似的,岳陽同學趕緊搖頭又擺手:"誤會,我根本不知道伊南兄弟是女孩子,我與伊南的友誼是純潔的……"

神秘美女忽然掏出一塊玉佩,遞給岳陽:"這是上次打完了紫金侯之後,我撿到的,麻煩你用這個百花谷的訂情玉佩來解釋一下你與伊南兄弟偉大又純潔的友誼."岳陽幾乎要吐血,這玉佩怎麼到她手中了?難怪這兩天泡妞不順利,原來這枚幸運的玉佩丟失了.

三女都看著岳陽,很好奇,看他到了現在這時候,還能說些什麼.

上篇: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再見伊人】     下篇: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小壞蛋,你想得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