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遠古的智慧,召喚符文】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遠古的智慧,召喚符文】

你…………變化落花城主模樣的那個冒牌貨慘叫起來,你好狠………………

"過獎!"岳陽隨手把魔心扔到一邊,灰太狼湊上來嗅嗅,一向貪吃的它,卻沒有下口.

"和我一起死吧!"那冒牌貨面目猙獰地咆哮起來.

"快進來,她要自爆!"落花城主現不對,趕緊招呼岳陽回來.

岳陽卻擺擺手,示意不礙事,他一直俯視著冒牌貨女人.只見那個女人的樣子漸漸褪變,一陣黑光閃過,落花城樣的美貌消失不見,代之而起的是一個滿臉皺紋的丑陋女人,非常老態,皮膚松懈,眼袋累疊,脖大開鄉如腫塊,胸口卻干癟無比,兩個麻袋般的東西扭曲地耷拉干巴巴肋骨明顯的胸膛之上,顯然格外的惡心.

她原來就漲如鼓的肚子,迅膨脹如球,隱隱透出詭異的黑色斑痕.

兩條大腿卻飛快地干枯,變成枯格的干柴骨頭.

灰太狼嚇得撒腿就跑,可是怎麼也跑不出灰暗烏黑的空間場外.

它看岳陽沒進落花城主的護罩,自己不敢獨自躲進去,怪可憐地躲在岳陽的身後,兩個大腦袋伏在地面,一雙前爪似要護著眼睛,可是護得左邊腦袋,又護不右邊的腦袋,讓它苦惱無比.

在冒牌女人尖叫著要和岳陽一起自爆時,岳陽先一腳把灰太狼踹進落花城主的護罩之內,再閃會進去.

身後,轟隆一聲巨響.滿天汙血碎肉激濺.

護罩上,濺到斑斑點點,不過旋即被護罩彈飛出去,統統拋落在地面上.

灰暗烏黑的空間場消失無痕,天地恢複原貌,除了一地的汙血碎肉,仿佛什麼都沒有生過似的.岳陽環視了一下周圍,眉頭微微一皺.

"怎麼?"落花城主帶點關切地問:"有什麼不對?"

"根本沒有妯魔級別的家伙追來……"岳陽口氣似乎帶點遺憾,微微一歎.

"你個笨蛋,哈哈哈哈哈!"落花城主一聽就大笑起來,笑得莫明其妙,又給岳陽胸口擂上一記粉拳才道:"傻小子,讓我告訴你吧,沒有人會在計劃失敗後,立即就追來攻擊,他們是不會來的.你想想,如果他們有絕對把握殺掉我們,何必用計策呢?再說,這個魔奴是不是天魔殿派來的還不好說,天魔殿是囂張,也夠瘋狂,但他們絕對不是一群傻子……

"你覺得這個會變形的怪物不是天魔殿派來的?"岳陽早在剛才觀察中,猜估到這一點,但沒想到落花城主也能看出來.

"這種怪物一般的人叫做'魔奴"實力不算高,最高只有人類五級大師左右的水平,但是非常的瘋狂,為了信仰可以拋棄一切,甚至自己的生命.魔奴是一些墮落武者,由位高權重的人,借用魔淵的某種秘術培養出來的怪物,有男有女,特別是忠誠無比,悍不畏死,隨時都可以為主人效死.還有一點,他們擅于偽裝,像這種精妙的變形術雖然比較少見,但也不乏存在.這種魔奴,其實不僅是天魔殿才有,龍騰大6許多國家都有的."落花城主臉色變成認真起來:"他們平時不暴露身份,能力也是有次數限制性的,比如剛才那個魔奴,估計已經使用變形能力十次以上,身體精氣大損,油盡燈枯,已經離死不遠,所以她會選擇瘋狂地自爆,意圖與杈們同時于盡."

"你怎麼猜估她不是天魔殿派來的?"岳陽點點頭,又問.

"不許考我!"落花城主嗔了岳陽一眼,她知道這小子其實看出來了,只是想好奇自己怎麼知道,禁不住又給他一記粉拳:"連這也判斷不出,人家還做什麼城主!她如果真是天魔殿的人,根本不會跟提起天魔殿三字,既然說了,那極可能就是會為嫁禍給天魔殿.尤其是計劃失敗後,她若是天魔殿的人,應該嫁給別人才對!"

"那是什麼人要嫁禍給夭魔殿呢?"岳陽能想到那一層,但猜不出是什麼人會做這種事.

"難說,估計是……"落花城主帶點猶豫地伸出玉指,在岳陽的掌心,寫下了兩個字,讓岳陽為之震驚.

岳陽嘴巴動了一動,最後沒問為什麼.

只是默默地點頭.

落花城主看他思索的表情,又好奇地反問他:"你這傻小子是怎麼猜到的呢?"

岳陽也抓起她的小手,似乎要在她的手心上寫字,可是落花城主怕癢,堅持不讓.岳陽寫字是假的,想拉美人的手揩油才是真.落花城主的小手柔嫩滑膩,岳陽同學一握住,再也舍不得放手,等落花城主察覺這小子的心思之後,想掙也掙不脫了.

為了轉移落花城主的注意力,岳陽趕緊開口講起自己的觀察所得:"我在黑羽覃武放和磷魔鼎藏.的身上,都看過一個同樣的標志「看來是天魔殿的標記."

"是的,那是天魔紋,每個墮落武者身上都有一個."落花城主果然被他成功地轉移了注意力.

"在剛才那個冒牌貨魔奴的身上,我卻沒有現同樣的天魔紋,我當時就有點懷疑她不是天魔殿的人.還有一點,天魔殿的人,無論是黑羽覃武放還是磷魔鼎藏.,又或者別的墮落武者,都沒有魔心.這是魔淵里魔將軍才會有的魔心……可是更奇怪的是,灰太狼原來很喜歡魔心的,現在它卻置之不理,顯然,這個魔心甚至也是假的,並沒有真正魔心的力量和能量,所以灰太狼根本不吃.第三點,擁有兩顆魔心的是魔統領三塊的魔統領馬里昂就是擁有兩顆魔心的,實力很不錯,不過同樣擁有兩顆魔心的冒牌貨卻很渣……她體內的魔心只是一種假像,讓人誤以為強大,其實很垃圾!所以,我覺得她不是天魔殿的人,再說,天魔殿的人如果要伏擊我們,那麼選在這里比傳送到另一個地方更加合適……"岳陽捉握住落花城主的小手不放,一邊把心中的猜測說出來.

"剛才我寫給你的那個地方,培養魔奴已經不是一天兩天,我想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這樣,但可以肯定,那不是一件好事.不論是天魔殿盯上我們,還是那個地方的人盯上我們,我們都要小心些!好了,危險過去了,麻煩你把我的手放開."

落花城主抽手,可是岳陽卻拉住不放.

反而用長臂,將她向後一帶.

又把她背了起來.

她開始還有點嗔怪他這個蠻不講理的舉動,並著腿,站住不肯讓她背,不過讓他那狼爪一扳雙腿,覺得他運動作非常的要命又不雅,如果自己跟他糾纏,那讓人看見就會無地自容,趕緊放松,趴在他的背上.

小粉拳輕輕地捶他的頭,表示生氣,要懲罰他,可是邵-力量連蚊子也打不死.

口中嬌嗔哼哼:"不及格,這樣的親衛隊長做得太差勁了!"

yue陽同學賊芙起來:"扣工資吧,反正我也不打算要,哈哈哈!"

落花城主感覺他那火燙的狼手似乎又要使壞,趕緊探手向後「把手打下去:"喂喂,失控一次就夠了,你這是要明目張膽地干壞事啊?"

"知道了,下次我鬼鬼祟祟,偷偷摸摸地干壞事!"岳陽這一四答,又把落花城主偷笑個不停.

這小子,油腔滑調的,真拿他沒辦其.

灰太狼一看主人正沉浸在幸福之中,身子也湊近落花城主那只三尾雪狐,准備討好一下.

它這是向主人學習!

誰不知三尾雪狐的擇友眼光極高,它壓根不理灰太狼,高傲地翹起柔柔的尾巴,邁著優雅的小腳步,跟在主人身後,眼角也不瞥灰太狼一眼.這神氣模樣,可讒得灰太狼直流口水,狼眼光,泡妞,就要泡這樣高傲的!灰太狼趕緊跟上去,與雪狐妹妹並排走,使用出掌握得最熟練的外語與美女搭訕:"啊汪,汪汪,汪汪汪!"

"……"三尾雪狐妹妹頭一扭,表示這外語它聽不懂,別浪費口水.

"喵!"灰太狼又使用新學習的外語.

"……"三尾雪狐妹妹聽了,仍然無動于衷,灰太狼的外語攻勢失敗了,人家雪狐妹妹是狐,不是貓狗,能聽懂得貓狗之語才怪.

"別吵,別影響老子泡妞!"岳陽同學現自己浪漫的二人世界被灰太狼的亂吠給破壞了,勃然大怒.

灰太狼一看主人怒,嚇得趕緊裝乖孩子.

結果看見它這副搞笑模樣之後,落花城主哈哈大笑,就連三尾雪狐妹妹也似乎在偷笑.

兩天後,在絕望深淵的'云頂天池,的山腳下.

因為攀爬高崖不便,岳陽把灰太狼和三尾雪狐留在山腳下,叮囑它要好好保護三尾雪狐的安全,自己和落花城主在山風凜冽的懸崖攀岩而上.血腥女王可以飛上數千米的高崖,但它無法帶落花城主或者岳陽飛上崖頂.這里的高崖有無形的壓力,原因就連落花城主也不明白,想攀上崖頂,本來可以輕易飛上萬米高空的血腥女王也必須在三千米頂峰以下五百米處就停止升空,她也需要手足並用地向上攀爬,而無法直飛上去.

如果離開這一個云頂天池,她的飛翔能力立即能夠恢複正常.

仿佛這里有個空間場,有種無形的禁制.

落花城主爬累了,岳陽干脆用背帶將她縛在背上,反正她身子很輕,對岳陽來說一點兒不費勁.他爬到兩千高空左右,現血腥女王在上面一個小*平台等著,她指著在云霧迷茫間的崖壁,尖叫不斷.

岳陽趕緊爬上那個小*平台,抬頭向上看去,現頭頂有一些巨大的文字.

可是,一個也不認識.

"這是召喚符文……這應該是遠古召喚符文的禁制陣法,在眾神廢墟里,到處都有這種文字."落花城主掏出絲絹給岳陽擦了一把熱汗,柔聲道:"你休息一會,我把這些召喚符文記錄下來,看以後能不能破解它的奧妙!"

"僅僅是一些文字,就可以禁制整個空間嗎?"岳陽覺得召喚的力量,甚至是很恐怖的,而且並不限于動物植物這些戰獸,甚至空間光明精神靈魂這些都包含在召喚里面,甚至,還有文字和陣法……現在.龍騰大6武者普通武者掌握的,僅是召喚的皮毛罷了.

"據說,這些都是遠古時期的人類武者娑下的,古人真是太強大了,我們只是在尋覓他們的足跡!"落花城主肯定地點點頭:"這也是古人給我們留下的智慧和,可惜我們無人可以繼承!"

岳陽正要開口,忽然他覺得心神一晃,似乎有什麼東西破體而出.

在落花城主的眼中,她看見了不可思議的奇跡.

奇跡就在她面前,誕生……

上篇: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破綻,誘惑,將計就計】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神秘符文,全體晉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