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神秘符文,全體晉升】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神秘符文,全體晉升】

落花城主看見,自岳陽的頭頂,有一束彩光如虹閃現,那些遠古符文的圖陣.

她沒能看清是休麼.

也許那只是一道七彩光華,也許是生命守護戰獸的身影.

正當落花城主要詢問岳陽時,現他已經雙目暝合,身體緩緩懸浮在半空中,呼吸輕輕,靜如休眠.沒有看見他的召喚寶典在哪,卻看見召喚寶典的護罩升起,金色的光華不斷湧現,形成一道數十米高的光柱,直指向懸崖之上的巨大行文圖陣中心.

此時,那巨大符文圖陣忽然出古怪又奧妙的聲音,符文陣中,白光射出,形同極光,斑斕無比.

當金色的光柱與符文圖陣的中心相連接,那符文圖陣仿佛得到了能量支援似的,白色光芒十倍爆開來,耀眼得讓落花城主和血腥女王兩個都睜不開眼睛.

隨著一陣神奇美妙的天翁樂聲,那個巨大的符文圖陣忽然娃■轉起來.

落花城主以小手擋著光芒,于指縫間現天空中有無數的金色或者白色的荮文雨點般降落下來.白色的符文形同壁上的巨大,迅縮小;而金色的符文相反,原來極小,接觸到金色光柱之後,反而變大了些.

無數的奇形符文,形成音樂般的旋律,在天空中飛舞,以它們獨一無二的節奏,在盤旋飄落……最後,紛紛沒入岳陽的身體,消失于無形.

只有極少極少的行文,才飄到落花城主的身上.

它們來回艇撞,並沒有像沒入岳陽身體那樣沒入落花城主的身體,多半是彈開,重新飄飛出去.

這些符文中,又有極個別的幾個,成功沒入落花城主的額頭,心髒和手心.

落花城主覺得身體一震.

有數種巨大又純淨的能量在額頭,心髒和雙手爆開來,迅在體內連結,將整個身體完全洗滌一遍,能量充盈得幾乎要破體而出,最後凝結于小腹之內.她感到精神世界內,有巨大的行文閃現,並且不斷組合,帶給她一種似悟非悟似懂非懂的意識感應……之前,一直無法突破瓶頊狀態提升的落花城主,感到心境豁然開朗了,心中所學一下子融會貫通,有如醍醐灌頂那般痛快.

召喚寶典自動飄出,金光乍現,護罩迅升起,將一些反彈飄飛的符文也重新吸收回來.

落花城主覺得心魂再震,禁不住暈逮過去.

身形,同樣也緩緩懸浮于空.

只是她的懸浮高度,不足一米,還不足岳陽的十分之一.

在落花城主暈迷的一刹那,她現有兩個熟願氣息的影子將自己抱住,其中一個還生驚訝的叫喊.她心中頓時大安,有這兩人來了,心神疲憊倦極欲眠的自己可以安心睡上一覺了.

另一邊,血腥女王將她的雙手高舉,捧著幾個由純潔能量構成的金色黯文,神情驚愕無比.

岳陽,此時正被無數的衍文包圍,忽然他在半空做自動做了一個特殊的手勢,雙手凝聚出一枚七彩符文,飄射在血腥女王的眉心.

血腥女王出了一聲從來都沒有那麼高亢的尖叫.

她展翼,一飛沖天.

再落下來,身上烈焰熊熊燃燒,又有金燦燦的光芒由下向上,由雙足向頭部延伸,再由頭頂向雙足下降,最後凝聚于雙翼,然後連同那些羽毛,都砰然而碎,化成千萬光點.

千萬金色的光點向上飛舞,飄進岳陽的體內後,再形成一條白金般顏色的光柱,倒灌逆沖進血腥女王的頭頂.

血腥女王全身由上到下,煥然一新.

火焰般的頭,刹那轉換,變成白金顏色,柔順無比地披在肩後,長長垂下,如瀑般直垂過臀.

白金一般的羽翼,重新生長出來.

看上去,更有力量,更加靈動,也更加完美.

這個變化,讓血腥女王驚喜得淚流滿面.她知道自己進階了,由黃金五級,直接轉階提升,跨越了幾乎所有戰獸都難以跨越的天塹,晉升到了白金五級……這個進化堪比她的新生,越過了黃金級,到達了白金級,那麼等著她的,將會是另一種境界,所有戰獸都夢寐以求的新境界!只有越過這一個天塹,那才能真真正正地進入智慧生命的世界.

越過王者,那才能真真正∽稱之為戰獸中的聖者.

血腥女王淚流滿面地跪下來.

這一切,都是主人所賜……雖然他的身份是主人,但他從來沒有像傳說中的丑陋人類那樣奴役自己,他甚至在明知自己是生命守護戰獸永遠不會死亡的情況下,也不願意讓自己置身于危險之卜·····來.

在血腥女王掩面痛哭之時,在她的兩邊,有兩道金色的光柱提升起兩道光柱都提升得比落花城主更高,更接近岳陽的身體.

其中一道,更是直接與岳陽的身體相連接.

許多符文飄降下來……

血腥女王感覺到,即使以自己晉升到白金五級的境界,也有一種強烈的壓制感.似乎有兩只更強大的生命守護戰獸,在她的身後無聲地咆哮,宣示它們的強大.

接著,天空中有影子重重地跳下來,震得小*平台直搖憾.

是蠻牛影子'阿蠻’.她不知何時也出來了,額頭上有著與血腥女王很相似但又不相同的金色行文,同時身體也在緩緩地變形……血腥女王剛想直起腰,忽然更強大的威壓,讓她幾乎要彎腰,才能抗禦那一種無敵的力量,天空中,似乎有數十米高的巨大影像在久久地閃耀.

也不知過了多久,在符文圖陣的中心處,有一聲天籟般的鳴科-,接著又有一聲呼應.

這種鳴叫是沒有聲音的,但震驚靈魂.

血腥女王趕緊跪下,匍匐在地上,向那無上的奄在表示恭敬.

在這兩聲天籟清鳴消失之後,懸崖壁上的巨大符文圖陣緩緩地停止旋轉,白光漸漸消失,回複原來樣子,幾乎一模一樣,只是所有行文的圖形都移動了一遍,與之前的排列位置並不相同.

所有的符文加旋轉,沒入岳陽的身體.

光柱消失.

懸空十米之高的岳陽開始緩緩飄降,輕如羽毛.

血腥女王剛要伸手去接,卻現主人最寵愛的蛇妖小蘿莉正抱著他于虛空游下,額頭上最奇特的七彩符文漸漸在她的眉心隱沒……血腥女王趕緊誇腰敬禮,伸手,把落花城主接住.

另一邊,第三次重塑身體的蠻牛影子'阿蠻’伸手把另外兩個影子接了,輕輕放在地面上.

岳陽覺得自己做了一個好長的夢.

夢里有無數的人物和故事,耳邊似乎還聽到有人在說笑,時不時還有銀鈴般的動人笑聲響起來.可是等他一睜開眼睛,夢里的東西,全部想不起來的,那種感覺,明明就在眼前,好像一伸手,就能捉住,(8偏就是回憶不起來,非常古怪.

翻身坐起來,現落花城主正趴在自己身上睡得香甜.

這是天賜良機啊!岳陽同學准備伸出狼狼之手,趁落花城主熟睡,進行偉大的推倒.

不經意往邊上一瞥,現血腥女王正日不轉睛地看著自己的手,眼睛充滿了某種光芒……看起來太像人的眼睛,而不像是戰獸的眼睛「充滿了靈性和智慧.再看她的額頭,眉心中間,鉛印著一個奇妙的金色黯文,讓她看起來格外的不同……等仔細看清楚些,現這血腥女王全身上下都來了個大變樣,雙翼竟然還變成了白金之羽.

"這是怎麼回事?"岳陽愕土然,摸不著頭腦.

"苻…文…召喚……新生,晉級……"血腥女王結結巴巴地開口說話了,費了半天勁,岳陽還是沒聽明白.

"你怎麼會說話了?啊不對,你以前就合說話,你什麼時候學會龍騰大6的語言了?你頭,還有這一對翅膀是怎麼回事?"岳陽同學伸手摸摸血腥女王的白金顏色的頭,又摸摸她的翅膀,現她的臉竟然紅了,露出一種女人特有的羞赧,頓時更是迷惑.

"我…已經……轉階…白…金·’’五……"血腥女王越說越結巴,最後低下頭,羞赧地躲著岳陽的日光,不肯再說.

"你現在白金五級了?"岳陽.聽,又驚又喜,這血腥女王吃了什麼補品,怎麼一下子轉階又升級?就算轉階,黃金五級也只是轉白金四級,現在晉升白金五級,那應該是吃了非常不錯的補品才會這樣.

難道是落花城主給她吃的?落花城主都給她吃了什麼呢?

難道是上次空間樓閣打的的妖姬魅香花?

召喚出白銀寶典,一翻開,現這血腥女王的圖案不見了.

咦?

不是說生命守護戰獸不會叛逃嗎?

旋即,又恍然大悟,這血腥女王肯定是搬家了,自白銀寶典,搬到神聖寶典去了.留下的蠻牛影子,岳陽很驚訝地現她的身體狀態正在重塑中……再看刺花魔女也是一樣,變成了白銀級'符文妖軀刺花魔女',蠻牛影子和刺花魔女兩個都召喚不出來了,五行尋金鼠的圖案上,都有不同的符文排列,岳陽看得頭如斗大,完全不明白怎麼會有那麼多符文跑進他的白銀寶典,而且每個戰獸都印上一個.

就連手腕的神秘金屬小獸都有一個,汗!岳陽把小文麗她給喚出來,奇怪地現這個小蘿莉額頭倒沒有荇文,小文麗出來後,很是可愛地打呵欠,一副睡眼惺忪還睡不夠的小模樣.

算了,讓這小蘿莉再睡會吧!岳陽正准備讓她繼續回去休眠,忽然現這小蘿莉有點不對「怎麼好像長高了一點點?

再用三級慧眼一看,現這小蘿莉……竟然升級了.

原來打多少怪,得多少經驗,這個蛇妖小蘿莉都完全沒有反應,一點兒也沒有升級的跡來,現在卻神奇地升級了.最頭暈的是,岳陽完全不知道她是怎麼升級的,這件事真是詭異.

落花城主不知何時醒了,笑意盈盈地看著岳陽.

"這是怎麼回事?在我暈迷之時,到底生了什麼事?"岳陽同學當然想弄清楚這前因後果,否則他的好奇心都可以殺死貓了.

"我一直暈睡,比你醒得還晚,我怎麼會知道呢?我啥也不知道,你的血腥女王,由黃金級轉階變成白金級的事,我一點兒也不知道!"落花城主這話一說,岳陽差點沒有一頭栽進深測去,這大話,比自己說得還爛,這妞絕對是故意這樣說來報複自己的,她絕對是故意的!"算你狠!"岳陽知道在落花城主這妞的嘴巴里套不出話,心想,"過獎!"落花城主似乎忍笑忍得好辛苦,香扇聳動,但就是不笑"剛才你和誰在說話?"岳陽冷不丁問了她一句.

他記得夢中,好像聽見有幾個女人在耳邊吱吱喳喳的說話,時不時還出銀鈴般的笑聲,血腥女王剛剛學會說話,還是個結巴,小文麗還小不會說話,她們肯定無法參與.

既然如此,那剛才是誰,跟落花城主聊天呢?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遠古的智慧,召喚符文】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暴走吧,灰太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