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這小子真的那麼變態!】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這小子真的那麼變態!】

骨錐的急襲而來,岳陽早已經消失無蹤.

"啊-!"

咸公痛苦地倒在石上,心口和覆上的鮮血濺流了一地.

與刑猛迅止血恢複戰力不同,咸公雙腿抽抽,似乎一下子就死透了.

這時輪到茜茜公主皺起了好看的眉頭:"這老家伙似乎在裝死……

剛才你的苦肉計失敗了,怎麼樣,你被打得怎麼樣?"

岳陽閃現她的身後,他搖了搖頭,表禾沒事.

事實上,他的腰間皮開肉綻,一條抽打傷痕深深,幾可見骨……

這小子身體有一種大家看不見的影子,應該是生命守護戰獸,它除了可以暗中襲擊刑猛的眼睛,還能抓住了咸公的手腳,甚至還可ka代替主人擋招,大家要注意."骨錐他立即就現情況不對,給同伴提醒一聲.

"極光!"落花城主自高崖上,將毀滅性的極光向咸公的尸射去.

轟隆隆隆一一一一一一極光將整個水潭邊的岩石都毀去,一大片岩石地面轟然下陷,水倒濯進去,變成新的水潭.

在極光消失後,有個影子,站在水潭的邊緣.

綠頭,金背,黑尾.

有個人形老龜站在那里,鷹喙般的口中,出咸公的聲音:"好久也沒有露出本體了,現在的年輕人,還真是不能小看啊!好吧,為了回-報你們,也為了平息我心中的憤怒,我決定將你們三個都活活地折磨致死,然後再活活地吃掉……"

"千年綠帽烏龜?"岳陽失聲叫起來,敢情打了半天,這家伙並不是人類啊?

"我想問,如果我們死了,下輩子你還能認得我嗎?"茜茜公主伸手,輕輕替岳陽拭去唇角汩出的血絲,一改母老虎的模樣,臬聲細氣地問.

"若你還是一個大美人,我保證認得你,一眼就可以認出來."岳陽同學無比肯定地點頭.

"要是個變丑女呢?"s茜公主問.

"就算認得我也裝成不認識……"岳陽同學實話實說,話沒完,就讓茜茜公主打了一拳.

"你們不會有下輩子,因為咸公有'攝魄珠"你們將永遠囚禁在攝魂珠內,直到靈魂湮滅!"磷魔鼎茂嘿嘿地陰笑起來.

"這幾個小毛賊很容易對付,我一只手就可以打掉!你們走吧,我送你們出去!"岳陽伸手將茜茜公主舉起來,向洞頂一絲天出口,奮力投擲而去.同時擎起灰燼魔刃,斬飛急襲而來的骨錐,雙腿風車般輪轉,踢在刑猛那只受傷的眼睛上,迫退兩人.

人頭龜身的咸公,以岳陽想像不到的快度,閃現他的身後,一爪將岳陽打飛.

岳陽半空中翻轉身子,在岩石上一踩,彈飛而起.

天空黑影一閃,咸公再現.

長長的鐵尾將岳陽抽飛……骨錐抓住時機,射出一根骨刺,深深地貫穿了岳陽的左肩,將他釘在岩石上.

在刑猛重拳轟上來時,岳陽消失了.

他出現在落花城主的護罩之內,雙手又把落花城主的香軀托舉起來.

"笨蛋,我不是,我不是茜茜公主那種強化類的武者,我是逃不掉的!放手,我要留下來與你並肩作戰!"落花城主尖叫起來.

"我是男人,我說了算!"岳陽奮力將落花城主擲向一線天洞中,落花城主身不由己地拋落在最上面一塊岩石上,她還想跳下來,沒想到茜茜公主倒躍而回,攔腰抱住落花城主,胭脂虎目深深地看了岳陽.眼,一咬銀牙,躍出了一線夭……

洞府,只剩下岳陽.人,他現在要獨力面對五位敵人.

"你知道我們為什麼不阻止她們離開嗎?"磷魔鼎茂哈哈大笑起來:"因為我們還有人在外面!"

洞頂,傳來陣陣轟響.

恐怖的狼嚎,和女人的嬌叱聲接連響起來.

打斗的巨響一聲聲傳到下面的山洞,久久地回響著.

磷魔鼎藏伸出一只手指,異常認真地沖著岳陽點頭道:"你不知道十大天魔對你們的重視,為了獵殺你,他們不息派出大量誘餌吸引大夏和天羅兩國的注意,還派出一位小天魔,四位地魔和五位人魔,一共十人,讓我們這組從來沒有過的強大陣容,前來剿滅你們……你,就是我們第一獵殺目標,如果不降,必須死!至于茜茜公主和落花城主,在四位屬性相克的人魔圍攻下,相信她們撐不了多久……順便告訴你一個消息,天魔殿對你太重視了,包括你那只雙頭魔狼和落花城主體三尾雪狐,我們都特地派了一位人魔前去狩殺.你們是絕對沒有機會逃生的,在今天起,你們一切一切蹤跡,都會在人間蒸,永遠消失在世人的記憶之中……"

岳陽眉頭一挑,神情異常的嚴肅認真:"你們想要我的命.人頭龜身的咸公用他那鷹喙般的龜唱開合一下,冷笑道:"小輩,你是沒有機會的,單是老失一個,就可以殺你一百遍!"

讓岳陽弄瞎了一只眼睛的刑猛,瘋狂地撲上,揮拳亂轟亂砸.

直到現在,他還不明白岳陽到底是怎麼無聲無息地弄碎他眼珠的,其實不僅是他,所有人都不明白,包括坐在橫石上的鳳仙美人也顰起了眉頭.她看不清楚,在岳陽被刑猛打中的刹那,這小子肯定弄了手腳,但看不透他到底是怎麼出手的,被刑猛打中非但沒事,反而弄瞎了刑猛的眼睛,這太奇怪了!灰燼魔刃舉起來.

螺旋的圓斬,在岳陽的手中控制形成一層層的刀塔,割裂著周圍的空間.

刑猛舉起巨大的狼牙拳套硬拼,火聖瀲飛.

開始他還能用蠻力抗禦,但岳陽雙手一旋轉,如同河車運轉那般,將刑猛的雙臂向左右旋開.灰燼魔刃狂斬而入,刑猛痛得嗷一聲,不過他的防禦強,只痛不傷,反過來摟住岳陽,以鐵頭硬撼岳陽.

"我讓你牛通!"岳陽比刑猛還要瘋狂,他的拳頭已經雨點般揍在刑猛的頭臉上,尤其那受傷的眼睛,更是攻擊的重點,手肘,膝蓋連連追擊,最後瘋狂地將頭硬憾在刑猛的面門,出轟然的巨響.咸公,骨錐和磷魔鼎茂看得瞠日結舌,他們還是第一次看見有人與刑猛肉搏硬拼.

真是一個瘋子……

強如刑猛,也被岳陽打打步步後退.

當岳陽盤膝鎮住刑猛的咽喉雙手搬掀著他的頭頎時,咸公,骨錐和鼎藏聽見刑猛的頊骨在格格作響,幾乎要折斷的樣子.

"吼!"刑猛揮舞巨臂,再三力,終于將差點扳斷覆骨的岳陽扯松開來,痛苦不堪地吸了一口氣.

再運起蠻勁,將岳陽重重地砸在石面上,巨腿高高舉起,准備把岳陽踩成肉泥.

一聲比刑猛更大的咆哮炸響:"嗷吼!"

岳陽如同魔神般,雙手抓舉著刑猛的小腿,運勁將刑猛舉在半空中,重重地砸在地面上.

岳陽動作就像抓住一個裝有爛棉花的破麻袋,舉起手中比自己身軀更大數倍的刑猛,颯地亂砸,砸得岩石爆裂,碎石紛飛.最後仍嫌不足,將刑猛摔在岩壁之上,震得山洞都在搖憾,幾乎崩塌.

咸公,骨錐和鼎藏三人看得日瞪口呆,他們還是第一次看見刑猛被人打得這麼慘.

刑猛的蠻力肉搏是無敵的啊,這怎麼可能?難道這小子的力量比刑猛還要大?

"混蛋,我不能動,你們也不上來幫忙!"刑猛痛苦地破碎的山壁掙紮出來,搖晃著暈沉沉的腦袋,大聲地抱怨同伴的袖手旁觀.

"這小子擁有一種暫時銷定別人動作的能力."咸公立即警惕了,他之前就吃了這個虧.

刑猛並非力量不如,他只是動作被鋪死,無法掙紮,所以才被時手打得滿地找牙……聽見岳陽最後的底牌已經被同伴揭開,蒙面的骨錐那眼神流露出一抹殺機,是時候出手了.他踩著死亡之舞,幻化成幾十個殘像,動作不一地向岳陽圍了過去.

相比之下,咸公的攻擊更加直接.

巨大的金龜背殼,直接往岳陽的頭頂重砸而下.

岳陽殘像呼地消失,出現在碎塊岩石上,向空氣沉重一擊……轟隆,一個影子被他砸飛地面.

原來攻擊岳陽的幻像全部消失,骨錐的真身嘭地摔在地面上.

"他會看破隱身!"骨錐的驚叫還沒有完,岳陽已經撲壓在他的身上,身拳緊貼,兩腿夾住骨鉑的腰身,雙手將骨錐的頭顱向後擰轉,意圖扭斷他的覆骨,同時冷酷無情地哼道:"答對了,獎你一顆死人頭!"

骨錐背上的骷髏翼骨,雨點般紮在岳陽的身上,血花激濺.

但岳陽置之不理,只是堅定不移地壓著骨錐,雙尋死死地扭著骨錐的頭顱.

那殖骨出可怕的格格響,比起刑猛,骨錐的防禦力要弱得多,而且他主要以度偷襲為主,一旦被岳陽纏上,那等于將最大的弱點暴露于岳陽的魔手之下.

如果岳陽用灰燼魔刃或者用屠龍匕攻擊他,骨錐並不畏懼,因為他的骨甲可以防禦刀劍.

可是,岳陽選擇了最直接的方法.

擰斷他的覆骨,擰掉他的腦袋……他不是咸公那樣的千年老龜,而是人類武者,腦袋擰掉絕不可能再生.

"救命!"骨錐想掙紮,但他現自己連一只手指頭也動不了.

只有召喚獸墮天使骷髏一邊防禦巨力擰頸,一邊用骨翼攻擊,希望迫退敵人.

咸公揮爪重重一擊,內勁如山洪爆,印在在陽的背後.

岳陽身然而,相反是骨錐口鼻鮮血狂噴,磷魔鼎藏急叫:"這小子懂得卸勁,甚至可以分解我的地獄烈焰,咸公你備用外力打擊,直接毀滅他的肉體!"

"讓我來!"刑猛舉起巨拳,流星般砸下來,打在岳陽的背上,直打得皮開肉綻,血花激濺.

他又連骨錐一起抓舉在半空中,一陣亂砸亂打.

意圖砸暈岳陽,救出骨錐.

在數百下震耳欲聾的瘋狂砸擊之後,就連刑猛也累得喘氣了,他拋下手中的骨錐和岳陽,覺得岳陽絕對是死連了,肯定已經粉身碎骨.

咸公和鼎藏看見兩人都變成血肉模糊的一團,心中都松了一口氣.

只有那個橫坐在石崖上鳳仙美人,一直顰著眉頭.

"他死了沒有?"鼎藏問刑猛.

"絕對死了!"刑猛說這話時,他心中其實沒有底氣,只是口硬.

這樣還打不死?

開玩笑,在自己的蠻力砸擊之下,就是巨型猛犸也得死掉,一個年輕的小子,他能活下來?刑猛覺得擁有墮天使骷髏保護的骨錐都可能讓自己砸死了……

"我可以證明,骨錐他死了,死得很徹底,至于我,好像還活著!"渾身是血的岳陽忽然坐了起來,他舉起骨錐七竅流血又死不瞑目的人頭,遞向刑猛,臉上露出惡魔般的緶笑:"多虧你的幫忙,要不然,我沒那麼容易擰斷那家伙的腦袋,那家伙的墮天使骷髏攻防一體,我差點吃了大虧!"

"……"刑猛也不知是恐懼還是椿怒,渾身都在抖.

"接下來,就輪到你了."岳陽遍體鱗傷,渾身都有骨錐紮出的血洞,但他視而不見,站起來,指向咸公:"第二個,死的是你!"

"小輩,你憑什麼?"威公傲然而立,雖然他看見骨錐在救援下也硬生生讓這小子殺死,心神徽亂,但仍然自持修練多年,功力深厚,而且龜甲防禦無敵,完全不需要畏懼對手.自己可不是骨錐,他想擰自己的腦袋?只要自己一縮頭,他什麼招都沒有用!"就憑我比你年輕,比你耐打.";$身鮮血淋漓的岳陽走到咸公的面前,他沒有笑,眼神露出一種異常冷酷的笑意:"在你臨終前,告訴你一個大秘密,岳家不僅岳關一個耐打……"

咸公聞言,重爪痛擊向岳陽的胸口.

岳陽輕靈地轉身,一個瀟灑得讓鼎藏和刑猛失神的過肩摔,將咸公扔下水{8,然後縱身入水,追擊而下.

磷魔鼎藏大喜:"這小子找死,他跟咸公比水性,咸公在天魔殿中,是除了天龍大人之外水戰能力最強大的一個,無人可及,這小子死定了!"

刑征看見潭中沸騰一般,有血花不斷地浮起來,很想下去助咸公一臂之力.

但暗思自己不擅水功,下去就是找虐.

再抬頭,看看仍然安之若素的的鳳仙美人,心中大定.

有這個毒女在,那麼這小子就算會飛天,他也逃不出她的五指山一一r一一一幾分鍾過去,水底恐怖的悶響漸漸靜止下來,刑猛和鼎藏都看見咸公的龜形身形在緩緩上浮,同時喜叫起來.

"咸公不愧為水功第一,果然厲害!"巨人刑猛喜不自勝地沖到潭邊歡迎咸公的回歸,老實說,他已經讓岳陽這個打不死的小強弄得有點心悸了.沒看過像他這樣古怪又瘋狂的男子,三個打五個也罷了「他還在送兩個同伴離開,以一敵五.

想起剛才在眾人痛擊救援之下,強行擰斷骨錐頭顱的恐怖舉動,刑猛就有點不爽.

他最討厭戰斗意志比備己更強的人!咸公的身體呼拉地冒出水面,刑猛伸手攔一把,他咸公整個拉上岸,正要拍幾句響亮的馬屁,忽然驚懼地吼叫起來.鼎藏心中一顥,急問:"怎麼回事?"

"咸公沒有頭……"刑猛臉上盡是恐懼之色.

"怎麼沒有?在這呢!"岳陽緩緩地浮出水面,高舉著手中的綠色人頭,將咸公那死不瞑的人頭拋上來,再帶點艱難地爬上岸:"我費了好大的勁,才撈上來的,你們別說沒有!對了,我的氣力所剩無幾,你們哪一個想先上來送死?"

"……"鼎藏和刑猛聞言,都嚇得暗咽了一口唾沫,緊張的喉嚨苦澀得厲害,直到這時,他們才明白十大天魔為什麼會在派出四位地魔五位人魔之外,仍覺得不夠保障,臨時再追加一位小天魔.

原來,這個小子真的那麼變態!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沒有人能占我的便宜!】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大天魔?天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