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大天魔?天罰?】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大天魔?天罰?】

僅僅看表面傷勢,這小子就算有十條命,也早就死了.

偏偏他還袼著.

最恐怖的,是他的眼神,蘊含著一種冷酷的殺機,像刀鋒,也像死神的勾魂月鐮,更像魔王摟取人心的魔爪.

巨人刑猛和磷魔知道該如何是好,是聯手沖上去將他殺掉呢?還是等待鳳仙美人這個小天魔出手?骨錐于眾日睽睽之下,被這小子擰斷了頭頎,大家都有目共睹;咸公這個殺人如麻的千年老龜,最終死在水中,他是怎麼死的?他的腦袋是怎麼被這小子摘下來的,誰也不知道……這小子渾身透出一種詭秘,讓人怎麼也看不透!

其中,最有這種感覺的是鳳仙美人.

她一直都在冷靜地觀察著對手,現這小子一直在隱j著真正的實他似乎根本沒想過失敗,從來就不把主要的敵人放在咸公,骨錐,刑猛和鼎藏他們身上,看得出,他真正忌憚和想要獵殺的對象,就是自己…r…甯願身體負傷,他也要隱藏起真正絕招嗎?

當洞外傳出一聲慘絕人寰的慘嚎後,鳳仙美人的臉色微微一變.

"怎麼回事?"鼎茂和刑猛臉色大變,他們都清楚了,這不像茜茜公主或者落花城主的聲音,反倒有點像同伴出來的.

難道四二打二都會失敗嗎?他們四個的戰獸都是克制茜茜公主和落花城主的……

這,這怎麼可能?

妖嬈豔麗的鳳仙美人微微一歎,往自己那美不勝收的鳳仙指甲輕輕吻一下,又柔柔地吹了一口氣:"獵殺計劃失敗了,我同意放棄任務,你們都走吧!"她的話,就像晴天霹靂,震得鼎茂和刑猛瞠目結舌,計劃失敗了?放棄任務?她還沒有出手啊……覡在放棄任務回去,十大天魔估計會將自己扔進油鍋里油炸吧?這小子已經達到了極限中的極限,就算不出手攻擊,他也會流血而死的,兩個一起上絕對沒有問題,現在真的要放棄任務?

"啊……"

洞外,又傳來一聲慘嚎,比起剛才那一聲,更加清晰.

而且這個聲音,與剛才的聲音完全不同.

這是另一個同伴.

外面的茜茜公主和落花城以二敵四,不但能取勝,還艙這麼快就擊殺掉四位戰獸相克的'人魔,?

鼎藏和刑猛都覺得今天的事詭異無比,讓人百思不得其解,處處忽聽一線天的洞口完全安靜下來,一片死寂,仿佛從來就沒有人在上面打斗一般.磷魔鼎藏和刑猛對視了一眼,都在暗猜上面的茜茜公主和落花城主兩個,是不是與自己的四位同伴同歸于盡了.

有股寒氣,無聲無息地吹進.

磷魔鼎藏和巨人刑猛都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冷戰.

他們身體一震,目中露出懼然的神色……能夠讓自己都冷得直打寒顫的能力,又如此無聲無息,到底是什麼級別的強者才能做到?是什麼樣的戰獸才能擁有如此威力?鼎藏和刑猛覡,身邊周圍,到處都在凝結冰霜,那水潭也開始冰封,積起厚厚的冰層.

待一口白氣噴出來,兩人才現,整個洞于短短一分鍾不到,就變成了冰雪洞穴.

這里,變成了冰天雪地的世界.

鳳仙美人媚笑起來,巨I乳亂顫地嘻笑道:"原來你們還隱藏了一個高手,難怪那麼淡定!"

"是蛋定!"岳陽同學更正道.

"什麼?"鳳仙美人讓岳陽同學的古怪腔調弄糊塗了.

"你還沒死嗎?"洞頂一線天處,茜s公主的聲音傳了進來,無比地怕怒:"看你就死剩一張嘴了,你還要調戲女人?"

"我何止可以調戲女人,今晚洞房都沒問題."岳陽聽茜茜公主的聲音,就失控地倒在地上,四肢舒展,似乎暈死過去.刑猛大喜,飛躍過去,舉拳要將岳陽打成肉泥.至于茜茜公主,刑猛覺得鼎藏的地獄烈焰完全可以克制她那個純近戰強化類武者,交給他得了.

就在巨人刑猛准備動手之際,忽然,于一線天上面,有兩個黑影隕啪地摔在岩石上,摔成無數碎塊.

其中一個圓球般的碎塊,滾到刑猛的腳下.刑猛一看,現這是同伴的冰凍後死不瞑目的人頭,那死魚般的眼睛直直地瞪著自己,跟骨錐和咸公一樣,格外的惡心,又格外的恐怖.

磷魔鼎藏也驚疑不定在看看一個碎塊.

他認得,這是另一位同伴破碎的上半身,雖然已經破碎成不成樣子,但勉強能認出,這的確是同伴沒錯.現在,鼎藏可以確定了,外面的四個同伴,都全部戰死了,最少有兩個,死在冰凍之下.對手不是三個人,而有四個人,還有一位擅長冰凍的神秘高手,是出之前沒有預算在內的.這位高手的隱蹤能力簡直神出鬼沒,似乎包括鳳仙美人在內,都沒有現這人一直隱藏在外……

現在,他想明白了.

這小子為什麼要急急送茜茜公主和落花城主出去?

那就是吸引埋伏在外四人的注意,他早就知道有人在外面埋伏,反過來吸引他們的注意,再讓隱藏在外而不為人知的那個隱藏高手奇襲四人,配合茜茜公主和落花城主的狙殺.

外面四位同伴一戰盡墨,全軍覆沒.

他們非是實力不足,而是讓這小子和那個隱藏在外的神秘高手雙重算計了……茜茜公主重新抱著落花城主自一線夭進來,她渾身銀鎧破碎得幾乎難以遮體,身上鮮血淋漓,傷口跟岳陽一樣多.大腿和肩膀,都有數把斷刃深深紮著,鼎茂認得,這是'百兵人魔,的兵器,戰獸專克落花城主的'百兵人魔,反而被茜茜公主干掉了.至于另一位戰獸專門克制茜茜公主近戰的'千羽人魔,,他的秘銀箭,則穿釘在落花城主的胸膛上.'千羽人魔在臨死前出一聲靈魂湮滅的慘嚎,看來是讓重傷瀕死的落花城主用極光拼殺的.

至于另外兩位'狼魂人魔和'鄔鬼人魔"則被神秘高手活生生地凍成了兩座冰雕……

他們沒能以鄔鬼念力f擾落花城主積蓄靈氣釋放極光,也沒能用狼魂圍困茜茜公主.他們的能力可以克制茜茜公主和落花城主,但對上擅長冰力凍結的神秘高手,都悲劇了!

鼎藏心神急閃,他想了許多.

幾乎可以設想出茜茜公主和落花城主她們的戰斗過程……

忽然,鼎藏看見鳳仙美人做了一個手勢.

這是天魔殿擁有召喚寶典的強者,才會知道的手勢,那就是'天魔遁,沒有召喚寶典的話,不管多麼強大,天魔殿都不會培養到最後一步,因為再強大,再有潛力,也不可能比擁有召喚寶典的人更有培養價值.在不能力敵之下,天魔殿賂十大天魔准許擁有召喚寶典的人撤退,保存力量.

磷魔鼎藏知道自己雖然在整一支隊伍之中,自己雖然不是最強大的一個,但是,自己絕對整支隊伍中最重要的一個,因為只有自己,才擁有召喚寶典.

夭魔遁,就是離開此地,這是鳳仙美人暗中給鼎茂的新任務.

在巨人刑猛的眼中,這個手勢變成另一種含義,那就表示鳳仙美人決定親自出手了……

"我們走!"鼎藏知道神秘高手仍然在外面等著自己,獨力逃走是不可能的,必須找一個替死鬼.果然,巨人刑猛立即騰起而起,把戰場交給鳳仙美人,他比鼎藏更搶先一步,躍向一線天洞口.邢猛不是傻瓜,他覺得按照對手的習慣,不管是那個狡猾的小子,還是茜茜公主,都更願意截擊鼎藏,因為殺死鼎茂才是最有價值的.至于強化類戰獸的自己,力量和防禦強,那小子和茜茜公主腦子傻冒了也不會主動截擊自己.

"真……愚蠢."鼎藏暗里嘲諷一聲.

鼎藏從來都不覺得岳阽和茜茜公主會追擊,就算兩人還有戰力,也會保留到後面來對付'鳳仙美人,.

刑猛和鼎茂兩人一前一後,躍向一線天.

洞口,忽然爆一陣冰風暴.

幾乎同一刹那,鼎茂召喚了寶典,升起護罩.他于冰風暴中安然無恙,刑猛卻整個變成冰坨,轟然落地.一個盜賊打扮的影子,用冰一般的眼神,看了鼎藏一眼,放棄攻擊鼎藏,風暴般倒卷撲向凍成冰坨的刑猛.如果沒有召喚寶典,鼎藏覺得自己死定了,遇上了屬性相克的敵人……對方的冰風暴再加上恐怖的度,精准的捕捉時機和恐怖的戰斗絏覺,一切一切,簡直是自己天敵般的存在.

如果自己不擁有召喚寶典,相信對方要攻擊的就是自己.

鼎藏擦了一把冷汗,他往下面俯視,現鳳仙美人正打出離開的手勢,心中大定,暗咽了一口唾沫,急急躍出洞隙,狂奔出高崖,再縱身一躍,飛撲向懸崖……他召喚出風翼獸,成功地融合,在背後長出巨翅,再迎風滑翔而下.直到這時,他才現自己真正地撿回一條命.

飄飄下降中,鼎藏猛然現有一只渾身是傷的黑色大狗,叨著一只白色小狐,四爪深深入石,一點一點,艱難地在山崖攀爬.

他的心中震驚到了極點.

一個不好的預感,閃過心底……難道留守在谷底的'百獸人魔鬣獵連一只雙頭魔狼和一只三尾雪狐也打不過?那個在天魔殿可以擠進前百名的家伙,竟然讓一頭狼一只狐聯敗了?

這,這都是什麼樣的戰獸啊?

恐怖!

鼎藏不由打了個寒戰,待下墜到一個小*平台,他立即收翼,掏出傳送卷軸,展開,逃離此地.

他一刻也不敢再呆在這里!

鼎藏相信,如果自己多呆一刻,恐怕都有性命危險……那小子非但自己變態,就連他的戰獸也無比變態!

洞穴內,茜茜公主把暈厥的落花城主放在岳陽的身邊,帶點歉意地沖岳陽笑一笑:"落花這一箭,本來是射在我身上的,她非要替我擋下這一苜.幸好沒射正心髒,否則她的小命就完了,你們都歇一會,等我去砍死她,再回給你們治傷,你先召喚寶典吧!"

"沒有他打不贏,你讓他馬上起來!"神秘美女表面無傷,不過她蒙面的黑巾都讓鮮血濡濕了,顯然內傷極重.

"我說了,沒有個男的,你們行不了大事……"岳陽搖搖晃晃地站起來,把之前自白羊宮打到了的那個'金鈴鐺,掏出來,遞給茜茜公主:"不治愈一下,血流干了,你知不知道這玩意兒怎麼用的?"

"笨蛋,用不了,這要用合適的人血來解封!"茜茜公主一看就知道,這是詛咒封印的寶物,不解封沒法用.

"可惜了,這是治愈的寶物……咦?"神秘美女她飛閃過來,當她自茜茜公主的手中一接過,立即有白光在金鈴鐺慢慢地散出來,如有生命般向四周彌漫,接著極強的白光閃耀起來,照亮了整個洞府.

"這是怎麼回事?"茜茜公主奇了,自己接過沒反應,怎麼她一接過就光?

"我也不知道!"神秘美女只感覺白光極大的滋潤了自己的身體,原來嚴重的傷勢,迅好轉.

"……"鳳仙美人看著神秘美女,先是驚愕,隨後露出看見寶貝的神色,表情一陣狂喜又是一陣惋惜,眼神非常的複雜.

茜茜公主和岳陽的傷勢,也在同樣好轉.

兩人沐浴在白光中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度,飛快地愈合,于一分鍾內,除了落花城主胸口重箭重創仍然暈逑之外,岳陽,茜茜公主和神秘美女,身上的傷勢都好轉了大半.神秘美女輕咳了幾下,口中有血絲自肺腑咳出來,茜茜公主則咬牙投掉肩膀和大腿上的斷刃,讓傷口在白光中加快恢複.

岳陽本來還想把秘銀箭拔出來,但神秘美女伸手,制止了他這個魯莽的動作.

落花城主傷勢太重,白光又接近消失,萬一治愈不及……

金鈴鐺白光漸漸消失,變成一個暗灰的鈴鐺.

岳陽沒空多看,先裝進巫妖之戒.

"三人輪滾出擊,你主攻,我策應,s茜你先看護著落花,在我們危險時你再出擊,反正你是強化類一體的戰獸,先召喚寶典,休息一會兒吧!"神秘美女給了岳陽個主攻的任務.

"她是小天魔,雙手又有毒,沾之即死,你讓我主攻?"岳陽同學看來不太滿意這個任務分配方案.

"我懷疑她根本就不是小天魔,有可能是一個扮豬吃老虎的天魔……"神秘美女比岳陽懷疑得還要大膽.

"你為什麼不懷疑我是落枷山三位大天魔之一的天罰呢?"鳳仙美人微徼一笑.

她這話就像晴天霹靂.

炸在岳陽,神秘美女和s茜公主三人的耳鼓里,讓三人都驚呆了.

霞飛召喚丹厚!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這小子真的那麼變態!】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鳳仙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