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鳳仙美人】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鳳仙美人】

天罰?

天罰是落枷山天魔殿三位最著名的強者之一,與天誅,天譴合稱三大天魔!

據說天罰是位女性,她在十大天魔中,排名第二,實力僅次于天魔殿的最強者,天誅,.天罰完全是堪比護國戰神那個級別的存在,六級宗主以下遇上了,再多也只有被秒殺的份兒.現在岳陽和茜茜公主她們,傷創滿身,以疲軍之眾,怎麼可能與這麼一位實力恐怖的大天魔相抗呢?

岳陽覺得一顆心往下沉,他一開始就覺得點不對勁.

老狐狸也不能用假象瞞過自己,這個小天魔鳳仙美人卻能,照理說她不可能比老狐狸更強才對……

除非,她真是天罰!

神秘美女一反應過來,馬上搖頭:"不可能,你不可能是,天罰,!世間的強者都有約定,禁止屠殺對右手下有潛力的後人,你如果是天罰,你殺了我們,那麼三國的護國戰神,還有四大宗派的強者,統統都會殺上你們落枷山,完全毀滅你們天魔心……,你如果是天罰的話,不可能參與追殺我們,我們只是小輩,你應該在通天塔的第七層第八層與魔淵的強者開戰才對,怎麼可能會跑來獵殺我們"鳳仙,也許是你的假名,但我敢說,你絕對不可能是天罰!"

妖嬈豔麗的鳳仙美人嘻嘻一笑:"別緊張,我就算不是天罰,我是小天魔鳳仙,你們也不是我的對手."

茜茜公主聽後,臉色才稽微好些.

天!

如果她真是三大天魔之一的,天罰"那麼這一仗根本不用打了.

只有岳陽,此刻,仍然保持著心底那份的懷疑.

"你,我想問一句,你為什麼不召喚戰獸呢?是害怕底牌讓我看破了嗎?"鳳仙美人沖著岳陽盈盈一笑,聲音就像跟情人撒嬌似的甜糯,可是她笑越甜,岳陽額頭的冷汗都滲得越猛.

岳陽自戰斗開始到現在,他甯可受傷也不召喚任何一個戰獸.

就是因為心中有一種莫名的恐懼,生怕讓這個鳳仙美人看破自己的秘密.不論血腥女王與影子的融合,還是蠻牛影子的重塑,又或者蛇妖小文麗的存在,都是秘密.萬一被敵人看破,那麼自己這一仗就算勝利了,相信也會惹來無窮無盡的敵人.

三今生命守護戰獸,戰獸生命力共享,技能共享,這些都是世人期盼不到的東西.

只要鳳仙美人把這些公布出來,又或者報告給天魔殿,那麼後果不堪設想.

岳陽沒有信心殺死鳳仙美人這個最少是小天魔級別的強者,如果想打敗她也要抓住那個缺點.萬一她真是天罰,那個缺點是她故意暴露出來誘引敵人上當的,那麼自己會死得很難看.

自殺死骨錐後,岳陽就偷眼觀察過這個鳳仙美人,現她完全無動于衷,樣子就像自己踩死她家里的一只小螞蟻.再殺死整支隊伍實力最強的咸公,躲在水中,以先天劍氣割掉了咸公的腦袋.可是,這鳳仙美人仍然安之若素,直到茜茜公主,落花城主和神秘美女三女合力把外面的四人宰掉,她才微微有一點動容.

不管她是不是,天罰"這個女人,都絕對不好對付.

但願她的偽裝只是戰獸能力,而不是她本身對氣息的控制……岳陽打死也不會召喚小文麗井來,小文麗是自己最大的秘密武器,無論如何,都不能讓這樣的強敵知道.

打不過,岳陽估計這鳳仙美人會將自己和茜茜公主她們一同俘虜到落枷山天魔殿,大不了等三母的護國戰神和烏藤婆婆,老狐狸他們前來救人.

真正的底牌,只可以讓兩種人知道,一種是永遠不會背叛自己同時會替自己保守秘密的人,一種是死人.

就是永遠不會背叛自己的親人,也不能輕易讓她們知道,因為這對她們無益.

"我聽說,你怒可以能力颶升數倍,甚至十倍……來吧,用你最大的力量攻擊過來吧!"妖嬈豔麗的鳳仙美人向岳陽伸出了纖纖玉手,那塗了鳳仙汁的指甲遙指岳陽,五指輕輕一收,岳陽竟然身不由己地直飛向她.

岳陽于半空中旋身,擎出灰燼魔刃,紫焰暴起.

一刃撕天裂地斬下和……,

然而,他驚愕地看見一個恐怖的景象.

冉盡最大力量斬下來的一記圓斬,竟然被鳳仙美人另一只纖纖業,指接住了.

"好人,你可以再大點力氣,人家可以受得了."鳳仙美人盈盈地露出了笑意,手中卻不留情,一轉,將岳陽整個摔在岩石上.轟隆一聲震響,整個山洞都在搖憾,岳陽只覺得眼前陣陣黑,腦袋嗡嗡作響,脊背和胸骨都疼痛無比,仿佛全身骨頭都震裂了一般.

岳陽身下一大片岩石,都像蛛網般震裂開去,一路延伸,直到目瞪口呆的茜茜公主腳下.

結冰的水潭,冰面也轟然震碎.

正躺在地面的落花城主,竟然在暈厥中震得全身彈跳起來,神秘美女趕緊伸手抱住.

鳳仙美人俯下身子,那讓人噴血的巨,乳全部暴露在岳陽的視角之中,她微笑地問:"很痛是嗎?現在有沒有一點憤怒呢?年輕人不要太理智,事事都算計人是不對的,你應該憤怒起來,沖動魯莽得就像一頭蠻牛,這樣才像年輕人嘛!"

"我……"岳陽憤怒得想罵粗口了.

他還沒有罵出口,鳳仙美人一手抓起他將他扔向對面的石壁,讓他流星般砸在山壁之上.

岳陽在山壁上一彈,極反樸,用盡一切力量,手中的灰燼挾著滿天紫焰,以雙魚圓斬再加上新掌控的火能之力,劈向鳳仙美人.

鳳仙美人探出一只玉手,抓住岳陽的手腕.

岳陽的灰燼魔刃,就懸在她的眉睫之上不足三厘米,可就是無法寸進.

這時,鳳仙美人仰著妖嬈無雙的玉臉,盈盈笑問:"你怎麼試試你那個束縛能力呢?那是你的天賦嗎?可我怎麼覺得你的眼睛賊亮賊亮的,更讓人心底不安呢?"

"殺了你!"岳陽狂怒,他覺得要是不殺掉這個鳳仙美人,那她都要把自己的秘密挖掘完了.

束縛天賦暴出,無數金色劍氣凝聚成先天劍氣中的最強一劍,轟然射向鳳仙美人的心髒.這樣的一劍,就連魔王哈辛,也能射穿掌心,這個鳳仙美人扣果只是一個小天魔,她不可能抗得住.可是當岳陽最強一劍使出來,卻驚懼地現束縛天賦已經失心……,還不足一秒……魔王哈辛也不足一秒,但當時小文麗的束縛天賦沒有升級,現在已經升過級了,對這個鳳仙美人仍不足一秒?

她,絕對不是一個小天魔!

天哪!

她真是天罰……

岳陽只奐得頭皮麻,毛骨悚然.

他硬著頭皮,拼起最強一劍,向鳳仙美人的胸口紮刺而下.

鳳仙美人先是咦地一聲,旋即露出了得逞笑容,仿佛證實了什麼似的.她一閃身,整個妖軀不知何時已經滑入岳陽的懷里,輕易就避過了岳陽的最強一劍口她在岳陽的耳朵上輕咬了一下:"小冤家好狠心,人家那麼漂亮的寶貝,你也舍得弄傷它."

"給我去死吧!"岳陽雙肘一夾,轟向鳳仙美人的左右太陽穴,于手肘處,同樣射出先天劍氣.

真乖,獎你一個吻",鳳仙美人先是往岳陽嘴唇蜻蜓點水的一啄,再向上飄,一挺那高聳顫巍的巨胸,胸乳撞在岳陽的臉上.換成普通女子,岳陽同學最多是有點氣悶,然而讓這鳳仙美人一胸襲,那種強的彈力,竟然把岳陽身不由己地彈飛,流星般摔在水潭的冰層上,砸起了一片碎片和水花.

岳陽比疾電還快,他自水潭中射出.

撲到茜茜公主的身邊,瞬間,召喚出白銀寶典……他扭頭沖著茜茜公主和抱著落花城主的神秘美女喊道:"你們都走吧,下輩子別變成丑女,否則我真的會裝成不認得你們的!我們輸了,該死的妞真是天罰,我打不過,你們更加打不逝……,走吧,你用微風傳送,帶她們走,我只剩下最後一擊的力量了……,,

算了吧,她要真是天罰,我們不可能逃脫的."茜茜公主把巨劍擎出來:"下輩子的事,誰知道,我說不定會變成個男的!"

"我靠,你要是變成個男的,老子難道要搞龍陽之好?"岳陽暴汗.

"你變成個女的不行嗎?"茜蘇公主的思想很強大.

"既然如此,你抱著落花,我帶不走她,我只能一個人走!"神秘美女把落花城主遞給岳陽.

喂,你真走啊?"茜茜牟主愕然.

我先走一步了……"神秘美女向鳳仙美人飛射而去,半空中,左手雷電右手冰霜,挾著驚天動地的冰風暴殺向鳳仙美人.半空中,飄來她的傳音:"我能與她同時冰結十秒,你們走吧!"

轟隆巨響,整個空間都凝結起大片的冰霜.

神秘美女果然與敵人一起冰封起來了.

茜茜公主眼睛紅了,她擎起巨劍,准備沖出去拼命,卻讓岳陽死死拉住.

冰封沒有十秒,只有三秒.

丹仙美人在冰霜上飄飄而出,手中提出暈厥的神秘美女,沖著岳陽微笑道:"該說你愚蠢,還是聰明?同伴犧牲自我創造的機會,你們竟然連嘗試都沒有嘗試就放棄了……小家伙,你太冷靜了,現在還不憤怒嗎?如果,我這樣做呢?,,

她那塗滿鳳仙汁的手指甲輕輕一舞,隨即五指深深紮入神秘美女的心髒之中……

茜茜公主一看,狂了.

雷霆萬鈞地揮動巨劍,向鳳仙美人狂斬而下.

鳳仙美人伸出一只纖纖玉掌,在茜茜公主的胸口輕輕一震.茜茜公主整個流星般射進對面的石壁中,無數銀鎧的碎片,以及血花,在天空中飛舞.

"怒吧,小家伙,讓我看看你真正的實力如何,你是不是很恨我?那就過來殺我吧!"鳳仙美人飛身飄到岳陽的護罩之前,那沾有神秘美女鮮血的玉手,穿透了護罩,緩緩地伸進來,在岳陽的注視之下,拔出落花城主胸口的秘銀箭,再對准落花城主的臉:"你不生氣嗎?我馬上就要再殺掉你一個小情人了,看看她如花似玉的臉,我馬上就把她劃花成一個丑八怪,我馬上就把她的腦漿紮出來,想看她在你面拼死去嗎?怒吧,阻止我吧,否則,我還要把你所有的親人殺了……",

把我所有的親人殺死?"岳陽的腦中早就已經一片空白,當他聽見這句話,先是閃過四娘的臉,再閃過岳冰和小丫頭,接著是小文麗和伊南,還有落花城主,茜茜公主和神秘美女……

對,你想看我把你所有的親人都殺死嗎?我會把她們的頭都擰下來,少主威武,少主蕩漾,就像你擰斷骨錐的頭一樣並生生地擰斷!"鳳仙美人滿臉微笑,聲音柔得就像一陣風,又仿佛是天外魔音,無盡的釋放著.岳陽:怒吧,你心中難道不恨我嗎?撲上來殺死我吧,把我壓在地上,用嘴巴一口一口地咬死我吧,你難道不想把我的心挖出來嗎?"

"啊嚎嚎嚎嚎嚎嚎嚎嚎虹……,"

岳陽徹底瘋狂了,暴走的狀態在他的身上十倍,百倍地爆.

他覺得腦袋中,有什麼弊裂了,似乎沖破了什麼東西似的,就像流星撞擊在某個星球上,然後徹底把那個星球轟成粉碎.整個精神世界大爆炸,理智崩潰了,他心中只剩下一種意念,那就是殺.

殺!

一定要將面前這個女人殺掉,不管如何,都要把她殺掉.

岳陽神智完全消失了,雙目盡赤,開始是額頭浮現出黯金色的符文,接著密密麻麻,在全身都浮現出來,形成一種神奇玄奧的符文圖陣,如有生命般在他身上游走.瘋狂的岳陽,哇地噴了一口鮮血,淋得雙手全是,奇怪的是,那血立即化成了火焰,熊熊不燦……,

遠古符文和涅盤之火?"鳳仙美人臉上次露出驚懼的神色:"這次有點玩大了,幸好這小子還不懂得使用這些力量……"

"殺了你!"岳陽舉起燃燒著涅盤之火的雙手,准備向鳳仙美人當頭揍下.

不辦……,三兒,我是你四娘,對,我是你的四娘,我是你的小媽媽,你想干什麼?霜兒還小,你做哥哥的就不能讓下她嗎?她要是淘氣,我打她的小屁股,你要殺了霜兒嗎?快把手放下來,乖,你累了,睡一覺吧,等你睡醒了,一切都會恢複如常,乖乖的睡吧!"鳳仙美人輕輕捉握住岳陽的雙手,輕柔地拉下來,用一種母親才有的溫柔聲調,催眠著岳陽,在她的眼中,不時有遠古符文閃現,然後透印在岳陽赤紅的雙眸中.

岳陽雙眸中的赤紅漸散,恢複如常,最後緩緩地合上,倒在鳳仙美人的懷里.

雙手的涅盤之火,也漸漸隱沒.

身上的符文,完全消迅……,

鳳仙美人把岳陽輕輕地放在地上,看看自己焦黑的雙手,面上懼容又現:這小子的涅盤之火竟然能把我的身體燒傷到這個程度,現在才先天一級,要是讓你練上去,那還得了?"

她舉起手,輕易就可以擊殺沉睡的岳陽.

焦黑的小手刺到岳陽的眉心,忽然停了下來.

鳳仙美人緩緩地收了回來,往焦黑的小手吹了蘭氣,那焦黑迅消失,光滑白嫩的肌膚以肉眼可見的度重現.鳳仙美人神色帶點複雜地看了岳陽一眼,似乎給自己找了一個借口:"算了,只是修練十多年的小孩子,大暴走才先天一級,平時最多普通武者的六級小宗主,這種對手沒什麼可怕的,我玩膩了再殺吧!這麼俊的小男孩,要是殺了也怪可惜的……"

面對熟睡的岳陽,鳳仙美人忽然俯下身,異常響亮地岳陽的唇上吻了一下:"人家舍不得殺你,這還是人家第一次心軟,所以,你把初吻獻給我吧!哈,可惜幾個小美人不知道,否則要嫉妒死我的!啦啦啦,我就是壞人,我就是壞女人!"

"咦?"鳳仙美人正准備在岳陽身上來點更激的,忽然面色一變.

她玉手一劃,身形刹那傳送出一線天的洞口.

在洞頂的高崖上,有個背向這邊的女子.她穿著一件雪白的束腰緊身龍皮套裝,裸著圓潤的小巧香肩,身邊繞飛著一個巴掌大的六翼天使.鳳仙美人一看她,臉色馬上變了,帶點畏懼,又帶點反抗,更帶點憤憤不平,最終還是低聲地喚一聲:"姐姐……"

裸露香肩的神秘女子輕哼一聲:"以後再讓我在龍騰大6看見你,我就殺了你,那怕你是我妹妹!"

"我就奇怪了,那小子怎麼沒人管啊?原來你才是他的引介人,討厭,你總是這樣,自小就跟我搶最好的東西,最好的戰獸,最好的寶物,現在最好的人你也要預訂……"鳳仙美人忽然抓狂地尖叫起來.

"錯,我給了最合適你用的戰獸,給了你最好的寶物,只是你認為我給你的還不夠好,永不滿足,才會覺得全世界都對你不公平.我最後說一句,我預訂他,是因為我有能力培養他,他是一個可以越我,越整個龍騰大6武者,甚至可以越先人的小男孩,他有無盡的潛力,你永遠也看不透.你們的人再打他的主意,那麼天魔殿可以消失了……我的話只說一遍,下次,我直接殺了你!"

裸露香肩的神秘女子玉手一揮,直接刮破空間,閃身隱沒.

鳳仙美人抓狂地跺著足:我最討厭你了,為什麼最好的都屬于你?這一次,我絕對不會讓你的,你有能力培養他,難道我沒有?說話連個正面前沒有,還說是什麼姐姐,這種姐姐誰要啊,討厭!"

一陣風吹過,鳳仙美人還以為姐姐重現,嚇得趕緊雙玉劃出奇妙的符文圖陣,裂開空間,急急離開.

那個裸露香肩的神秘女子沒有出現.

只在鳳仙美人離開之後,于虛空之中,忽然傳出幽幽一歎,若有若無.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大天魔?天罰?】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美人如初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