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人工呼吸  
   
正文 人工呼吸

第一百八十章:【救人,人工呼吸!】

岳陽還真湊上去,還想給神秘美女看胸前的傷口

神秘美女囧了.

要不是看他滿臉緊張,她早就一書把他打飛到九霄云外去.她伸手擋住岳陽,盡量放輕聲音:"我沒事,心髒沒有傷到,沒有生命危險,我剛才只是被對方催眠了,全身無力,陷入半暈眩中無法動彈.

"沒事就好……"岳陽同學暗松一口氣.

原來鳳仙美人只是嚇唬自己,沒有真正殺死神秘美女,她只是激怒自己.

自己被她刺玫得徹底大暴走了,完全喪失了理智,後面又生了什麼事呢?是胸猛的神秘美女導師趕走了鳳仙美人?自己的先天一級,是因為大暴走才突破的?這樣看來,鳳仙美人似乎也沒干啥壞事,只是用奇特的催眠能力誘了自己的憤怒,刺激自己突破先天.

鳳仙美人這妞跟自己應該是非親非故,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岳陽想不明白,不過覺得鳳仙美人這大波妞的確恐怖,僅周一對巨I乳也可以將自己彈飛,真是太汗死了.

"我要是了."神秘美女一看岳陽陷入了思考,忽然開口,表示要是.

"你受了嚴重的內傷,要好好休息,哪里也別去."岳陽同學當然舍不得放小美人離開,名字還沒問呢,說不定這妞就是雪家小姐,如果真是這樣,那麼自己一定要跟她解釋清楚,悔婚事丄件是別人在搗鬼,自己一點兒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岳陽覺得無論是不是杯具男寫的休書,自己都不會認帳的,反正這個妞絕對不能放過,絕對不能讓她在自己手心溜走.

"別管我."神秘美女對岳陽的關心帶一點小抗拒,旋即又放輕語氣:"我已經無礙,你還是去看看茜茜和落花吧!"

"等等,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岳陽估計這妞不會說,但仍然禁不住問出來.

他太想了解這個喜歡看書又喜農尾丄行自己的神秘美女了她到底是誰?是雪家小姐還是別人?

尾丄行自己,是因為與杯具男有婚約,還是對自己好奇?是有人派她來,還是她自己主動跟著自己?

一切都是謎團,岳陽希望能夠撥云見日,了解真相,那怕知道她一點點東西,也比現在暗中猜估要好.當然他也知道,依這妞的性格,多半不會說出來,可是能挖掘一點秘密是一點,啥時候也不能放過.

對于岳陽的問話,神秘美女就像沒聽見似的,站起來,轉身就走.

岳陽又沖口而出地問:"當初你為什麼要救我?"

"你為什麼不跟我說你的秘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神秘美女回頭一笑,那種笑沒有聲音,也沒有太多的表情,只在清澈如泉的眼眸i\}笑出來,盈盈,一下子讓岳陽的心溢滿了.他從來沒有想過,她的一笑,會散出如此動人的魃力,簡直就像在極度黑暗和孤獨中,忽然看見曙光閃現,照亮心房.

岳陽的心跳,加快了一百.

感覺就像初戀一般,總像對她說句什麼,嘴巴卻笨拙了,說不出來,只懂得呆呆地看著她.

神秘美女轉身,小手的玉指輕搖,以示告別.

身子散出一陣柔臬的微風,隨即消失在岳陽面前……她就像一個來無影去無蹤的風雪精靈,又像一個隨時給岳陽的生命帶來曙光的神秘仙子!這樣的妞,自己絕對不能錯過"定要推倒她,將她收入後宮.

岳陽同學握緊拳頭,下定了決心.

"你要是舍不得她走,你可以追上去,讓我和落花在這里死掉算了8茜公主的聲音很是虛弱,但包含的醋意-簡直可以淹沒整個山洞,甚至可以把岳陽同學給活活淹死.

"公主殿下,你沒事吧?"岳陽才現茜茜公主此刻還身陷石壁之內,趕緊飛躍過去救援.

"別過來,給我找件衣服……"茜茜公主並非出不來,她只是讓鳳仙美人打碎了衣服.

她雖然性格豪爽,但總不能在岳陽面前光著小屁股.

所以,一直留在石壁的崩凹里.

當然她也受傷不淺,累得幾乎趴下,也沒什麼力氣多活動.

岳陽趕緊自巫妖之戒里,給她變一套岳冰的衣服,也許不合務,但總比沒有的強.

要按照岳陽心里真正的想法,赤果果的茜茜公主更好,不過他估計自己這個願望有點難實現,赤果果的茜茜公主要是讓自己看見了全部,要麼殺人滅口;要麼大哭一場,用眼淚淹沒龍騰大6……岳陽心中當然想推倒她,不過現在還有點難度,最好的辦法是裝一個乖孩子,降低她的心理防禦,要想推倒這胭脂虎妞,必須讓她心理防禦降到最低們還要失去警惕性還行.

"閉上眼睛!"茜茜公主警告岳陽同學別偷看,否則她就讓他試試她那口小合牙的厲害,看咬不死他.

"放心,我很乖的,保證不偷看."岳陽同學表示不偷看.

他不偷看,他是光明正大地看.

茜茜公主知道這小子是色狼,小手早捂住胸脯和下體,除了用胭脂虎目瞪他,還露出小白牙警告.

她以為躲在石凹的黑暗中,岳陽同學會奮不清楚.

可惜,她不知道岳陽同學與費雯麗女皇共享有黑暗視物的能力……

岳陽表面上當然裝著看不見,把衣服給茜茜公主遞過去,心里期待這胭脂虎妞把手拿開.

"放下衣服,然後滾."茜茜公主看這家伙快流出口水瀑布了,就知道自己吃虧了,原來這小子看得見!"我啥也沒看見,你的纖腰和長腿什麼的,我統統沒看見."岳陽同學想證明自己是清白的.

"擦擦你的口水吧!"茜茜公主受不了他,明明就是一個大色狼,還想裝乖孩子,世間怎會有這種無丄恥之徒?

岳陽生怕這胭脂虎妞會捧塊大石頭砸在自己的頭上,不敢多逗留,衣服一拋趕緊溜走.

回到落花城主的身邊,把沉睡的落花城主抱起來.

忽然,臉色一變.

他現落花城圭沒有了心跳……

夭,這個落花妞可不能死,自己還想第一個推倒她的!岳陽嚇了個半死,急急把落花城主軟綿綿的身子放在平坦的岩面,探手一試她的呼吸,似乎也沒有了.

看來落花城主受傷過重,太久沒有救治,所以虛弱過度,心跳衰竭了.

現在再不人工呼吸和心髒複蘇,這妞就得掛掉!"你不要嚇我,不要嚇我,趕快醒來!"岳陽嚇得心髒幾乎炸裂,急得幾乎狂,難道要眼睜睜地看著落花城主香消玉殞嗎?岳陽嘭地給自己一拳:"冷靜,冷靜,想一想該怎麼做……人工呼吸,心肺複蘇術,我可以的,我可以的!"

岳陽深呼吸,竭力讓自己冷靜下來.

他先把落花城主的身體放平,一邊回想心肺複蘇術的方法,雙手一邊帶點顥抖地打開下頜,捏緊落花城主的鼻翼,深深地呼吸一大口空氣,再迅地往她的小口吹進去,吹了幾口,岳陽看見落花城主的胸部起伏,趕緊停下來,他記得好像不能吹太多……吹氣與胸外心髒按壓的比例是2比3o,剛才人工呼吸的次數,好像太多了……至于胸外壓的手勢岳陽焦急之下,根本就不記得是怎麼樣的了.

好像是掌根交疊,手指交叉相扣.

其他的,都不記得了.

岳陽現自己的手抖得厲害,趕緊深呼吸,控制自己,千萬別用力過猛,把落花城主的胸骨壓斷了.

"醒過來,落花妞,你不能這樣差勁,怎麼說你也是個城主,別這樣就死了!快醒來,你不是喜歡花嗎?我以後給你很多花,你想要什麼花都行,只要你醒來……別死,求你了,不要嚇我!"岳陽按了兩下,現軟綿綿的不受力,趕緊加大力量,一邊按壓,一邊沖著落花城主大聲呼喚,希望能把她給喚醒.

按了幾十下,落花城主的心髒沒有反應.

又做了一輪人工呼吸和心髒按壓,她依然沒有起色,心髒和呼吸都完全沒有.

岳陽現心跳停止的時間已經大久了,手都哆嗦起來,他記得以前學過的知識提到,大腦供氧不足,在缺氧狀態下,過十分鍾,就會造成不可逆的傷害.

"別死啊,求你了,你堅強一點行不行."岳陽試著用真氣去刺澆落花城主的心髒,可是僅僅是滋潤心髒的活力,卻不見心髒強烈跳動起來.岳陽快要瘋狂了,怎麼先天真氣的刺激也不行?這下真要絕望了嗎?不,落花城主絕對不能死……

"沒有什麼是我做不到的,我一定可以救你的,一定可以!"岳陽擎出屠龍匕,一手撕碎落花城衣的胸衣,准備在她邳-雪白的胸脯上割開一個血洞,伸手進去,進行胸內的心髒按丄摩.

兩只完美無瑕的玉兔在裂衣中彈跳出來,雪丘圓潤,紅梅橄綻「粉嫩朱紅,絕世無雙.

可是岳陽此時無暇顧及這些,他的心神只有救人.

只要她能活,那麼岳陽甯願背負一切惡名.

什麼大色狼之類,只要她能活,那隨她罵好了……只要她能活過來,那g己什麼都不乎!她一定要活過來……

為了把落花城主自死神手中搶回來,岳陽急得雙目盡赤,他的心智幾近瘋狂失控.

一只手伸過來,格擋在岳陽的尋腕上.

這正是茜茜公主.

茜茜公主一看岳陽拿著屠龍匕,驚叫婪s:"你干什麼?"

岳陽急道:"我不是殺她,我是救她,我這是救人,懂嗎?我要切開她的胸膛,按丄摩她的心髒,落花她已經沒有心跳,也沒有呼吸,你來做人工呼吸……她不能死,杈絕對不會讓她就這樣死去的!對了,你會不會召喚戰獸釋放電流啊?微弱的就行,不要過量……"

"我只有一個召喚獸,就是生命守護戰獸!"茜茜公主讓岳陽的瘋狂嚇了一大跳,驚道:"電殛?開胸?你確定這是救人的辦法?"

"電殛她的心髒啊,這樣可以讓她的心髒重新跳動起來……"岳陽無法向茜茜公主解釋,也沒時間解釋.

"可是."茜茜公主還沒說完,岳陽又抄起手屠龍匕.

沒有電殛的辦法,只有開胸做心髒按丄摩了.

再擔擱下去,落花城主就救不回來了,她絕對不能死,絕對不可能這樣眼睜睜地看她死去!茜茜公主死死地抓住岳陽的手腕,連聲急叫道:"笨蛋笨蛋,她是假死,暝息,讓身體的傷害降低,不是你想的那樣,你個笨蛋,別開胸一r,十一一岳陽一聽,由原來的焦灼,驚駭和瘋狂,變成了一陣陣驚喜.

原來,落花城主只是假死暝息,並非真的有生命危險.

雖然岳陽對于假死暝息並沒有太多的了解,只知道某一些戰獸擁有這樣的特技,但也立時安心下來了.他激動地看著茜茜公主,驚喜地問:"真的?"等在茜茜公主認真地支頭,岳陽立即覺得一陣輕松,一陣狂喜,幸福得天旋地轉,全身放松地摔在石面上,無比感動地合上眼睛:"原來沒死,真是太好了……

"你這個笨蛋!"茜茜公主心中又好氣又好笑,但看岳陽臉上那焦灼後釋懷的輕松模樣,又是一陣感動.

這小子雖然笨了點,也愛撒謊,但他的心倒是真誠的.

真心想救人.

就是方法太讓人汗死了……

一想到他要拿屠龍匕割開落花城主的胸脯開個洞來按丄摩心髒,茜茜公主就不知該怎麼說他才好.

最終,是伸出手,輕撫著他的胸,用一種她自己都從來沒有聽過的溫柔語調安慰道:"沒事的,別緊張,大家都會照顧好自己的……

說到最後,茜茜公主忽然覺得不能對這小子太好,猛又給他一記粉拳:

"笨蛋,沒見過你這樣的笨蛋,也沒聽過在胸口開洞按摩心髒的無聊方法,你是殺人還是救人啊?你是故意的對不對?"

岳陽也意識到自己這下麻煩大了,嚇得翻身起來,落荒而逃,連連擺手:"真有這樣的救人辦法,不是我獨創的!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救人,哇……

他一看茜茜公主要飚了,趕緊逃出一線天的洞外.

看著他狼狽而逃的背影,茜茜公主忽然笑了.

她替暝息假死的落花城主輕輕掩好胸衣,極輕極輕地說一句:

"他看來真的很緊張你呢……"

十分鍾後,茜茜公主背著落花城主自一線天出來.

岳陽壯著膽子,探手過去摸摸落花城主的頸動脈搏,現微弱,但卻沒有消失,心中確信落花城主的身體無恙,暗松下一口氣的同體,又向茜茜公主解釋道:"剛才我真不是故意的,也許我救人的方法有誤,但是,真有那樣的方法,反正,我不是故意撕開她的衣服……"

"解釋無用,確定了,你是一個大色狼加妹控!"備茜公主鼻子輕輕一哼.

"暈,說是大色狼也就算了,但我真不是妹控……"岳陽同學覺得自己有點冤,憑什麼這樣說啊?

"那你怎麼有岳冰的衣服?"茜茜公主用胭脂虎目瞪著他.

"之前不是來這曆練嗎,我怕她沒衣服換,給她買的."岳陽同學覺得自己是一個好哥哥,這樣也要挨批評?

"你怎麼知道她穿什麼樣的內衣?"茜茜公主一問,岳陽語塞了.

他總不能說因為某島國女優愛情動作片的教育,自己對女人的身體很有研究,只要一看過,就能估計到八九不離十,像岳冰小姑娘又抱又背,而且沒怎麼育,自己要會買錯內衣,那才叫奇怪呢……岳陽無法辯解,只好輕聲否認:"我真不是妹控!"

"你能說得再心虛一點不?"茜茜公主現自己很喜歡看見他這模樣,因為他的表情實在有趣,讓她用盡最大氣力,才忍住不笑出來.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美人如初見】     下篇: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觸電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