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我賜你一死!】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我賜你一死!】

"你們讓老夫找得好苦……"

"快幫我去救人!"岳陽.聲暴喝,沖過去揪住老狐狸的衣領,就往傳送光門里拖.

"笨,笨笨蛋,放手,人已經救回來了,你背著妹妹去救人「那不瞎胡鬧嗎?"老狐狸趕緊拉住岳陽這個沖動的小子.岳陽和岳冰兩人一聽,愕然,四娘已經救回來了?難道是老狐狸救回來的?他怎麼知道四娘和小丫頭被人綁架?

"廢話,我留下她,萬一敵人還在,又襲擊岳冰那可怎麼辦?你又不在,我怎麼放心拋下她一個人!"岳陽可不覺得把岳冰留下是個好主意,帶有身邊雖然不方便救人,但總比拋下她要好得多.

拋下岳冰,她會驚恐不安,容易胡思亂想.

更容易被敵人襲擊……岳陽再苦再累也不會把妹妹拋下來.至于四娘,她已經救回來,那告菇是最好的消息!岳陽和岳冰也不仔細追究救人的過程,心中大喜,相擁歡呼起來.

經過再三確認,岳陽發現老狐狸並非是騙人,頓時感到身體一陣的疲憊.

自己一點也沒幫上忙,還瞎跑了好串天.

但不管如何,四娘總算是救回來了.

老狐狸卻不居功,擺手道:"不是我救的人,是陛下和岳元帥帶人親自去截回來的,等我知道消息,人已經救回來了,我只負責找你們兩個.想劫走你們四娘的凶徒,是萬妖王的手下,實力很強,岳元帥和風狂將軍都受了一點傷,幸虧陛下無恙.走吧,你們四娘正等著你們呢……這一回,真是很危險,要沒有國師的啟示天賦救人,就要讓萬妖王得手了.想不到,萬妖王的勢力,已經勢大如斯!"

提起萬妖王,老狐狸臉上的表情,還有點凝重.

"爺爺和風狂將軍都受了傷?這個萬妖王到底是什麼人?"岳冰嚇了一跳.

在龍騰大陸中,身為大宗主級別的岳海老人,也許不是最強的強者,但極其聞名,戰場上幾乎所向無敵,曾經有面對二十萬大軍以五百士兵死守絕壁孤城一個月的輝煌戰跡.雖然據天險,但這個死守孤城的戰績,也是讓世間的元帥\\將軍望塵莫及的,正因為這一戰,岳海老人他才有在了'岳鐵壁,的稱號.

那一仗,是岳海老人的成名之戰.

自那一仗後,岳海老人就少了一只左手.

然西岳海老人並沒有傷殘就退出無情的戰爭舞台,相反,他大放異彩,越發強勢,一生征戰不下千場,除了少數幾場與魔測的戰爭因為實力過于懸殊而失敗撤退,一生幾無敗跡,是大夏國最為信賴的軍神級元帥.

至于風狂,那更不用說,他統兵遠遠不及岳海老人,但實力卻有過而無不及.

僅僅是自他的綽號'萬骨枯,,就知道風狂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他屠殺的對象,不管是龍騰大陸的人類士兵,還是魔淵大軍中的惡鬼魔怪,都遠遠超過萬人.

所以人們才會給他一個'萬骨枯,這樣的綽號……

有岳海老人,風狂將軍以及大夏皇帝君無憂三人聯合出手,還傷了兩人才能回來,敵人的實力可見有多麼的恐怖.只是,萬妖王這個名字,卻從來沒有聽過,他到底是誰?是魔淵的魔王巫妖王?還人類強者的綽號?又或者是某個小國國王的化名?

當岳陽想到這里,他的眉頭禁不住輕輕一皺.

尤其是老狐狸神色凝重的表情,更讓岳陽心中微微一凜,連老狐狸也覺得棘手的人物,看來,絕對不簡單.

"萬妖王,萬妖王是一個可怕的魔頭,他三千年前的人類強者,因為屠鷚成性,修練的功法又邪惡無比,所以當時的武者聯手封印了他.但是他的信徒一直狂熱又堅定地追隨著萬妖王,一代代地傳下來,積攢著實力,每隔一段時間,他們覺得有把握解開封印了,就把發難,幾乎每一百年都會有一次釋放萬妖王的血戰……萬妖王徒子徒孫的遺族與魔測合作,又與天魔殿關系密切,他們生存能力很強,難以斬草除根,而且據說他們已經出了先天,潛藏勢力很強.近百年來,在十幾年前,他們就蠢蠢欲動地試探過一次,但失敗了,現在,看來終于又發難卜要是讓這些邪惡的狂徒打開了'天梯"找到了'複活天晶\&,那麼萬妖王就能解開封印,並且複活到這個世界,到時恐怕人間會變成地獄,血河成河……"

老狐狸說話的時候,有意無意地瞅了瞅岳冰.

岳陽有些奇怪,老狐狸不說萬妖王的徒子徒孫為休麼要襲擊四娘,卻拿眼睛去看岳冰,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四娘與萬妖王這個大魔頭的解封和複活,還有什麼關系?

通過老狐狸的傳送門,岳陽和岳冰到了皇宮的一傘大殿,看見了劫後余生的四娘.

四娘看來心中余悸未消,臉色蒼白,她全身包裹著君無憂的書生袍子,裸臂,赤足和微微浮凸的胸脯,都顯示她內里無衣,難道她受到了凶徒的欺辱……岳陽心中猛地一跳,難受得要命,心中極度憤怒……四娘一看飛撲過去的岳冰,立即張開,緊緊地摟住女兒,放聲大哭起來.

"媽媽!"岳冰緊緊摟住母親,哭得幾乎沒有背過氣來.

"唉!"岳海老人,禁不住輕歎一聲,他扭臉開去,不忍再看這一幕.

"所幸營救及時,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小岳陽,這不是你的錯,反而是我們失職,萬妖王的手下,非常的狡猾,竟然在岳家都埋下了一顆棋子,等我們發現異常,他們已經行動了."因為醫療所的假天鋪長老事件,岳陽表現出色,所以風狂將軍對岳陽的印象非常好,一直少言語的他,主動跟岳陽講起前因後果:"那幾個酒館女是你的人吧?她們非常的機警,一收到消息,立即行動,將四夫人給搶先救了出來,要不是她們,那麼四夫人恐怕早就性命不保……"

"你們都在皇宮住一段時間吧,別的地方我不敢說,但這個皇宮,應謀還算是比較安全的."君無憂沒有什麼皇帝的架子,岳陽是知道的,但他沒想過他會主動出宮幫忙追捕凶徒,搶回四娘,對這個皇帝的好感大生.

有位須發俱白的老頭子抱著小丫頭進來,小千頭哭哭啼啼.

一看見岳蹦下地,撲進岳陽的懷里.

小丫頭哭起來可不得了,那是放開聲音,不顧一切地號啕大哭的,不像四娘和岳冰娘倆摟著抹眼淚,她是有多大聲就哭多大聲,尤其是看見了岳陽,簡直要把這宮殿哭崩了,徹鹿,把心中的恐懼和委屈都哭出來.

"不哭不哭,小寶貝不哭……"岳陽趕緊哄她.

"我的心肝啊,靄兒,快來,讓媽媽抱抱!"四娘趕緊松開岳冰,搶過來要抱小丫頭.

"哥哥,小三哥哥!"誰不知小丫頭扭著身子,死活不肯松開小手非要摟著岳陽,怎麼也不放開,眾人都覺得小丫頭平時跟哥哥玩瘋了在這時,就是媽媽也不好使.

"靄兒啊,媽媽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四娘連岳陽.起抱在懷里,放聲大哭.

"嗚!"岳冰也撲過來,抱了上來,把哥哥媽媽都緊緊摟住,哭作一團.

"四娘你……你的衣服呢?"岳陽發現四娘連自己帶小丫頭一起抱住痛哭時,有種異樣的感覺,她明顯沒有內衣,難道她真的被壞人凌辱了?

"咳咳,你四娘她沒事,我們剛好趕到,就是衣服碎了."風狂伸手過來,輕輕地拍了拍岳陽的肩膀:"意圖行凶的歹徒,我已經替你斬殺.這一仗,多虧了你那幾個忠心耿耿的手下,她們在馬車前保護到最後一1,直到看見我救出你四娘,她們安心地才咽下最後的一口氣,她們雖然出身不好,但我非常敬佩她們,她們堪稱女中豪傑!"

"我的手下?"岳陽愕然,自己哪有什麼手下.

一團疑惑浮現在心現,有如烏云遮日.

總覺得有什麼不對.

偏偏又不知道哪里有什麼不對勁,是萬妖王手下的出現時機?還是他們的日的?又或者救援的過程?甚至是什麼自己的手下,都透出了一種說不出的詭異……

岳陽覺得心神有點煩亂,甚至有種暈頭轉向的感覺.

他想不出原因,腦袋疼得要命.

眼睛,情不自禁地閉起來,竭力想用真氣消除去腦袋的暈眩和疼痛,誰不知當真氣運行到腦袋,反而讓腦袋更加痛苦,仿佛有無數的針,在大腦中由內往外地紮出來一般,極度的難過……尤其是雙日,最脆弱最敏感的眼睛讓真氣針紮得刺痛,岳陽在極度難過中,忽然有一種明悟.

先天破體無形劍氣有一種特姝的境界,叫做開天目.

這個開天目不是那麼簡單的,不是說開就開,必須修練到極高境界才能開.

岳陽沒想過,自己現在就可以開……雖然開的只是最初級的一層,但也是極之難得的.最重要的是,這個夭日要是開了,那肯定會對慧眼天賦產生相輔相成的作用,說不定還會合二為一,成為新的能力……

開天目的第一個境界,就是肉眼通.

准確來說,這個最初級的境界,就是提高視力的敏銳庋,還不算是最真正的開天目,這僅是皮毛式的開始.

"啊!"岳陽捂著自己眼睛,覺得眼睛一陣金光閃現,最後似乎有什麼破睛而出,疼得大叫一聲.

眾人讓他嚇了一大跳,這小子難道控制不住脾氣,又要發飚?

岳海老人和風狂都帶點緊張地看著他.

現在的岳陽,可不是當日那個殺上岳家城堡的毛頭小子,現在的他已經一日千里的進步,不是輕易就能制止的.就連君無憂,對于岳陽的舉動,也有點警惕,要是這小子發狂,他也准備出手制止,可千萬不能讓他把這個皇宮給拆了"怎麼啦,三兒?"四娘嚇了一跳,退後兩步,旋即上前關心地問.

"明白,現在我明白了……四娘,我們回家,我把家里的東西收拾好了,再搬走,找個沒人知道的地方."岳陽抱緊了還趴在懷里抽泣的小丫頭,這小東西可不管岳陽有什麼反應,反正就是摟住不放手.

回,回去?四娘害怕,要不三兒你回去,收拾好了,我們再搬吧!"四娘現在還嚇得六神無主.

"你們都別回去,東西我讓人送過來,你們都在皇宮里住下."君無憂開始以為岳陽發飚,誰不知這小子只是想離開,趕緊挽留:"大夏皇宮沒有別處那些規矩,你別擔心."

"三兒,我們還是留下吧!"四娘也趕緊勸岳陽.

"哥哥一一一一一一"

岳冰知道岳陽這個哥奪¢性,不喜受人恩惠.

加上媽媽教導要自強不息,所以,她也不反對,只覺得君無憂陛下和爺爺他們救回媽媽,不說聲謝就是,似乎有點不禮貌!"冰兒你離開一點,給,抱著小丫頭,到一邊等我!"岳陽把死活不肯撒手的小丫頭拉下來,一把給塞進岳冰的懷里,小丫頭不依地扭動幾下,但最終沒有反抗,只是張開小碡巴,哇哇地哭,一副被岳陽嚇壞了的樣子.眾人都奇怪了,為什麼這小子非要勸四娘離開皇宮呢?

"三兒,我知道你很倔強,可是你也要聽聽陛下和你爺爺的話,畢竟你還小……"四娘抹起了眼淚.

"不要再說了,你這個假貨!我早就懷疑你了,只是剛才沒有能力看破,現在,我可以看得見,在四娘這個外殼里面,原來隱藏著一個狡猾的女魔頭."岳陽擎出灰燼魔刃,對准嚇呆了的四娘,殺機暴起.

他的話嚇呆了全場的人.

包括君無憂,岳海老人和風狂大將軍,甚至還有須發俱白的國師也在大皺眉頭.

救回來的四娘竟然是假冒的?這個假四娘是敵人?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真四娘又在哪里?

岳陽這小子剛剛進來,憑什麼那麼肯定地判斷四娘是假的呢?

"三兒,別開玩笑,我不是假的,我不是,我是你四娘!"四娘看見灰燼魔刃,嘩碉1直哆嗦,驚叫著辯白.

"別裝了,你的破綻太多了,就算我沒有看破你隱藏起來的模樣,我也會懷疑你不是假的."岳陽伸出三個手指頭:"第一,我剛剛在院長那里得到心靈呼喚的啟示,她告訴我,四娘剛剛被抓走不久,而你,則被救回了超過一個小時.我四娘是在竹筏上被抓的,你是在馬車前被救回的,風狂將軍的話,我就可以證實一點,你不是我的四娘.

第二,靄兒的反應,霜兒她再黏乎我,也不會拒絕媽媽的抱抱,媽媽,永遠是她的第一選擇.而你.第三,你根本就不像四娘,懂嗎?你只是變化成她的樣子,卻沒有她的內涵,我的四娘,絕對不會穿一件別的男子的衣服,更不會一直保持赤身**僅披外衣這樣,她是貞烈的女子,如果敵人想汙辱她,那麼她絕對會第一時間咬舌自殺的,而不會苟且偷生.她是平時膽小,遇到大事冷靜的好媽媽,那怕我戰得渾身是血,那怕天崩地裂,只要有我和冰兒,靄兒在場,她也是媽媽,也是為我們撐起一片天的偉大媽媽,她絕對不會像你一樣輕易動容,又哭又喊……在家中,在平時,她絕對以我的話為主,因為她覺得我是家中的小男子漢,而在眾人面前,她是我的媽媽,她是絕對不會容許我對長輩不敬的,而且也絕對不會輕易拋下那個溫馨的小家……如果真是四娘的話,除非我和岳冰都願意留下,否則,她是絕對不會留下在這個皇宮之內,西你,卻完全沒有想過任何東西,就決定留下,還裝著勸我.至于你的樣子那就更不用說了,徹底是另外一個女人,我就連不算熟悉的茜茜公主被人假冒,都可以識破,更何況養我育我長大的四娘,我還會認錯嗎?"岳陽.聲斷喝,高高地舉起了手中的灰燼.

"哈哈哈哈!"假四娘忽然換了一個聲音,一團黑光閃現,霧般籠罩在她的身體.

等霧般的黑光重新沒入她的身體,假四娘已經變成了另一個妖豔的女子.

遠比四娘高大,甚至比岳陽還要高出一頭.

聲音,充滿了妖冶.

她以烏黑尖銳的手指甲,指向岳陽:"門主告訴我,要特別小心你我當時心里還不在意,現在看來,門主所言不虛,你這個小孩,果然是非常難纏的角色.

君無憂與岳海老人相互對視一眼,他們似乎認識這個女人,臉色漸漸凝重.

殂發俱白的國師卻微笑道:"我擼是誰,原來是百變魔尊,怪不得將我們都瞞過了,我心里覺得總是有一點不對,可是啟示天賦卻沒有反應……要不是小岳陽及時發現,還真讓你給瞞過了."

一直沒出聲的老狐狸,也點頭稱是:"沒錯,真是慚愧,我們都一把年紀了,還比不上一個小孩,真丟人!"

"的確偽裝得很像,而且故意不穿衣服,讓我們都非禮勿視,不敢多看,也不容易生疑."風狂怒哼:"現在說出來吧,真正的四娘在哪?雖然百變魔尊是萬妖門的四大魔尊之一,但想離開這里,你還是掂量一下自己的實力再說."

"你們人多勢眾,我打當然打你們不過了,可是我要是,你們卻留不得,除了兩位老鬼能跟上,你們在我眼中連屁都不是,要不是強者約定不能殺你們這些皇帝,不得擾亂國家,我早就把你們這些宗主霸王統統干掉了.在老娘的面前牛逼個啥,老娘怎麼說也是個小先天."面前這個百變魔尊不屑地掃了風狂一眼,似乎老狐狸和國師兩人,別人在她的眼中都是可以完全無視的.

"依靠外力供起來的小先天,你拽個屁啊!"岳陽怒了,力量一層層地解封出來,舉起符文圖陣閃閃,彩光如朵-,靈氣流動的右手,將百變魔尊不可抗禦地扼住咽喉,整個狠狠砸摜在地面上.

轟一聲震響,整個宮殿都在搖撼.

在百變魔尊慘叫出聲的同時,岳陽又一腳狠狠地踩上她那高聳的胸脯,毫不留情同,冷酷無比.

只聽胸骨喀嚓一聲,百變魔尊口中鮮血狂噴.

岳海老人,君無憂和風狂,下巴都幾乎掉在地上,就連老狐狸和國師,也瞠目結舌.這小子一招就將高達八級中階帝皇的小先天」百變魔尊\&給秒了?這需要什麼樣的力量啊?再說就算是一個先天強者,也不可能一招就輕易把百變魔尊放倒在地上吧?百變魔尊可是成名兩百多年的凶人,在兩百年前,那是吸盡男子元陽,讓武者聞風喪膽的魔女一一r一一一真的僅僅是一招,連反抗都沒有,就被這小子打倒了?

這,這真是讓人難以置信.

"立即把我四娘的下落說出來,我賜你一死!"岳陽的腳上加勁,百變魔尊的胸骨格格作響,隨時要折斷的樣子:"否則,你會生不如死!"你是先天,你是先天,不能殺我……根據先天強者之間的協議,先天強者不能隨便向先天以下的人出手攻擊,尤其是殺害.我是萬妖門的尊者,我們萬妖門的門主,曾經參與你們的協議,我們萬妖門不殺你們的人,你們先天也不能出手殺死我們的人……你如果違反了盟約,那就世界大戰,你就是先天強者的公敵,到時,你將萬劫不複,你是絕對不能殺我的,而且,你還必須放我走!"百變魔尊喘吐著血法,連聲急叫.

"先天,你竟然就是大夏第七位先天?"國師要暈了,難怪明心宗主說不超過三十,什麼不超過三十,這小子剛剛才二十歲!"你瞞得我這老頭子好苦!"岳海老人渾身都在顥斡,想不到,轟動全國的先天,竟然是自己的孫子.

而且,還是平時表現得最廢柴的那一個.

自己最卓越的兒子岳丘,沒有艙夠攀上先天之境.

想不到,反而是自己的孫子,隱忍了十多年,做了十幾年的廢柴,終于修成了岳家千年來都無人可及的先天之境!他,他甚至是整個龍騰大陸,甚至有史以來,史無前例的一個年輕先天,二十歲的先天一一r一一一君無憂卻帶點頭疼,喃喃:"難怪茜那丫頭對他另眼相看……壞了,這下要壞輩份了,我豈不是要低海哥一輩?這真是亂了……"

"不要說什麼先天盟約,老子根本沒簽過,聽都沒聽說過!我要殺你,十萬個先天來也沒用,媽的,竟敢變成四娘的樣子來騙我!不說是吧,那好,老子賜你一個最慘的死法!"岳陽越說越冒火,大腳重重地踩在百變魔尊的胸口上,活生生地踩把她的肋骨,一根根踩斷.

上篇:正文 心靈的呼喚     下篇: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一對一,至尊對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