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一對一,至尊對決!】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一對一,至尊對決!】

一個紅色雙環旋轉的傳送光門,瞬間在百變天尊的右手閃現出來.

岳陽微愕,還以為她要逃走.

他冷笑一聲,舉起遍是玄奧符文圖陣的右手,探身,將百變天尊這個妖治的魔女扼住咽喉,舉起來,重重地摔在另一邊.

轟隆!

整個大殿又是一陣搖憾,百變魔尊身體砸地的轟鳴聲,久久回響不絕.白石鋪成的地板,碎裂如蛛網,向外延伸.老狐狸一看紅色雙環傳送門出現,立即帶岳冰和小丫頭離開,而君無憂,國師,岳海老人和風狂,臉上都露出戒備的戰意,似乎擔心有什麼強敵會聞風而至似的.

出奇的是,他們並沒有出手阻止這個傳送,也沒有毀去那個紅色雙環旋轉的傳送光門.

百變天尊很強,但岳陽自正式達到了先天一級後,他現自己擁有幾乎可以擎天憾地的力量,尤其是在符文圖陣和巨人影子的加持下,更是強大得無法想像.

原來認為很強的七級霸王和八級帝皇,現在看來並非不可戰勝.

在恐怖的力量和束縛天賦的作用下.力量解封後的岳陽,現自己輕易就可以將一個八級強者打得找不到北!

啊呀"百變天尊心中也暗暗叫苦,她知道對手是一個先天,心中已經絕望.

不管敵人是年輕人,還是老頭子.只要他是先天,那都不是自己可以戰勝的.當然,開始她不認為自己連逃跑的能力都沒有,她覺得打不過,自己完全可以逃離大夏皇宮.可是,面前這小子一出手就讓她死心了,這小子會一種束縛人的技能,別說逃跑了,就是掙紮抵禦都不可能!遇上這樣的一個變態.真是倒了十八輩子的大黴,現在唯一的寄望.就是指望先天盟約可以約束他!

"說,不然你會後悔活到這個世間上!"岳陽因為四娘還落在敵人手中,心中極度憤怒.

他扭起百變魔尊的右手,由于指開始折斷,一狠狠,一節節,把百變魔尊她右手的指骨統統折斷,讓百變魔尊痛不欲生.

當然,這還是開始,真正的痛苦,還是岳陽的真氣,一絲絲.沿著斷骨的神經,逆襲向上.

這種撥魂蝕骨般痛苦,讓百變魔尊一輩子也沒有試過,慘嚎連天.

岳陽可不因為對手是個女人,就會手下留情.

在他的眼中,敵人,那就是敵人.沒有男女之分,或看來一個變態人妖之類的敵人,他也照殺不誤!

"落在你的手里,我認栽,但是我真不知道你四娘的下落,那不是我負責的任務,那是百翼和百目兩個負責的,與我無關,我的任務只是負責吸引你們的注意,順便劫持岳冰和岳霜"我真不知道!"百變魔尊開始還很是口硬,但她很快意識到,面對岳陽,她的堅持是沒有意

因為,岳陽准備把她全身的都骨頭都折斷,再活拆下來.

岳陽一聽,到不像說謊.

他舉起右手,哼道:"既然如此.你可以死了!"

在百變魔尊這里得不到有用的情報,再加上著急去救四娘,岳陽決定給這百變魔尊一擊,直接秒掉就出.

一個聲音在岳陽的身後響了起來:"很拽嘛小子,如果你不懂先天的規矩,那麼老子可以教教你!"

有只閃著金光的大手,自後面伸過來,握住岳陽高舉的手腕.

比霹要還猛,比閃電還快.

岳陽的左拳挾著雷霆萬鈞的力量往回重轟過來,出手,絕不容情,對敵全力一擊,,

轟!

沉悶的撞擊巨響,讓人胸悶欲嘔.

岳陽被一股不可抗禦的力量,震的飛射向後,先撞斷一根柱子.再撞在一面牆壁上,幾乎破壁而出.才止住反彈之勢.整面宮殿牆壁,都深深陷四下去,磚石向後,裂隙遍布四周,蛇延不斷.

地面上,也有一條又深又長的拖拽痕跡.

那是岳陽企圖用雙腿站穩時的結果,如果他不是一個先天,如果不是全力一擊,估計會被對手打飛出殿外.

而他的對手,一個金色的巨人,也連續到退了五大步.

腳印深深地踏踩白石地面.

那個金色巨人腳下踩踏著輝煌的光環,一身戰鎧閃著黃金級卓越套裝特有的金色光華.旋角頭盔下,一張金色的面具,遮掩了來人的臉孔,腰間巨劍和獵獵的披風.無法讓人判斷出他的身份,只有胸前的銀月雙星徽章,可以判斷出他的實力.

銀月雙星,可以間接說明這個來人所在的境界,先天二級!

在金色巨人的身後,還有一個任何人都看不清的影子,似乎非常的模糊,依稀能看出是人形.

如果不注意,還會以為這個影子是金色巨人的戰獸.

事實上,岳陽現這個飄渺不實的影子,才是真正可怕的敵人.

這個飄渺不實的影子是什麼境界,岳陽的三級慧眼和肉眼通結合也看不清楚,不過,他知道一點,金色巨人要跟這個飄渺影子比起來,恐怕連一只手也不如.

這個差距,應該就跟自己與鳳仙美人那個實力差距一樣"

"向你致敬,君無憂陛下,我們無意闖入您的皇宮,更加無意干涉您處理的政事."飄渺影子似乎向君無憂微微地行了一禮,以一種說不出的詭異聲音開口道:"遺憾的是.我們必須那樣做.我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一個就快邁進先天行列的強者,被人強行殺死在您的皇宮中"也許她犯了錯誤,但按照我們先天與各國訂下的約定,我們都有權贖回我們的優秀後輩,只要有希望踏足先天的後輩,我們都有權利去保護.所以,你開個條件吧,我們不會無視遠古法則和先人賜予您們皇帝的尊嚴,只是,也請你理解我們的苦衷."

"即使你們向大夏宣戰,我也不會同意放人.因為這不是你們先天的事,而是我們龍騰大6的國事.你們先天可以在通天塔六層以上.自由自在地做你們喜歡做的事,但是,龍騰大6有遠古開始,就有法則保護,我們國事不受先天節制,你們先天強者,也不能干擾我們的決定,除非你向我們宣戰,將我們都統統殺死,否則的話,你們不能帶走百變魔尊."君無憂出奇的硬氣,即使他只是一化級的霸王,但對上先天強者,他卻毫不示弱.

"羅嗦,我們要帶人走,你們以為能阻止得了嗎?"金色

他重重地頓足.雙手一振.

金色的沖擊波在他的身體向外環形擴散,君無憂,岳海老人和風狂.三人都被沖擊波震退數步.

唯一屹立不動的,是須俱白的國師.

當金色巨人俯下身子,准備伸手抓起百變魔尊之時,一只腳重重地踩上了她的脊梁.

正是岳陽.

金色巨人的手.僵住了.

他沒有現被擊飛的岳陽什麼時候來到身邊的,這個出奇不意的舉動.讓他感到非常的憤怒.先天二級的強者,竟然被一個先天一級的毛頭小子迫到面前,還毫盾反應,這難道不是一個恥辱嗎?

"找死!"金色巨人緩緩地直起腰,吐了出這兩個字.

"傻丄逼!"

岳陽在嘲諷的同意,拳頭已經重重地轟在金色巨人的臉上.

轟一聲震響.

金色巨人完全以面具與臉,抗下了岳陽的拳頭,冷笑道:"你就這麼一點力量?"

岳陽束縛天賦與力量同時爆.一拳將金色巨人轟飛,直摔在宮殿的牆壁之上,等金色巨人暈頭轉向地到摔在地上,岳陽才淡淡地呸了一口:"對付你,已經足夠!"

"吼,你簡直就是找死!"金色巨人憤怒地彈跳起來,他從來沒有吃過這種啞巴虧.

"小丑"岳陽迎戰而上.身,到了金色巨人的身後.金色巨人有一百種辦法轉身攻擊.但他一動也不能動,眼睜睜地看著岳陽迸全力,重重地轟在自己的後腦上.心中極度憤怒又無比郁悶地飛摔出去,直挺挺地撞在牆壁上,最後破壁而出.

"不錯的天賦!"飄渺影子贊了一句:"既然你已經是先天,那我殺你就有理由了,去死吧!"

一道黑色的光柱,自那個飄渺影子的手指射出.

就像激光那樣帶有極強的穿透力.只是那道細細的光柱是詭異的黑色.

岳陽一閃身,想躲開,卻驚訝的現那道黑色死光還會拐彎"正當他准備以劍氣硬接時,有一只蒼老無比的枯手,在他的身後探出來,迎著黑色死光,輕輕一握,就像捉住一條黑蛇那般,擒拿在手中.

雙手一搓,黑光消散無蹤.

但那雙手卻冒集黑煙,變得焦黑.似乎被烙鐵焚傷一般,散出皮膚烤焦的味道.

緩緩,有個平凡無奇的老頭子.在岳陽的身後走出來,平緩地開口道:"不過是一個小孩子罷了,下這樣的殺手,如果你不給出一個解釋.我這個老頭子就當你走向我們大夏宣戰了.另外,其他幾位看熱鬧的朋友,是否有興趣與我這個老頭子動手呢?論起武力,我這老頭子也許比不上你們,論起國力,我們大夏更是遠遠不如,不過,論起拼命.我們大夏的男兒,從來都不會輸給別人的.是戰,是退,你們一言可決!"

在岳陽的另一邊,還有個高瘦的老人,文質彬彬的樣子,就像一個,

者.

臉上總是帶著禮貌的微笑.

不過,他的話,卻但完全不像一個學者,到像一個滿臉橫肉的屠夫.眼睛充滿殺機地哼哼:"欺負我們大夏無人是不是?你們這些夯貨.都上來吧,不管是單挑,還是群毆.我們都奉陪到底,還說什麼先天盟約,這不是扯蛋嗎?一句話.要不立即滾蛋,要不就開打,萬妖門能嚇唬人?天魔殿能嚇唬人?嚇鬼啊.你們以為我們都是三歲小孩嗎?"

這個表面斯文說話粗豪的高瘦老人,一手輕按著岳陽肩膀,似乎示意岳陽先不要說話.

"兩位護國戰神,請別生氣.這件事我們有道理,放在哪里,他們都說不過去."國師臉上笑眯眯的勸解.

"你們大夏蠻子也會講道理嗎?真是笑死人,你們的道理在哪里?在大夏皇宮里,一個先天要殺小先天,你們不勸解,還暗中相助,這是哪門子的道理啊?先天盟約,任何先天除了護國戰神在國家危難時可以出手,任何人都不能出手干擾龍騰大6的走向,更不能隨意殺人,尤其是有潛力的後輩.否則就是先天公敵!你們當時也簽下了這一份互不干涉的盟約,現在,你們出爾反爾,表面裝正人君子,背地卻搞另一套.我們出手救人有什麼不對?而且我們還尊重你們大夏國,要贖回百變魔尊,你們苦苦相迫,這也是道理?"此時,有個銀色面具的巨人男子,出現在飄渺影子的身邊,條理非常清晰地辯駁著國師的話.

"有熱鬧看了,哈,甭要管我們,我們只是來看熱鬧的!"有幾個,紅色,黑色的影子,閃現大殿各處.

"我們天魔殿在這事表又有幾個散綠色,藍色和紫色光芒的先天強者,有男有女,出現在大殿的一側.

"三對四不公平,萬妖門才三個先天,大夏國有四個,我決定助萬妖門一把."有個惡魔模樣的男子,頭上長著巨大的彎角,利爪長尾,身上一陣陣燃燒著詭異的黑色地獄烈炎.走到飄渺影子的身邊,表示見地不平為朋友兩肋插刀.

"滾,你這個魔鬼沒有資格管我們龍騰大6的事!"君無憂一聲厲喝.

"君無憂陛下,請勿動雷霆之怒,我個人並不代表魔淵,因為眾所周知,我已經與魔淵清關系,雖然我不是人類,但我更喜歡留在人類世界生活.如果是我的樣子長得不好.或者身份不合你的心意,我表示遺憾,也許來一個精靈族的先天美人,你會喜歡,可惜我不是,哈哈哈!"那個惡魔先天強者向君無憂微微敬禮,臉上的表情卻毫不在乎.

岳陽網想開口,高瘦的護國戰神在他背後寫了幾個字,讓他暫時不要出聲.

"關于我們小泰坦要殺百變魔尊的事,非我個人,就連陛下及兩位護國戰神,還有岳元帥及風狂將軍.大家都覺得沒有錯.原因很簡單,因為百變魔尊要殺他的親人,他有權利殺死危害親人的凶手,這一點,換在你們身上也是一樣.第二點.他是網晉升的先天,根本沒簽過先天盟約,也不知道他的引介人是誰,也許根本就沒有人告訴他關于先天盟約一事,所以,他會動手殺死百變魔尊.這非常正常.試問一個自己修練達到先天的年輕人,在沒有引介人的情況下,如何會知道什麼先天盟約?要不是今天擒拿百變魔尊,我們都不知道他就是新晉的先天強者.各位如果小泌刃大夏富戰,那麼請回,如果想破壞井天明約.向我們哽公"戰,那麼請不要客氣,有本事將我們幾個老鬼,包括陛下,統統殺死,我們大夏打死無怨,絕對信奉強者至尊!"國師說到最後,揮手一震,沖擊波在他的手中擴散.

原來想大步走向岳陽的金色巨人,被國師震得倒退九大步.

兩位護國戰神,君無憂,岳海老人及風狂,都走出來,與國師站在一起,擋在岳陽面前,共同面對眾多強敵.

岳陽心中頗是感動.

他知道,這一仗真打起來,像君無憂和岳海老人,風狂他們都可能會沒命.

至于三個先天打對方四個先天.就算加上自己,也未必能夠穩勝,最可怕是,還有天魔殿的先天,在虎視眈眈,一方落敗,恐怕他們就會落井下石.

包括,那些看熱鬧的家伙也一樣.他們在最後絕對不會袖手旁觀的,而會推波助瀾和掠奪戰果.

明知這一仗有敗無勝,但君無憂和大夏國強者的強硬態度,還是震憾了岳陽的心.在地球的天朝大國中.岳陽見得多都是河丄蟹社會,友好鄰邦,一衣帶水,共同展,友誼萬歲這些東西.那些件交部言人.說的都是什麼強烈譴責,鄭重抗議,深表遺憾之類的空話,沒有幾十年前那種"原子彈就是說話彈.的硬氣,更沒有兩千年前那種"明犯強漢者,雖遠必誅.的雄姿大勢"

現在一聽,現這個自己沒怎麼在意的大夏國,雖然實力不算強,但態度絕對是牛逼的.

你要戰我便戰,就連皇帝都能豁出去拼命.

難怪強大無比的敵人,進來也先向君無憂表示致敬,原因是這個.皇帝值得強者尊重,值得任何人尊重.他也許不是最好的皇帝,但絕對是最態度強硬最不妥協最勇猛豪邁的皇帝.

如果皇帝不怕死,那麼將軍士兵會怕死嗎?

如果皇帝敢豁出去拼命,那麼將軍士兵甚至國人,還有不敢拼命的嗎?

拼了!

岳陽心中的熱血一陣陣的翻騰,力量不斷地提升,越來越接近暴走的狀態他准備第一個沖上去,把那個金色巨人殺掉.別的先天得,他也許還無法干掉,但是這個實力與自己最接近的金色巨人,絕對可以

拼!

"喲小家伙,你又調皮了,又惹事了?人家網回家洗個澡,你就鬧出大亂子."鳳仙美人,不知何時出現在岳陽的身後,那蓮藉玉臂柔柔地纏繞著岳陽的肩膀和脖子,櫻櫻紅唇.也在他的耳邊吐著粉紅色的香氣,聲音就像情人撒嬌一般柔膩.

"天罰,你認識他?"許多先天強者都非常意外,當他們看見鳳仙美人出現在岳陽的背後,又如此親熱,眸中神色更是變幻莫測.

"這是人家的小情郎,你們誰打傷了他,人家就要你們賠一個!"鳳仙美人笑嘻嘻的,說得好像就是真的一樣.

"滾,你給老子滾遠點!"岳陽同學現在沒有心情跟她打情罵俏的.

四娘沒救回來,這個鳳仙美人出現.更不是一件好事.

在整個宮殿之內,岳陽估計最強的先天有兩個,一是那個身影模糊不實飄渺虛無的影子,那是最強之敵!另一個是鳳仙美人,這妞是天魔殿的三大天魔之一,肯定不會幫大夏國的強者,說不定還會暗中搗鬼.所以,她的出現,惹得岳陽心煩,根本沒給她好臉色.

鳳仙美人裝出一副淒然欲泣的表情:"人家剛剛讓你那個,你就對人家如此冷淡,人家太傷心了!"

所有人神色都帶點恍然大悟,難怪這小子如此牛逼,原來是鳳仙美人的小情郎.

當然,也有人懷疑.

"天罰,這是真的嗎?"天魔殿中有個極其俊秀的男子,站出來問.

"請你不要管我的私事好嗎?天龍.如果你想管閑事,等你排得進前三,不,前三對你來說是不可能的.什麼時候等你排愕進前五,再跟我說話吧!"鳳仙美人對于這個人卻毫不留情地呵斥,而且正眼不看對方一眼.

"好!"那個極其俊秀的男子一聽臉都有點變形了,他緊緊地握住拳頭,目中射出光芒如劍"幾乎要刺穿岳陽的心髒.

"萬妖門主,請你鄭重地向我們陛下賠罪,並向我們大夏作出合乎我們心意的賠償,最後解釋清楚.為何向我們的小泰坦施展出殺人滅口的"滅絕之光"那樣,你們才能離開.否則,我們將不惜一切代價開戰."國師臉上神態變得嚴肅志來,他的身份以及他的話,都代表了一種大夏國的意志,那就是絕對不受欺凌.那怕血戰到底,都要悍衛國家

嚴.

"他已經是先天,又強行阻止我們救人,門主殺他沒有什麼不對,你說他不知道盟約,哪有證據?你說他沒有引介人,他沒有引介人,怎麼晉升的先天?"戴銀色面具的銀色巨人,冷笑著反駁.

"人家來說兩句吧,這小子的先天,是我昨天無意中激的,至于他的引介人是誰,人家倒不知道.門主想殺人家的小情郎,似乎有點說不過去吧,如果人家沒有聽錯,在龍騰大6,先天嚴禁向優秀後輩動手.尤其是毀滅性的擊殺"門主這個前輩做得不怎麼樣,人家心中聽了很不舒服呢,門主能不能給人家一個合理的說法呢?"鳳仙美人用力地掐著岳陽,讓他別開口,這不是勇力的斗爭,這是關系到整個龍騰大6及通天塔的勢力平衡.

"真的才兩天?兩天前晉升的先天就有這麼強?我不信,這絕對不可能!"銀色巨人一百個不相信.

"這里沒有你說話的地方,如果你再插話,我就把你抓到通天塔六層當眾殺掉,看誰能救你.注意你的身份,在眾多強者的面前,那麼多人不出聲,你一個最差勁的家伙叨嘮個不停,你不感到羞愧嗎?我問的是你們萬妖門的門主,不是你!"鳳仙美人臉上閃過一絲厭惡.

銀色巨人趕緊退後兩步,躲到那個飄渺如影子般的門主背後,低頭不語.但眼睛的怒火一閃而過.

"天罰,不要嚇唬我的人好嗎?怎麼說我們都是聯盟."那個鼻子般的門主淡淡地開口.

"與你們同盟的是天魔殿,不是我."鳳仙美人微笑道:"不要拿聯盟來壓我,就算你是天誅,也別想這樣跟我說話.想人家不管也行.誰讓這個小冤家無依無靠呢,誰讓這個小冤家如此冷淡呢.小一,肝,人家現在傷心了.不管你了,娩世肝看著你被一大群壞人欺負吧,誰讓人家是弱女子一個,想管也管不了呢!"

一大群人聽了直翻白眼,她也算是弱女子?

她要是弱女子,那這些上沒有強者了!

在龍騰大6,不管怎麼排,相信她都能排進前十名,她要是弱女子.那大家都不要活了.

當然,看她的意思,似乎又有點想讓岳陽求她,眾人覺得這件事還有商椎的余地.人是打了,但追究看來不可能,門主把他的屬下帶走.順便給大夏國皇帝行個禮,這件事算是兩清了.想追究到底,那大夏國肯定拼命,這今天罰最後幫誰,那還說不定.

要是天羅和紫金兩國的強者聞訊而來,恐怕局勢還會變異,走向另一個未知.

"想欺負小孩子嗎?我看不過眼.我們天羅,大夏和紫金也是聯盟.你們動大夏,也等于動我們三國.我提個建議如何,既然你們不想打又不想道歉,那就一對一,以強者為尊.決出勝負.如果大夏國的小先天勝,那你們道歉交人,如果你們勝,那我們把百變魔尊還給你們"這是最公平的決斗,門主.如果你不同意,請不要怪我出手相助大夏了."夜後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

"是夜後"許多人心中暗驚,她果然來了.

如果天羅國來哪一位先天高手,他們都不會像夜後前來一樣在意.

這個夜後也不是好招卷的.

她跟天罰一樣,都是那種怎麼排都可以排進前十的強者.

甚至,她有可能排得進前五.

雖然夜後沒有對岳陽出言相助.但身為先天強者,大家都不是傻子.知道她其實非常的維護這小子.一對一是最公平的沒錯,但是,這樣一來,無形中就幫這個剛剛邁進先天的小子躲過了責罰和死亡.因為在一對一中,無論誰上場,都不可能于眾目睽睽之下殺人,因為在最危急時自己人會出手救援,頂多是擊敗.不可能真正有機會殺死對手.

現在許多先天強者,心中都想殺死剛剛晉先天的這今年輕人.

看他滿身遠古符文圖陣,要讓他以後成長起來,那不得了,恐怕又是一個擠進前十的先天強者.

所以,無論如何,這小子都要想辦法除掉.

"好辦法,就這樣決定吧!"飄渺影子般的門主微微猶豫,放棄了讓銀色巨人上場.派出了實力更強的金色巨人,出戰岳陽.

"怒,只要你怒就會贏.對手只有一身硬殼,很容易對付!"鳳仙美人猛親岳陽的耳垂,又給他出主意.

"你們都在這里干什麼?"忽然,一個比冰還要寒冷的聲音,響了起來:"滾,統統給我滾回通天塔!不守盟約者,殺無赦!"

眾多先天嚇得一哆嗦.

就連最強的門主,也趕緊微微欠身致敬:"我們無意違反先天盟約.只是夜後提出一對一的至尊對決,由大夏國的那今年輕人,對戰我們萬妖門的屠城魔尊,請至尊做個公正吧!"

那冰霜般的聲音就像寒流,吹拂整個宮殿,一句話,就把所有先天的心都凍住了:"至尊對決?你們欺負他沒有引介人是嗎?告訴你們,他的引介人是我!你們殺了他,萬妖門一門滅絕,,公正我不做你們另請高明.我離開前,最後警告一次.如果讓我現你們再在龍騰大6出現,違反先天盟約,干擾國事.不管是誰,統統殺無赦!"

全場的先天,都感到大暈.本來還以為撿了個好欺負的,誰不知差點沒有嚇死.

這小子,竟然是那個她親自來做引介人?

難怪,年紀輕輕就已經是先天,難怪夜後會如此暗中相護,也難怪天罰會拼命誘惑他,,

飄渺如剪的門主,微微沉吟了一眸子.

他向君無憂微微行禮致敬:"大夏皇帝,我們將離開您的皇宮,返回通天塔,不會再干預任何事,祝你一切順利吧!"這話的言下之意,他不會帶走百變魔尊,但也不會命令門徒把四娘送回來,當作沒看見,撒手不管.表面上他很有禮貌,對君無憂這個皇帝表示恭敬,其實他們還是算計一把.最少他的門下弟子把四娘俘擊了,至今沒有消息.

"小子,進決斗空間,不要以為有個好的引介人,你就以為能打贏我!"金色巨人,展開了一個傳送卷軸.

岳陽心中更是牽掛四娘.不願意現在決斗.

但在耳邊,忽然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讓他聽了心中一穩.

這個聲音讓岳陽專心決斗,她沒有保證別的,但岳陽非常相信,這個聲音的主人一定會先替自己去保護四娘的安全.而且,他也相信她有這個能力可以做到.

有她在,岳陽的確可以安心決斗了.

岳陽要打敗金色巨人,不僅是救回四娘,還要替大夏國爭回一口氣.

不就是先天二級嗎?

岳陽不動聲色,昂挺胸地走進了決斗空間.不僅是他,還有觀戰的鳳仙美人,兩位大夏國護國戰神.君無憂,國師,岳海老人和風狂等人,以及對方的那些先天,也統統進入觀戰.這一戰意義重大,如果大夏國贏下這一仗,那麼將重新崛起.

如果失敗,那麼則是萬妖門的複出之始.

萬妖門多年來一直隱藏于世.積蓄實力長達千年,才僅有三名先天.一旦金色巨人戰敗,那麼將是複出的當頭一棒.

雙方,都不能輸,都必須贏!

"一對一,至尊對決!"鳳仙美人自願出來作為仲裁公正,她的玉,手高高舉起:"大夏國岳陽岳泰坦,迎戰萬妖門屠城魔尊百里屠城,對決無限定,不論時,不計分,沒暫停,禁援助,直到失敗一方的戰死,或者一方下跪求饒為止,雙方若無異議,出來決戰,到計時,三,

在鳳仙美人玉手揮下的同時.金色巨人已經飛射出沖了上來.

同樣,岳陽也舞空而起,迎戰而去.

上篇: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我賜你一死!】     下篇: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三重強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