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涅盤之火與滅世之輪】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涅盤之火與滅世之輪】

三重強化後屠城的身體狀態,岳陽看得很清楚!

但是,他不確定用影子也能造出同樣的效果,因為屠城用的,完全是另一種古怪的戰獸.'火山’本來應該是元素類戰獸,它怎麼可能與遠古巨獸和巨龍融合在一起呢?岳陽覺得非常詭異,偏偏這個屠城又做出來了,事實擺在眼前,不由得岳陽懷疑.

渾身烈焰般的屠城,就侮火焰巨人一般.

他舉起巨拳,轟然而下.

岳陽當然不會硬接了,飄然退後.

"火焰槍!"屠城將身體的烈焰凝聚成一杆火焰長槍,向岳陽狠狠地投擲出去.

轟隆,一聲巨響,大地崩裂,一個火山噴射口被他召喚出來,岩漿噴湧而注.

如果岳陽剛才被震得暈眩了,那麼他就會掉進紅紅的岩漿里,融成青煙,最少,也會被岩漿流噴中全身.然而岳陽的殘像消失後,真正的身體,出現在場邊的鳳仙美人的面前.

岳陽非常惱火地沖鳳仙美人大聲呼喝道:"你干什麼啊?有什麼話想說,當眾說就行了,非要在我的耳邊傳音來叨叨,又不說正事,煩死了!"

"人家跟你的情話,當然是悄悄地跟你說了,讓他們知道多羞人啊……"鳳仙美人掩口而樂,完全不在

意岳陽的態度.

"我跟你沒什麼好說的!"岳阽覺得這妞是不是拿自己做擋箭牌.

她也許不喜歡那個天龍的糾纏,表面找個男朋友,讓天龍把注意力都放在自己的身上,她好逍遙自在.

自己一點便宜沒占到,卻要背個大黑鍋,真是讓人惱火.

鳳仙美人電眼一眨,妖嬈無比地嬌笑起來:"好,人家不說,小冤家你安心比賽吧!"

岳陽火大了:"誰是你小冤家,老子跟你屁關系都沒有,你讓要讓老子上了,那也就算了,現在一點便

宜沒占到,等下打完,你讓老子推倒,那再叫小冤家不遲!"

鳳仙美人一聽,好像非常的委屈,低頭,兩只小手指碰碰:"人家那里還疼呢,你這人,一轉背就不認

帳了."

眾人豎起耳朵聽八卦.

那邊屠城,趁機提升戰力,又暗中召喚幾個'火山’,將那些火山隱藏在地底之下,只有岳陽一腳踏上

去,就會爆.

君無憂和岳海老人他們對視了一眼,都覺得有點不對.

怎麼岳陽這小子打著打著就跑到天罰那里去了?而且他一直很冷靜理智的,怎麼如此容易激怒?難道這

是天罰在對他使用催眠技能?兩位護國戰神,也相互對視一眼,他們不熟悉岳陽,但感覺天罰正有意激怒他,

似乎跟剛才她說的話有關……剛才天罰說了'怒,只要你怒就會嬴,對手只有一身硬殼,很容易對付!’.

岳陽平時應該是一個非常冷靜的人,很擅長算計敵手,反應快.

這樣的人,最不容易激怒.

但一旦暴怒,爆飚升的力量,也會非常可怕.

"你哪里疼啊,我碰也沒碰過你!"岳陽怒火爆,自己之前被她打得夠嗆,還讓她用胸乳彈飛,真要說

疼的應該是自己吧?

"當時,你火了,將人家壓在地上,就像蠻牛似的,死命的那個,人家喊疼,你也不停止,要不是人

家身體好,早就讓你弄得沒命了."鳳仙美人一說,岳陽差點沒有吐血,他根本就不記得自己曾經把這妞推倒

,這妞不推到自己就偷笑了,自己怎麼可能推倒她?

岳陽轉臉一看,現天龍那臉,簡直比包公還要黑.

他眼睛噴出的烈焰,比剛才屠城噴出的龍息還要烙熱一百倍,一千倍,簡直想用目光的怒火將自己燒死!

對面所有人都有點誤會,這不奇怪,天罰如果愛帥哥讓這小子推倒,那倒也不奇怪,要是沒有關系,她

會這麼袒護他嗎?那顯然是不可能的!

"別說沒有,就是真的將你就地正法了,老子也不負責任!滾你的!"岳陽覺得推倒可以,但責任一定不

負.

誰說推倒就一定要娶回家做老婆的?

推倒後,大家保持情人的關系不行嗎?要是推倒了,都往家里帶,那自己過有家庭的性福生活?

像伊南小妞,茜茜公主和落花城主她們推倒了,三妻四妾,帶回家中暖被,這還好說,畢竟是自己喜歡

的女人.像鳳仙美人這種女人,誰稀罕啊,推倒了就推倒唄,就當是一夜情.再說岳陽也懷疑自己沒有做過,

要是做過了,這妞不把自己吸干才怪,後來自己身體靈氣充盈全身力量無窮,哪有大戰的虛脫?

最重要的一點,那個豪乳的神秘美女說不定早就來了,自己要推倒鳳仙美人,她應該會出手阻止.

當然了,如果真的曾經推倒這鳳仙美人嘞.

那也是有可能……因為岳陽根本不記得暴走飆後自己做過什麼,說不定當時真的撕了鳳仙美人的衣服

,壓上去,將她就地正法了!岳陽不太確定,不過他的態度表明一切.不管有沒有,他都不會負責任,所謂'

不干白不干,干了也是白干’,就是這種態度.

這種無情,對伊南,茜茜和落花還有那個愛看書的妞她們幾個不會.

但對于鳳仙美人,再干一百次,岳陽覺得也是白干.

反正她送上門找抽,那何必跟她客氣?

"別對人家那麼無情嘛,你這樣,人家的心也碎了!"鳳仙美人毫不介意岳陽的反應,妖嬈無比地扭動

著盈盈一握的蛇腰,吹彈欲破的嬌嫩小臉,湊近岳陽的唇邊,蔥白玉指挑著岳陽的下巴,那櫻唇吐氣如蘭:"

人家這也是擔心你,你趕緊打完了,也好去救回四娘啊!"

"……"這話就像晴天霹靂般,炸在岳陽的腦海里,所有的思維都沒有了,只剩下四娘的音容笑貌.

"如果你不去救她,說不定她會遇到什麼不測,到時你就不能盡孝了,你是她的乖乖三兒,還沒有好好地報答她的養育之恩,如果她被人殺了,你後悔也來不及."鳳仙美人在岳陽的耳邊,夢喃般吐著粉紅色的氣泡,一瞬間,岳陽的氣勢變了.

對面的先天,現岳陽的氣勢就像火山般隱藏著巨大的能量,隨時都有爆的可能.

萬妖門主提出了抗議,輕哼道:"天罰,你這好像不符合規定吧?一對一至尊對決,你這是助他,還是想干擾對戰啊?"

鳳仙美人的玉指在岳陽的眼前輕輕地劃過,她小臉閃著一種神秘的光輝,眼睛就像在嘲笑:"我其實是在幫你們呢,我們不是同盟關系嗎?剛才我看見你的人拼命在地底布置火山之印,動作一點兒也不隱密,所以特意讓小冤家過來談話,好讓你們先布置好,現在我看差不多了,你們這戰場布置了十個火山之印,我這不幫你們嗎?"

萬妖門主微微一窘,立即分辨道:"其實火山是屠城和狂斬兩人共有的元素類召喚戰獸,當屠城召喚火山,狂斬必然會有反應,你這是誤會."

鳳仙美人優雅地聳聳香肩,在岳陽的臉頰上輕親一下:"那算是我錯了,小家伙,別死在這,否則你的四娘也會沒命!"

"四娘!"岳陽原來失神的眼睛,閃過一道霹靂般的光華.

那隱藏起來的氣勢,一千倍一萬倍的爆出來,比屠城的火山爆還要猛烈.

在憤怒的咆哮中,岳陽于一瞬間將身體的全部力量都釋放出來,甚至,他無法控制的力量,甚至他自己

都不知道的隱藏于體內的力量,也完全爆出來.

遠古符文瘋狂旋轉起來,形成全新的圖陣.

在背後的一個巨大的符文戰陣就像光環般擴散開去,接著又有一個稍小的符文戰陣在里面旋轉.

輝煌的光芒如利箭般怒射出去,先天強者以手阻擋,現被那種光芒擊得手掌生疼.實力最差的兩人,

現被那種光芒擦傷了手指,不禁懼然……這僅僅是身體爆擴散的光芒,就有如此恐怖的威力,如果讓他一

拳打中,那還得了?

"已經攀到了先天二級!"站在門主身後的銀色巨人'狂斬’聲音有點顫抖.

"不,現在已經先天三級了……"萬妖門主的聲音也帶有一點苦澀,他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人,一瞬間

竟然能提升到這種程度,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而且憤怒的岳陽,他的戰力還在不斷上升.

先天三級,還不是他的極限.

一股毀滅萬物的火焰,比起火山的岩漿更加猛烈千萬倍,潔淨的火焰.讓所有的先天都變了顏色,所有

人都有種逃離的沖動,因為,這是就連先天也承受不起的'涅盤之火’.如果僅有兩團涅盤之火,已經讓對面

的先天強者們膽戰心驚,但是他們看見,在岳陽身上,升起一道十數米高的涅盤火柱……那種滅世的火焰,讓

所有人都感到無力.

幸好這涅盤火柱只是沖天而起,沒有直接命中自己,否則,除了萬妖門主之外,其余人恐怕會一擊必殺.

萬妖門主也忌憚無比.

他的功力,幾乎達到了人類的極境.

幾乎沒有能量可以毀滅他的身體和靈魂,但是,在僅有的幾種能量中,涅盤之火就是其中一種!

鳳仙美人初時也帶點驚訝,仿佛不敢置信岳陽第二次大暴走後會爆到這種境界,她隱隱感到,自己的魅惑天賦,與這小子的憤怒是完美無缺的組合,只要自己對他使用魅惑,那麼他就能不斷地提升,每暴走一次,每爆一次,他與遠古符文就更加融合,就能揮更大的威力,而隱藏在他自己體內的涅盤之火,也能揮出更大的威力!

他的未來,不可限量.

只要他的身體,還能承受更多的魅惑,相信還能提升更大.

難怪姐姐會如此看重他,主動做他的引介人,原來這小子還真隱藏有如此巨大的潛力!

鳳仙美人現自己現在還看不透岳陽的真正潛力,遠古符文和涅盤之火,為什麼能夠如此融合呢?為什麼完全沒有一點兒排斥?這小子修練的先天功法又是什麼?這是任何人也無法做到的,在沒有修練成功,甚至不知道自己擁有恐怖力量,他的身體,卻能兼容兩種完全不同的毀滅性力量,他的功法應該是一種無上的神奇功法,也許是遠古時代的先天功法,否則,根本不可能會有這樣的神奇異象!

有趣的小家伙,你到底還有多少秘密呢?

鳳仙美人眼眸中盡是笑意.

"嗷!"

岳陽一咆哮,仿如炸雷,所有的涅盤之火統統回收,凝聚于他的雙手.

此時的屠城哪里還敢與他開戰,嚇得趕緊逃跑.

可是憤怒的岳陽,比疾電還快千倍,瞬間已經追上並且出擁有龍翼飛行的屠城,他只是揮手一擊,屠城那火山般巨熱保護的身體.被岳陽手中的涅盤之火毀滅去中間一段.

變成兩截,摔在地面上.

對面的先天強者都嚇得咽了一口唾液,好強,這是貨真價實的涅盤之火,火山熱量在它的面前只是笑話.

在屠城體內退出的巨龍和遠古巨獸,慘嚎著離體,還來不及叛逃離開,已經讓憤怒的岳陽兩拳轟中.

拳頭射出的涅盤火槍,射穿了巨龍和遠古巨獸.

秒殺!

萬妖門主心中一顫,這小子即使在憤怒之中,也能使出屠城剛才的"火焰槍",這種學習能力,真是嚇死人.

"饒命!"屠城覺得死亡陰影襲上心頭,現在他如果再不求饒,結果就只有死亡了.

"敢殺我四娘,殺無赦,啊啊啊!"憤怒的岳陽雖然沒有完全喪失理智,但他的心神九成都是殺戮.求饒對他沒有作用,他舉起涅盤之火燃燒的右拳,一拳把屠城的腦袋擊碎.對面的先天強者,沒有一個人敢上前阻止,包括萬妖門主在內.

他自信可以打敗現在的岳陽,但不能保證自己在涅盤之火的攻擊中不會受傷.

而且,岳陽背後那巨大的符文戰陣,他還弄不明白是什麼意思,假如這個戰陣是傳說中"滅世之輪"和"永琱局"那麼自己的樂子就大了,就算能逃出這兩個符文戰陣的鎖定禁錮,恐怕也會實力大減.

現在去救人,恐怕先天前十就沒有自己的位置了.

而且,那個笑嘻嘻的天罰,要是自己受了傷,她真的會那麼容易放自己離開嗎?還有暗中虎視猶眈的夜後……

萬妖門主如此一想,心中大寒.

銀色巨人'狂斬’與屠城是兄弟,手足情深,但也僅是向前邁了一步,就停下腳步悲呼起來.

他意欲救人的行為激怒了憤怒中的岳陽,他的眼睛殺機爆:"殺,所有傷害我四娘的人,都給我去隨

著他又一次大暴走,雙臂的涅盤之火熊熊燃燒起來,而背後那雙輪旋轉的符文戰陣,竟然隨著他的心意,向銀

色巨人狂斬射去.

"拼了!"銀色巨人狂斬驚懼地現,自己竟然無法躲閃,似乎被那符文戰陣的光輪鎖定,唯有拼盡全

力,拔劍,向符文戰陣旋成的光輪怒劈而去.

無聲無息,那符文戰陣的光輪,穿透了他的身軀,直到數百米外,再散成千萬符文光點,回歸岳陽的身

體.

銀色巨人狂斬的身體,被符文戰輪的光輪切成兩半,轟然倒下.

秒殺!

所有的先天強者,都一陣懼然.

萬妖門主吐出了肯定的答案,更讓他們為之顫粟,因為萬妖門主說的是'滅世之輪’.

除非先天五級以上的強者,才有可能在這個滅世之輪下逃脫,否則,結果就會像銀色巨人狂斬這樣,被

滅世之輪一切兩半……這種滅世之輪根本就不是先天五級以下的強者可以控制的,怎麼會在這個僅僅先天一級

的小子手中揮出來?

沒有人能想明白這一個答丄案,但沒有人會去懷疑事實.

銀色巨人狂斬的尸體,就是最好的證明.

"殺了你們,殺!"憤怒的岳陽,高高飛到天空,原來消失的天世之輪,竟然又重新凝聚出來,而且更大

,邊緣還有涅盤之火燃燒,看來在使用一次之後,岳陽的控制力更好了.對面的先天強者大寒,變態的小子,

竟然還能再來,這小子真是先天一級?先天五級也能只施放一次!而且大家除了這小子,還沒有看過有誰能夠

使用滅亡之輪沒有一點反噬,也沒有一點後遺症……五百年前,有個瘋狂的先天強者研究符文陣成功,使用了

一次滅世之輪,結果先天六級的他被反噬,身體炸碎,最後只剩下一個骷髏頭.

這小子用了一次沒事,他還要來第二次?

先天強者可不想成為他屠殺的對象,趕緊離開決戰空間,現在屠城已死,他們再不走,下一個死亡的,

有可能會是自己……

誰要跟一個憤怒又變態的小瘋子對戰啊?

就連實力最強的萬妖門主,深深地看了岳陽一陣,也劃出符文圖陣,割裂空間,閃身離開.

岳陽一看所有敵人離開,失去了目標,忽然心里憤怒不起來了.

眼前陣陣黑,手中的符文戰陣和涅盤之火迅歸隱身體,他失控地在天空中摔下來.岳海老人不顧一

切地抱在懷里,這可是他的孫子,別說沒有了涅盤之火,就是有,他也不會放手.君無憂也極是高興,第二個

趕到岳陽的身邊,激動地拍手,連聲叫好.

"好什麼,這小子太逞能了,最少三個月不能再使用先天力量,否則他就有罪受了."鳳仙美人飄到岳

陽的頭頂,俯身下來,那大眼睛嬌媚地給他放電,"怎麼樣,小冤家,過度地使用先天力量,是不是很舒服?

身體最少疼一個月,三個月不能再使用先天力量,否則你那脆弱的身體,就會嘭一聲爆掉!"

"都是你害的!"岳陽覺得渾身疼痛無比,一種過度透支的感覺遍及全身,他要是還有余力,非一巴掌扇

飛鳳仙美人這妞不可,最少也抓捏一把她的美乳,可不能白白便宜地放過她.

可是,現在舉手,他都覺得困難.

大夏國的兩位護國戰神,卻輪番安慰岳陽:"沒事,開始身體沒有習慣釋放先天力量,是這樣的反應,

而且你剛才過度透支了.沒有大問題,你的身體沒有被滅世之輪反噬,也沒有後遺疰,你的身體非常好.普通

先天,也許要恢複一年,你只要一個月,已經非常的快了.安心靜養,在這一段時間多參悟剛才的狀態,會

有好處的!"

"我沒空,我要去救四娘!"岳陽喘著大氣,他要不救出四娘,心里一點也不安甯.

"求我,人家才會考慮送你到瘦狗嶺!"鳳仙美人還沒說完,岳陽拼盡全身氣力,自岳海老人懷中跳起來

,將她撲到在地上,雙手抓向她那顫悠的美乳,口中大喝:"少在老子面前撒嬌,老子不吃你這一套!"

鳳仙美人沒想到岳陽同學在大戰之後,還能作出如此色狼舉動.

一愕,半空中懸浮的她,即被岳陽撲倒在地上.

岳海老人和君無憂等人也是愕然,但反應過來後立即轉身,一邊離開,一邊若無其事地交談,君無憂對

岳海老人說:"今天的天氣不錯!"

風狂回答:"陛下,今天碧空萬里,陽光燦爛,很適合出海釣魚."

至于岳海老人,點頭同意:"老臣剛好有一艘漁船."

兩位護國戰神和國師,也湊熱鬧地接口:"我們已經好久沒出去走動走動了,老骨頭都要生鏽了."

君無憂一邊展開傳送卷軸,一邊邀請:"那大家還等什麼?風狂你再准備點酒吧!"

他們就這樣若無其事地離開了,剩下岳陽和被壓著的鳳仙美人,目瞪口呆地看著這群老家伙大搖大擺,

旁若無人地離開……岳陽同學的狼狼之手,還按在鳳仙美人那雪白的美乳之上,等兩人反應過來,岳陽同學一

抽手,現用力過猛,那嬌嫩無比的美乳,都抓得有點紅了.

"一不做二不休!"岳陽同學感到鳳仙美人體軟似酥,幽香陣陣,

狼狼之心大起,頭腦一熱,決定干脆就推倒這囂張的小妞算了.

"等等,你要干什麼?"鳳仙美人有點慌,尤其是看見岳陽同學撕她的衣服,更是尖叫起來.

"干什麼?你說我要干什麼?"岳陽覺得她說的都是廢話,而且之前就干過一次了,還裝什麼啊,再來

一次也不多.

"人家倒是沒關系,可是你不要去救四娘了嗎?"鳳仙美人眼珠子一轉,岳陽一聽就拎著褲子跳了起來

,惱火無比地大吼;"滾,最討厭你這個勾人的狐狸精,害得老子不上不下的!以後看見老子,滾遠點,否則

見一次就暴你一次!"

岳陽罵歸罵,但心里很是慚愧自己讓情欲沖昏了頭腦,把救四娘也給忘記了.

趕緊展開卷軸,升起傳送光門,直通向瘦狗嶺.

上篇: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三重強化?】     下篇: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齊心協力,營救四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