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回家】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回家】

打開下頜,檢查過口腔沒有異物,岳陽准備俯下去進行人工呼吸.

心中一轉念,岳陽停止下來,抬頭看著s茜公主,落花城主她們幾個,一拉茜茜公主的手;"你來!"

"我,我,我不會!"茜茜公主嚇得小手亂搖.

"很簡單的,捏住鼻子,用口包住嘴唇,往里面呼氣,你先一大口氣,盡量吸多點,然後呼進去,籲了兩次以後,落花你開始胸外壓,雙掌並疊,不要太用力,別壓斷了肋骨……呼氣與胸外壓的比例是2比3o,你們還楞著干什麼?"岳陽現自己只有一通理論,要說到救人,如果之前救落花城主那次不算,他也沒有試過真正施救.

"我也不會啊!"落花城主驚惶地俯下身,但她的手顥抖得厲害,

顯示出此刻內心的慌亂.

"笨蛋,你自己來……體會的不救,你讓她們怎麼救?這可是救命,你以為是什麼啊,笨蛋,我來!"神秘美女看見大家都手足無措,主動俯下身給四娘按壓心髒,茜茜公主也趕緊俯下身,但她把握不到要領,沒辦法吹進空氣,岳陽一看不行,只好親自救人.

這可是救人!

一定要把四娘救回去,別的不要想了,現在也不是想那些亂七八糟東西的時候.

他把神秘美女的蒙面紗巾摘下來,鋪在唧娘的嘴唇上,然後俯下去呼氣救人.這一個方法,岳陽以前在電視里看過,防止口腔異物或者口水之類的吹進是瀕危者的肺里,表面就用一層紙巾或者薄紗間隔.

定.

當然施救的現場,不一定有這樣的條件,所以這一條沒有硬性規岳陽沒顧得上看神秘美女的臉,俯下去吹了兩口氣.神秘美女等呼氣過後,趕緊配合按壓.地的力量很輕,生怕壓斷了四娘的肋骨,岳陽不住地提醒她按壓再

慢一點,但要稍微加強力量,茜茜公主則一疊聲地讓神秘美女別太用力,至于落花城主,她則給四娘按摩雙手,一邊讓岳陽再呼氣,"快點,四娘她的手好冷了,你們快點……"

"不能大快,大家不要著急,不要亂,更不要哭!心肺複蘇的救援一定要持續!"岳陽自己心急如焚,但他知道,如果現在慌亂了「那一切都完蛋了,必須堅持施救.

"還有什麼方法?"神秘美女現兩輪心肺複蘇的救援後,效果仍

然不大,趕緊讓岳陽再想辦法.

"電殛,刺激心髒跳動,還有就是打開胸膛,用手按摩心髒!"岳

陽知道很多救人方法,但一種他都沒試過.

想起上次拿刀要割開落花城主的胸口按摩心髒,岳陽現在想起來還

會冒冷汗.

那種辦法,是非常危險的.

自己沒有真正學習過如何救人,也沒有試驗過胸內心髒按摩「一旦割開了胸膛,會造成什麼後果,他還真沒想過.岳陽生怕大大電流殛傷了四娘,趕緊補充;"電流不要太大了,以手放電,接絏面要大,接觸時間要短,輕輕電殛一下……我想想,打開胸腔用手按摩心髒要注意,如果傷口流血,那麼證明還有心髒,一定要不會出血,才沒有血壓,心髒才需要用手按摩……我其實也沒有試過!"

神秘美女立即拒絕了電殛:"我的電殛是殺傷敵人的,不能用來救人,雷霆娜迦也不行,我們不是治愈系的!"

茜茜公主不住地跺腳,她心急救人,又幫不上忙,心中焦灼得不

行.

第三輪施救結束,四娘仍然沒有反應.

岳陽心中一橫,現在再猶豫,四娘就沒命了,大腦十分鍾供氧不足就會造成不可逆的傷害,現在絕對不能再擔摑了……他把屠龍匕拿了出來,准備打開四娘的胸腔,用手按摩她的心髒……

一只小手在後面伸過來,接著小文麗那小小的身子擠了進來.

她的小手凝聚起一團柔和的白光,輕輕地放在四娘的身上,四娘得到了這團白光能量的補充,臉色一下子約潤起來,但呼吸和心跳仍然沒有.小文麗伸出小小的手,伸進四娘的衣服里,整個人閃著彩色,然後漸漸虛化,那只小手似乎要融入四娘的身體一般.十秒鍾後,岳陽和茜茜公主她們都聽見有極輕微的心跳,神秘美女探探鼻息現仍然沒有呼吸,趕緊讓岳陽繼續呼氣……

岳陽又驚又喜,趕緊呼了兩口氣.

小文麗的手融入了四娘的身體,她在不斷地按摩著四娘的心髒,直到心髒恢複跳動,才慢慢地退出小手.

四娘的身體輕輕一震,心跳雖然微弱,但已經可以清晰地感應到它的跳動.

她的呼吸,也由完全沒有,漸漸變成氣若游絲,再越來越大,漸漸恢複了正常,嘴唇重新紅潤起來,手足也慢慢地回升溫度.岳陽緊緊地抱住小文麗,心中無比感激這個小寶貝,還好有她在,四娘才救了回來,否則以自己那三腳貓的笨拙辦法,也不知會如何……真把四娘的胸腔割開,按摩心髒,到時候心跳恢複,血壓恢複了,大出血又該怎麼……岳陽真是不敢想像那種後果!

三女激動地相捅,緊臬-摟住,不斷地歡呼.

直到這時,眼淚才斷線珍珠般落下.

當然,這是喜悅之淚.

等岳陽放下疲憊不堪的小文麗,神秘美女已經把蒙面紗巾重新戴好了.

岳陽就算再顧不上看她的臉,剛才也看到了一點點,雖然沒有認真仔細地打量,但現在回想起來,也有一點點印象……這個神秘美女,長得跟美女院長非常像,幾乎就是同一個人,只是她的臉色要比病病殃殃的美女院長好得多,除了型不一樣,岳陽分辨不出神秘美女和美女院長有什麼不一樣……難道她們是姐妹?不過沒聽說過美女院長還有姐妹啊!

現在岳陽當然不會直接詢問神秘美女,他裝務沒看見她的真容.

"好寶貝,做得好!"茜茜公主抱起小文麗,叭叭地親了兩口,岳

陽有點汗顏,想不到這個暴力女竟然喜歡小孩子.

小文麗疲憊的小臉浮現紅暈,她身子微微一掙,游離茜茜公主的懷

抱.

化成一道虹光,返回岳陽的身體,繼續休眠.

岳陽生怕地上涼,趕緊背起了四娘,心里想一想後,又叮囑三女:"這件事,以後永遠不要提,就當從來沒有生過!"茜茜公主一看岳陽重點沖著自己說,頓時-大聲抗議,"你看我干什麼啊?我又不是多嘴蕃,你以為我會說出去?最討厭你這種懷疑的眼神,別再看我,否則我揍你!"

她揚起小拳頭抗議岳陽的懷



落花城主趕緊打圓場,"沒什麼,這只是救人,我不覺得有什麼,救人是好事!"

神秘美女干脆沖著岳陽說:"你亂想什麼,把邪念去掉!"

岳陽暗中擦把冷汗,沒有誤會當然好,就怕三女事後會亂想.他用束帶把四娘軟綿綿的身子輕輕背好,另一邊的茜茜公主,也小心翼翼地背起伊南.

四人相互看看,都覺得無比的疲倦.

連番的大戰,先是在絕望深州的云頂天池那個一線天,與天魔殿的強者血戰,身體還沒有恢複過來,又救援四娘.現在四娘救回來了,四人都覺得無比疲倦,岳陽中間還與屠城多打了一場,解封了先天「更是渾身疼痛.他背著四娘,走在前面,茜茜公主背著伊南,疲倦地跟著.

而落花城主和神秘美女則是相夫攙扶著,走在最後.

十多公里的地下洞穴,岳陽走了一個多小時,才是到殺死妖冶女子和狼爪男子處.

岳陽把兩人的尸體都裝進了巫妖之戒,三女雖奇怪他為什麼要這樣做,但並沒有多問.

"這條秘道,可能與天梯有關,否則這里不可能有禁錮力量."神秘美女推測:"如果以後有空,我們最好再來一次,仔細查檢下,萬妖門的舉動很詭異,我們看來要倍加小心……"

"再說吧,現在累壞了,我只想休息."茜茜公主加快兩步,與岳陽並肩而行,"幸好你的伊南兄弟不重,否則我可沒力氣背她出來.我說小騙子,你,你該不會喜歡這種調調吧?"神秘美女和落花城主沒說話,但豎起耳朵偷聽.

"我沒空跟你廢話!"岳陽覺得渾身骨頭都散架了,背後的四娘本

來很輕,但現在感覺就像山一樣重.

"要不我替你背一會吧!"還是落花城主她最善解人意,主動地替

"苯用!"岳陽逞能,一口拒絕.

讓兩個女的背人,自己一個大老爺們空手走路,這算什麼?

到了湖底通道,岳陽再也撐不住了,先把四娘解下來,不休息一下,他沒有力氣把四娘背出那個通道口位于湖底的長長水底通道……茜茜公主和落花城主也累得不行,比岳陽還快,一坐下來,依靠在一起就睡著了.只有神秘美女帶點警惕地坐著,防止有什麼變故……當岳陽去看她,神秘美女卻在鼻子內輕哼一下:"睡你的!"

睡夢中,茜茜公主,落花城主,神秘美女還有伊南的音容笑貌不住地閃過.

岳陽覺得她們非常調皮,明明在身邊,卻非要躲著,偶爾一現.想捉,怎麼也捉不住.再沉沉入眠,岳陽現自己進入了夢境的世界.之前揍了他n+1遍的大蘿莉,正在夢境世界中等著他.

岳陽現,大蘿莉現在的練功竟然是先天境界的,可是自己那種先天卻截然不同,她控制的技巧,要比岳陽好一百倍,先天一級的力量,在她的控制之下,精妙得讓岳陽簡直歎為觀止……原來用先天破體無形劍氣,還能有這樣的控制效果……早知道這樣,根本就不用大爆,就可以將屠城打得滿地找牙.

大蘿莉不說話,但她的練功,將岳陽帶進一個全新的境界之中,讓他有了新的領悟和認識.

如果將先天境界比喻成一個房子,那麼屠城先天二級的實力,就是兩層樓.

三重強化後的屠城,竟然接近先天三級,就等于兩層半,岳陽原是先天一級,他不知道自己大暴走後竟然多高,只記得自己幾乎秒殺了屠城.

現在,大蘿莉用另一種境界告訴岳陽,雖然是一層樓,但層數並不代表真正實力……如果說屠城的兩層半是普通的標准高度,那麼大蘿莉的先夭境界表現出來的一層,就等于天安門城樓那樣,一層就比屠城的兩層半還要高得多……准確來說,大蘿莉表現出來的先天境界,越了岳陽心中的理念,她的先天一級,開闊而且奧秘,不僅比屠城的先天二級要高,而且高出不止十倍!

她的先天境界是無比豐富的,壯觀無比,絢麗多姿.

岳陽也是先天一級,他感覺自己的先天一級,就像一間木板做的平房,而大蘿莉的先天一級,就像天安門城樓那樣高大雄偉.

雖然兩人都是先天一級,但氣勢,高度,潛力等等完全不同.岳陽看了之後,除了震驚,就是狂喜,現在他總算有點明悟,真正的先天一級,那是多麼美妙的一個境界……之前想著急急提升,那是一種最大的獵誤,相反要在先天一級上打好基礎……岳陽覺得,如果自己也能像在大蘿莉展示的先天一級那樣,打好這樣的基礎,有這樣的境界作為成長底蘊,那麼以後就算想豎起萬丈高樓,也絕對不用擔心……

基礎,直到現在,岳陽才真正明悟.

自己需要的,原來就是更好的基礎.

沒有基礎,自己就會像屠城那樣,達到先天二級,或者更高,就停滯不前,因為基礎決定了成長!一間平房的底子,絕對建不起萬丈高樓!

大蘿莉看見岳陽明白過來,她沒有像平時一樣痛揍岳陽.

相反地,她給岳陽演示了許許多多讓他幾乎都記不住那麼多的技巧,非常耐心,而且反複地糾正他的錯誤.

雖然她不說話,但親身示范,用最直接的身體語言,告訴岳陽在先天一級的種種奧秘.

岳陽徹底知道了自己的不足之處,醫療能力,心靈感應,戰獸融合,技法變換等等等等,他現自己除了戰技稍微出色之外,在各個方面都跟不上.就算戰獸操縱,也遠遠不及龍騰大陸的武者……要不是小文麗她們都聰明無比,懂得自行作戰,要靠自己指揮,那根本不值一提……比如蠻牛影子的操縱,就可以體現出不足,至于金屬小獸,岳陽甚至還弄不懂該怎麼去使用它,每次都是讓它自己出擊.

"我一定要打好基礎,太重要了!"岳陽心曇-感歎了無數遍.

現在看見了大蘿莉展示的境界,那就是鄉下土包子進城見識到了高樓大廈,見識到了汽車飛機,回頭再看看自己的草房牛車,感到無限慚愧一樣道理.

再醒來,岳陽現自己竟然回到了白石城的家里.

四娘正坐在桌前,給小丫頭喂吃的,一口喂小丫頭,一口喂小文麗,時不時還用手絹給兩小家伙擦擦嘀.

岳冰伏在床頭,也許是荼■壞了,睡得正音.

"自己怎麼回來了?"岳陽記得自己明明在地下通道里睡著,怎麼

是誰背自己回來的?

趴在門口吐舌頭的灰太狼,本來百無聊賴的,它無意中看見岳陽起來了,頓時精神抖擻,一下蹦起來,高興無比,'汪汪’直叫,好像它就是最忠實的看家狗似的.岳陽大汗,這灰太狼看來外語掌握得不錯,要不看它的樣子,單聽聲音,誰都以為它是一條狗……

"三兒,你醒了?"四娘扭頭一看,手一顥,差點連碗都給摔了.

"小三哥哥……"岳靄這小丫頭更是直接在椅子上站起來,飛躍到岳陽的身上,歡呼起來.岳冰小姑娘驚醒後,卻不作聲,只是緊緊地摟住岳陽,眼淚滾滾而下.

"哈,我說這小子死不了,岳雨你看,現在醒了吧!"茜茜公主

和堂姐岳雨在聞聲在門口沖進來,滿臉驚喜.

再在她們的後毒,是擠卡在門口進不來也出不去的海胖子,葉空和

厲氏兄弟.

他們心急,一起沖進來,誰不知給卡住了.

有人朝他們的屁股上踹了一腳,海胖子他們轟地倒地,接著有人施施然地踩著他們進來,正是老狐狸.老狐狸笑得很是得意,仿佛岳陽同學欠了他三萬金幣答應今天一定還那樣,他等岳陽安慰完滿屋子又哭又笑的女孩子之後,一把邀住岳陽的肩膀,很小聲很詭秘地跟岳陽說;"小子,你這下完蛋了……嘿嘿,求我,否則老夫絕對不會幫你的,一定要特別有誠意地求我!"

岳陽聽得一頭霧水,完了?

自己好好的,什麼完了?難道是用人工籲吸心肺複蘇來救四娘的事,茜茜公主她不小心地說出去了?

但也是救人啊,自己當時實在沒辦法了……

再看四娘高興得不住地抹眼淚,岳陽心中又大安,如果讓四娘知道這件事,她肯定尷尬,既然她沒事兒,證明茜茜公主沒有說出去,再說她也不是大嘴巴那種人,就是有點暴力,而且喜歡拿胭脂虎目來瞪人!

"泰坦同學,你也知道,騙人是不對滴,騙女孩子更是不對,現在你騙了兩個女孩子,人家的家長找上門討說法了,你說你乍辦?之前說暈睡不醒,那也罷了,現在你醒了,想躲也躲不過去,我看你啊,夠嗆!"老狐狸用救世主那種口吻,一邊輕拍著岳陽的肩膀,一邊誘惑道:"現在你如果誠心誠意地求我,那老夫考慮一下,看能不能幫你說說,如果你小子還像以前一樣,連我都騙,那可別怪我不幫你,嘿嘿,你自己想個清楚!"

"什麼亂七八糟的,像我這樣誠實的好孩子,怎麼會騙人!"岳陽

一句話,老狐狸直接栽倒在地上.

"你敢說你沒騙?"老狐狸揪住了岳陽的衣領.

"沒有,就算有騙人,那也是你教的,你是導師,我是學生,所謂·教不嚴,師之過'o"岳陽同學理直氣壯.

"算你狠!"老狐狸給岳陽豎了個大柵指,"呆會看你怎麼應付人

家的家長!"

"我一不偷二不搶,怕什麼!"岳陽拼命給自己鼓勁.

"可是你拐了別人的女兒……小姑娘的家長,就在外面的廳里等

著呢!"老狐狸臉上的表情是看你怎麼辦的幸災樂禍.

"你們兩個嘀嘀咕咕說什麼啊?既然你已經沒事,那我走了「對了,你打壞了宮殿那就算了,反正不是我住的,不過你打壞了我的祥云鳳紋白玉瓶,價值一千六百多金幣,你有空給我結清這筆帳!"擁有六識天賦的茜茜公主其實聽見了岳陽和老狐狸的對話,但她裝著沒聽見,反而給岳陽一個紙條,上面寫著帳單,上面寫著'岳陽同學欠茜茜公主一千六百枚金幣',她的意思是讓岳陽在上面簽個名字.

"廢話!"岳陽接過就撕了,又沖著Is然的茜茜公主說;"我們倆誰跟誰啊,一個爛瓶子和萬惡的銅臭,可不能阻隔和沾汙了我們的純潔友誼!"

"誰跟你有什麼純潔友誼啊?"茜s公主暴怒.

"沒有嗎?那好,送客!"岳陽同學樣樣手,伸手推茜茜公主出門口,堂姐岳雨繪笑,好說歹說地拉茜茜公主出去了,茜茜公主恨不得一口咬死他,但礙于屋里多人,只好裝出淑女模樣,與四娘道別.

四娘也帶岳霜小丫頭到前廳給人報喜,看來前面還真有人在等著.

小文麗化成虹光消失,而灰太狼在岳陽腳邊蹭了一陣,現岳陽沒空理它,跑出去繼續曬太陽打瞌睡.

岳陽看見海胖子和葉空他們都遍體鱗傷,奇問道,"你們經曆了什麼魔鬼訓練,怎麼弄成這樣?"誰不知葉空一開口,岳陽就大汗,因為葉空說;"哪里,魔鬼訓練小事,我們這是強攻瘦狗嶺,與萬妖門的門徒對打,才弄成這樣的……差點沒有掛掉,幸好搶救回來!唉,直到現在,我才現自己真的很弱小……

海胖子倒是洋洋得意地自誇:"雖然沒救到人,但我打敗了兩個四級的豪傑和一個五級大師,戰績輝煌!嘖嘖嘖,你沒聽到,前兩天我被學校的點名表揚,讓那些小看本大少的人都掉了一地眼珠子,他們不知道,本大少天生就是為了打敗萬妖門的門徒而生到這世界來的……真是高手寂寞啊!"

葉空和厲氏兄弟都離他遠去,讓他一個人在那自吹自擂.

岳冰小姑娘不作聲,偷樂.

"前兩天?我怎麼回的?回來兩天了?"岳陽的眉頭一皺,難道自

己在床上躺了兩天?

"你好像是茜茜公主背你回來的,我們不太清楚,但你回來可不止兩夭,你都暈睡了十天,現在應該說是第十一天了!"葉空一說,岳陽又是一陣暴汗,做個夢用了十一夭?

"外面怎麼回事?"岳陽感應到外面大廳好像有不少武者在說話.

"伊南姐姐的姑姑來了,原來伊南姐姐是姐姐,不是哥哥……"岳冰覺得是時候給岳陽講出真相了,她還不知道岳陽第一天第一眼就看了出來,她還以為自己這個笨哥哥因為宅得太久,沒辦法分出男女.

"啊,不會吧?伊南是個女的?"岳陽想裝出特別驚訝的樣子,但

覺得又不能太強烈,否則岳冰都會笑岔氣.

"你這個笨蛋,泡妞的好機會都讓你浪費了,現在太遲了……我要自殺!"海胖子淚流滿面,用頭不住地撞著牆壁,一副要自殺誰也不要攔他的悲苦模樣.

上篇: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真的要人工呼吸嗎?】     下篇: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杯具男的身世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