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東天王】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東天王】

"不論是陛下還是谷主,都性情淡泊,仁慈良善,她們不喜戰爭,在她們心目中,不管是自己的子民,還是雇傭軍,都是生命.

你還小,是無法理解她們對生命的熱愛和看護,在她們的心中,人的生命是最重要的東西,至于國家,名譽和金錢這些根本就不重要.我們蝴蝶百花兩族,建立國家不是為了稱雄,而是為了更好的延續兩族的後代……既然兩代都要滅亡了,那麼國家也就不再重要,解體或者入侵,這些都隨便別人吧,我們既然管不了,那就干脆放手,人沒有了,還要那麼多地方做什麼!"伊南的姑姑說出讓岳陽大汗的回答.

岳陽萬萬沒有想到,伊南姑姑會這樣說.

如果換成另外一個人,岳陽說不定會覺得對方是個偽君子.

但對于伊南姑姑,以及坐在地身邊的四娘,岳陽忽然覺得這很合理.因為,如果換是四娘這樣性情的人做女王,相信同樣也會這樣執政,因為像四娘這樣的人,天性善良,根本就沒有戰斗欲望,習慣了逆來順受……要是她們會反抗,那才叫奇怪呢!

岳陽很想問問杯具男的親生母親是什麼身份,但又怕這個杯具男是早就知道的,自己一問就露餡.

而且老狐狸,夏侯衛烈和葉空,海胖子等人都在,問了,未必方便回答.

"既然是這樣,那如果需要我們小輩做些什麼跑腿的,姑姑可以吩咐."岳陽當然裝乖孩子,盡量在伊南姑姑面前留下個好印象,看得出來,伊南姑姑非常重視伊南的未來,否則她也不會親自來在這里甚至等岳陽醒來,親自問話.

"你們都是小孩子,只要不忘修煉,平時盡管玩耍就是."伊南姑姑聽了有點失笑,擺手道:"我可不是找你做勞力的,只是聽說伊南把項鏈給你了,便想來看看你的."

伊南有妹妹嗎?"岳陽同學裝傻地問.

"沒有,就是一個獨苗苗,也是好不容易才保下來的,她面皮嫩,不敢跟你真說.蝴蝶百花兩脈都是後代凋零,前幾天,我現阿嫻原是百花一脈,現在開枝散葉,育有兩女,真是無比感動,萬萬沒想到百花有後,真是天見垂憐.像你這樣的男丁傳世,蝴蝶百花兩脈,在百年也僅是你一例了."伊南姑姑一說,岳陽大汗,心想這都是什麼生育能力?難怪國家都不要了,原來沒男丁傳宗接代了.

不過她們是女子為王,有沒有男丁,這個應該不是問題吧?

岳陽胡思亂想,但一時想不明白.

伊南姑奴沒有點明要岳陽與伊南怎麼樣,只讓岳陽抽個時間,和伊南一起回去蝴蝶百花谷,見見谷主,最好帶上四娘,岳冰和岳霜這個小丫頭.

她與四娘,用一種岳陽聽不明白的語言說了很久,不時拿眼睛來看岳陽,似乎討論的話題正與岳陽有關.

外面院子有人大步進來,破銅鑼的大嗓門沒進門檻就嚷嚷起來了:"這個破爛白石城,比我家下人住的地方還差,沒個好逛處,可悶死老子了.我說四房媳婦,你們家的小三還沒睡醒嗎?豬也沒睡這麼久的,他是不是知道我過來了,就躲起來不見吧,這可不是男子漢作風,我最不喜歡無膽懦夫……"

門外有個黑張飛般的大漢進來,身材極其高大,估計接近兩米,走路風風火火.

十進門,就把門楣給撞了.

咚地震響.

差點撞崩了門,他卻摸摸額頭,渾若無事地進來,不說自己走路不小心,卻怪岳陽家的房門太矮:"我說四房媳婦,你們家也不爽利,建個房子,門口舉不開好,這讓客人怎麼進?"

岳陽一聽就笑了:"主要我們家沒有權勢,如果我們是皇親國戚,客人釋點頭哈腰的進來,那再矮也沒問題."

那黑張飛般的大漢一聽,馬上搖頭,教訓岳陽道:"小子,你懂個啥,拳頭硬才是道理,光是皇親國戚那有個屁用啊?你要想別人怕你,你必須得是個強者,拳頭比誰都大,大家都怕你,那才會低頭,這世道,別說皇親國戚沒用,就是皇帝出馬也不好使……你們國的君無憂不是個皇帝嗎?三大國的皇帝之一,九五至尊,聽起來這多牛逼啊,他要見了我,他還得叫我一聲大哥,你知道是什麼原因嗎?原因就是我拳頭硬過他,他不叫,我就揍他,你聽懂我說的道理沒有?我說的,那都是道理!"

"海哥你聽,剛才還說不在小輩面前充大頭,現在當他是大哥了,他這千年老二,什麼時候變成大哥了,我怎麼不知道?"門口,大夏國皇帝君無憂,岳海老人以及兩個中年男子說笑著進來.

岳陽一看那兩人也不簡單人物,一個威猛有若雄獅,一個氣度深隱如豹.

雖不認識,但這兩個人的實力看來不在鷹眼男夏侯衛烈之下.

如果比起岳家城堡的強者,也許稍遜于岳山,但絕對比二伯岳嶺要強上幾分……現在,岳陽又想起了代家主岳山的種種跡象和氣度,越想越覺得不對勁……這個岳山,應該不止六級中階宗主的實力,但當時的眼力還看不出來,現在想想,覺得他還真有點詭異!

有機會,一定要仔細調查一下岳山,這家伙給人的感覺很不好,至于岳嶺,那算了,一個小宗主,直接無視!

四娘看見岳海老人和君無憂進屋,趕緊起身行禮.

君無憂隨意擺擺手,表示不必多禮,自行走到老狐狸的桌前坐下.鷹眼夏侯衛烈趕緊起來,給他沏茶,老狐狸卻只是點點頭,還是大模大樣的擺架子端坐.

岳海老人對四娘點頭示意,虛扶讓她起來,對于岳陽,卻露出激動的神情.

拍拍岳陽博肩膀,重重地點頭,說了聲:"好!"

他似乎不太擅長表達感情這種事,又拍了拍岳陽的肩膀,就轉身到君無憂身邊坐下.

相反,之前教訓岳陽的那個黑張飛般的大漢,卻怪叫起來,圍著岳陽左看右看,就像一個農民跑到牛市里挑耕牛那個激動勁兒,大手一邊指著岳陽,轉身卻轉身問岳海老人道:"岳老大,這小子就是你家那個廢柴小三?看起來不像啊,這小子要是個廢柴,那我這雙眼睛都挖給你們得了……

"你不是上門找碴來的嗎?要表揚,大家都排著隊表揚他,還沒輪到你呢!"老狐狸惱岳陽同學剛才不拍自己的馬屁,趁機落井下石.

"好家伙,這不提倒也罷了,一提老子就上火了!"黑張飛般的大漢頓時大怒,揪住岳陽的衣領.

"揍他,狠狠地揍,不用給我面子的!"老狐狸火上澆油.

"打耳光可不好,因為落花姐姐容易看出來,萬一她心疼了,二表伯你就麻煩大了.你給這小子幾記暗拳絕對看不出來,要不扒下他褲子打屁股,他就算打狠了,也不敢向落花姐姐告狀,這法子保證管用!"茜茜公主也生氣岳陽剛才駁她面子,拼命地給那個黑張飛般的大漢出餿主意,敢情她跟這家伙還是親戚.

"我天生神力,給他幾拳,這小子不會吐血倒地吧?"黑張飛般的大漢拳頭的確很大,晃一晃,很是嚇人.

"哪里,這小子皮粗肉厚的,很耐打!"老狐狸差點沒說岳陽銅皮鐵骨.

"那老子不客氣了,在心里憋了一團火,不打人的確沒辦法消除."黑張飛般的大漢那鐵拳就要往岳陽的胸口擂去,忽然岳陽叫停.

岳陽一叫,那黑張飛般的大漢大感愕然,似乎不明白岳陽為何叫停.

他覺得打岳陽那是天經地義的事情,要是岳陽不讓他打,反倒是不應該,甚至大逆不道.

他奇怪地問:"你叫什麼停啊?難道老子打你不得?"

岳陽臉上一下露出陽光燦爛的笑容,點頭肯定道:"您老當然是打得,只是,像您這樣德高望重,德才兼備的前輩高人,為何要打我呢?大家都知道,您一向都是厚德載物,仁慈善良,智旁雙全,孝感天地,一諾千金,禮貌過人,學高為師的前輩,行事向來以德服人,兩拳雖有萬斤神力,但絕對不會自恃神力,恃強凌弱用拳頭欺負弱小.

像您這樣頂天立地的強者,對小輩那是呵護有加的,豈又會受老狐狸他一言挑撥,難道老狐狸以為他那種三歲小孩子也能看出破綻的挑撥離間能夠影響到號稱智多星的您嗎?我想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黑張飛般的大漢一聽,頓時把岳陽放了下來.

看見岳陽的衣領揪皺了少許,又伸手替他給繃直了,非常神氣地點頭同意:"說得好,剛才我只是試探你這小子的膽識,現在現你的實力雖然不足,但膽識還馬虎,也算是個不錯的小孩.至于別人的挑撥離間,你放心,我是多智近妖的東天王,難道還聽不出來嗎?你根本不用替我擔心這個!我東天王一向都是以德服人,放心,我絕對不會打你,我雖然有萬斤神力,但絕對不會使用暴力!"

老狐狸聽了,直接一頭栽倒在地上.

見過喜歡聽馬屁吹捧的,沒見過這麼喜歡聽馬屁吹捧的……真是個傻瓜!

茜茜公主也滿頭黑線的模樣,要不是這是個長輩,她准備提壺熱茶兜頭澆淋下去,讓這個大傻瓜清醒清醒.

"笨蛋,你給人賣了還給人數錢,那小子都把你的女兒會吃點苦頭,現在看來,根本沒那種可能.

"對,我何必跟你小子講道理!"黑張飛般的東天王暴怒地舉起了拳頭,就要痛揍岳陽.

"不講道理也沒問題,但您是前輩高人,總不能冤枉好人吧?您喜什麼要打我?"岳陽好整以暇地問.

"這個……我讓你弄暈了,但我打你肯定有理由,等我先打了,再慢慢解釋給你聽!"東天王覺得他是有道理的,只是剛才讓岳陽說了一通,有點亂了,打人的理由有點想不起來.

"萬一,我是冤枉的呢?你能讓我打回來嗎?"岳陽反問.

"當然不行,我堂堂是個天羅國王爺,又是前輩,打你是道理,不打你也是合理,我就是打錯了,那也是你倒黴!"東天王言明在先,絕對不讓岳陽還手,不管是否打錯.

"您老真不愧是前輩高人哪,這話說得太對了."岳陽含笑肯定,又給對方伸個大拇指,誇贊起來,最後在對方高興之余,冷不丁地問:"前輩-,我與你素昧平生素不相識,你一進門就喊打喊殺,而且這還當著那麼的人,如果大家都不在這,估計你還會殺我全家,你這王爺和前輩高人就是這樣當的?"

"我……我跟你爺爺是一百多年的老朋友,怎麼做那種事,你這簡直就是汙蔑本王!"東天王狂怒不止.

"原來是這樣,小子失言,請心胸開闊,肚量驚人,海納百川,寬宏大量又寬以待人的王爺恕罪."岳陽盡管衣領被揪,但雙手仍然做出恭敬的抱拳禮.

"小事,本王心如大海,氣吞天下,恕你無罪!"東天王一聽拍馬屁就會得意得眉開眼笑.

"他是個小騙子,拐了你女兒……"老狐狸趕緊提醒他.

"你這騙子,敢拐我寶貝女兒?看老子不揍死你!"東天王立即翻臉,那拳頭高舉.

"你說我拐了你的女兒?"岳陽懷疑地問.

"沒錯."吝天王百分百肯定.

"拐賣婦女兒童是大罪,關于嚴懲,我這點是支持你的,但你是親眼所見?在這屋子搜到你女兒了嗎?"岳陽又問,黑張飛般的大漢為之語塞,證據哪里找,他只是聽說的.

"笨蛋啊,他哪是真的拐賣,只是騙取了你女兒的身心,他是個負心的薄情郎,是個花花公子,是個花心的紈绔子弟,你不揍他還干什麼?"老狐狸都急了.老狐狸一說,東天王又把拳頭舉起來,這回,他決心不管岳陽說什麼,都狠狠地揍上一頓再說.

"在打死我之前,我想知道你女兒的名字,否則死不瞑目."岳陽

長長地歎息.

"我的寶貝女兒當然是最乖最漂亮最可愛的小落花,她被你騙了,現在回她的花園躲起來,天天痛哭,以淚洗臉,我揍你那是替無行道!"東天王一說,岳陽暴汗,這家伙是怎麼生出落花城主的呢?看來落花城主的優秀基因全部都遺傳于母親,否則非變成一個女野蠻人不可!

"誤會,其實我是落花城主的親衛隊長……"岳陽趕緊拿出大家是自己人的表情,而且不容置疑地說:"雖然沒領到薪水,但我可以很負責地告訴你,我已經上班了半個月!"

"親衛隊長?"東天王怡然:"你是小落花的親衛隊長?"

"早在去通天塔三層的飛來峰空間樓閣取妖姬魅香花時,她就提出了這種請求,但當時我口袋還有一點零花錢,也就謝絕了,沒接下這份兼丄職.但你也知道我,我心腸特別的軟,尤其是對女孩子,我說考慮考慮,沒有一口拒絕,主要是怕你女兒傷心,當然你的寶貝女兒也是明白事理的人,跟你一樣尊重他人的意見,並沒有強迫我兼丄職親衛隊長."岳陽一說,東天王趕緊把手松開,又把岳陽的衣領整理一下.岳陽說聲謝謝,接著說下去:"後來,我去絕望深測,采摘星光幽藍草,一想落花城主是愛花之人,也邀她一起去采摘……後來生了許多事,我看落花城主她很有誠意,後來就答應做她的親衛隊長,但提出了'不值夜班,加班雙薪,節假日要休息',她也一一答應下來,你知道她跟你一樣,都非常的善解人意而且心性善良……她回家里哭了?應該不會,我跟她一起做那個的時候她都沒哭,回家怎麼會哭?"

"你跟她做了什麼?"東天王一聽炸毛了,差點沒有掐死岳陽.

"烤魚,我跟她一起在云頂天池烤魚,她的鹽放多了,我批評了她幾句,她當時也沒哭,我以為她回家不會哭的,誰不知道……"岳陽攤攤手,表示自己錯了.

"嚇死我了,原來只是烤魚!"東天王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慶幸沒事生.

"那可不止烤魚,我還跟她做了……"岳陽還沒說完,東天王又把他給提到了半空中,一副要生吞了岳陽的凶狠模樣.

"你還跟她做了什麼?"

"做了一個花冠……你也知道,你女兒特別喜歡花,我順手給她做了個花冠,她戴起來特別的合適,在星光之下,人與花競美,那種嬌態,是舉世無雙的,尤其是她沒穿……"岳陽說了一半又停了下來.

"她,她啥也沒穿?"東天王哭了,這下完蛋了,寶貝女兒沒穿衣服,那過結果會怎樣?完了,完了!

"她沒穿鞋子,那小巧的玉足泡在湖水里,星光倒映,晶瑩剔透,我當時簡直想吟詩一以表驚歎,可惜文才有限,又被她的絕世容顏所慷,讓那種天地如一,空谷幽靈的美景所震憾,所以沒有吟詩.你怎麼哭了?"岳陽一問,東天王急急抹去眼淚,露出笑容.

"沒哭,這是喜悅的淚水!你真是小落花的親衛隊長?"東天王親切地拍著岳陽的肩膀.

"那是我的榮譽,你說我有可能會冒認嗎?"岳陽挺起了胸膛,神情驕傲無比.

"你真跟她沒什麼?"東天王問.

"能有什麼,當然茜茜這個胭脂虎妞也在場啊,不信你可以去問她!"岳陽一指偷笑的茜茜公主,茜茜公主看見岳陽瞪她,那神情仿佛你要真說,就要一拍兩散,大家抱著一塊死'似的,吐了吐小粉舌,輕哼一聲,扭頭異;看他,耳朵卻豎起來,聽他再忽悠人.

"你怎麼不早說!"東天王暈死了,兩女一男,兩女還是情敵,不是孤男寡女,自己這不是白擔心了嗎?

君無憂等人表面裝著沒聽見,但暗里也差點笑破了肚皮.

他們想不到有"火蠻牛",之稱的東天王,竟然讓岳陽這一個小字輩要得團團轉,非但火爆的牛脾氣作不出耒,而且還讓岳陽這小子給整得差點沒趴下.

虧這家伙還誇口說一定可以揍到這個狡猾小子,現在可吃大了啞巴虧!

四娘看東天王作不了,暗中生悶氣,嗔怪地讓岳陽給他賠禮道歉:"真是胡上鬧,還不快給東天王道歉……這里沒你們小孩子的事,你們都自個去玩吧,我們還要商量點事……"

茜茜公主則示意岳陽向外走,她有事找岳陽.

如果僅是她,岳陽是不會理她的,這胭脂虎妞剛才拼命添亂使壞,還沒懲罰她呢!不過堂姐岳雨她也站了起來,過來附在岳陽耳邊輕聲說:"你那些參與營救四娘的下屬,幾乎都犧牲了,只剩下一個,身受重傷,怕熬不過今天了,她想在臨終前,見見你!

下屬?自己哪有什麼下屬?

岳陽奇了.

上篇: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杯具男的身世之謎】     下篇: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求你賜名,我想做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