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求你賜名,我想做一個人!】  
   
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求你賜名,我想做一個人!】

岳陽隨著茜茜公主和堂姐岳雨,來到白石城醫療所.

他驚訝地現,那個神秘的下屬,原來是城東酒館的豪I乳酒館女……現在,她的半身被雙,奄奄一息,躺在醫療所的病床上.雖然有醫療人員的全力施救,但畢竟傷勢太重,岳陽不用伸手也能夠清晰感應到,她的生命力幾近消亡,已經沒有好起來的可能.

這個豪I乳酒館女,岳陽除亍讓她替自己典當繳獲自鐵狂的戰利品之外,再沒有任何接觸.

後來,因為岳陽前往通天塔尋找岳冰和帶四娘返回岳家城堡,生了一系列的事,再沒有見過她,也沒有空返回白石城.

現在她怎麼會冒認自己的下屬去救四娘呢?

她又是如何知道四娘有危險的?

就算知道四娘有危險,她又是怎麼肯定四娘與自己的關系?這真是奇怪了!

岳陽心中想不明白……現在唯一可以肯定的,那就是這個豪I!!L酒館女沒有惡意,還很偉大地舍身救了四娘!

"她們,一共有十三個人,除了一個喬裝成霜兒的小女孩幸免之外,別的都犧牲了,她是最後一個.她強撐著這一口氣不咽下,說臨死前想見見你!"堂姐岳雨聲音帶點哽咽,她召喚了一團白光,輕輕地施放在酒館女的身上.換成普通的傷者,即使是重傷的病人,也會迅好轉,但現在的效果卻不大.酒館女的身體,雖然得到了一點點的恢複,可對于生命幾近消逝的她,恢複極其微小,酒館女甚至連眼睛都沒有睜開.

"她已經到極限了!"茜茜公主心情也挺沉重的.

"哥哥,快想想辦法……"岳冰抱著岳陽的手臂直抹眼淚,別說她,就是葉空和海胖子他們也搖頭歎息,這是老狐狸和鷹眼導師帶他們去瘦狗嶺山谷與萬妖門徒血戰之後搶回來的傷者,別的都死了,僅剩下最後一個,也變成了這個樣子.

"試試看吧!"換成以前,岳陽沒有一點辦法,現在的他剛剛在夢境世界里向大蘿莉學到了更多的先天真氣控制技能,其中就有關于醫療方面的.

他伸出手,輕輕貼在酒館女的額頭.

先天真氣柔和無比地滲進去,對她陷于暈迷的大腦進行喚醒.

以岳陽現在格醫療能力,能夠做到的僅僅是喚醒,除非他的醫療能力提升百倍,否則不可能救活傷勢如此嚴重就連君無憂特派的禦醫也束手無策的酒館女……岳雨的戰獸是治愈系的,她知道,能夠喚醒已經是人間奇跡!

緩渡地,緩緩地.

酒館女蒼白的臉色忽然多了一抹紅意,眼睫毛在顥動.

于眾人驚喜的注視下,她慢慢地睜開了眼睛,在各人的面上打量一陣子,最後定格在岳陽的臉上.

瞬間認了出來,酒館女的眼眸湧現一種莫大驚喜,整個人精神起來,嘴唇顥抖,似乎想說話.岳陽一看還真有效,趕緊往她的額頭多輸送一些先天真氣……

"真的,真的是你,我以為再也看不見你了."酒館女的聲音極

其虛弱,弱不可聞.

岳陽的耳力敏銳,輕輕點頭,安慰道:"是我,別擔心,你的傷會好起來的,我們會想辦法治好你的傷,謝謝你救了我四娘和妹妹!現在,你不要多想,只要安心本傷就好,你一定會好起來的!"

酒館女的臉上,露出一種很淺很淺的笑意,虛弱無比地開口:"我,我早就知道,我不可能會好起來,我自己的身體,我,我自己還不清楚嗎……這沒什麼,我不後悔,而且感到很榮幸……我是個小人物,一輩子,一輩子都沒有做過大事,也沒救過人,現在這樣,是我自己心中最希望的……像我們這樣的人,活著就是恥辱,活著就是受罪,我堅持活著,就是為了報仇……現在仇報了,心願也完成了,我心中已經沒有遺憾了……

她說著說著,臉上透出一種絢麗的光彩.容光煥.

好像傷勢已經完全好轉了,眼睛透出比平時更加明亮博光芒,嘴唇紅潤起來,就連剛才氣若游絲的呼吸,也變得有力悠長……

茜茜公主和岳雨看來,知道這只是回光返照.

這個酒館女的生命,將最後一次燃燒,最後一次煥,然後走向終

點.

"其實我,我早就認出你了.你平時帶著妹妹在街上玩耍,我經常會在門窗後偷偷地看你,雖然你晚上出來懲治凶徒時蒙著臉,但你的眼睛與眾不同,我一眼就可以認得出來.這個秘密,我一直沒跟姐妹們說,直到長刀未了,他跟那些歹徒提到你,我得到了信息之後,趕緊找到姐妹們,大家一起商量,她們才知道給我們報仇的恩人原是你……我們決定冒認你的手下,把夫人和小姐提前救走,只要離開白石城,歹徒就找不到了……我不知道,他們的本事那麼大,我們分開兩路,又走了那麼遠的路,他們都可以追上來……這件事我們沒辦好,幸好上天保佑,夫人和小姐都安然無恙……"酒館女臉上的光彩更加強烈,說話也清晰起來.

"這件事你們做得很好,沒有你們,四娘和霜兒都會沒命,我替她

們謝謝你們!"岳陽對這些酒館女充滿了感波和敬意.

後來得知她們是被鐵狂強迫的,又有點同情,但也沒想過去改變她

們的命運.

想不到當日一點點恩惠,只是把鐵狂殺死,就換來現在如此之大的回報.這些最下賤最受人鄙視的酒館女用了十二條生命,做出了忠義家將也未必可以做到的壯舉,她們舍棄了自己的生命,帶著四娘千里逃亡,甚至還用自己的孩子,假冒霜兒,引開敵人的注意.

當初岳陽殺死鐵狂,只是想培育刺花,沒想到解救這些酒館女.

然而就是一個▲舉手之勞’的行動,換回了今天別人不惜犧牲生命滴水之恩湧泉相報的恩情…···

"少爺,你不必傷心,我一直想為你做一件事,可是我沒有能力,心中一直很遺憾,能夠幫你,那怕是一點點忙,我也非常高興.我沒有關系,其實我早就不想活了,我活著就是受罪,現在這樣死去,你不知道,我心里高興著呢……能夠在死之前,再看你一眼,我沒有任何遺憾了!"酒館女又笑了,就連眼眸也在笑,仿佛做了一件平生最得意的事那般,打心底笑出來.

岳冰熱淚滾滾而下,滴滴眼淚,打濕了岳陽的手背.

縣雨也哭成了淚人兒…···

堅強如茜茜公主,也悄悄地,悄悄地拭去不知何時滑到腮邊的珠

淚.

海胖子他想強撐著不哭,面容扭曲,眼淚嘩啦啦的流下來,緊咬著牙關壓抑著不哭出來.

葉空轉身,不忍再看,厲氏兄弟拳頭緊緊握住,他們都不擅長表達,很想開口安慰,偏偏不知說什麼好.

岳陽深深地吸著氣,強行控制著自己的情緒,他看著容光漸漸消退的酒館女,知道她的時間不多了,俯下去柔聲問:"你還有什麼心願?我可以幫你什麼?"

"求您給我賜一個名字吧…···我沒有名字."酒館女的聲音漸弱.

"什麼?"岳陽驚訝,這世間還有人沒有名字的?

"我是個戰俘營奴隸的女兒,自小沒有姓名,只有一個編號,我是一個卑賤的奴隸……我自小就被人賣來賣去,長大了也不過是一個讓人泄欲望的工具,我就是一塊讓人肆意玩弄的肉,一個沒有尊嚴也沒有自由,注定讓千人跨萬人壓的女奴.從來,沒有一個人,當我是一個人,只有少爺你,看我的眼神,才是看著一個人的眼神,只有少爺你,才當我是一個同類……少爺,如果我能夠早遇到您的話,那該多好啊,我做夢都想,自己可以重新活一次,給少爺您做一輩子的仆人,我再不要像以前那樣被人賣來賣去了,我,我不要做一塊任人玩弄的肉,我要做一個人!下輩子……少爺,如果有下輩子,讓我做你的仆人吧,這世上只要你,才當我是一個人……"

"少爺,如果有下輩子……如果有下輩子……

酒館女甚至等不及岳陽給她起一個名字,在喃喃的歎息中,悄悄的咽氣了.

岳陽緊閉著眼睛,封閉著心中的痛楚和淚意.

一滴淚珠滴在她死不瞑目的眼珠上,再沿著她的眼角,滑下臉頰

他伸手輕輕覆上酒館女的臉,輕輕地合攏她那睜得大大的眼睛,重重地點頭,一字一句地回答:"我,一定給你一個名字,你以前是一個卑賤的女奴,被人賣來賣去,但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仆人,你不再是貨物,而是一個人;你也不是一塊任人凌辱的肉,你以後會是一個有尊嚴也有自由的人,即使沒有了生命,也永遠沒有人敢輕視你,因為你的主人是我!我誓,讓傷害你的人付出一千倍十萬倍代價……"

似乎聽到了岳陽的話,逝去的酒館女那張甯靜無比的臉上,那唇角微微彎弧了,似乎在無聲地笑勺

岳冰抱著哥哥放聲大哭.

海胖子更是以頭狠狠地擂憾著牆壁,哭得一塌糊塗.

茜茜公主與岳雨相擁而泣,葉空和厲氏兄弟都紅著眼圉,看著岳陽……在他們的心中,岳陽是無所不能隨時都能創造奇跡的,他們希望岳陽備活這個連名字都沒有的酒館女,她配做一個人,比某些人更配做一個人!

可是岳陽沒有辦法,更沒有能力複活酒館女.

落花城主早說過,複活夭晶早就用完了,這世上任何人死亡,都將

是不可挽回的結果……

岳陽在想辦法,用冰棺保存尸體?

還是用在咸公那里繳獲的'攝魂珠’來封印酒館女她的靈魂呢?

可是岳陽根本不會用攝魄珠,也不知道那樣做有什麼後果.可是,現在不能猶豫,岳陽立即自巫妖之戒中變出攝魂珠,准備放在酒館女的額頭.忽然虹光一閃,小文麗飄了出來,她的小手輕輕攔住岳陽.

岳陽心中一喜,難道這個小寶貝她有辦法?

上篇: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東天王】     下篇: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火煙幽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