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火煙幽魂】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火煙幽魂】

文麗阻止了岳陽的舉動,她卻沒有出手.

只是歪著小腦袋,看著逝去的酒館女,一直眨巴著大眼睛,似乎在

思索方.

當所有人都把希望寄托在她的身上,都在注視著她,小文麗卻對岳陽幾不可聞地搖了搖頭,表示沒辦.岳冰她摟住小文麗,哭得好不傷心:"你再想想,一定會有辦的,你一定能想出好辦的,你再想想,求你了,再想想……"

葉空和厲氏兄弟也眼巴巴地看著小文麗,希望她創造一個奇跡.

茜茜公主,一邊摟住岳雨,一邊緊緊地握住岳陽的手臂,心里緊張無比,其實不僅是她,岳陽心中也極是緊張.他知道小文麗肯定沒有辦才會搖頭,但還是希望有奇跡出現……

小文麗被岳冰摟住大哭,手足無措.她看向岳陽,忽然做了個手勢.岳陽一愕.

難道小文麗有什麼要單獨跟自己說?岳陽心中一動,把她自岳冰的懷中接過,驚喜地問道;"是不是有辦?"

小文麗抓起岳陽的手,輕輕一咬,把岳陽的手指咬破了,鮮血汩汩

而出.

她心疼地:8小嘴巴吹吹岳陽手指的傷口,又把手指拉到酒館女的額頭,用鮮血畫了一個行文.

眾人一看她出手,都屏住氣息,生怕影響她.

岳陽覺得這個符文怎麼有點熟患,好像在哪里看過它……不等岳陽回想起,小文麗又在酒館女的額頭,畫了一個契約的圖案.茜茜公主暗中搖頭,人可以與任何戰獸契約,但是,絕對不能跟人類契約,這是不可能更改的遠古則.一個武者可以和一個人形的戰獸契約,但是,不管多麼強大的武者,也不能和那怕最弱小的人類契約,人類只能契約戰獸!

茜茜公主不明白小文麗這是什麼意思,但是她知道,人與人之間,是不可能契約的.

小文麗攔著岳陽的手指,在酒館女的臉頰,脖子,肩膀和胸口一路畫下來,寫出一串串鮮血符文.

最後又在心髒的位置,用岳陽的鮮血畫出了一個大大的符文圖陣……最後心疼地拉起岳陽的手指親親,眼淚一下子盈滿了那可愛的大眼睛,一副要哭的模樣.

岳陽其實不在乎失去一點鮮血,只要存有一點點希望,那怕付出再大的代價,他都在所不息.

"沒事,乖,不哭!"岳陽輕輕摟住小文麗,親親她的小膾,好生安慰一番.

".&!"小文麗做了一個火焰的手勢,她似乎要燒毀酒館女的身體.

"我們去找些酒和油來,很快!"葉空和厲氏兄弟轉身飛奔出去,但他們捧回酒和油時,小文麗卻擺手,她拉著岳陽的手在搖.

難道要岳陽親自動手?

葉空把酒遞給岳陽,小文麗還是搖頭.

岳陽心中一動,難道小文麗要自己用涅盤之火?

這個火焰可不是開玩笑的,一用,整個空間都要毀滅掉,岳冰和茜茜公主她們都有生命危險.

一念及此,岳陽用被單裹起了酒館女的身體,他決定出去,帶去一個合適的地方,再想辦使用涅盤之火.

他展開傳送卷軸,升起通向與屠城對戰那個決斗空間的傳送光門.

葉空海胖子他們自然爭先恐後的進去,S茜公主和岳雨,岳冰也心急結果,進入決斗空間.

金色巨人屠城和銀色巨人狂斬的尸體仍然倒在地上,金龍和遠古巨獸的尸體也橫七豎八的擺著,地面上的火山隱隱不發,讓岳陽驚訝的是,這里的尸體過了十幾天,竟然沒有腐朽,依然完好如初.

"你們都離遠一點……"岳陽讓圍觀的葉空他們離遠一點.

葉空他們趕緊退遠幾步,岳陽看了很無奈,只好帶著酒館女飛得更遠一點.

雖然現在還無解封先天力量,但氣勢一爆發出來,轟隆隆地氣息有如颶風過境,直接將葉空他們吹飛了.

噸位奇重的海胖子也讓沖擊波彈飛,抒下來後,下巴掉在地上,震驚得半晌也說不出話來.他們知道岳陽很強,但萬萬沒想到,竟然強到這個無想像的程度!茜茜公主還好一些,她是知道岳陽實力的,但岳雨和岳冰兩姐妹,為之愕然,小嘴巴張開,都無合攏了.

一看岳陽還要繼續爆發提升,岳冰趕緊召喚寶典.

另一邊,海胖子也笨手笨腳地召喚,好半天終于把寶典召喚出來了.有了護罩,岳陽終于不用擔心涅盤之火合傷害到岳冰她們.

岳陽試圖在手心,凝聚出一團涅盤之火.

在先天之境中很容易控制的涅盤之火,岳陽現在卻運行了半天,也無順利將涅盤之火召喚出來.小文麗讓岳陽不要急,小手抱住岳陽的大腿,靜靜地等待.隨著一個個貌金色的遠古符文在岳陽身上浮現,一團涅盤之火終于在岳陽手心冒出來……只一秒,酒館女的身體就燒成了飛灰.

似乎有一些符文圖案的影子,在涅盤之火中燃燒了兩秒.

但隨著岳陽手心的涅盤之火消失,酒館女的身完全灰飛煙滅了,消失于無痕……仿佛她這個人,從來不備在這個世界似的.

就連先天強者,也禁受不起涅盤之火,更何況一個普通女子.岳陽一呆.

他沒想到連自己後悔的時間都沒有,一秒鍾不到就焚毀了酒館女的身體.

小文麗看見複活儀式失敗,再也忍不住,她摟住岳陽第一次大哭起來,哭得好不傷心.按照她心中想,自己不但破壞了複活的機會,還浪費了岳陽好多鮮血.一時間,她接受不了自己的失敗,投入岳陽懷中,哇哇地大哭起來,大顆大顆的眼淚,灑了岳陽一身.

"沒事,不哭,這是她的命,這不是你的錯!"岳陽也非常難過,不過複活這種事本來就不能強求,酒館女無複活,那是她的命運,非是小文麗之過.

"嗚嗚嗚……"小文麗哭得好傷心.

這還是她第一次在岳陽面前哭泣,完全就像個小女孩,一點兒也不平時一副小戰神的模樣.

岳陽微歎,輕撫著她的後背,又輕輕吻去她的淚痕.

自己盡力了,換能成……

可憐酒館女一生都淒涼悲苦,唯一的重生機會都失去了.

她的一生,全活在杯具中……岳陽看大家都哭成一團,搖搖頭,把屠城,狂斬,金龍和遠古巨獸的尸體收起來,抱著尤在抽泣的小文麗准備離開這個傷心之地.

忽然,一座隱藏地下的火山爆炸開來.

轟隆隆!

震響憾動地面,火紅的岩漿激噴半空.

岳陽大訝,這些火山陷阱原來是屠城布置來暗算自己的,要是沒有人絏發,永遠也不會爆發,現在怎麼會突破爆發?

轟隆,轟隆,轟隆,轟隆……

十座隱藏地底的火山陷阱接連爆炸,血紅的岩漿噴

岳陽來不及反應,岳雨忽然波動地尖叫起來:"快過來,看這里,這邊有個影子……你們看!"岳陽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發現有個;$身由火焰和濃煙形成的奇怪影子,在火岩的岩漿中飛來飛去,不時鑽進鑽出,似乎在快樂地嬉戲.

"這是?"岳陽發現這個三成火七成濃煙變成的影子,怎麼跟酒館女有點相似?

這個影子沒有實質的身體,隱隱約約有火焰和煙霧形成的身體,但變幻莫定,隨時都可以扭曲變形,一時變成煙柱直上天空,一時又變成火球砸入岩漿中.

岩漿非但不會傷昝這個影子的身體,反而越發滋長它的能量.

那些火山濃煙和岩漿,在影子鑽進鑽出後,漸漸變成了影子身體的一部分.

岳阽發現,在那一個影子隱現隱沒的額頭上,有著一個熟願的苻文,而她的身軀,也隱隱可見有一串符文圖案……這,的確是酒館女的變化,她沒有死,但變成了一個濃煙和火焰組成的'煙女’,看起來既不是人類,又不像戰獸,真不知該如何歸類.

不過所有人都歡呼起來,只要酒館女能夠複活,她變成什麼樣並不重要.

小文麗最是高興,她摟住岳陽的脖子,激動地叫嚷.

這個複活儀式雖然沒有成,但也沒有完全失敗,她的想一部分是對的,最少這個浪費了岳陽不少鮮血的酒館女,還活著,最少靈魂還活著,就是身體徹底的毀了!

"她,好像不認得我博卡……"茜茜公主呼喚了幾聲,那個濃煙火焰變成的煙女扭曲身體,卷起一陣濃煙來到茜茜公主的面前,一雙燃燒著烈焰的眼睛,瞪著茜茜公主看了一陣子,完全不認得地扭頭離開了.她現在看起來像個沒有任何記憶的小孩子,只顧自己快樂的玩耍.

"沒事,只要她感到快樂就媚!"岳陽一笑,也許這樣的結局,對酒館女來說是最好的.

若保留以前的記憶,只會增加她的痛苦.

現在這樣,沒有身體的限制,無拘無束地玩耍不是更好嗎?什麼都不記得,什麼都不懂,反而是一計幸福.

岳雨點點頭,肯定了岳陽的說話,她也覺得是這樣最好.

岳冰小臉淚痕未干已綻放笑容,就像雨過天晴,她摟住岳陽的手臂,帶點撒嬌,"哥哥,我們把她帶回家里去吧,就算是現在這樣也沒關系!"

"讓她自己在這生活吧,她屬于這里,回到龍騰大陸反而不是一件好事!"岳陽輕撫下岳冰的小腦袋,拒絕了.

"她一個人在這,不會孤單嗎?"岳冰帶點不舍地問.

"沒關系,我們有空,會來看望她的……"岳陽一手抱著小文麗,一手展開傳送卷軸,准備離開.

那個自顧玩得開心的煙女一看岳陽抱著小文麗的姿勢,忽然轟隆隆地卷過來,烈焰燒燒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岳陽.岳陽朝她揮揮手,以示道別,她忽然再迫近些,緊瞪著岳陽的眼睛,還伸出烈焰手指,直直來抓岳陽的眼睛……

茜茜公主一驚,旋即反應過來;"岳陽,她還有一些記憶,她還記得你的眼神!"

煙女忽然縮回手,變成一股濃煙,飛向天空.

于極高處,變成火球,飛速投下最近的一個火山,快樂地玩耍起岩漿來,似乎對岳陽完全沒有印象了,剛才僅是一點兒記憶碎片,不足影響她的心神.

大家都輕聲歎了一口氣,岳陽卻是笑笑.

轉身要是,煙女又飛速地旋轉而來,跟在岳陽身後,又旋飛到岳陽的正面,看他的眼睛.

"岳陽,你試一下,能不能召喚,她可能是你的戰獸……你試試!"茜茜公主覺得現在的煙女已經不能叫做'人類’了,她應該屬于元素類的戰獸.

"怎麼可能,人是不能契約人的,這絕對不可能!"岳陽也知道武者只能與戰獸契約,對人類無效.

"試試吧,她的額頭有荮文還有契約圖陣!"別說茜茜公主懷疑,所有人都親眼目緒這個事實,煙女現在的確不能算是人了,她的記憶消失,而身體由煙霧和火焰組成,唯一還保存的,就是她的靈魂.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大家都摸不著頭腦.

也許老狐狸或者鳥藤蕃者會知道是怎麼回事,現在最好的辦,就是把她去.

岳陽以心一試,發現還真有種意念相連.只是極淡.試著反召喚,卻發現有種抗拒的意念,拒絕自己.

直直地看著岳陽的煙女,忽然受驚,變成煙柱高飛而起,逃入岩漿中,刹那消失不見……岳陽疑惑中召喚出白銀寶典,翻開一看,大暈.

果然,在原來空白的頁面上,多了一個濃熠-和火焰的煙女圖案.

火煙幽魂工人形元素類,白銀一級,虛體,生命守護戰獸,無形不實,特技'虛體’,'濃煙','焚燒'.

眾人俯過來一看,都看得傻掉了.好端端的人,怎麼轉變成了生命守護戰獸呢?

生命守護戰獸不只有一個嗎?他們不知道岳陽其實有很多生命守護戰獸,只是像煙女這樣的由人類轉化而成的還真沒見過.最讓岳陽感到驚訝的是,自己竟然不可能控制對方,證明她有高智慧,懂得拒絕,應該不會比血腥女王低智慧,如果真正培養起來,那絕對是前途無限.

"算了,這樣也挺好的!"岳陽覺得事情有個結果就好,反正想不透的事情多的是.

"嗯,這樣是最好不過了,我最希望這樣呢!"岳冰看見救了母親和妹妹的酒館女沒有死,還變成卜!}哥的生命守護戰獸,心中喜洋洋的,小腦袋連點,同意哥哥的說.

在岳陽一行人離開之際,煙女自濃煙中飄出來,好奇地盯著岳陽的背影.

雖然記憶消失了,但似乎有少數的記憶殘片,讓她感到他的與眾不同,只是她現在換知道該如何反應.

回到白石城,岳陽讓岳冰進去外廳,喚出老狐狸.

老狐狸一聽之下,整個跳起來:"這怎麼可能,你們想合起來騙我,想看我出丑的吧?人類怎麼可能變成戰獸呢?這是不可能的事!人死了就死了,絕對不可能複活的,更加不可能變成戰獸,你們這是什麼表情?本副院長知識淵博,上知天文,溪地理,連這點基本的常識都不知道過得了!你們的證據在哪,我看看……啊,我暈了!"

上篇: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求你賜名,我想做一個人!】     下篇: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神秘筆記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