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咬與捏】  
   
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咬與捏】

茜茜公主過來,紅唇潤澤,似乎想吻岳陽!

岳陽當時很是激動,心想難道這胭脂虎妞真想逆推自己?看著她慢慢地往下移,岳陽心跳狂蹦到三百,這妞不是想給自己那個吧?真的要給自己'咬'……茜茜公主櫻唇徽啟,粉舌巧如紅鯉,湊到岳陽胸口,看樣子要一路吻下來,讓岳陽同學爽死.

天哪,這胭脂虎妞果然喜歡主動的逆推!

岳陽同學很激動,覺得自己應該給她這個機會,反正在她逆推過程中,自己再反客為主就是了,那個時間也不會在乎誰推誰,反正就是互推唄!

誰不想她小白牙一張,恨-恨地咬在岳陽的胸口上,直痛得岳陽同學慘叫起來.

"是小三嗎?發生了什麼事?別打架!"堂姐岳雨隱隱約約聽見外面的動靜,還以為岳陽和茜茜公主兩個貼錯門神的小冤家在打架,趕緊拿毛巾擦身子,准備出來勸架.

"沒事!"岳陽同學趕緊回應一聲,他想把茜茜公主抓住,再狠狠地扔出屋外去,偏偏此時她的進攻策略變了.小白牙不再咬人,而是用小粉舌輕舔著咬痛的地方,以櫻唇輕吻.

溫柔無比.

最後還輕輕地吹氣,就像個乖巧小媳婦似的.

岳陽雖痛,但一看這妞表現溫柔,伺候得人舒服,又舍不得把她扔出去,舉起的手,也慢慢地放了下來.正當岳陽准備原諒她的時候,茜茜公主的手,在岳陽後一擰,又痛得他跳了起來.

直到現在,岳陽同學才明白.

這妞不是那個折分開來的'咬’,而是真咬,還用虎爪子擰人,真是典型的暴力女,受不了她.

當然,岳陽同學也不是吃素的.

他的報複心極強,吃虧絕對要百倍討還.所以,岳陽同學准備把這妞按倒在地,扒開她的衣服,再往她的胸口恨恨地咬上一百口,舔上一百口,至于擰,當然也不少于一百遍……茜茜公主想逃,岳陽惱怒地把這個要命的小妖精逮住,再強按在地氈上,狼狼之爪舉起來,准備施展'三十六路脫衣手’!

木門一響,岳雨似乎要出來了.

這下非但岳陽,就連正在掙紮的茜茜公主也立即彈跳起來.

兩人臉上同時綻放出微笑,緊緊地握住對方的手.

茜茜公主笑得就像母老虎假扮的小狐狸:"原來岳陽同學回來了歡迎,不知道你在黃道十二宮的闖關情況如何呢?還順利嗎?"

岳陽同學動作比茜茜公主快,他跳起來的同時,甚至把那條長褲也給穿好了.

他同樣露出微笑;"多謝公主殿下關心,我和岳冰已經成闖過了一關,闖關小意思啦……"壓低聲音,用蟻f6傳音到茜茜公主的耳里工"虎妞,有仇不報非君子,老子不收拾你這個小娘皮就不叫岳陽,你丫的給我等著!告訴你,虎妞,如果你呆會脫光光,主動投降,本少爺還會考慮少虐你一會兒,否則,先奸後殺,再奸再殺!"

茜茜公主一聽,那臉就笑得狐狸精似的.

同樣蟻語回應道,"想嚇唬本公主?沒那麼容易,你有本事現在就動手!"隨後揚聲,讓岳雨也聽見的聲音對岳陽說,"恭喜你,岳陽同學,已經好多年沒有人成闖過黃道十二宮了,你不愧是色狼中的色狼,啊不對,你真是不愧少年中的英雄!"

堂姐岳雨知道這兩人有點冤家路窄.

雖然瞎子也看得出兩人有點意思,但性格脾氣對沖,目前還處于針尖對麥芒的冤家狀態.

她其實還沒穿好衣服,身子裹著雪白浴巾,只是擔心岳陽和茜茜公主會打架,所以趕緊開門,探頭出來看看.

一看,發現兩人正握手言笑,不禁歡喜:"沒事就好,你們都坐會,我馬上就出來,剛才我用冰磧了一些酸梅湯,就在櫃子里,你們先喝著吧!"

她放心地關門穿衣.

外邊的岳陽和茜茜公主,立即翻臉動手.

這回大家的力量不相伯仲,誰也鴉住誰,齊齊倒在地氈上.

岳陽手上力量大,但茜茜公主身體柔軟,雙手不夠再加上一條長腿,以勾壓住岳陽的右臂,雙手則鉗制岳陽的左臂,身子與岳陽身體纏在一起,不給他發力的機會.兩人的姿勢非常的曖昧,但是兩人都沒意識,一心把對方拿下.

"馬上投降,否則老子就用絕招了!"岳陽覺得,自己有必要給這妞一點顏色看看,讓她明白什麼叫做夫綱.

"絕不!"茜茜公主的態度是絕不投降,她吃准了岳陽不敢太,乒乓打斗的吵鬧聲,如果讓岳雨聽到了可不好解釋,他只能默默用勁.而她自己有戰獸加持,就算不爆發力量,暫時也能夠抗得住岳陽.

"你這是找死……"岳陽同學哪里會跟她較勁,直接施展'三十六路脫衣手’!

他不記得哪個色狼說過一句名言,再厲害的女人,一扒光了衣服,也打不過男人.

這妲是胭脂虎妞,不好馴服.但只要自己把她剝個精光,那她保證會變成一個乖巧的小白羊.

忽然,自室外傳來輕微的腳步聲,接著聽見岳冰在喚哥哥.岳陽同學一秒鍾,由大色狼變成好哥哥,立即松開茜茜公主,跳起來回應一句:"冰兒,沒事了,我們已經回來了."

茜茜公主趕緊整理衣服,生怕岳冰出來看見自己的衣服不整會產生誤會.

甚至她還用眼神詢問岳陽,讓他幫忙看看自己的身上有沒有問題.

岳陽同學一本正經地伸出手,替她整理了一下衣領.

又用閃電般的速度,在那高聳的胸口抓捏了一把,痛得茜茜公主差點沒有流出眼淚.岳冰小姑娘自里面跑出來,帶點驚喜地看著豪華住所,沒注意捂著胸口的茜茜公主,嘖嘖贊歎道,"這是哪?這房子太漂亮了,布置得就像宮殿一樣……"

"這是公主殿下租的,當然不會差,櫃子還有冰鎮的酸梅湯,我倒點出來給你喝!"岳陽同學太得意了,奇襲了虎妞一把,還讓她有口難言,相信她一定會記憶深刻,就算以後變成了老夫老妻,也忘不了今天.讓她咬人,讓她擰自己,讓她神氣得意……岳陽迎著茜茜公主要殺人的目光,若無其事地吹著口哨,跑到櫃子那邊翻出一大盆冰鎖酸梅湯來.

茜茜公主心中大恨,很想一腳把這小子踹飛到九霄云外去.

小氣鬼,自己輕輕咬他一口,都舍不得,想不到換來重重一捏,差點痛死去!虧自己還信任他,沒想到這小子……早知道在他胸口咬下一塊,讓他疼死算了.

最讓茜茜公主郁悶的,是岳冰出來了.她不好意思告著岳冰的面揉胸,只有死熬忍耐.

當岳陽把冰磧酸梅湯裝到四只碗中,先移一碗給岳冰,再重重地坐到茜茜公主身邊的時候,以蟻f6傳音,得意地問,"怎麼樣?是不是很舒服?"

茜茜公主很想一魂酸梅湯都倒在岳陽的臉上,表面卻若無其事,在探身端碗時,給他蟻語傳音回應,"你個大色狼,本公主跟你沒完!"她一看剛剛用清水洗完臉的岳冰轉回來,立即笑臉相迎,"冰兒,給我說說你們闖關的戰斗過程吧,是不是已經闖關成了?來,坐我身邊.巴!

岳冰小姑娘歡喜地接過小碗,坐到茜茜公主的另一邊,點頭:"都是哥哥的勞,我哪里能打得過,你問哥哥吧,我讓大爆炸震暈了,後面的事不清楚."

浴室中,換好一身新衣的岳雨,也帶著浴後的香氣,坐到岳陽的對面:"小三,快說說,怎麼闖的關?"

聞到岳雨的浴後香氣,岳陽心中忽然有所感應,心神微微一震.這種香氣,好像有點熟悉.

雖然不完全相同,但有一種香氣非常相似……在眾女的身上,包括茜茜公主,落花城主,神秘美女,都有那種神秘的馥郁香氣,岳陽以前不太在意,因為女孩子香噴噴的很是正常,她們也愛往身上灑點香水,佩戴個香囊之類,但是時間久了,岳陽才意識到,不管怎麼不同,她們身上都有一種相同的香氣.

平時不太容易覺察,可岳雨剛剛沐浴出來,散發的香氣,格外的明顯.

莫非,這是傳說中的處子體香?

這不是最讓岳陽震驚的,最讓岳陽感到不可思議的是,之前曾經與自己有過兩次親密接觸的鳳仙美人,她的身上竟然也有這種香氣……她可是一個吸干無數男人的欲海天魔啊,號稱萬人斬的她,怎麼可能……但如果這種香氣不是處子休香,普通婦人怎麼沒有?

岳陽不能確認,但他暗中留心下來,一定要把這個清楚,那個鳳仙美人還真有很多神秘之處.

"大家正跟你說話呢!"茜茜公主發現這小子楞了神,一記粉拳敲在他的頭上.

"啊……沒什麼,我在思考雙子宮的影子複制體."岳陽當然不能說自己聞了堂姐的體香後,從而懷疑鳳仙美人是個處女,趕緊回到討論的話題,"金牛宮已經闖過去了,但雙子宮過不了,你們正好拿點主意.戰斗經過就是這樣子……

"白羊宮和金牛宮你都過了?"茜茜公主和岳雨都為之震驚.別說她們,就是岳冰也不知道岳陽一個人挑戰並且通過了白羊宮.

"那些都過去了,現在我頭疼的是怎麼通關雙子宮."岳陽甯願

挑戰十只白牛,也不願挑戰影子複制體.

對于岳陽的成闖關,茜茜公主很想沖這小子大叫一聲變態.當然,說到正事,她禱針對岳陽.

她顰著劍眉,輕輕點頭,道:"雙子宮和處女宮是最強的兩宮,雙子宮完全複制闖關者的實力,無論闖關者擁有什麼,影子複制體都會同樣擁有什麼.你不知道,雙子宮最恐怖的一點,佩戴雙子黃金面具的影子,要不會消亡的.你殺它一百遍,它也會不斷重生,一直保持與闖關者同樣的實力……所以說,硬打,是通不了雙子宮的.你主動退出來的舉動,非常的正確.雙子宮難闖,普通武者都避開它不願挑戰,你想通關,必須想出破解的辦.我可以肯定地說,一定有辦通關的,只是我們現在還找不到."

"我聽過一個辦,雖然沒有成,但小三你也許可以參考一下."岳雨的話,頓時讓岳陽眼前一亮.

"雨姐快說."岳冰打心底希望哥哥全部闖關成,成為古往今來第一個全部通關的武者.

只要雙子宮和處女宮成通過,她相信哥哥一定可以通過其余的八宮.

攀登頂峰,越超萬年紀錄,就各眼前.

岳冰相信哥哥是最有希望的那個人,唯一的遺憾,就是哥哥的實力太強了,所有雙子宮的挑戰也更加困難了.

換成是自己去挑戰,也許困難程度反而沒有哥哥那麼難……可惜自己無幫助哥哥!心中暗暗焦急的岳冰小姑娘聽見岳雨有好消息,當然喜出望外.

岳雨微微一笑,示意岳陽和岳冰不要著急,聲音臬臬,說起一件事:"以前,我導師的導師的導師,她是一位治愈系的醫師,不具有任何的殺傷力,她去挑戰雙子宮,她的影子同樣也是不具殺傷力的.而且,在進入雙子宮之前,她想了一個辦,先把自己打成重傷,再爬進雙子宮去……她的影子複制休也重傷倒地,不能阻止她,憑著意志力,她爬進了角斗場,又拿到了黃金假面,但在她進入後殿,快要成時,發現里面還有一個強力戰獸……她無應戰,迫不得已地召喚寶典,治愈傷勢,然後逃出雙子宮!雖然失敗了,但她是最接近成的人."

岳陽微微思考後,問道,"在雙子宮後肢的那個強力戰獸是什麼?

茜茜公主和岳冰也看著吾雨,她們也想了解真相.

對于大家探詢而來的目光,岳雨輕輕擺手,"我也不知道,導師沒有說,我當時也問了,可她沒有說.

"那去找你導師問問."茜茜公主雖然對于岳陽這小子恨得牙癢癢的,總想咬死他,可對他的事,尤其是前途方面,還是很上心的.

"這樣,真的好嗎?也許導師她有難言之隱,也許她也不知道,否則當年我闖她時,她也回答,而不是沉默不語."岳雨比較尊重師長,但看茜茜公主眸中的堅持和岳冰臉上的渴望,心中一軟,再看看還在思考岳陽,輕輕地點頭:"好吧,不過如果導師不說,我們可不能強求她,因為當年導師叮囑過我,不能對外說出去的!"

"走!"茜茜公主一看岳陽還在思考,一手拉起他;"光是傻想有什麼用啊,先去問明情況,回來你再慢慢想!"

上篇:正文 第二百零二章:【透視,狼狼之心】     下篇: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身在福中不知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