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身在福中不知福】  
   
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身在福中不知福】

岳陽一行人重返上京.

岳雨的導師,住在上京學院的一個幽靜小築里.

那是一位頭發如霜似雪的老婦人,穿著樸素,神態甯靜平和.

她看見岳雨進來,微微點頭,有種親情的慈愛光芒閃現,輕聲示意大家坐下:"茜茜公主,你們都坐吧,雨兒你不是和公主去了通天塔嗎?怎麼回來了?"

"老師,這是我家三弟,他想了解一下當年師祖在雙子宮的挑戰……"岳雨到老婦人面前坐下,握住她的手.

"雨兒的三弟?恩,是個好孩子,坐吧,不要客氣!"老婦人認真地大量了岳陽一眼,點點頭:"跟傳說中完全不一樣,小小年紀,懂得龍潛于淵,真不錯!雨兒,你們怎麼說起以前的陳年舊事?"岳雨趕緊接口解釋:"我三弟他想挑戰黃道十二宮,現在過了白羊和金牛,在雙子宮停滯下來,弟子跟他提起師祖當年的闖關,希望給他一點靈感,最後茜茜公主覺得最好親自來問問您……如果是師祖規定不可外傳,那弟就不問了."

"通過了白羊金牛兩宮?"老婦人聽了,身體微微一震,重新打量岳陽"大夏好久也沒有這麼優秀的年輕人湧現了,這是好事!說起當年雙子宮的闖關,其實倒不是什麼不可外傳的秘聞,也罷,跟你們說說吧!"

"謝謝老師!"岳雨高興地把老婦人的手捧起來,貼在自己的臉上.

她與老婦人非常親昵,儼然就像母親與女兒的相處.

要不是看師徒身份和兩人差距很大的年齡,還真容易讓人誤會.

岳陽以前不知,但後來知道岳雨在岳家城堡也沒什麼地位,異世他父親岳山只注重培養兒子岳天,對于以後會嫁出去的女兒沒有太多過問;二是岳雨的天賦和生命守護戰獸都是治愈系的,作用不大,不值得重點培養;三是聯姻失敗.這倒不是岳雨沒有找到婆家,也不是她的未婚夫早夭,而是未婚夫的家族血家現在勢大,想超越並取代岳家,成為四大家族之一.

血家以前沒有發展起來時,對岳家恭恭敬敬,家族血濤也常向岳山拍馬溜須的討好.

後來,血家有兩人先後晉升七級霸王,分別是外號'一殺千里’的血怒和'斬草除根’的血屠,讓血家實力大漲,又有了四大家族之一炎家在背後支持,更加得勢.

要不是根基尚淺,且不被外界承認,否則他們都早就打出五大家族的旗號了.

血家小輩中也有天才層出不窮,像杯具男以前的情敵血千刃,就是小輩之中的佼佼者,極具名氣,與岳家的岳天,岳焰等人齊名,僅排在風七殺,炎破軍,雪貪狼三大殺星之下.以前枉拍岳家代家主岳山馬屁的血濤,自從成為了刀鋒山城的城主之後,態度日漸囂張.

一次與岳家的生意,血家先是出售獲取金錢,之後,再派人喬裝成山賊,搶回貨物,轉售他人.

這個打擊,讓岳家財產損失萬金.

同時,也是兩家翻臉交惡的開始.

血家對時間矢口否認,就連君無憂也雷霆震怒,但血家背後似乎有人撐腰,口氣極其強硬,最終岳家在調查無果下,吃了個啞巴虧.岳,血兩家翻臉,再無任何交往,岳雨與血家小輩中排行老大的血千秋的婚事卻沒退,只不過就算瞎子,也可以看見兩家聯姻徹底失敗.

岳家苦于無借口推辭,而血家存心惡毒,非要糟蹋岳家的二小姐,堅持就是不退婚.

非但如此,家還經常派人催促岳雨退學,要求早日完婚.

事實上血千秋早已經與烈家聯姻,家中有妻也有妾,同時他還是上京學院最有名的花花公子.

號稱'校花殺手’的血千秋以美女出名,臭名遠著.

他與炎破軍這種情聖級的帥哥完全不同,炎破軍也有無數女人投懷送抱,但名聲還是不錯,最少不會像血千秋這樣,洋洋得意地向外公開宣稱自己完成了'千女宴’.

岳雨的母親不是正妻,而且早早逝去,大婦對岳雨的態度普普通通,談不上慈愛,也不算很冷淡.

在人前,還會裝出關心女人的模樣.

對于岳雨的婚事,她是默認,反正岳家找不到堂皇的借口悔婚.

岳陽以前對岳雨的事情不太清楚,後來去常春藤學院學習和去絕望深淵冒險時,岳冰給他說起,他才知道這個性情溫柔嫻靜的堂姐,命運也不怎麼樣,最少,可以預見的命運是個大杯具……

"雨兒坐吧!"老婦人慈愛地輕撫下岳雨的小臉,微微一歎:"當年闖關之事,讓我們一門蒙汙,所以我們曆代後輩都不願多提.

在雙子宮內,所以得到黃金假面的挑戰者,在後殿都會遇見第二個影子,第二個影子與第一個影子複制體剛好相反,非但性別相反,實力也固定是黃金六級不變,不會像第一個影子複制體那樣隨本體的變化而變化."

"您的意思是,男子遇見的第二個影子複制體是個女的,女子遇見的第二個影子複制體是個男的?"岳陽聽了一愣.

"正是.因為當年的師祖重傷而入,他的未婚夫及家人懷疑師祖被異體受辱,拒絕婚事.師祖為求清白,請當年的皇後辯證,事實在前,還無挽回愛人之心,最終跳海明志,以示清白.雙子宮的影子複制體只是虛幻的影子,並不會汙辱本身,我師父為求真相,數十次用各種方,入內測試,結果證明無論如何,第二影子複制體都不會做出汙辱本體的行為,可憐師祖蒙冤的真相,乃是他的未婚夫為迎娶當年左相之女而找的借口.第二影子才是真正鎮守雙子宮的戰獸,它不讓任何闖關者進入後殿,除此之外,平時不會參與戰斗,而且在黃金假面落入闖關者之前,第二複制體的影子也不會出現……"

老婦人講起往事,讓岳冰,茜茜公主她們聽了,都噓唏不已.

因為闖關而汙蔑不貞,那位師祖的未婚夫這想真是夠誇張又夠惡毒.

當年那位師祖真是看錯了人,選錯了未婚夫.

茜茜公主心中對于這件事很是震撼,她覺得自己可不能挑錯對象,不能像那位師祖那樣悲劇結局.

她轉頭,看看岳陽.

心中覺得這小子雖然花心,又滿腦,整天都想推倒女人,但他別的方面還是不錯.首先是顧家,不論四娘還是岳冰有事,第一時間趕去救人,要是娶了妻子,相信也是呵護有加的好丈夫;第二是還有點基本道德,有啥說啥,做事心口如一,不會暗中玩些虛偽的東西.

至于別的方面,比如戰斗,那更是萬中無一.

雖然她不想承認這小子很優秀,但對比起其他男子,這小子好像還是蠻不錯的選擇.

他唯一的問題就是花心,這小子是典型一個大色狼,看一個愛一個,而且還有極強的占有欲,幸好自己沒有什麼男性朋友,否則這小子都有可能把那個倒黴蛋砍死.

10樓

通過岳雨師祖當年選錯對象這一個重大的曆史教訓,茜茜公主覺得自己應該好好思考一下,畢竟這是人生大事.

婚姻,一旦選錯了,那也就完蛋了.

上門求婚聯姻的紫金國王子,真的會比岳陽這小子更好?

那個從沒有見過面的飄渺宗的少宗主,真的會比岳陽這個大色狼更優秀嗎?父親不要求自己政治聯姻,這是自己的幸運.所以,自己更加要好好選擇,別因為一時之氣把自己的人生給毀掉了.

岳陽不知道,茜茜公主正把自己放在她心中的天平上,與人一一對比.

他正在思考一個重要的問題.

第一個影子複制體,為什麼臉上一定要戴著黃金假面?為什麼失去了這個黃金假面,第二個影子複制體才會出現?如果把這個黃金假面收起來,或者雙子宮,又會發生什麼事呢?

"這是我師父當年的戰斗筆記本,送給你參考吧!"老婦人送給岳陽一個筆記本,里面詳細地描寫了雙子宮的一切資料,甚至還有各種手繪圖畫.

岳陽大喜,自老婦人那里告辭出來之後,他急不可待地捧著翻看.

茜茜公主看這小子實在太癡迷了,忍不住給他一拳.

穿越男揮揮手:"去去,等我看完了你再看,再碰我就告性騷擾……"茜茜公主平時聽了沒事,但岳雨和岳冰兩姐妹在身邊,她好不尷尬,臉上大窘,又給了岳陽一拳.岳陽奇了,這妞怎麼回事,還打上癮了不是?舉起拳頭准備收拾這虎妞一頓,岳雨趕緊拉住他的手:"別生氣,她打你是好事!"

"換成別人她還不打呢,嘻嘻,好了,你也別看書了,我們都餓了,不如找地方吃點東西吧!"岳雨發現茜茜公主看向弟弟時,眼神好像有點不同,有種神秘的亮光,又或者,這種以前也有的亮光更加閃亮了.岳雨覺得茜茜公主可能是因為自己師祖那個悲劇的影響,所以做了某一種原來沒有的決定.

以女子直覺,他當然替弟弟高興.

高興之余,她又覺得弟弟真是個笨蛋,女孩子一般都比較矜持,要不是對男孩子有點意思,她會沖他撒嬌嗎?

再說那拳頭軟綿綿的,連文字也打不死,這哪是打人,這簡直就是享受

這個弟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岳雨生怕茜茜公主害羞,也不明說,只是把要回揍的岳陽給攔下來.別說岳雨急了,就連還不懂戀愛為何物的岳冰,也能看出茜茜公主對哥哥有點意思.她此時正捂著小嘴偷樂,心中暗笑哥哥笨,覺得哥哥先是把伊南姐姐認錯是男的,現在又以為茜茜公主打他,還以為哥哥宅在家中太久,所以一點也不懂得女孩子的心.

准確來說,岳陽是宅,但絕對不是笨蛋.

他只是裝逼.

茜茜公主這個胭脂虎妞,他是絕對不會讓她在手心溜走的,現在嘛,先與她耍耍小花槍,找到好機會再收拾她也不遲……

"咦,這不是我家小娘子嗎?聽說我家小娘子冰清玉潔,連我這個名正言順的未婚夫都不能碰一下,好像下面是鑲金邊的一樣.現在,怎麼跟男人拉拉扯扯行苟且之事?你們要做,也不要在我的面前做嘛,我再怎麼說,也是一個未婚夫好不好?早知道你原來是個假正經的騷和諧貨,就狠狠地干和諧死你算了,虧我還以為你真的那麼貞潔,原來只不過是個爛貨……"

有一把怪聲怪氣的腔調,在林蔭道的一側響了起來.

有個男子,大搖大擺地走出來.

上篇: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咬與捏】     下篇: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踩鳥,爆蛋,開始燒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