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踩鳥,爆蛋,開始燒烤!】  
   
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踩鳥,爆蛋,開始燒烤!】

岳陽扭頭看,發現那是個穿著白袍華服的高瘦男子.鵬

相貌長得人模狗樣,還勉強過得去,但臉色帶有一種酒色過度的蒼白.岳陽看此人眉宇間多帶陰險狡猾,細長眼睛,薄薄的嘴唇和微帶鷹勾的鼻子顯出一副刻薄小人相.頭發披散兩肩就算了,偏偏還在耳邊兩側異常風騷地編了許多小辮子,打扮得不倫不類的,這家伙還自我感覺良好.

茜茜公主顰起了劍眉,她本來想用胭脂虎目瞪殺這個目中無人又汙言穢語的家伙.

轉臉看看岳陽,決定把這個機會讓給他.

大事還是交給男人處理!

以前,自己聽父親的;現在,事情點,轉交給這小子處理好了,

她輕輕一拉岳冰,示意把事情交給岳陽處理,大家就等著看好戲就行.開始,茜茜公主還有點擔心,對面那個白丄癡,會不會認出自己,嚇得落荒而逃呢?沒想到她擔心完全是多余的,那猥瑣男眼睛滴溜溜的打量三女,根本沒有認出沒有背負重劍也沒有身穿銀鎧而是一身輕便武士服的茜茜公主,他對茜茜公主也不太在意,只覺得她是個英氣颯颯的大美女,沒能看出她是個強者.

最後,猥瑣男倒是看了看跟在岳陽之後的灰太狼.

岳陽估計,這個腦殘看灰太狼的原因.是因為他以為灰太狼是青銅三級的鐵脊魔狼,,

"是你?"岳雨認出了來人是誰,玉臉頓時遍布寒霜,冷哼一聲:"血千秋,用嘴巴噴糞雖是你的特長,但請你不要炫耀好嗎?眼睛沒長好,也不能生在上,你哪里眼睛看見我拉拉扯扯行芶且之事?.

"我兩只眼睛都看見,你這個賤貨現在還跟這個奸夫在這里拉拉扯扯,他不就是有只青銅三級的爛狗嗎?你以為老子沒有?老子的金睛巨猿已經是青銅四級,牛頭戰士也是青銅四級,老子這麼牛,都不敢招搖過市,你這爛狗算個屁啊!岳雨,你個臭婊丄子,你以為找個小白臉就可以跟本少爺翻臉?你想悔婚?你做夢".那個名叫血千秋的高瘦男子嘿嘿地陰笑.

不過他囂張歸囂張,倒不敢大意.

一看灰太狼咆哮,立即掏出一顆紅色晶石,召喚了一只強化類的大猩猩.

紅光閃現,大猩猩與他的身體融合一起,原來瘦削的身體血筋暴現,肌肉塊塊隆起來,變成了一個兩米高的肌肉男,上衣讓累累的肌肉撐得爆碎,原來白豬皮一樣的身體,也漸漸變成像猩猩那般,長出濃密的毛發.

經過青銅四級的金眼巨猿提升戰力後的血千秋,無比的囂張.

接著,他又洋洋得意地召喚了一個青銅四級的牛頭戰士,一副要活生生嚇死岳陽的臭屁模樣.

他指著岳陽,狂妄無比地哼道:小白臉,馬上給本少爺跪下來,舔本少爺的腳趾

岳雨估計岳陽要動手,一招就可以秒殺這個白丄癡.

她雖然極度厭惡血千秋,卻不希望岳陽因為自己而與血家反目成仇,搶先喝叱道:"好無丄恥,血千秋,你以為你是什麼?敢在這里狂?滾,少在這里裝瘋賣傻,這里可不是你們血家大院,別在這里逞威風!"

血千秋一聽大怒:"岳雨你個賤貨,不要以為有個岳家在背後撐著你,你就可以裝淑女!你馬上就畢業了,一畢業就是婚期,到時你這爛貨就是本少爺的女奴,本少爺怎麼操你都行,剩下沒幾天了,你盡管裝吧,裝純情裝貞潔吧,你干脆說你那下面臭逼是鑲金的,哈哈這又有什麼用?還不是隨本少爺糟蹋的破爛貨?岳雨,我忍你這假正經的婊丄子已經很久了,今天果然讓我逮到了吧,原來不是什麼金鑲玉,而是一個人盡可夫的賤丄逼!哈哈,現在本少爺人贓並獲,看你背後的岳家怎麼保你!"

岳雨氣得臉都白了,渾身都在顫抖,直氣得說不出話來.

岳陽冷眼旁觀,讓這個小丑繼續表演.

四級慧眼,可以看破很多東西.

比如,這個血千秋的戰獸,在同輩之中算是高級,似乎很不錯.但岳陽的慧眼可以看得出,這種青銅四級的戰獸,是用魔晶堆上去的,即使是青銅四級,恐怕還不及別人辛苦培養出來的青銅三級"

由此可以推斷出,血家實力暴漲其實是因為有財力巨大的幕後黑手支持.

這種沒有時間和根基積聚的提升,只是急近利,拔苗助長式的催生,表面看起來很威風,但其實是個渣!

岳陽不知道背後支持血家的幕後黑手是誰,但通過血千秋,他已經有八成把握可以判定.

血家,只是那個幕後黑手擺在前面的一個棋子.

作用,就是對付岳家甚至四大家族!

血千秋的實力,別說與風七殺,炎破軍,雪貪狼這三個真才實學的殺星了,就是與岳家小字輩的岳天,岳焰甚至岳霆,都相差甚遠.按照實力,岳陽估計,這血千秋的實力最多與岳家最渣的岳雹差不多,真打起來,血千秋沒有召喚寶典,他多半還會輸給岳雹.

就憑他這酒色淘空的身子和用魔晶堆上去才達到青銅四級的兩個戰獸,岳陽用一根手指也可以打敗他.

不過,岳陽決定讓運

血千秋說得越難聽,他越是猖狂,那麼自己就越有理由替岳雨出頭,等會虐他,也可以虐得更解恨!

這個得志小人說多錯多,血家不是死都不願解除婚約嗎?

現在血千秋都這樣都說了,翻臉無情,事情無回頭,到時看血家還能怎麼保他!

岳雨她的杯具命運,岳陽以前不知道也罷了,現在知道了,就絕不會讓它出現,岳雨這個堂姐雖然自己沒怎麼接觸,但她溫柔嫻靜,以前對杯具男很不錯,自己出手幫幫她也無所謂.

此時林蔭大道的樹叢里面,還鑽女人來.

豐乳,長相妖冶.

她衣衫不整,胸乳于半掩的衣衫內隱現,顯然,她剛才和血千秋正在樹叢里野戰.

遠遠,六脅銳的茜茜公主就聞到這女人身上有一股淫穢的味道,頓時皺起了眉頭小手拉起岳雨和岳冰後退了幾大步.她們這麼一退,血千秋以為她們被自己嚇退了,得意地哈哈大笑.那個妖冶女人看見岳雨,尖酸刻薄惡毒無比的說話,就像火山爆發那般噴發出來"

罵的內容簡直不堪入耳.

岳雨氣得發抖.

最後,還是強忍下來,一拉岳陽:"小三,別管這對狗男女,我們走!"

"你們想走,可沒那麼容易!"血千秋一個高高的飛躍,凌空飛過十數米,重重地落在對面的道路中心,雙臂高舉起來,擋住去路.

他的牛叉戰士,步步進迫.

目標,是對付神態帶點懶洋洋的灰太狼.

灰太狼它原來很是好戰.但因為近來殺死的強力戰獸已經太多了,白銀級的殺過,黃金級的殺過.

所以,對于青銅四級的牛頭戰士,灰太狼有點提不起精神.

"跪下來,用嘴巴給本少爺嚨出來,如果吮得本少爺爽翻天,那還可以考慮放你這賤貨一條生路,否則,就在這里活活地操丄死你!至于你個小白臉,跪下來學狗叫,本少爺不叫停,你一刻也不能停,否則本少爺不但斬下你的狗頭,還滅你滿門!"其實血千秋做這種事早就不是第一次,白日宣淫,奸汙女子和滅人滿門這些,他做過也不知多少次了.

如果在人多的地方,他也許還會收斂一點點.

偏偏這一帶,是上京學院最幽靜最人跡罕至的地方,都是一些年老的導師休養的山林風景區.

在這種林蔭小道,半天也不會有學生走動,血千秋覺得自己不抓緊機會把面前這三個美得冒泡的妞上了,那都對不起自己.

要知道極品的美少女,這不是天天都可以遇到的"

血千秋開始脫褲子,三女一見,立即轉身,齊齊地呸了一口.

看過下流的,沒見過這麼下流的!

茜茜公主一拳打在岳陽肩上:"死人.你還呆著干什麼?快去把他處理掉!"

那妖冶的女人一聽怒了,召喚了一個強化類普通三級的母豹,融合後,她變成一個花斑全身雙爪尖銳的豹女.

她飛身躍起,然後疾沖過來.

惡毒地揮動利爪,掃向茜茜公主那吹彈可破的小臉,同時一邊大罵:"臭婊子,你BI#癢了是不是.老娘用爪子給你舒服下"茜茜公主正准備一拳將這賤貨打飛.忽然,紫焰沖天,刀芒一閃,岳陽早已經搶先出手,將那女人的爪子,直接朵了下來.

那女人重重地摔下來,痛得狂嚎起來,滿地打滾.

岳陽毫不動容,一腳踩在那女人的胸口之上,茜茜公主,岳雨和岳冰立即聽見有肋骨*折斷的聲音.

頓時,那妖冶女人的慘叫,嘎然而止.

她口中鮮血,狂噴.

岳陽又飛起一腳,踢在那女人的平巴上,無數%碎牙和鮮@血飛濺出來,灑得一地都是.

那個牛頭戰士沖上來,揮斧要砍岳陽,還沒舉起斧子,它的頭顱,已經讓岳陽一斬而飛.岳陽轉身,牛頭戰士那無頭的尸體,轟然倒地.

岳陽同學啥也沒干似的,吹著口哨,提著那把尤滴著鮮血的灰燼魔刃,走向目瞪口呆還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血千秋,,

"啊,啊!"血千秋忽然反應過來,嚇得心膽駭裂,轉身就逃.

可是他一轉身,發現岳陽同學正帶著微笑,站在面前.

那微笑,就像惡魔的微笑.

血千秋一看,再也忍不住心底的恐懼.失禁的尿液澆濕了整個褲檔,滴滴答答地濺到地上.

在岳陽舉刀之時,血千秋狂吼一聲,高高地跳起來,准備憑借著超強的跳躍力,逃離這個恐怖的地方.他根本沒有勇氣向岳陽出手,因為他看得清楚,僅一招,這小白臉就把青銅四級牛頭戰士的腦袋斬了下來,這種敵人不是他可以對付的.

所以,血千秋心中唯一的念頭,就是逃跑!

小丑.繼續表演吧.我還沒有看夠!"岳陽閃現天空.一記刀柄,重重地砸在血千秋的鼻梁上,將血千秋那強化後變得大猩猩般的健壯身軀,一下砸回地面.

"饒命啊,,啊嗚啊啊啊!"

血千秋求饒聲,被岳陽一跺腳給踩沒了.

就像癩蛤蟆被人一腳踩中.孔"訕開.他滿嘴只的牙齒.今部碎裂,和而水權狂噴出嗓,

岳陽一看,搖了搖頭,似乎還不滿意自己的打擊力度,又地踩起血千秋的手指,一根一根地.耐心無比地把他手指踩斷,踩成爛肉泥,同時很淡漠地說:"哭吧,盡情地哭吧!哭大聲一點,對,就這樣.其實你可以再哭大聲一點,叫聲也可以再淒厲些,中間如果夾點殺豬式的慘嚎,那就更完美了!"

岳雨怕岳陽動手殺了這個血千秋,她心中雖然極討厭血千秋這種垃圾,但殺了他,血家肯定與岳家翻臉死戰.

她不願意因為自己的事,讓家族樹立一個不死不休的強敵.

一看岳陽舉刀,她趕緊喚一聲:"別殺,這樣的垃圾,不值得你動手,"

"岳家如果連一個女人都保不住,那還叫什麼四大家族,叫做懦夫家族算了岳陽冷笑一聲,他擺擺手示意岳雨別管,有自己呢!他以魔刃挑開血千秋的褲子,一看就笑了:"還以為有什麼龐然大物.吹噓得這麼厲害,就這一點小火腿腸,你也敢說千女宴?連冠西大少你都比不上,你還拽個屁啊!沒辦,不讓你開下眼界,估計你都死不瞑目,睜開眼睛看看,你早該自卑地自殺了!"

岳陽同學開始解開褲子,茜茜公主與岳雨目中余光,發現這小子行為不軌,都羞紅了臉,輕啐一口.

至于岳冰,更是低著小腦袋,不敢回頭.

岳陽沒理會三女這時會有什麼想,緩緩地把褲帶解開來:"人間大炮,一級准備;人間大泡,二級准備;人間大炮,發射!"

他很牛逼地往血千秋那破爛得不成樣子的嘴巴,盡情地撒了一泡尿.

最後還舒服地搖搖,拉好褲子.

看見血千秋正在裝死,岳陽呼喚灰太狼:"灰太狼,你吃過燒烤火腿腸沒有?今天老子心情特好,親手燒一根你嘗嘗!"手中的紫焰沖天而起,血千秋本來想裝死躲過一難的,任憑岳陽往他嘴巴撒尿,也裝暈迷不醒,現在一聽燒烤火腿腸,嚇得趕緊翻身起來,撒腿逃命.

岳陽冷笑,重重轟出一腳,把血千秋的脊梁活活地轟斷成幾截.

再將倒地慘嚎的血千秋翻過來,一腿就把那小鳥和鳥蛋都踩成爛肉泥,再扔下一團紫焰,開始燒烤"焦糊的味道四散,灰太狼一看最後只剩下黑炭,哪里還有什麼燒烤火腿腸,用爪子在焦灰中抓一遍發現全是灰,根本沒有好吃的.

它疑惑地看著主人,岳陽同學給它一腳:"老子一時失手,烤焦了不行啊?沒有燒烤火腿腸,這家伙身上隨便哪里都有肉,你隨便吃一頓不行嗎?"

灰太狼一聽,那不客氣了.

張開大口,直接在血千秋的身上撕咬起來,,

三女早在岳陽同學掏出人間大炮時就撒腿跑遠了,在前面遠遠地等著他.

雖然相距很遠,但還是能聽見血千秋的慘嚎聲,遠遠地傳來.她們不覺得岳陽殘酷,反而覺得非常解恨,又小聲討論起來,三女都認為壞人要是遇上了岳陽這個大惡人,那是倒了十八輩子的大黴!

像血千秋這種惹人痛恨的垃圾,岳陽再怎麼虐,那也不為過.

唯一讓岳雨擔心的,就是血家以後肯定要找上門來算帳,到時要怎麼辦才好呢?

看見岳陽回來,茜茜公主聽見血千秋的慘嚎似乎還有,奇問道:"你為什麼不殺掉血千秋?以你的能力,將他完全毀尸滅跡也只是舉手之間,你為什麼要留下他的狗命?"

岳陽先伸手輕撫下岳冰的小腦袋,安撫一下妹妹.

然後,才沖著茜茜公主和岳雨一笑,笑得陽光燦爛:"我不去招惹別人,但別人也別來惹我,膽敢打我或者家人主意的家伙,那麼來多少殺多少!血千秋他活不了,我只是讓他死得更久,更痛苦,同時也給世人一個警示,我不管他們怎麼斗,千萬別打我家的主意,否則天王老子來都不好使!血家算個屁,他們來人,想講道理,我陪他們講道理;想講拳頭,那我就陪他們講拳頭"他們要動我,那我滅他們滿門.大家都是一條命,誰怕誰啊!"

"小三,你長大了,比起以前,你真的變了很多!謝謝你幫二姐,否則二姐今天,"岳雨激動得掩面而泣.

"哥哥我支持你!"岳冰絕對是岳陽的頭號粉絲.

"血家不算強,但血家背後應該有個大勢力茜茜公主伸手在岳陽肩膀一摟,半開玩笑,半是認真地沖著岳陽點頭:"本公主近來挺無聊的,也陪你瘋一回好了!怎麼樣?我夠不夠哥們?"

"哥們,我們去喝酒,不醉無歸!"岳陽同學准備把這胭脂虎妞灌醉,只要她變成了醉貓,還不任自己擺布?

茜茜公主不用六識天賦也能聽出這小子的色狼之心,一陣無語.

上篇: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身在福中不知福】     下篇:正文 第二百零六章:【神秘的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