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他們也算是人嗎?】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他們也算是人嗎?】

血屠看見對面的小子,僅是二十歲左右,年輕得出奇,但散發出的氣勢,卻讓他這化級霸王也為之震憾.

如果對方僅僅是殺過戰獸或者只殺過幾個人,那是不可能積蘊起這一身殺氣的.

這種殺氣,就像血染疆場九死一生地自尸堆鑽出來的將軍一樣.

必須是殺了成千上萬的人,殺氣才會如同魔王.

普通武者曆練再久,也是不可能擁有.

然而,這小子年紀輕輕,卻擁有一身暴戾的殺氣,難道他自出娘胎便殺人?血屠心中不禁微凜……他從來沒有看過年輕一輩中,還有比自己殺氣更勝的,三大殺星的風七殺是殺戮最多的一個,但他的殺氣,與這小子比起來簡直不值一提.

若槨風七殺的殺氣比作一頭幼狼,這小子的殺氣就像一頭擇人而噬的猛虎!到底殺了多少人,殺了多少強大的武者,才有這種魔王般的殺氣呢?血屠無想像……

"你是誰?"血屠本來以來只有代家主岳;1,或者岳海老人,才是自己的對手,沒想岳家僅是一個小輩,就強悍如斯.四大家族,果然名不虛傳,表面上岳家雖然沒落了,但隱藏不露的實力仍然不容小視.血屠忽然有一種感覺,這次要與岳家決裂的開戰,太早了,也太草率了,血家根本沒有完全調查清楚,就急急與岳家翻臉,實是一個不智的行為."岳家護衛,離線十米,即斬不赦!"岳陽沒有理會血屠,而是怒視後退的眾家將.逃得最遠的一個家將,被趕到的灰太狼撲倒在地,血口大開,利齒森森.

那家伙早已經嚇得屁滾尿流,連叫饒命!

岳家眾家將看見了,頓時毛骨悚然,所有人都嚇得打了一個哆嗦.

這個變態三少可不是開玩笑的,之前他帶四夫人一路殺上岳家城堡,連長老也給殺了,幾乎沒有殺了個血流成河,代家主岳山就自出馬,他也敢開砍,要不是岳海家主回到,後果不堪設想……再後來,在家族擂台賽上,這位三少爺,甚至連飄渺宗的人也打了,也沒人敢吭他半句.對于這個連家族中長老都敢殺的小魔星,家將們可不願招惹他,以身試.再說有三少撐場,若還後退,那也真沒臉見人了."嚎哈!"他們趕緊打醒十二分精神,振作士氣,齊齊聚集到岳陽身後,以他為首,與血家的家將對峙.至于兩個長老,一看眾家將現在都奉那小子為首了,心中很不爽.

但之前岳陽的種種表現,讓他們明白,現在這小子已經是一個並非他們所能制約的強者,自己沒有人家的強導師實力,再郁悶也得忍著.

而且現在強敵殺上門,岳家上下現在若不齊心協力,那就完了.

一念及此.

兩長老也分站-兩角押陣,與中間的岳陽遙遙呼應.

血家的護衛被岳陽一斬即殺二十多人,開始也稍微有些恐慌駱亂,但隨著血屠這化級霸王落回地面,站在他們之前,血家護衛立即爆發了斗志,齊乒媒L吼,回應岳家家將的示丄威."呼哈!"血家護衛大聲示丄威,想憑氣勢和人數優勢,迫退岳家的家將.

吼,嚎哈!"岳家家將此時哪敢後退,岳陽的魔刃可不認人,再說後面還有個吃人的魔狼等著,向後逃跑絕對是死路一條,向前拼殺說不定能活,他們當然不甘示弱,齊聲咆哮,吼聲如雷.在岳家城堡里,不斷有聞訊而來的家將精銳飛馳而來,進行支援.在岳家集下面,血家的護衛也源源不斷地傳送出來,呐喊著殺上山來.岳海老人出現了,他自岳家城堡大踏步而出.

而山下,與血屠齊名武力尤稍勝的血怒,血家另一位七級霸王,也一步步上山……雙方的人馬,都遲速向山腰彙集,大戰一觸即發.

"不管你們有何目的,率眾前來侵我城堡,我命令你們立即繳械投降,否則格殺勿論."岳陽同學可不會跟敵人講什麼仁義道德,也沒有條件可言,一句話,不投降就死.堂堂岳家城堡讓人攻了,如果不殺盡敵人,那麼以後阿狗阿貓都可以來撒野了.岳陽對于岳家城堡沒有'自己的家'那種感覺,但這里好歹也是杯具男的祖宅,自己冒名頂替了杯具男,做了岳家三少,若是一個岳家城堡也守不住,那面子也丟光了!

"……"血屠氣得不輕,心想這小子也太狂了吧?現在血家不論人數還是戰力都稍占優勢,談判也罷了,繳械投降?這怎麼可能!

脾氣暴燥些的血怒聽了岳陽的話,差點想發作.

心思比如細密的血屠卻暗中示意稍等,先看清局勢再說.

岳家千年傳承,根基極大,就算血家背後有一個巨大勢力支持,近百名高手隨時支援,但也不容易打倒,魯莽出售只會壞事.再說,四大家族關系非同一般,若是師出無名,其余三大家族難免會唇亡齒寒地出手相助.血家想打倒岳家這個龐然大物,不但力量要足夠,而且道理要占足否則,就是大真皇帝君無憂那一關,就不過去.

傻子也知道,君無憂對稱呼為海哥的岳澮元帥有多麼的依重「他一向視岳海為兄,絕對不會坐記不管.

"見過岳家家主,岳老元帥,今日血屠前來非戰,只是要求岳家交人.請老元帥交出二小姐岳雨及謀害我家血千秋性命的奸夫,本來血岳兩家聯姻,皆大歡喜,但岳家二小姐不知廉恥,有婚約在身也與奸夫私通,並且密謀布局,殺我侄兒,殺她未婚失血千秋……現在,我等前來,要求深明大義的岳老元帥,把岳雨及其奸夫交出來任由血家處置,以正規.血屠-向大步前來的岳海老人拱拱手,算是見禮,又直接開口要人.

"血城主,你身為一城之主,須留口德,你不查明真相,還率眾攻上岳家城堡,還強蠻要人,莫非你以為老夫真是老得憑人欺侮了?岳海老人氣勢爆發,聲如沉雷,轟然炸響,震得眾人耳鼓,嗡嗡作響,陣陣發聾.

岳海老人乃是經曆千百戰斗的大元帥,氣勢如山,比起鋒芒畢露的岳陽更加雄渾厚重,有若實質.對面的血家護衛,在岳海老人前來之際,就感到巨大的壓力.現在他一開口反責,更是情不自禁地向後倒退了一步.

血家護衛,懾于岳海老人的威名,即使有血屠和血怒兩位七級霸王押陣,也一陣陣的騷亂.血屠暗中看在眼中,心中凜然,幸好今天是自己與血怒兩人帶隊,要換成別人,恐怕整個.&家護衛隊都潰不成軍了吧……岳海這個老家伙,果然是老而爾堅,絕對不能等閑視之.岳海老人與岳陽,一老一少,站在陣前.他們的氣勢完全相反.

一個如猛虎下山那般暴烈霸道,鋒芒畢露,讓人難以正視他的殺人雙眸;一個如蒼松磐石那般老成持重,沉穩如山,不怒而威使人心寒;更重要的是,這一老一少的祖孫倆,氣勢相輔相成,更得益彰!

給血屠的感覺,別說自己這麼一點人馬,就是千軍萬馬雄立于前,相信也難憾他們分毫.血屠心中暗中一歎,果然不愧是四大家族之一的岳家.

即使沒落,即使江河日下,它仍然是一頭雄心不死的老獅子,若是想打它的主意,也要付出慘重的代價.血家在戰勝岳家之後,還能剩下多少精英子弟呢?別的家族,又會不會乘虛而入,取代血家成為新四大家族呢?這個問題,忽然在血屠的心底閃過……他猛然發現自己以前只一心打倒岳家,還真沒想過會失敗和需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與血屠相比,血怒想得簡單得多.

他覺得自己與血屠,一人對戰岳海,一人對戰那個囂張的小輩,護丑掩殺上去.

只要誘出岳家的潛藏實力,那麼背後支持自己的那個巨大勢力就會出動,百名高手齊出,一舉將岳家上下滅絕,血家從今日起,取代岳家成為四大家族之一!

"四弟,我等前來不求死戰,只講道理."血屠改變了主意,岳家要打,但絕對不能讓血家打頭陣,否則死光了也拿不下岳家,不說別人,就是岳海元帥和那個殺人魔王般的小輩,就足夠難啃.代家主岳山,二子岳嶺,還有十二位長老,都有一戰之力.尤其是三位閉戶不出的三大長老,更是深不可測,旁人只以為他們只是六級宗主,但血屠得到最秘密的情報,這三大長老,血家傾盡全力也是無對抗的,他們只是立誓不出岳家門口半步,至死守護岳家傀儡宮殿,所以世人並不知那三個老家伏的真正實力,

必須把背後支持自己的那個勢力拉到前台.否則,血家就變成別人的年前卒,就變成別人探路的棋子了.

血屠改變計劃,向岳海老人拱手道,"岳元帥,走遍天下,也不過一個'理,字,今日,血家請岳家開口說出一個理來,岳家二小姐岳雨,與人謀殺我家侄兒血千秋,理當如何?如果岳元帥講理,那麼兩家休戰,齊集相關人員,論理長短!"

他覺得血家占足了道理,如果強拉岳家在君無憂面前,當面對質,那麼君無憂和四大家族都不好意思出手相助.至于岳家,他覺得不可能把岳雨交出來,所以,到時血家以及背後支持的高手,一一向岳家挑戰,只要岳家高手死盡,那麼岳家自然就沒有四大家族的資格了.背後支持的高手想用血家開路,那是不可能的.最少,血屠不會答應

血家崛起不易,若與岳家硬憾一場,極容易被打回原形,強勢不再,到時背後的勢力還會繼續支持嗎?

"岳家當然講理.小三,回去請你姐姐出來,老夫要與血家當面對質,若你們犯事,家不饒,若有人想血口噴人,老夫也不會袖手旁觀坐看你們被人欺負的."岳海老人是什麼人,腥風血雨走過來的老帥,眼前血屠玩的這一套心機,他百年前就玩膩了,他臉上完全不動聲色,揮揮手,讓岳陽離開.

岳陽這小子要是不是,敵人無下台,君無憂也不好出場.

血屠和血怒一看岳陽終于要是,心中都松了一口氣.

他們雖是七級霸王,但對面岳陽的恐怖殺機,心中都有種不自然的凜然,總是感覺自己像虎口之前的獵物.

若是情報沒有出錯的話,這小子應該是隱忍十多年被世人叫了廢柴十多年的岳丘之子,繼承了父親刀劍戰技的他,青出于藍.今年初,他曾以身拉車,一路殺人,將養母和妹妹拉上岳家城堡,讓掃地出門的養母與妹妹榮耀地重運岳家……血家唯一遺憾的是,岳家的新年擂台賽,他們沒有派人觀戰,坐失觀察這小子實力的最好機會.情報上,這小子最少有六級宗主之力,甚至有六級高階大宗主.

也正是因為這小子橫空出世,背後支援血家的那個勢力,才懷疑當年的岳丘沒死,還存活于世,正隱在暗中指導兒子……許多人都認為,按照岳家三少的卓越資質,攀登先天是始早的事.如果岳家有了一個先天,那麼再無人可以憾動四大家族之位.這,也是支援血家那個勢力急于向岳家動手的原因.

必須把岳家三少除去,再把岳丘引出來……岳海已老,岳山與岳嶺資質不夠,這兩父子,才是岳家最大的威脅,不論以前,還是以後.

"是.你是家主,我當然聽你的!"岳陽表面似乎很聽話,可是灰燼魔刃立即擎出,雷霆萬鈞地向前一斬,威勢無可匹敵,即使山河也為之崩摧……這一斬,把面前血怒嚇了一跳,待他急急躲開劈到面門的偷襲,發現岳陽已經虎入羊群那樣撲入護衛之中,連殺十數人.

"轟隆!"岳陽與攔阻的血屠力拼了一招,颶風般大爆炸的對拼,將周圍的血家護衛震飛,過半重創,而岳陽輕如羽毛般倒飄回去,輕盈地落在岳海老人面前."大膽,你敢當面殺人?"血怒差沒有氣瘋掉,不是說要談判嗎?這小子竟敢言出無信地動手偷襲自己?"他徂也算是人嗎?"岳陽撇撇嘴,若無其事地轉身離開.別說血家的護衛,就是岳家家將也戰栗起來.

那種無視生命的冷酷,比萬年寒冰還冷,在這位三少的眼中,也許他殺的那些人連螞蟻也算不上吧!岳家的家將們趕緊給岳陽讓開一條通道,恭敬地目送著岳陽離開.他們的心情很複雜,既有恐懼感,又有一種油然而生的自豪感!

血怒很想立即爆發最大戰力,與這小子決一死戰.

血屠卻做了一個手勢,讓血怒冷靜.

剛才他與岳陽力拼,發現了一個駭人的事實,那一個拽酷的岳家聖少,人家的確有囂張的本讖,他的實力絕對不是六級的宗主,而是七級的霸王……血屠發現自己已經有准備,對拼一招,卻絲毫不占上風,反而感覺對方仍有余力.

所以,也難怪這小子會無視一切,原因他本身就具有超強實力,根本沒必要看人臉色."二哥,你……"血怒自成為七級霸王後,就沒有天那麼窩囊過.

"別惹他,你去請松鶴二老來這主持公道吧!"血屠悄然攤開他的手掌,站在他面前的血怒,可以清楚地看見血屠的手心焦黑一片,似乎被烈焰焚傷.血怒愕然,二哥全身防禦最強的地方,就是擁有'雷火神臂'這種寶物保護的雙手,想不到那小子僅是一招,僅用刀芒,就把二哥的手心給燒焦了.這,這怎麼可能?

上篇: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越界者,格殺勿論!】     下篇: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沒錯,我就是奸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