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沒錯,我就是奸夫】  
   
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沒錯,我就是奸夫】

等岳陽重返岳家城堡,與茜茜公主一起,用馬車把岳雨,岳冰載出來時,他發現下面的對峙的兩幫人,都轉移到了山下的岳家集.岳家的人在左,血家在右.除了岳海老人和數位長老之外,還有代家主岳山,二伯岳嶺也聞訊趕了回來.不過長子嫡孫岳天和岳焰卻不在場,似乎有意地保護起來了.

中間做公證的有君無憂,還有四大家族的來人,跟新年時差不多,風家的風嘯云,雪家的雪問道,炎家的灸千重和身為君無憂禁軍統領寸步不離左右的風狂.四大宗派也來人了,岳陽只認得一個,那就是岳風的導師苦冥老人,其實兩個,岳陽卻不認得.

另外兩人,一個紅發如獅,高大魁梧,雙目精光四射,看上來極具威勢.

站在紅發如獅男子身邊的男子,卻斯文瀟灑,雪袍上畫有綠色的龍紋,岳陽微微一怔,看來這是東海水晶宮的禦龍使,只有東海水晶宮的強者的才在白色衣服上畫有不同顏色的龍紋.赤橙黃綠青藍紫,據說赤龍紋就已經是六級初階的小宗主.

這個綠龍紋的禦龍使,看來也不是等閑之輩,最少也會是化級霸王實力的強者.

至于那個紅發如獅的大塊頭,看來是西獄獅子塔的強者,因為北月靈仙閣是不會招收任何一個男子的,靈仙閣的仙子也幾乎不參與世間的爭斗.岳陽的四級慧眼沖著兩人一掃,唇角浮生出一絲絲若有若無的笑意,他轉臉看了看苦冥老人,覺得這老頭子倒有點韜光隱晦,是個挺不錯的老頭子.苦冥老人也沒有像其他公證人那樣坐到一條橫桌之前,而是坐到一塊石上,他坐的位置讓岳陽又多了兩眼.

站在血家那邊,高手無數.

岳陽發現不包括血屠和血怒也有五位'霸王,級別的強者,至于六級宗主,那更是接近二十個.甚至,還有兩位老頭子是達到八級的'帝皇'.

這兩人神情據傲,也是血家那邊唯一有座位和桌幾端坐奉茶的強者,所有血家的人都對他們倆恭敬無比,就連血屠和血怒說話,也要微徼低頭.兩個老頭子相貌相似,似得孿生兄弟.

同樣都是白發長眉,鶴發童顏,相貌慈祥善良,道骨仙風,看似不食人間煙火的老神仙……岳陽估計,要不是有老狐狸,鷹眼男夏侯衛烈等人站在岳海老人的身邊,血家恐怕早就殺過來了,畢竟他們的實力要勝過岳家這邊太多太多.

在岳家這邊的隊伍之中,岳陽發現之前在白石城溫馨小屋中看過的兩個強者也來了,就站在岳海老人的身邊.一個威猛有若雄獅,一個氣度深隱如豹.兩人站在人群中不太顯眼,但在岳陽眼中,他們的實力都不俗.

那個黑張飛似的東天王也來了,他一看岳陽駕著馬車自山上緩緩而下,迫不及待地飛迎上來,重重一宇拍在岳陽的肩膀,"岳家小三,放心,你是我女兒的人,本王會罩著你,別人想欺負你,沒門!"

"我只是你女兒的親衛隊長,王爺要是能把話說得清楚就更好了."岳陽一陣大汗,幸好這家伙沒說自己是他的人,否則別人都會懷疑自己的性取向有問題.東天王卻不在意,又一拍岳陽的肩膀:"哪里話,你和小落花遲早也是一對,本王提前罩著你也行!"這話不像個王爺,倒像黑道老大說的.當然,估計沒有什麼強者熟知東天王這家伙是什麼寶貨,所以大家臉上一點兒也不奇怪,反而覺得正常.

就是對面那大模大樣坐著捧茶嗒的兩位老人中左邊那位老人,微微哼了聲:"王爺此話,可是代表天羅國的意思呢?"

"青松老兒,別人怵你,老子可不鳥你,不就是八級中階的帝皇嗎?有啥好臭屁的,老子看你們兩個老鬼這輩子注定攀不上九級聖者了,一輩子老死在八級的塚中枯骨,老子說罩著他怎麼啦?這是我女婿,你們敢動他一根汗毛,老子立即帶兵攻入你們紫金國,看看你們紫金國的狼騎厲害,還是老子的暴風重騎牛逼!"東天王跟猛張飛有得一拼,說話的口氣跟點燃了火丄藥桶似的.他可是天羅國第二號人物,僅排奮皇帝華旭日之下.

天羅皇帝華旭日不喜處理政事,多數交給群臣,所以要說到天羅風頭最勁的人物,就是這個東天王了.

東天王原是太子,但這家伙是個戰爭狂人,比華旭日更加不喜政事,甚至討厭住在皇宮中,總覺那是一個巨大的牢房,所以自願退位,把皇位讓給弟弟華旭日,自己當今東天王,通運快活.

可以說,即使血家或者什麼勢力可以把岳家城堡鏟成平地,也絕對不敢動這個東天王.

若東天王被害,那天羅國絕對會舉國精英盡出地為他複仇的.

"天下講不過一個理字,我們先講道理!"老狐狸趕緊讓東天王收起火氣,畢竟君無憂這個皇帝還在中間坐著呢,四大家族和四大宗派的人都在,面子多少也要給點.至于血家那邊,兩個老家伙雖有不悅神色,但他們不願意與東天王爭執,以免節外生枝.刀鋒山城的城主,以前岳山至交好友,血家的當代家主,血濤,自右邊人群站了出來.跟隨他一起出來的,還有兩個抬著擔架的護衛.上面,擺放著一具慘不忍睹的尸體……

那尸體,正是讓岳陽狠狠地收拾一頓又讓灰太狼吃了個半飽的血千秋.岳陽為了讓他死得痛苦點,還捏碎了一顆治愈晶石,保留他一口氣,估計血千秋就算搬回到血家,也不會輕易咽氣.岳陽看他的眉心多了個指印,估計是血家的高手防止他死得痛苦,震碎了他的腦門,讓他解脫的一擊.

血濤滿臉悲痛欲絕的模樣,抹著眼淚,向君無憂鞠躬道,"陛下,當年陛下派微臣饋守刀峰山城,微臣數十年耒兢兢業業,不敢有一日松懈.當日陛下親自為媒,將岳家二小姐賜婚犬子,本應是天作之合,血岳兩家聯姻,乃是微臣心中無上渴望,想不到今日犬兒卻身遭模禍一命嗚呼……陛下,您要為微臣作主啊!岳家若要悔婚,雖然不符規約定,徼臣也會忍痛答應下來,但萬萬沒有想到,犬了因為目睹岳二小姐與奸夫的丑行,怒而挺身指責,竟然被岳二小姐與奸夫當場活活打死……這是白頭人送黑頭人啊,徽臣心痛滴血,萬請陛下為微臣做主!"看他老淚縱橫的樣子,若外人不知道真相,說不定還真會讓他給蒙騙了.

血家唯一遺憾,就是血千秋的名聲臭名遠揚,而岳家二小姐品德向來溫柔賢淑,他們這樣,似乎有點狗急跳牆反咬一口之嫌.君無憂給虹濤賜坐,卻沒有說別的.

倒是東海水晶宮那位綠色禦龍使,帶點懷疑地看了看尸體,問道:"血家主,你說岳家二小姐與奸夫勾結,殺你兒子,是否有證據,能否詳細說說遇害過程,凡事但講憑證,你的證據何在?"

"碧波禦龍使,我兒與娟娟姑娘一起路遇岳家的二小姐與奸夫同行,兩人勾搭成奸丑態百出,不堪入目,我兒憤怒而出,卻力不能敵,被奸夫凌辱而死,尸骨未寒,大家一看即知道遭遇何等毒手.我血家人證物證俱在,娟娟姑娘被奸夫斬下一臂,僥幸逃脫,驚魂未定,如果碧波禦龍使答應確保娟娟姑娘不遭敵人毒手,我便把娟娟姑娘請出,讓她當面向大家描述我兒遇害的慘禍……"血濤似乎說到傷心,又是一把老淚."請娟娟姑娘出來吧,我與碧波禦龍使,苦冥兄三人一起擔保,證人絕對不會遇害."紅發如獅的大塊頭聲如洪鍾地給出肯定的回複.

被岳陽斬斷一臂的妖冶女子出來了,先給君無憂見禮,又給四大宗派和四大家族的強看見禮.

然後一聲淚俱下地把當時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在她的口中,岳陽是一個十惡不赦罪惡滔天的殺人凶手,手段殘忍,行為令人發指,屬于衣冠禽獸類別.相反,血千秋搖身一變,由一個臭名昭著的校花殺手變成一個正義十足心地善良的大英雄,差點沒有說血千秋每隔三天就做一件好事……

總之,經她這麼一番血淚控訴,就連岳陽自己都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個罪孽深重的大惡人.

茜茜公主差點沒有拍手叫好,她看過無數人裝哭演戲,但演得像這個女人如此逼真的,還真是第一次看見.聽了妖冶女子的控訴後,各人面面相覷.

都感到有點不可思議,岳家二小姐這樣性情溫柔潔身自好的女孩子,還真有奸夫?

這種事,應該發生在血千秋身上才對,如果血千秋忘恩負義拋棄未婚妻,把岳二小姐活活打死,這還有可能!到底是怎麼回事?

"娟娟姑娘,你的哭訴,大家都聽清楚了,現在,于對面岳家的人群之中,你有沒有發現奸夫的身影,如果有那個人,你能不能指認出來呢?"君無憂淡淡地發問了一句."哼,就是那個人!"那妖冶女子早就看見岳陽同學了,因為岳陽同學很拉風地坐在馬車頂上.

妖冶女子向岳陽一指,眼中射出狠毒的光芒,咬牙切齒地哼道:"就是他一刀砍下我的手,又是他把千秋少家主活活打死的,就是他,他就是奸夫,我絕對不會認錯!"地這一指,所有認識岳陽的人都驚呆了.岳陽同學臉帶微笑,肯定地點頭,"沒錯,我就是奸夫!"轟隆!

海胖子,葉空,厲氏兄弟他們統統雷倒在地上,就連夏侯衛烈逕個嚴肅鷹眼男,也讓岳陽的話雷得不輕.

風家的風嘯云和雪家的雪問道愕然,而炎家的炎千重已經掩面不忍再看,按照私交,炎千重更偏幫血家這邊的,因為岳家排名第三「多年來一直擋在炎家之前.炎千重絕對樂見血家向岳家挑戰,不管誰勝誰敗,炎家都可以坐收漁翁之利.

現在一看妖冶女子指認岳二小姐的奸夫是岳家三少,炎千里差點想鑽進桌子底下.鳥龍,最大的鳥龍!

岳家這邊人,用盡了最大氣力,才沒有哄笑出來,至于東天王,他可不管,早笑得淚花直濺,差點沒有活活地笑失氣!血濤不認識岳陽,一看頓時有點奇怪,莫非有什∽對勁?

血屠和血怒兩人之前見過岳陽,心中暗叫不好,(8(8現在又不方便開口,焦急得直跺腳,這個娟娟姑娘不說還好,非要說這個,現在一指認,整件事都要砸!他們再快,想阻止她也已徒來不及了,開始沒想到她辨認的奸夫原來是那小子,否則一刀把她殺了,來個死無對證更好.

雪問道與風嘯云又對視了一眼,最後由風嘯云開口問;"娟娟姑娘,你確認那個奸夫就是坐在馬車頂上的人?""他就算化了灰,我也認得出是他!再說,他自己也承認了,求陛下為弱女子主持公道!"妖冶女子汪不成聲地向君無憂叩頭."這件事……血濤,我不好開口,會不會是一個誤會?"君無憂看向血濤.

"陛下,這怎麼會是誤會,我兒尸首就在面前,陛下與老元帥私交極深,微臣也是知道的,但這件事關系到血岳兩家的殺子奪妻之仇,陛下可不能坐視不管啊!"血濤立即咚地跪在君無憂的面前,他指著岳陽:"殺人凶手就在眼前,若陛下不忍動手的話,請陛下回避,讓微臣與賊子決一死戰!""血城主,剛才娟娟指的奸夫……你知道他是誰嗎?"雪問道有點覺得血家的人是不是集體腦殘了.

"他,他是誰?"血濤又一時愕然,剛才好像聽東天王說那小子是他的女婿,這的確有點棘手,君無憂不願意得罪東天王是意料之事,但這小子又是岳二小姐的奸夫,能夠成為聯系天羅和大夏兩國的紐帶,難道這小子還有什麼很特別的身份?

"你們指責岳二小姐的奸夫,那個馬車頂上的少年,他是岳二小姐的弟弟,岳家的三少!"風嘯云差點沒有把白癡罵出來,要找借口開戰也找個好點的,這麼傻丄逼的指認,讓人聽起來簡直都要替他們感到臉紅."啊……"血濤一聽,徹底傻了.

上篇: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他們也算是人嗎?】     下篇: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別高興得太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