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別高興得太早!】  
   
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別高興得太早!】

什麼弟弟,假的,當時我和千秋親眼看見那個賤貨與在拉拉扯扯!"妖冶女子急了,慌亂地辯駁道.

"對,她說得一點沒錯.當時二姐的確拉著我的手臂,如果不是二姐拉著,我早就揍茜茜公主一頓了,我當時正在看書,而茜茜公主無緣無故地打我兩拳.不管如何,當時我們的確'勾搭成奸又丑態百出'地拉拉扯扯,我絕對能給她證明這一點."岳陽同學點頭肯定道."茜茜公主當時也在場?"血濤聽了,覺得有個晴天霹靂炸在自己的頭頂上,幾乎沒有栽倒在地上.

"不對不對,另外那兩個俏貨怎麼會是茜茜公主,茜茜公主背乓與,1披銀鎧誰不知道,那天另外兩個賤貨都穿著武士服,根本沒有茜茜公主……"妖冶女子的話差點沒有讓血屠氣死,她早該閉嘀了,偏偏還說個不停."閉唱!"血屠很想一掌劈死這個壞事的女人,但在眾目睽睽,他不可能出手,只能把苦水往肚子里暗咽."你剛才說的賤貨是我嗎?"茜茜公主自馬車中走出來.

"就是她,那天還有一個戟貨……"妖冶女子還沒有說完,看見岳冰小姑娘也走下車,她立即向君無憂等人指證,"就是她們兩個幫凶,還有岳雨那個賤丄人……"

"胡說八道!"血濤真想一宇送她歸西,但'萬骨枯,風狂冷冷地盯著血濤,冷哼警告道,"血城主,你最好不要動手,否則有格殺證人之嫌,三位宗派特使,也保證過證人生命安全的."血家智囊人物血屠,頹然地低下頭,一Aw-都完了.真是成也女人,敗也女人.

當初遇上這種好機會,血家因為太'了急了,等不及就向岳家出手,沒有調查清楚就向岳家發難了.

現在,縱有一千張嘴巴,恐怕也說不清……如果把岳家三少錯認是奸夫還好,沒想到茜茜公主還是同行,試問這樣的情況下,岳家二小姐還怎麼可能與岳家三少丑態百出地勾搭成奸呢?

人家是姐弟,血家硬是指認是奸夫淫丄婦,這樣的事說出去,恐怕會讓血家鬧出一個史無前例的大笑話!東天王笑得不行,他直笑得滿地打滾.大拳頭拼命地捶地,也發泄不了心中那種的笑意.

岳家城堡的家將護衛都情不自禁地哄笑起來,而血家的護衛「都頹喪地低下了頭.這一回,丟人丟大了……

風嘯云指向岳陽這邊沖血濤問道;"現在犯人都齊集在這里「分別是岳家三少,岳家二小姐,岳家七小姐和茜S公主四人,你們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血濤差點沒有找條地縫鑽進去,趕緊搖頭《"誤會,這可是誤會!"

"不是誤會!"血家那邊兩位擁有八級帝皇實力的老人,忽然站了起來,右邊那個老人冷笑一聲:"不管是否錯認,岳家子弟聯手殺死血家未來家主血千秋,這是鐵一微的事實.岳家必須給血家一個交代,血千秋是我們兄弟看中的不記名弟子,現在被岳家子弟打死,身為師父的我們,必須給他討回一個公道!"他絡話一出口,君無憂太陽的血管跳了跳.

就連傻子也知道血千秋其實是爛泥扶不上壁的垃圾,除了仗勢欺人地奸汙女人,沒有任何特長,

如果不是借題發揮,就是將一個比血千秋資質更好十倍的年輕人送到松鶴這兩個老家伙面前,他們眼角也不會掃一下.

血千秋,別說八級帝全會看中收作不記名弟子,就是六級宗主也看不上眼,若不是生在血家,又是長子嫡孫的話,有無數優越的條件培養,他只能是一個渣中之渣!

原來主要由偷學岳家絕技的叛徒,逃亡到紫金國後組成的新宗派,在紫金國的支持下,不斷招收強者,漸漸勢大.岳家一直懷疑創立青峰山,的門主和副門主,就是千年前毒死岳家巔峰強者盜去岳家槍術先天秘籍的大奸人萬俟曆天和端木軻.當年兩人皆是岳家旁系,因為天資過人,極得岳家族人信任,更被家主視為兄弟手足,然而兩人在家主中毒又遭強敵圍殺的危難之際,消失無蹤.十年後,萬俟曆天和端木軻兩人現身于紫金國,當時已經是紫金國五大薩滿之一,並在紫金國皇帝的支持下,創下了'青峰山,.如今的'青峰山"已經成為紫金護國宗派之首,並且自稱世間第五宗派.千年以來,青峰山一直都是岳家甚至大夏的死敵.

多次想覆滅岳家,但岳家總有天才後輩湧現,拯救于岳家于-危難之中.

今天,就算這松鶴二老不說話,大家也早就知道這兩個老家伙不合善罷甘休,他們絕對是找碴而來.

岳陽不知道兩個老家伙是什麼人,也不知道青峰山與岳家有著千年的恩怨,若是知道,肯定會說一句'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對于松鶴兩老的發難,岳陽站了出來.

他很大方,一口就承認了:"沒錯,人是我打的,我打他怎麼啦?我打他是應該,我不打他,他就是悲哀!"

對于岳陽這小子的驚人言論,葉空和海胖子他們又差點沒有一頭栽在地上.

血家那邊的人,早就乇得七竅生煙臉日扭曲.

說是一場誤會還好,大家都好有一個台階就坡下驢,現在這小子倒好,直接承認打人,而且還囂張得要死!

囂張的人大家看過不少,但像這小子如此囂張的還真沒見過!面對幾十個成名已久的高手,他一個小輩還拽得不行,這根本就是討打嘛!在血家這邊,隨便一個拉出去都是六級的宗主,要不是給點面子君無憂這個大夏國皇帝,血家早就把岳家給掃平了……

"岳海,這個小輩說的就是你的意思嗎?"左邊那個青松老人一聽,勃然大怒.

"他說的不是我的意思,但也差不多是那樣.另外,我這個家主管不了他,你有本事,替我管教一下."岳海老人心中淡定,自己的孫子已經是先天,當日就連萬妖門的屠城和狂斬都殺了,松鶴兩個老鬼再牛逼,他們也注定了老貓燒須的下場.松鶴兩個老鬼是強大,但他們能強大得過屠城和狂斬兩個先天?他們是目中無人,但能日中無人得過萬妖門主?萬妖門主親眼目睹手下屠城和狂斬被自己家小三格殺當場,

他也不敢找小三算賬,青松黑鶴他們算個屁啊!"既然如此,那好,我就來教教小輩看見前輩時應該有什麼樣的規矩!"右邊的黑鶴准備出來將岳陽拿下.茜茜公主忽然踏前一步,開口道:"各位前輩,我想,大家還把事情真相弄清楚比較好,至于這位前輩高人,暫時大家還在講道埋,還沒輪到你管教後輩."

黑鶴老人氣得須發俱動,很想一宇把茜茜公主擊斃,但血屠趕緊上前,附耳低語幾句.向茜茜公主動手,那是最愚蠢的做.岳家的事沒有針某,現在又與大夏國翻臉,那是最不智的.

茜茜公主她要是掉根頭發,那四大宗派四大家族也肯定要出手相護,大複國的護國戰神更會聞訊而來,黑鶴一動手,他們就有了出手的理由.這樣做,簡直就是把血家和青峰山放到四大宗派,四大家族和大夏國的對立面.最重要的是,對方現在占足了道理.

自己這邊越走動手,那就越顯得理虧,越顯得老羞成怒.

血濤一聽茜茜公主准備爆真相,他趕緊擺手道,"誤會,這是一場誤會!"他知道自己兒子是什麼貨色,說不定是調戲茜茜公主,才被對方打殘的,萬一真是那樣,血家非但動不了岳家,還會蒙上調戲公主羞辱皇族的汙名.

"這可不是誤會,事情的妾相其實是這樣的……"茜茜公主把當時的經過說了一遍,又補充道:"當時血千秋汙言穢語,這個我無一一複述,而且血千秋脫衣除褲,有持強汙辱我們三女之意,若不是我們三人戰技護身,若不是岳家三少挺身而出,換成普通弱女子,早就讓他那個禽獸不如的家伙得手了.""原來是這樣!"眾人聽了,恍然大悟.

之前大家都奇怪了,怎麼血千秋變成了正義使者?沒想到完全是血家顛倒黑白,血口噴人,想來也對,血千秋原來就是個臭名遠揚的好色之徒,他狗改不了吃屎那才是最可能的真相!

血濤他也不知是急怒攻心,還是無殖見人裝死,一口血噴出來.

身形一晃,暈倒在地上.

血家那邊的護衛,趕緊把血濤救了回去.

"娟娟,你這個賤丄人,膽敢向茜茜公主動手!"血屠趕緊想轉移大家的注意力,厲聲向妖冶女子大聲咆哮.

"血屠城主等一下,暫時還輪不到你向一個從犯問責."風狂冷哼起來:"這件事,希望血家給大夏皇室一個滿意的說."

"要給說,應該是岳家先給血家一個滿意的說,給老夫一個滿意的說.岳家子弟殺死血千秋是擺在眼前的事實,至于血千秋生前所為,有可能是某些人故意捏造,那些可以先不管.老夫只看見,不記名的弟子血千秋已經被人殺死!"青松老人咬定這一點不松口.

"看了半天小丑的表演,我覺得看得差不多了."岳陽打了個呵欠,向青松老人招手道工"老鬼,殺個血千秋算個屁啊,本少爺把你這老鬼也送上西天吧!你都一把年紀了,不呆在家里等死,還跳出來倚老賣老地裝逼,你說你是不是腦殘了沒事找死嗎?你的時代早就過去了,現在是本少爺這樣的年輕人的時代,懂不?道理論完,我們接下來講拳頭,本少爺還是之前那句話,不管你們來多少人,不繳械投降,統統殺無赦,本少爺追殺到千里之外也不會停止……""小輩,你很狂啊!"青松老人氣得差點連肺也差了.

"等我把你的頭踩在腳下,你再表揚我也不遲!"岳陽有意在世間眾多的高手面前立威,面前這兩個目中無人的老鬼,就是最好的祭品.星.正當青松老人准備向岳陽動手之際,忽然于天空中閃現兩顆銀就像流星一般,美妙地劃過長空.最後,隕落在場地中央.

本來眾人以為這種勢不可擋雷霆萬鈞的隕落會引起驚天動地的大爆炸,級別低微的家將護衛們嚇得面無人色.

只有宗主級別以上的人物才鎮定如昔地等待……果然,兩顆銀星落下地面,輕若羽毛,波潿不驚.

兩顆銀星,化成兩個銀翼銀鎧颯爽英姿的女子,她們身上散發出輝煌的銀色光暈,腳下有玄奧的光環閃動.四手輕輕一引,拉出一個金色的傳送卷軸.刹那,有金色的傳送門升起來.

一位頭發梳理得整整齊齊,衣服樸素又極其潔淨,氣質有如學者般的白發老人,一步一步的走出來,他先是彬彬有禮地向君無憂微微致敬,又用一種磁性優雅極有個人特色的聲調開口道;"尊敬的大夏皇帝,請恕南宮不清自來."幾乎所有人看見前來的老人,個個都露出激動的神色.

因為,這位自稱南宮的白發老人,是先天聯盟的十大理事之首,通常居住在通天塔六層,平時不出現,但世間有人接近先天,他就會出現邀請接近先天之境的強者,加入先天聯盟.他的出現,代表了一種無與比的福音.只要他一出現,那證明肯定有人,被先天聯盟看中.

可以說,這位南宮老人的出現,是武者一輩子最渴望的期盼,他不出現,那麼永遠不可能到達先天.

幾乎所有武者都向這位南宮老人行禮,自發,而且真心實意地行禮,這位帶給常常人間福音的南宮老人,值得大家的尊敬.

當然,像岳陽這種聽沒聽說過的穿越男,壓根還不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全場沸騰,但最激動的,莫過于青松和黑鶴兩個了.

因為他們都是八級中階'帝皇"是全場最接近先天的武者,距離先孟之有一線之隔,他們盼了一輩子,覺得終于等到先天聯盟的人來接引自己了.這,這如何不讓他們驚喜?如何不讓他們欣喜若狂?

老狐狸看見青松和黑鶴兩個激動的模樣,差點就想說,你們兩個,別高興得太早!

"南宮先生,是否在我們之中,已經有人符合加入先天聯盟的條件?"君無憂也看了看激動得全身發抖的青松和黑鶴,唇角露出一絲嘲諷笑意,他這是明知故問.

上篇: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沒錯,我就是奸夫】     下篇: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你小子是先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