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包紮,蝴蝶結】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包紮,蝴蝶結】

茜茜公主,落花城主和岳雨三女足足等了一天一夜,還不見岳陽岳冰出來,都焦急萬分.

別說她們了,就連趕來會合的葉空,海胖子,厲氏兄弟他們也坐立不安.從來沒有看過有人能在里面呆那麼久的,要不是岳陽,換成另一個人,恐怕大家早就絕望了.岳陽和岳冰原來在昨天的中午時分進入雙子宮挑戰,但到了今天的黃昏,落日西沉,兩人都還沒有出來.

按照原來的計劃,挑戰雙子宮的時間不會超過兩小時,應該早結束了.

可是足足一天一夜,仍然不見出來.

金甲隊長給茜茜公主她們送上水和吃的,但三女都無心吃喝,只是手拉手,相互鼓勵,站在傳送門外等候.

葉空和海胖子急得團團轉,但他們不敢出聲安慰,生怕一開口,三女異巳會意志崩潰……到了黃昏日落,岳陽和岳冰還沒有出來,不過那個愛看書的神秘美女,倒是眼神微帶焦灼地趕來了.她一來,就與三女相擁,又開口安慰紅著眼圖的落花城主和岳雨:"沒事的,我們要有信心,這一關,他一定能過!"

"都怪我讓他來挑戰黃道十二宮,而且明知他挑戰的是雙子宮,我還鼓勵他……"茜茜公主緊緊地摟住神秘美女的香肩,堅強如她,也需要在神秘美女的身上尋求安慰.

"男子漢不經磨難,豈能頂天立地俯視蒼生,茜茜,這不是你的錯,換成是我,也會支持他這樣做."神秘美女拍拍茜茜公主的背心,以無比堅定的口吻,肯定道:"也許發生了意外,但我相信他能夠克服,大家相信我,他一定佘帶著妹妹出來,一定會!"

有了她如此肯定的言語,就連意志最柔弱的岳雨,也精神大振.

落花城主漸漸恢複了對岳陽的信心,她向神秘美女點點頭,表示自己沒問題.

茜茜公主偷偷拭去飛快滑下臉頰的淚珠,正准備開口,忽然看見傳道門一陣光芒閃動,頓時大喜:"他們出來了,他們終于出來了!"

一個傷痕累累渾身無處不傷的血人沖了出來,因為撲勢過急,直把伸手抱他的茜茜公主給撞倒在地上.

這個血人,正是岳陽.

他背上的岳冰,滿臉鮮血,大腿和後背也一片血肉模糊,但傷勢比起岳陽已經算輕,而且她不像岳陽那樣一撲出來就暈厥倒地,她的意識比較清醒,一看面前的落花城主和二姐岳雨,就激動地放聲大哭起來.

神秘美女趕緊把她抱住,又俯看岳陽的傷勢,發現岳陽傷勢極重,趕緊示意岳雨:"快給他治愈,落花姐,你來拖住岳冰,我來幫雨姐……葉空你們別過來添亂,讓我來救人……還好,心跳和脈搏正常,他沒有生命危險……雨姐,你再召喚個治愈水球!"

大家都亂作一團,只有神秘美女才鎮定如昔.

岳雨雙手顫抖,不住地召喚了治愈水球,可是岳陽傷勢極重「兩三個治愈水球,只是杯水車薪.

葉空和海胖子他們准備捏碎治愈晶石,但被神秘美女她拒絕了.因為她發現強效恢複傷口的治愈白光,對于岳陽的身體其實是有損無益的.他需要的是內部滋潤,只要能量足夠的話,他的身體擁有極強的自愈能力,用治愈白光強行恢複,反而是一種拔苗助長的行為,不是好事.

神秘美女把岳陽輕輕地放平在地,仔細檢查他的傷口,發現爪傷,咬傷,刺傷,蜇傷,鈍傷各種類型的傷口都有,除了一張臉還好點,身體的前胸和後背,傷痕累累.

茜茜公主按下慌亂,將岳陽全身上下檢查一遍,喜叫起來:"骨頭沒事,只是外傷,還有內腑受了震蕩!"

落花城主也給岳冰快速檢查了一遍,點頭道:"冰兒她也沒事……

到底怎麼回事?冰兒,你們怎麼會進那麼久不出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岳冰一聽,又哇地哭出來:"處女宮里,有一個媽媽,有一個我,還有一個霜兒,她們都跟雙子宮里的影子一樣,是她們把哥哥打成這樣的!十進去,處女宮的傳送門就消失了,我們沒辦法離開,哥哥一直背著我逃跑,也不知過了多久,傳送門才重新出現,哥哥趕緊背著我逃出來!"

"什麼?"茜茜公主她們一聽,為之震驚.

岳陽和岳冰不是去挑戰雙子宮嗎?

他們倆怎麼跑到處女宮去了?難道這小子通過了雙子宮,巨蟹宮和獅子宮,殺到了處女宮?

神秘美女立即把岳陽抱起,向落花城主和茜茜公主打了一個眼色,這件事不宜當眾討論.岳雨反應過來,趕緊輕掩岳冰的小嘴巴,一邊安慰道:"冰兒乖,我們回去再說!"

葉空,海胖子他們徹底驚呆掉,好半天也不知道反應.

最後一看神秘美女抱著岳陽離開,趕緊追上去.

但金甲隊長飛身攔住他們:"你們立即離開,並且忘掉這里發生過的一切!"

海胖子本來還想吼聲你少管技們的閑事,一看金甲隊長無比嚴肅,嚇了一大跳,趕緊點頭.

等葉空他們離開了,銀甲衛士們禁不住議論起來:"他們挑戰的是哪一宮啊?怎麼聽見是處女宮?他們原來要挑戰的不是雙子宮嗎?"

"你們都在議論什麼呢?這種事也是你們能夠議論的嗎?"金甲隊長厲聲大喝.

"沒有,我們只是……"幾個銀甲衛士都嚇了一哆嗦.

"剝奪記憶!"金甲隊長忽然自懷中掏出一根雕刻有特殊符文的水晶杖,高高舉起來,刹那,有比太陽更強烈千萬倍的白光,將整個黃道十二宮外的鎮守之地,都淹沒于光的海洋中.十秒鍾後,金甲隊長手中的水晶杖,隨著光芒,消失無蹤.

而所有的銀甲衛士,都倒在地上.

金甲隊長挨個去踢醒他們,口中大喝:"你們都在干什麼?在值勤時睡覺?"

銀甲衛士們嚇得趕緊爬-起來,一個個臉色茫然,完全不明白自己怎麼會值勤時睡在地上,但又不敢多問,趕緊整整齊齊地排成兩列,繼續認真地拱衛這個黃道十二宮的入口.

盡管已經這樣,金甲隊長仍然不認-心,挨個仔細注意觀察銀甲衛士們的眼睛,深怕記憶剝奪得不夠徹底.

在風鈴旅館,葉空,海胖子和厲氏兄弟他們都在外面團團轉圈.

進屋,他們肯定幫不上忙.

但是不留在這里等消息,他們的心又不安穩.

好半天,神秘美女和茜茜公主兩個,終于出來了.一看葉空他們迎上來,神秘美女立即擺手:"你們放心,岳陽已經沒事了,但完全恢複過來春來還要不少時間,你們現在立即趕回常春藤學徭;,就像平時訓練回來那樣,去參加百校精英大賽,我們也會迅速趕去的.除了鳥藤婆婆,院長和副院長,不要向任何人透露岳陽闖關的消息,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如果你們能夠找到伊南,那麼讓她迅速到這里來,她似乎也擅長治愈,應該對岳陽的傷勢恢複有效."

"明白."葉空聽了,無比激動.

只要岳陽平安無事的話,那一切都好說.

海胖子更激動,看來之前岳冰所說的,都是真的,岳陽他真的從雙子宮殺到了處女宮.

否則,岳陽他也不會受如此重的傷.

當然海胖子相信岳陽的務僅是超變態的存在,這麼一點傷對他來說,也許根本就不算什麼,自己還是回去等好消息吧!海胖子與葉空對視了一眼,趕緊轉身離開.

厲氏兄弟則比較有禮貌,臨走,還向神秘美女和茜茜公主施了一個禮.

隱隱,也有把岳陽全交托給她們照顧的意思.

回到里屋,神秘美女她作出了一個驚人的決定:"岳雨照顧冰兒,我們三個,一起給他包紮傷口……他的內傷因為有先天的底子,已經恢複得差不多了,只是外傷麻煩,必須馬上清洗傷口,還有包紮.落花妞,茜茜,大家都不要猶豫了,矜持先扔一邊去,反正大家心中有數,都過來幫忙吧!"

落花城主看見神秘美女抱著岳陽進浴室,微微一咬牙,也跟了進去.

茜茜公主猶豫不決.

走到門口,又轉身回來了,坐在椅子上,又站起來.

岳雨剛把岳冰抱進她的房間中包紮,一看茜茜公主那副模樣,趕緊出來.茜茜公主低頭躲開岳雨的目光,言不由衷地說:"雨姐,我還是幫你吧!"

"茜茜,都到這份兒,你還猶豫什麼啊?快去救人吧!"岳雨看見茜茜公主這模樣,都替她難受.

"我跟他,又沒有婚約在身,而且他也沒事了,包紮我就不去了,我幫你吧!"茜茜公主性格表面上有男子之風,豪爽無比,但其實她小臉特嫩,抹不開面子.她心中對岳陽並非沒有感覺,但岳陽沒正式跟她有什麼承諾和約定,她生怕因為岳陽的事,以後姐妹反目成仇,自己會變成搶奪別人丈夫的無恥女人.

"你想得太多了,不說大家姐妹情深,就是我弟他那牛脾氣,想得到的一定要得到,你以為能躲得過他?好茜茜,趕緊去救我弟一命,我求你了!"岳雨知道茜茜臉嫩,需要自己助她一臂,趕緊連哄帶推,把她推進了浴室.

一開門,兩女發現落花正顫抖著雙手,把岳陽的褲子褪下來.

岳雨掉頭就走,留下茜茜公主一個呆呆地看著.

神秘美女頭正檢查岳陽的頭部,非常的仔細,也不回頭就呼喚茜茜公主幫忙:"落花姐負責清洗,茜茜你檢查一下他的要害部分,看看有沒有傷到那里……"

茜茜公主一聽就暈了:"我來檢查?無瑕,你讓落花姐來,我對這個完全不懂!"

"我也不懂!"落花城主也羞紅著臉,慌得小手連擺.

"你們,讓我很無語."神秘美女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壓下心中顫動,迅速撕開岳陽身上最後的衣物,強忍羞赧,探手撫摸了一陣子,帶點不確定地開口道:"好像沒傷著,我沒有這方面知識,不能百分百確定,你們也過來檢查一下,大家共同印證下,確保他這里沒有問題!"

"無瑕你說沒問題就沒問題,我們更不懂!"落花城主紅著臉,但出于好奇和關心,她還是偷看了好幾眼.

"假如我不在呢?只有你們兩個,你們讓他死掉算了?都過來幫忙,你們再寶貝,也遲早便宜這小子,就別再鬧別扭了,麻煩你們都給點為人妻子的責任心好不好……你們心肝都要碎了,偏偏死撐著面子,快過來!"神秘美女翻了個白眼,隨手將一條浴巾搭在岳陽的腰間,又迅速地出手,用治愈之水一遍遍地清洗著岳陽身上那累累的傷口.

落花城主一看蓋上了浴巾,也趕緊過去幫忙.

茜茜公主眼定定地看著,好半天反應過來,也俯身下去幫忙.

三女聯手,開始配合得還不是很好.

手忙腳亂的.

但隨著落花城主和茜茜公主兩女漸漸的平靜下來,三女配合越來越默契,一人清洗傷口,一人輕輕擦拭,一人迅速包紮……最後就算拉開了浴巾,三女也忙于處理傷口,熟視無睹.等神秘美女把全身包紮的岳陽抱出去,茜茜公主和落花城主才軟癱相倚坐倒在浴室中.

她們臉上的緋紅酡暈,久久不散.

之前如果說救人,沒空多想.

現在救人完畢,她們想起剛才看見的一切,想起岳陽那與女子完全相反的男性特征,就忍不住于心中湧出陣陣讓人臉紅耳赤的羞意.

了.

岳陽同學睡得很是香甜,不知道自己已經被落花,茜茜她們看光當然,就算知道他估計也不在乎.

看了就看了唄,反正遲早也要'坦誠相見,的……

第二天,當岳陽同學醒來,發現落花城主的小腦袋就枕在身邊的床沿前睡著了,茜茜公主則曲著身子側睡在牆角.地面上,鋪著厚軟的雪白氈子,岳冰睡在上面,一只腳還踢開了被子.堂姐岳雨似乎吞外面的廚房忙碌,岳陽掃視了一下房間,感覺好像少了一個人,他記得昨天在暈迷之前,好像還看見那個愛看書的妞也在外面等著,她怎麼不見了?

上午時分,岳陽還有點虛弱無力,畢竟是失血過多.

不過到了中午,喝下了三大碗肉湯之後,岳陽同學身體明顯好轉,尤其是小文麗出來,給他施放一個潔淨光球後,岳陽更是直接在床上站了起來.他帶著憋急地沖進衛廁方便,一解褲子,驚叫起來:"誰把我這里也給包紮了?我的腎哪,竟然還打了蝴蝶結,我這里根本就沒有受傷好不好!"

房間里繹到岳陽叫嚷的茜茜公主和落花城主,玉臉騰地紅了.

看來,包紮是她們的傑作.

岳冰小姑娘卻聽不明白,眨巴著大眼睛,似乎很好奇想問什麼地方沒受傷就給包紮了,茜茜公主,落花城主和岳雨,她們一看岳冰那純潔無邪又好奇探詢的眼神,更是大窘.

為了轉移話題,岳雨趕緊問岳冰:"冰兒,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快給我們說說吧!"

上篇:正文 第二百一十六章:【獎勵,雙子天賦】     下篇: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打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