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不好意思,塞車!】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不好意思,塞車!】

經過幾天精英大賽,岳冰順利過關,因為遇到的對手實力不算強,她甚至不需要召喚百年戰爭樹人,就能贏得勝利.葉空,海胖子,厲氏兄弟也成功闖進了百強賽,至于岳陽,更是派惡影出場就可以贏下比賽.

常春藤學院今年出足了風頭,往年全軍覆沒的最渣學院,今年竟然有六人殺入百強.

這種實力,吸引了不少人注目.

除了上京學院,眾香學院和蒼狼學院這三大名校之外,常春藤一躍上升成為今年最大的黑馬,引人注目.

其中岳陽這個出手血腥的瞎子'泰坦-',是所有學生最痛恨的一個.

私底下,很多學生懷疑這個泰坦是不是圖為瞎了才心理變態,所以出手才會如此殘忍……當然極少數的人能看出那只是一個幻影,一個戰獸式的幻影.

"我期待和泰坦同學交手."冷冰冰的雪貪狼似乎知道泰坦就是岳陽同學,幾乎每場抽簽他都祈求與岳陽交手.

"雕蟲小技,不值一笑."奪冠呼聲極高的紫金王子,卻露出不屑一顧的模樣.

"對手?我最願意與眾香學院的'聖槍女,或者天羅王子相會決賽,能夠與紫金王子一戰,那也不錯,你說東海水晶宮的蒼潿禦龍使?

不,我怎麼會忘掉他呢,我覺得他會是我的人生勁敵!至于三大殺星嗎?他們都能夠有這樣的名氣,想必也具有不錯的實力吧,我對他們不熟悉,還真想在比賽中與他們交手呢!泰坦?他是誰?我沒有聽說過!"飄渺宗的少宗主名叫白云飛,人雖然極度傲慢,但實力卻不容置疑,自出山就到現在,短短兩個月,就已經擊敗強敵無數,最驚人的舉動,他是用一根手指擋住了天羅國六級高階宗主烈長天的全力一擊.

烈長天的全力一擊威力恐怖,曾經秒殺掉魔統領,也曾重創魔帥.

想不到,竟然被白云飛用一根手指就接下了,這一戰傳出,龍騰大陸賚者為之沸騰,舉世震驚,如果白云飛不是南嶺飄渺宗的少宗主,世人是絕對不會相信這會是事實,不過,他既然身為四大宗派的少宗主,那麼人們也沒有懷疑的理由.

白云飛出山兩個月,就已經被世人認為是龍騰大陸最傑出的青年武者.

原來雪貪狼最傑出青年武者的名號,已經轉到了白云飛的頭上.

有獨無偶,原來最全面最有前途的炎破軍,也被橫空出世的紫金王子所壓下……紫金王子出現甚至比白云飛還要晚幾天,不過擊敗的強者比白云飛還要多上一倍.紫金王子懂得八種語言,會書寫六種文字「召喚獸不論元素類,強化類,戰獸類還是特殊類,應有盡有,黃金級的戰獸據說都擁有五個.最恐怖的是,紫金王子還是一個戰技天才,曾經自創'逐鹿神箭'一弓十箭騎射和'大漠狂風沙,彎刀八法兩種戰技.

他先以逐鹿神箭射殺大複國馬賊中號稱箭術第一的弓溫克,再以大漠視狂風沙刀法斬殺了紫金國狼盜之的孛里闊.

世人將紫金王子,稍稍排在少宗主白云飛之下,並非認為他實力不及,而是覺得白云飛更加專精.

畢竟一根手指擋下了烈長天全力一擊,那種實力太恐怖亍.

有他們兩人參加百校精英大賽,三大殺星雖然盛名已長,但奪冠大熱門已經位移向白云飛和紫金王子.人們相信三大殺星進入決賽沒有問題,他們和白云飛,紫金王子誰人會奪得冠軍,可能已經與實力無關,而是誰的運氣最好.因為即使是少宗主白云飛那種級強大的人物,一路遇上三大殺星做對手,在筋疲力盡時再參加決賽,也是不一定拿下冠軍的.

一切,只看最後八強的抽簽.

白云飛和紫金王子奪冠的希望稍微大一點,然後雪貪狼也是熱門人選,畢竟他三連冠的實力擺在那里.

至于岳天,岳焰,血千刃等人奪冠的希望不大,但人們相信他們會是白云飛和紫金王子他們奪冠路上的最大障礙.像常春藤的變態瞎子泰坦,他是誰?觀眾根本不認識,難道他能強過六級高階宗主烈長天?

就算他能擁有烈長天的實力又如何,烈長天的全力一擊都讓白云飛用一根手指擋下了.

很多八卦的學生又去詢問全身披鎧臉帶銀面具的聖槍女,問她最希望和誰交手.

聖槍女給了人們一個很郁悶的答案:"泰坦."

"你是因為那個變態瞎子的攻擊過于殘忍,才決定出手教訓他的是嗎?"有人不解地問道.

"也可以這麼說吧,他長得比較欠拎."聖槍女似乎不太同意別人時泰坦同學的看法,不過她沒有表意見.

"少宗主說希望與你相會在決賽,他似乎對你很有意思,不止一次在公開場合向你示愛,請問你有什麼回應呢?"又有人想弄點花邊緋聞來吸引大家的眼球,如此問.

"看來要讓少宗主失望了,我對他沒什幺感覺."聖槍女說話毫不客氣,斷然拒絕少宗主的公開示愛.

最失望的是問話的人,聖槍女一句話就把人們的幻想給毀滅了.

人們失望之余,又跑去詢問那位被所有女孩子公認為是世間男子最帥的天羅王子:"請問你最渴望一戰的對手是誰?會是三大殺星,少宗主白云飛,還是紫金王子呢?你覺得你會奪取個人綜合挑戰賽的最後冠軍嗎?少宗主和紫金王子不止一次談論你的美貌時都自愧不如,你對此有什麼回應?"

臉如冠玉的天孑-王子長得的確讓人窒息,即使他是一個男子,也擁有遠勝女子的俊秀樣貌.

那雙清澈可以直視心底的水晶瞳仁,流露出淡淡的憂傷.

讓人看一眼,也會為之心碎.

就算是世間最高傲的女子,最粗魯的男子,也無法抗拒他的魅力……他的說話也有若林泉過石,即使是男子的聲音,也仿如天翁,滋心悅耳,讓人一聽就禁不住傾心而醉.如果非要在這位天羅王子身上找出一個缺點,那就是他的笑容大少了.

近千名美少女自組成支持團隊,為他而歌,為他而舞,就是希望他眸中的優傷能減少一點點.

人們不明白這位天羅王子為何郁郁寡歡,但沒有人能問得出口,深怕加深他的痛苦.

世間沒有女孩子能夠抵擋住天羅王子的微微一笑……這句話,沒有人會懷疑,包括岳陽同學也不懷疑.今天早上,當葉空找了一張戰報,當岳陽同學看見天羅王子畫像時,並非有如葉空和海胖子所想那樣第一時間撕碎或者燒掉畫像,而是非常珍重地放進懷里.

葉空和海胖子暗歎,完蛋了,岳陽這小子也抵擋不住天羅王子的魅力,看來他有搞龍陽之好的傾向.

"你對菊花真的有興趣嗎?"海胖子奇了,岳陽這小子不是只喜歡美女的嗎?

"那要看誰!"岳陽同學回答得很邪惡.

"不會吧?你這個變態……"海胖子他們嚇得滿頭大汗.

"你們那是什麼表情?死開,本少爺的性取向很正常!"岳陽怒不可遏地把海胖子一腳踹飛,這下葉空他們放心了,他們估計岳陽同學並非真的喜歡男人,但看見天羅王子這種舉世無雙的俊秀男子,卻不忍傷害,屬于那種對美好事物的欣賞,而不是愛慕.

這天的比賽很早,七吞不到就要到場.

落花城主還在懶床睡美容覺,茜茜公主倒是起來了,但她在練劍悟道,准備突破新境界.

她們都覺得岳陽這小子嬴定了,就算自己不跟去支持也沒事.岳雨和岳冰兩個倒是早早起來,准備早點,又提前跑去幫岳陽抽簽.

等岳陽,海胖子,葉空和厲氏兄弟去到賽場,現岳雨和岳冰帶點氣喘地跑了回來,仿佛後面有一支軍隊在追趕她們似的,趕緊安慰道:"別急,今天我起得很准時,沒有遲到."岳雨卻搖頭,她還在准備言詞,岳冰卻搶著說了出來:"哥哥,不好了,你的對手,你的對手是天羅王子……我也沒想到,一掃就抽到是他!"

"啊?"海胖子和葉空聽了,為之倬然,又暗叫不好,岳陽說不定會留手,遇上誰不好,偏偏遇上天羅王子.

"真的?看來不錯嘛!"岳陽同學卻似乎有點驚喜.

"哪里不錯,現在支援天羅王子的女孩子正拿著武器追過來「准備把哥哥你殺死,免得你傷害天羅王子,那些女人都已經瘋狂了!"岳冰一說,海胖子和葉空更是為之暴汗,這下徹底完蛋了,那位天羅王子的粉色玫瑰後援團足有千人,那些狂熱的女人一旦瘋狂起來,沖擊力量恐怕不亞于三十萬頭野牛!"不會吧!"岳陽同學也呆了.

遠處,就像萬馬奔騰一拳,無數拿著武器的女人向這邊沖過來.

有騎著戰獸奔馳的,有飛翔在天空的,有拿著狼牙棒的,有拿著鬼頭大刀的……總之,那十幾個想攔阻的銀甲護衛,也讓她們輕易地碾平了.

葉空和海胖子他們甯願對上十萬魔測的惡鬼,也不願與這些狂熱的瘋狂女人開戰.

就連最不苟言笑的厲氏兄弟也擦著冷汗.

岳陽一看,自己要是不跑那就杯具了,趕緊拉上岳冰和岳雨「轉身就跑,臨走之前,還沖著海胖子一指:"抓住他,他就是常春藤學院的巨肥色魔泰坦……大家上,收拾他,替天行道!"

"你不會吧,你這麼沒義氣?"海胖子出一聲慘叫.

"義氣是啥東東?冒氣我就有,現在情況不妙,你是老大,你不挺身而出還算什麼老大!"岳陽一看海胖子追了上來,跑得還不慢,都快要跑到自己前面去了,一腳把海胖子踹趴下,再拉著岳冰和岳冰腳底抹油,趕緊逃離這個是非之地.

等海胖子費勁地爬起來,現已經被近千名狂熱的女人包圍了.

現在還想逃跑太晚了,他只好露出苦笑:"各位美女,能不能不打髏啊?"

回答他的,是數百只美腿無情的踐踏.

葉空和厲氏兄弟看見這一幕,嚇得也撒腿狂跑,再呆下去,他們也得沒命.厲割問葉空:"葉空,我們這樣跑了,是不是不太好?"

"那你想留下?"葉空沒好氣地翻個白眼,敵眾我寡,當務之急當然是保存實力,至于海胖子已經死定,要去救他,那連自己也會杯具.

厲割打了個哆嗦,還沒回答,厲切搶著說:"不,我看,我們還以後再想辦法給胖子收尸好了!哇哇,那些瘋女人分兵了,她們又追上來了,快跑!"

岳陽帶著岳冰和岳雨繞了一大囹,最後再偷偷溜回比賽場地.

無數天羅王子的支持者圍在擂台之前,有男有女,看樣子要用身體保護心愛的天羅王子不被變態瞎子所害.

"天羅王子最帥,天羅王子最棒,天羅王子萬歲……我們當然是天羅王子的粉絲啦,我們兄妹三人,決定親自來保護天羅王子,大家都盯緊了,看見那個變態瞎子要往死里打!"無恥的岳陽同學假冒天羅王子的粉絲,喊著口號,鑽進人群.

盡管面生,但看他口號喊得異常響亮,似乎也是一個狂熱的支持者.

而且他還帶著姐妹倆,看來不是什麼壞人.

粉色玫瑰因-的女鐵杵沒看出硇;硭:.

天羅王子粉色玫瑰團的鐵杆光顧注意外面有沒有那個'變態瞎子進來,沒有現岳陽同學越擠越近.岳陽忽然一個小彈跳,躍上了擂台,那個等得很無奈的紅衣裁判趕緊擺手:"這位同學,你在下面喊口號就算了,別上台,快下去!"紅衣裁判又沖著靜靜地等在擂台上的天羅王子勸道:"王子殿下,時間都過了十分鍾,您別等了,那個變態瞎子不會來了!"

"他不是來了嗎?"天羅王子一指岳陽.

"啊?"紅衣裁判傻了,指著岳陽驚Is萬分地問:"他就是變態瞎子,啊不對,他就是泰坦同學?你,你真的是泰坦同學嗎?你的眼睛,你不是瞎子……你真是泰坦同學?"

"答對了,可惜沒獎."岳陽露出陽光燦爛的一笑.

"啊!"下面粉色玫瑰團的女孩子扳狂了.

這一個手段血腥的變態瞎子非但不是個瞎子,而且還無恥地假冒王子殿下的支持者,混上了擂台.

世間還有比這個無恥之徒更加可惡的人嗎?

答案是沒有!眾女一看岳陽同學臉上露出的微笑,更是怒火中燒,這算是嘲笑嗎?要不是天羅王子及時阻止,恐怕幾百個女鐵杵都要沖上擂台「活生生地把岳陽撕成碎片了.天羅王子一伸手她們就停止了騷動,全部安靜下來,他用明湖般的雙眸看著岳陽,聲音輕柔有如晚風拂柳:"你遲到了!"

"不好意思,塞車!"岳陽同學瀟灑地欠了欠肩膀,不過要眾多鐵杆女粉絲的眼中,這簡直就是欠揍.

上篇: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敲榨老狐狸】     下篇: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一笑一顰,舉世無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