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我要你去做一回壞人】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我要你去做一回壞人】

神龍之與水晶之盾撞在一起,光華璀璨,仿佛星河爆炸.

紫焰,刀芒再強,也無法憾動水晶之盾分毫.

只有先天破體無形劍氣,才能揮作用,先天劍氣在岳陽玄妙的揮舞之下,于那水晶之盾上,瞬間印畫出一個個遠古符文.那些遠古行文與水晶之盾上面的銀色衍文,重新組合成新的符文圖陣.擎舉著水晶之盾竭力抵禦岳陽全力一擊的天羅王子,忽然又露出了笑意……這笑意充滿了欣慰,仿佛一個彌留之人完成了最後的心願那般心滿意足.

在笑容綻放時,那水晶之盾無聲無息地瓦解開來,變成無數水晶殘片,紛飛在半空中.

隨即,又恢複成七彩的能量光芒,回歸天羅王子的身體.

岳陽的手指點在天羅王子的額頭之上,但他把最後一劍收住了,並沒有向這位天羅王子痛下殺手.茜茜公主破盡紫焰和刀芒,比閃電逼快,禦劍飛來,半空中與岳陽的身體交錯而過,揮舞的拳頭,由直打變成橫掃,將手指點按在天羅王子額頭的岳陽揮震出去.

落花城主則拉上岳冰和岳雨,在沖擊波爆炸擴散之後,三女不約而同向擂台疾沖過去.

天羅王子以手捂口,指縫間有紅絲閃現.

滴滴,灑落胸前的水晶戰鎧.

茜茜公主半空旋身落地,急急想拖住天羅王子.岳陽早傳送回來,搶在她的面前,伸手摟住天羅王子搖搭欲墜的身軀,微歎:"為什麼要這樣做?"

"雖然我不喜歡戰斗,但與你一戰,仍是我的心願."天羅王子明湖般的眼眸似乎在笑,只是唇間鮮血汩汩.

"別廢話了,趕緊離開這里,你們都是胡鬧!"茜茜公主迅地展開一個銀色的傳送卷軸.

傳送門升起來,茜茜公主轉身,把躍上擂台的岳雨和岳冰帶進傳送門.

落花城主也趕緊跟進去,一邊示意岳陽快點.

等岳陽抱著天羅王子進了傳送門,忽然老狐狸從天而降,他舉著一個水晶杖,高高舉起來:"剝奪記憶!"堪比太陽的白光閃耀全場,粉色玫瑰團所有女孩子都倒在地上,包括紅衣裁判,邊裁和銀甲衛士,都全體倒地.等他們良久醒轉,現擂台已經夷為平地,在微微陷凹的中心,正站著容顏絕世的天羅王子.

即使最細心的人,也無法現這個天羅王子與剛才岳陽抱著的那個天羅王子'的差別.

兩人唯一的不同之處,就是這個天羅王子,眼眸中沒有那一絲錳,傷.

這個天羅王子召喚出黃金寶典,又召喚出一個里面隱有精靈影像的光球,他拋起光球,飛射天空,直到云頂.

隨後,有無數淡淡的白光之雨降臨下來.

無聲地滋潤著每一個頭痛欲裂的觀眾,讓她們的痛苦大大舒緩.

天羅王子很優雅地向大家行了個禮:"感謝大家如此支持,很遺憾我已經止步于百強賽,如果大家不介意,我與大家一起做個觀眾吧,在沒有比賽的日子里,我提議大家一起到海邊的沙灘散步,享受愜意的海風……"天羅王子的話還沒說完,粉色玫瑰圈的女孩子已經激動得歡呼起來.

這,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

以前神色隱帶憂傷的天羅王子,從來不會提議帶大家去玩,甚至大家邀請他出席各種活動,他也婉言謝絕.

不過,止步百強賽後,似乎他的壓力已經完全消失,心情好轉,反而主動提出與大家到海邊散步,這教大家如何不欣喜若狂?除了一個人,實力最強的紅衣裁判,他隱隱記得,王子殿下用的好像是白金寶典,怎麼變成了黃金寶典?而且感覺上,這位王子殿下好像有點……紅衣裁判一拍後腦,自己想得太多了,難道王子殿下還有假?自己肯定是受到大爆炸吝沖擊波的震蕩,腦子混亂yo老狐狸站在紅衣裁判的身邊一直觀察他的眼晴,看見紅衣裁判再不懷疑,頓時露出微笑:"王子殿下承讓,我們常春藤學院的泰坦同學取得了勝利,你趕緊上報吧!對了,這場地毀了,不清理可不行."

"暫停後面的比賽,先讓人修複賽場……泰坦同學取得了勝利嗎?

我的戰斗記錄……"紅衣裁判糊塗了.

自己看過的比賽,怎麼沒有印象了?

完了,如果讓人知道自己腦了震蕩後失去了比賽過程的記憶,那自己這裁判之位非擼下不可.

老狐狸笑嘻嘻的遞過一本記錄:"這不是嗎?你掉地上了!"

紅衣裁判一看正是自己筆跡,頓時大合,幸好自己把過程都記了下來的,粗粗掃一遍,現泰坦同學和王子殿下打得很精彩,雙方都召喚了獅子老虎金鷹,最後泰坦同學更技高一場,以家傳絕技'一斬山河缺'將王子殿下震出場外,贏得了勝利.

這份紀錄,讓紅衣裁判既是迷惑又是熟悉,什麼獅子老虎金鷹,他統統不記得了,不過一斬山河歉,他倒是還有點記憶……算了,記錄找回來就行!紅衣裁判在記錄上面簽下自己的名字,再在泰坦這個名字上注了勝利者的符號.

老狐狸一看,笑了.

他芙得就像偷到了小雞的老狐狸……

正在率眾而離開的天羅王子,似是無意地回頭,一邊呼喚粉色玫瑰團的女孩子跟上,一邊看向老狐狸,隨後兩人遙遙的相互點頭,各自離開.

岳陽抱著身體水晶戰鎧,水晶之翼漸漸消失恢複原來的"天羅王子"跟著茜茜公主和落花城主她們,通過傳送門,進入了一個遍地鮮花蝴蝶飛舞的美麗世界,柔柔的香風吹拂大地,隱隱有種聽不見的天籟,在心底響起,似乎由千百個花間精靈共同演唱.茜茜公主在前面帶路,落花城主示意岳陽跟上,很快來到一間小小的莊園,人未進門先有一種特別沁人心脾的清香撲鼻而來,讓人精神為之一爽.

"這是哪?"岳陽奇了,這個地方靈氣十足,是修練的好地方,怎麼會沒有人居住?

"笨,這是進入天梯的小花園,也是蝴蝶百花谷的內谷,另一個空間,跟決戰空間差不多,但很大,估計有龍騰大陸十分之一那麼大,准確來說,這是進入天梯的門口!"茜茜公主格著把門打開,帶點熟悉地沖進去.岳陽跟進去,把懷中人輕輕地放到床上,岳冰小姑娘一看驚叫起來:"王子殿下怎麼變成了姐姐?"

"她哪里是什麼王子殿下……"岳陽一看眼睛就知道她是誰,世間除了她,不會有第二個人擁有這樣的眼神.

"你知道不是,你還跟她決戰?"茜茜公主氣不打一處.

"是,是我讓他出手攻擊的,我也想和他一戰,多活幾天少活幾天,對我來說意義不大.印證符文,是我最大的心願,我的猜想沒有錯……我已經沒有遺憾了!"床上的天羅王子漸漸變成一個頭烏黑柔順,臉帶蒼白但更多一份病態奇魅的絕美女子,她的相貌比起女扮男裝時,更勝十倍,傾城傾國,幾乎讓人窒息,明眸流盼間那種楚楚動人的光華簡直讓人為之心碎.她那修攻如天鵝般的玉脖子,晶瑩剔透的皓臂,蘭指皆沾染上唇間殷紅鮮血,但非不損魅力,反而給岳陽一種花開花落,盛極而逝,落英繽紛的絕世驚豔.

"你病好了,慢慢印證不行嗎……你們這是胡鬧!"茜茜公主本來想責備,卻忍了下來,恨恨地瞪7眼岳陽.

"好了,茜茜,你冷靜點."落花城主趕緊安某乙茜茜公主.

"岳陽你出去一會,我想跟她們說幾句."床上的她眼眸帶有一種特別的笑意,她伸出潔白的柔荑小手輕輕示意岳陽先別說話,聲音就像花園外面的馥郁清風,讓人無法拒絕:"就一會,你先出去,如果無瑕來了,你也讓她在外面等會!"

岳陽微微點頭,等他走出外面小廳,現愛看書的神秘美女「已經靜靜地站在外面.

神秘美女似乎等著自己,也似乎等里面的那個她呼喚入見.

兩人對視,久久不語.

良久,才由神秘美女開口:"我都看見了,這不怪你,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怎麼把她救回來……

岳陽微微沉吟一下,極輕聲地問:"涅盤之火,我只會那個辦法,可佩嗎?"

"……"神秘美女沒有回答,但她就認了岳陽的辦法.

"你們的關系,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岳陽讓神秘美女,茜茜公主,落花城主她們的關系都要繞暈了,她們肯定認識,而且應該自小就認識,不是姐妹,卻堪比姐妹,說不定還是什麼親戚,偏偏在現實的身份,卻各有不同直繞得岳陽暈頭轉向.

"你管這個干嘛啊,你管好你自己!"神秘美女嗔了岳陽一眼.

神秘美女的眼神,跟里面那個她非常的相似.

但神秘美女更多一種活力,靜若處子,動若脫免,靈動無比;而里面那個她的眼神卻偏向幽雅甯靜,孤獨時有種深隱其內的憂傷.

岳陽其實很想問問神秘姜女的身份,但一怕問了之後,得到的結果反而是失望的.

"處*女宮,我也許可以幫你一點小忙,你先打完百校精英大賽吧!因為四大家族漸漸強盛崛起,四大宗派覺得影響力小了,所以借這個百校精英大賽難,我不參加了,你把那個少宗主和紫金王子打回去吧!"神秘美女忽然以蟻語傳音給岳陽:"你能不能幫我個忙?就去當一回壞人.

"啥?"岳陽一聽大汗,神神秘秘,這妞是要自己打劫武者銀行還是暗殺國王啊?

"剮裝糊塗!"神秘美女看見這小子滿臉愕然,還以為他揣著明白裝糊弄,頓時嗔怒抄起書本,准備把他打飛到九霄云外,一看岳陽好像還真不明白,忽然又停手,用極輕的聲音警告加點醒道:"千萬別說是我出的主意,你就直認你是個大壞蛋,想做壞事的人是你,懂嗎?"

"你到底說什麼?"岳陽現自己怎麼聽不明白.

"且,過笨蛋,沒見過你這樣的笨蛋!"神秘美女氣得快要暴走了.

"你……你該不會要我去……"岳陽忽然驚悟過來,頓時讓神秘美女強大的想法弄了個目瞪口呆:"這,這樣做,那我不成千古罪人了?"

上篇: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一笑一顰,舉世無雙】     下篇: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解開心結,盡情戀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