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真愛,突破處女宮】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真愛,突破處女宮】

在神秘美女的面前,兩個岳陽正在爭執.

不過,她的目光,始終只看手臂是水晶臂的那一個.

目中柔情漫漫.

在岳陽面前,除了三個心魔幻影之外,卻沒有神秘美女,岳冰和伊南她們的存在.

心魔幻化的岳陽,出現在岳陽面前,四娘抱著小霜兒在掩面哭汪……岳陽明知這一切都是假的,只是自己的心魔所化,但仍然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他很想安撫一下心碎的四娘,很想跟她說,自己並不想惡意地欺騙她,那只是一個誤會……

"你殺了我吧,殺了我,你就可以真正地替代我的身份了!"心魔岳陽冷笑不止.

"滾,你只是一個影子罷了,僅僅是這樣,就以為可以阻止我通過處*女宮嗎?"岳陽心中大怒,他的確很想殺了對方,不過,岳陽最終還是忍了下來,因為對面那個僅是影子,如果承認了對方的存在,反而無法突破心魔.

"我並不否認自己是一個影子,可你又是什麼?你是一個冒牌貨,你是一個騙子,一個假的冒認的我!你以為不說出來,就可以瞞天過海嗎?不可能,世間總有一些天賦可以看穿你的存在,在你的心底,也不可能否認這種事實.你不是我,永遠不是!"心魔岳陽斬釘截鐵地肯定.

三兒,你怎麼可以騙我……"四娘直哭得肝腸寸斷.

"討厭的壞蛋,你把小三哥哥還給我!"小霜兒一邊哭一邊撲過來捶打岳陽.

岳陽的手顫抖了.

他輕輕撫著小霜兒的頭頂柔,強壓著波動,聲音低不可聞地說:"靄兒,我就是你的小三哥哥,還記得在院子捉蝴蝶和騎角馬嗎?

還記得小三哥哥給你買的紅糖糯米糕嗎?我沒有騙你,我真是你的小三……"

忽見小霜兒把紅糖糯米糍扔在地上,用力地踩,一邊大哭:"我不要,我討厭紅糖糯米糕,我討厭你!"

四娘掩面而汪:"三兒,你走吧,永遠不要回來了!"

岳陽緩緩地轉身,深深地呼吸:"四娘,霜兒,你們都是幻影,都是我的心魔幻影,不是你們真人說的,我是不會在意的.我就是岳陽,我就是你們的三兒和小三哥哥,這一點不容置疑.你們需要三兒,我就是,我會帶給岳家複興和崛起;你們也需要一個小三哥哥,我就是,我會保護你們不受壞人般負,我會帶給你們榮譽和希望,你們要相信我,我就是你們的親人……

心魔岳陽撲到岳陽的面前,雙手揪住他的衣領,咆哮如雷:"你是假的,一個騙子,你說的那些,應該是我做的,你冒認了我的身份,奪走了我的親人,甚至還搶走了我的未婚妻,你以為世間沒有人知道嗎?

總有一天,人們會知道真相,到底你會一無所有,你只是一個冒牌貨罷了,你還有臉自稱什麼三兒,我呸!"

"消失吧,我不想理會一個影子的屁話,滾你丫的!"岳陽雙手一震,將心魔岳陽震飛十米外.

心魔岳陽倒在地上,不住地吐血.

四娘和小霜兒悲呼著搶過去,一邊救起心魔岳陽,一邊怒斥岳陽.

備陽搖了搖頭:"不論你們說什麼和做什麼,我都是不會動心的,你們都是影子!"

忽然,神秘美女出現在岳陽的面前,玉臉寒霜侵人,明眸怒瞪,冷笑道:"我不是影子,這一切真相,我都看見了.我提議和你一起闖關處*女咎還真是對的,你果然是個冒牌貨……"

岳陽身體微微一顥,最後卻露出微笑:"你也是一個影子,無瑕不是你這樣的.也許,我的心魔幻像和無瑕她聯在一起,你們這些幻影所做所說的,都是故意呈示給她看的吧……然後,再把她的反應呈示給我看,處*女宮的饋守者,你很厲害,也許你沒有真實力量的存在「不過你可以輕易讓人瘋掉,或者讓人相互殘殺……但是我想說,處*女宮的饋守者,你要失望了,我們能通關,這個處*女宮,我們一定可以成功通過的!"

當岳陽說完,面前的神秘美女,哭泣的四娘和小霜兒,還有心魔岳陽,都瞬間消失了.

一切,歸于黑暗.

在神秘美女的面前,岳陽那邊的影像消失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只有心魔岳陽.

心魔岳陽似乎帶點詫異地看著神秘美女:"你看見了真相,不說點什麼嗎?"

"沒有真相,你只是幻影,我不會相信你們的話.再說,即使這是真相,那又有什麼關系呢?我喜歡的男子就是他,我與他同生共死,在戰斗中默契配合,一攻一禦,天生一對……我喜歡的不是他的身份,而是他那一個與眾不同的人,愛情,不是名和利的產物,那是心底一種說不出的奇妙感覺!別說你們是幻影,我不會相信,即使有另一個岳家三少跑來告訴我,他才是我的未婚夫,我也會告訴他,我喜歡的那個男子,是與我在死亡關頭咬牙血戰同生共死的笨蛋;是那個為了四娘,浴血拉著馬車殺上岳家城堡不息拼死一戰的好兒子;是那個身為先天強者,也能讓妹妹騎在脖上當角馬然後帶著妹妹去買紅糖糯米糕的好哥哥;是那個看見愛人假死在地,就要舉匕割開胸膛來按摩心髒複活愛人的好男人……我不管他是誰,不管他是什麼身份,我就是喜歡他,喜歡一個人,不需要理由,也不需要精疑!你是一個負面的幻影,永遠沒有他善良的另一面,你是永遠不會懂得他是一個什麼人,也不會明白我的心!"神秘美女緩緩地閉上了雙眸:"你可以消失了,因為無論你說什麼,都無法動搖我的心."

"總有一天,你會後悔的,尤其是現他心中最喜歡原來不是你時."心魔岳陽冷笑道.

"我不會後悔,如果他心中最喜歡的不是我,那證明我不夠優秀,我還要努力!"神秘美女聽了,不動聲色地回答:"如果他心中最喜歡的不是我,那我就努力做到更好,直讓他最喜歡我為止.

心魔岳陽忽然破碎了,化成千萬碎片消失.

一切,又歸于黑暗.

伊南感到有人輕拍自己的臉頰,睜開眼睛一看,現是神秘美女,欣喜地叫起來:"無瑕姐姐,你和岳陽是不是已經成功擊退心魔了嗎?

我們可以自處*女宮通過了?岳冰呢?"

"岳冰可以走,不過你要留下……原因,我不會容許一個情敵留在我的身邊,只有我,才是他的未婚妻."神秘美女一指點在伊南的眉心上,伊南覺得眼前一黑,整個人又暈倒在了地上,只是這一次又沒有完全暈迷,他還能聽見聲音.

她聽見神秘美女拖著岳冰遠去的腳步聲,漸行街遠.

眼淚,止不住地湧出來.

伊南正在悲傷,忽然有熱燙的雨點,一滴一滴地滴在她妁臉上.

其中兩滴,滴灑在她的嘴唇上,滲入,有一股苦澀的味道,讓伊南心中頓時大震……這,這是眼洎!自己根本就沒有在假死瞑息中蘇醒,剛才那只是心魔幻像!剛才那是假的,無瑕姐姐沒有抱著岳冰離開,她們其中的一個人,還在流著眼淚……

"蘇醒,我要立即蘇醒!"伊南急了,可是她用盡辦法,也無法使自己清醒,心中正焦急,忽然耳際聽見有很微弱的聲音在哭泣:"哥哥,不要丟下我,不要……"

這是岳冰的哭聲,岳冰她還在.

剛才一切都是假的!伊南此念一起,面前的黑暗,轟然粉碎,一切都在眼前飛快消失,最後,她'啊,地震醒過來,睜開眼睛.

她現,自己正躺在無瑕姐姐的懷中.

除了自己,岳陽,岳冰和無瑕姐姐都在沉睡之中,大家相互依偎在一起,岳冰在岳陽的懷中哭泣,眼淚一滴滴地滑落,最後滴灑在自己的臉上……她看來正受到心魔控制,無法脫出.至于岳陽和無瑕姐姐,兩個人身上,不時會莫明其妙地出現一道傷口,看來正受到心魔攻擊.

"大家都趕快蘇醒過來,我們都在做夢,那一切都是假的,趕快醒來!"伊南拍打著岳陽,岳冰的臉龐,但無濟于事,三人完全沒有一點兒反應.

"想不到你的心魔如此之小,不過,你瀲什麼都沒有用,那三個人,是永遠不可能在心魔世界脫出的."有個飄飄渺渺模糊不清的聲音,回響在黑暗的空間,伊南聽了,先是嚇了一跳,待明白過來,卻笑了:"是嗎?"

伊南立即召喚寶典,召喚了一只美麗的迷幻蝶.

迷幻蝶是迷亂蝶的進化體,精神力控制更強,雖然無法操縱人類,但干擾人類思維,那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正當伊南控制迷幻蝶干擾岳陽的心魔夢境,讓他蘇醒時,一股巨大的精神力,強行禁錮了伊南的思維,讓她頭腦漲,心中煩亂,偏偏無法固念指揮……

在心魔世界中,神秘美女已經蘇醒了,她正背著伊南,和背負岳冰的岳陽一起向前方逃跑,後面,追著黃金六級的心魔岳陽.

她哈還手,卻現自己完全無法向敵人作出攻擊,只能逃命.

又強禦了心魔岳陽的'一斬山河缺,後,神秘美女忽然把後背的伊南放了下來,喃喃自語道:"原來我並沒有真的醒來,我一直都在做夢一一r一一一"

"什麼?"心魔岳陽的灰燼魔刃斬到了神秘美女頭頂,卻詭異地停了下來.

"如果我認為你不存在,那我根本就不會受傷,只是我肯定了你的攻擊有效,所以身體才會受傷.一定是伊南或者岳冰醒了,你的控制力正在下降,我有了真正的痛覺."神秘美女舉起手,拉起袖子,看著手臂上一條流血的小傷口,露出微笑:"你永遠不會想到我在進入處*女宮之前割傷的傷口有什麼用,它是一個心靈暗示,我和表姐都懷疑岳陽之前所遇見的只是在做夢,因為憑他的實力,黃金六級的饋守戰獸,那是不可能把他打成重傷的……只有他心中就認的力量,才會造成那樣的傷害.再說,像你這樣用意念殺人的戰獸,世間又不是只有你一個,在蝴蝶百花谷,最少有十種戰獸是可以產生意念讓人自殘的……消失吧,討厭的心魔世界,這個夢真的很無聊!"

神秘美女一說,心魔岳陽和黑暗轟然粉碎.

她睜開眼睛,現伊南正在苦苦支撐,無形的精神力場,幾乎要將伊南完全擊潰.

"游戲可以結束了,處*女宮娃守者."神秘美女飛身躍到半空中,召喚出寶典,凝聚起暴風雨,一手冰霜,一手雷霆,狠狠地向前面的黑暗轟過去.

前-面的黑暗就像水晶牆那般,龜裂出一絲裂痕.

精神力場一下消失了大半……

伊南大喜,正准備飛身上前幫忙,忽見後面伸出一只水晶之臂,輕輕地將她摟抱一下:"伊南,做得很好,剩下的讓我來吧!"這正是剛剛蘇醒的岳陽,他就像流星般飛射向黑暗的水晶牆,水晶臂以雷霆萬鈞之勢,擊在那黑暗水晶牆上.

天地都在搖憾,黑暗水晶牆的裂痕更大,但仍然屹立不倒,擋住去路.

"哥哥,我就知道,哥哥不會丟下冰兒的!"岳冰第四個蘇醒過來,她驚喜地爬起來,撲向倒彈而回的岳陽.

岳陽和神秘美女滴灑在地面上鮮血,經她起身時無意的觸磁和踩踏,由分散的小灘點滴,相互混融一起.在岳冰躍起來投向岳陽的刹那,七彩的光芒浮現出來,有種類似涅盤之火那樣的純淨火焰,潔白如光,熊熊地騰燒起來,隨著岳冰身形的帶動,'呼,地濺射燃燒到岳陽,伊南和神秘美女的身上.

其中,以岳陽和神秘美女兩人燒得最烈.

離奇的起火,嚇得三女心中大震,都沖過來,緊緊地與岳陽抱在一起.

就算死,她們也希望自己最後能與岳陽死在一起……

然而這些火焰卻根本不燒傷人,反倒不斷地淨化四人的身體,在這種純睜又溫和的烈焰中,四人都有一種重生的感覺.四人衣物全毀,化為飛煙,岳陽和神秘美女身上的傷口也極消失,隨後,有無數玄奧的符文圖陣在岳陽的身上浮現出來.

緩渡地,隨著潔白火焰擴展.

最後延伸到三女的手臂,香肩,玉背和雪胸之上.

黑暗水晶牆上由神秘美女和岳陽傷口鴻到的點點血花,也燃燒起來,裂痕處處的黑暗水晶牆,在純潔火焰中就像輕煙般消散,化為無形.

在數十外,只有一個黃金寶石鑲飾的水晶鏡.

水晶鏡後面百米,是巨大的後殿牆壁,在那戰神巨像的足前,有一位面目慈悲的女神使雕像以雙手並攏,捧著面點的光華.

那兩點小小的光華,仿佛岳冰她剛才滴灑的眼淚那般晶瑩剔透……

世間公認最難通過的處*女宮,在岳陽和三女的共同努力下,終于成功突破了!

上篇: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破盡心魔】     下篇: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女神之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