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冰兒,不哭!】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冰兒,不哭!】

所謂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岳冰使用什麼戰技,普通人看不明白,但他們看的很清楚.

他們看見岳冰不停地旋轉,每踢中一腳,就玄巧地逆轉反旋,將攻擊後的反震之力追加到最後一腳去.

在這種奇妙的旋轉反踢下,她一點點將攻擊力量疊加起來,每旋轉一次,就增加一次.

普通武者看的很爽.因為風七殺也被她打得節節敗退.

白云飛和紫金王子等少數能夠看明白戰技的人,卻看的大鄒眉頭.

在他們的眼中岳冰小姑娘使用的戰技並不算好,還有點粗糙,又有點簡陋.顯然她還沒有真正掌握這種玄奧的戰技.只能模仿其表面而不能掌握其精髓對于這一點他們並不意外,因為根據調查所得岳冰以前根本就不擅長戰技,她擅長的事植系,現在能夠用戰技打得風七殺步步後退,已經足夠驚人.

不過白云飛他們心中想到另外一個問題.

岳冰沒有掌握這種站技的精髓,但教他的戰技且以戰技天才著稱的岳家三少呢?

如果他百分百掌握這種不斷疊加攻擊的戰技,那麼一旦施展出來,又會有什麼效果呢?試想現在攻擊的不是岳冰,而是岳陽,現在的風七殺能夠抵抗的住麼?

白云飛紫金王子炎破軍滄瀾裕龍使看向擂台下的岳陽,目光有點複雜,

這位被不明白真相的世人稱為變態雞腿好瞎子的岳家三少,誰要是輕視他的存在,估計都會吃不了兜著走."…"冰塊似地雪貪狼,不看岳陽倒看白云飛等人的表情,他不說話

,嘴角,似乎帶著嘲諷.

對于岳陽的實力,他遠比別人清楚,一看白云飛等人的表情,就知道他們對岳陽一點了解也沒有.

擂台上

,岳冰一連飛踢了十七腳,把風七殺轟踢到擂台邊,差點把他飛踢出去了.如果換成另外一個人風七殺早就被飛踢到擂台外邊去了,但是岳冰小姑娘很商量,這是比賽,又不是生死對決.加上風家和岳家一向交好,所以她威力最大的十八腳收住不踢,翻身回落在擂台中央,向還捂著臉咝咝吸氣的風七殺問道:你沒事吧.

他還擔心自己是不是踢壞對方的臉了,風七殺又好氣又好笑,換成別人這樣做,他早就冒火了,偏偏這是個心地善良的小姑娘.

防禦雖強,但也痛得夠嗆.火氣發泄不出來讓心中好生郁悶的風七殺只好捂著臉,雙手一陣揉搓,才盡量壓下脾氣,沒事,不過你就這麼一點力量是無打敗我的,黃金獠牙風七殺決定亮出最後底牌,不再隱藏實力了.否則這一戰自己非敗北不可,在金光彌漫中,他召喚出一個黃金死機的強化類戰獸,頓時身上戰鎧尖刺遍生黑沉沉的鎧甲渡上一層金色,與黑色魔鎧相映,映出一遍極具質感的暗金之色.

那個是黃金級的鐵甲獸麼,白云飛一看鄒了眉頭,這個風七殺居然把二個斬首鎧甲玩,完美的合二為一?

不是,據說風家強者從通天塔6層帶回的黃金幼獸,防禦力極強.風七殺得到的這個黃金幼獸的時間並不長,還沒有培養起來,目前應該還沒有百分百發揮,血千刃把風七殺的情報一一道出,不過他還隱瞞了風七殺那個黃金戰獸最強的一點.

風七殺的戰獸擁有特技"轉換"能夠把敵人的攻擊轉換成主人的攻擊力.

雖然無達到百分百轉換,而且有一定轉換上限

,但是這種轉換對于勢均力敵的武者來說,簡直是打破平衡的大殺器.血千刃曾在炎破軍口中獲得這個重要的秘密信息.

因為炎破軍曾在與風七殺對戰時差點死在風七殺黃金戰獸的轉換技能之下.血千刃知道這個秘密,但他絕對不會把這個極具價值的信息告訴白云飛.

擂台上的風七殺非但召喚了一個黃金戰獸,還召喚了一個達青銅5級的巨型猛犸,巨型猛犸是針對岳冰的樹人爾召喚的.

他不一定是二個樹人的對手,但因為身軀超巨型,力量蠻橫,一時之間,二個樹人也奈何不了他在樹人被吸引開的時間,風七殺才有機會出手擊敗岳冰.

第一斬,山崩.

風七殺高高地躍起,噬魔劍散發出千萬道詭異劍芒,但只有一道真實.隱藏劍影之中,向岳冰當頭斬下.

眾人看了大驚,熟悉風七殺的人,都知道他這招山崩的恐怖.

一時,人人呢為之驚呼.

然則讓所有觀眾都眼珠子掉地的是,在一劍之後,轟地飛摔出去的人竟然是風七殺.岳冰小姑娘在無數的劍影中輕松地翻身出來,渾然無事.

而主動進攻的風七殺卻捂住面門,強忍痛苦地吸氣.白云飛和紫金王子都有一種愕然,他們看見了.岳冰用了一種他們也不敢用的大膽反應,

在噬魔劍當頭斬下的時候,旋轉恰到好處地躲過,一邊旋轉身子,一邊飛腿輕踢風七殺的下巴……飛斬而下的風七殺,就像把下巴

送給岳冰飛踢那般,要不是他的防禦力實在有夠強悍,換成別人,恐怕早就暈厥倒地了.

"直接的近身攻擊,對這個小姑娘是沒有的!"白云飛馬上作出判斷,他目中異光一閃:"但想打敗她,也不是沒辦,只要抓住那一點.

勝利就會變得很簡單."

"什麼?"血千刃聽了一愣.

"如果台上的風七殺換成炎破軍.那麼炎破軍也許早就勝了,你還不明白嗎?"白云飛笑了.

他的笑充滿了優越的驕傲,高高在上.

血千刃看得目中一恨,但趕緊低頭.帶點謙卑地搖頭:"千刃愚鈍.還想不明白,請小宗主明示吧!"

台上,風七殺爆發出更強力量,又使出了七斬的第二式"地裂".

結果還是一樣,被岳冰輕松躲過之後超速反擊……風七殺這回特別注意,沒有被岳冰躕中,他及時地伸手擋住岳冰的飛踢,可原意

想抓住她小腳的意圖,卻失手落空了.

"不可能,七妹不可能這麼強的!"岳天和岳焰無論如何也不相信岳冰可以和風七殺打成平手.

"其實,這應該是三少搞的鬼.炎破軍更注意岳陽,他發現每當岳冰接風七殺的重招時,他的神色總是特別專注,這與緊張完全不同,他

就像參與戰斗那樣的專注.炎破軍有一種感覺,這個變態三少可能有某種秘,能夠操縱台上的岳冰,幫助她反擊風七殺……

否則風七殺的'山崩’,'地裂’之下,就連自己也不敢冒險的."

當然,他們以為岳陽只是給岳冰蟻語傳音,指點岳冰作戰.

卻不想岳陽和岳冰在窗雙子宮時,就得到了雙子天賦,可以進行'心靈對話’和'瞳視互換’

甚至後來還在處女宮得到了心境能力,只要岳冰放松全身,精神與岳陽融合一起,那麼不需要岳陽上場.也能接受他的控制……

唯一的不足,就是岳陽還無用精神操縱岳冰的身體使用合體技,否則風七殺會更加杯具.

岳陽平時不控制岳冰,只在一直監視風七殺的重招.

比如山崩,地裂這樣的致命重招,岳陽會協助岳冰的身體反擊,平時的戰斗,岳陽倒不控制,甚至也不多加指點,算是對她的戰斗磨練.

最後風七殺的地裂斬是虛招,聲勢浩大,卻不具真正威力.

岳陽嚇了一跳.

如果剛才讓風七殺抓住岳冰的小腿,那麼戰斗就可以結束了,他想不到風七殺這家伙也會耍心計.

"有點糟糕,風七殺應該試出冰兒的破綻了."坐在包廂中的茜茜公主蓮起了秀眉,沖著落花城主道:"落花姐,要不你勸下那個大色狼,讓他認輸,帶冰兒妹妹回來吧!

冰兒妹妹現在還不是風七殺的對手.再打下去,只會慘遭打擊,這對她的成長是不利的."

"冰兒跟她哥一樣逞,我們還是靜看吧,有岳陽在台下接應,她不會有生命危險的."落花城主搖了搖頭.

"岳家的人就是死腦筋!"茜茜公主唉了一口氣.

台上的風七殺收回了噬魔劍,忽然勸起了岳冰:"你進步得很快,但現在還不是我的對手,棄權吧!"

岳冰小姑娘回頭,看了看哥哥.

4樓

又轉回來,帶點倔強,沖著風七殺搖了搖頭.

岳陽嘴唇微動,卻沒有勸岳冰棄權下來,妹妹這一戰,也是為了證明她的努力,也許接下來會慘敗,不過她希望堅持的,不就是自己堅持的嗎?

岳陽非但自己沒勸,還示意岳雨和葉空都不要勸岳冰,讓大家繼續靜靜地觀看戰斗.

風七殺拔劍,噬魔劍閃現千百點劍光.

一時間仿如黑夜中繁星點點,……這並非他成名已久的七斬,二是傭兵戰技漫天星光,一種華麗不是的戰績,用變一般用來表演實際的威力,及其有限,唯一的有點,就是一次做出多個攻擊讓見光像星星那般閃爍起來

這種華麗不實的戰技是真正的物質不屑一顧的,因為這種戰技根本殺不了人,

生命相搏用這種戰機那是找死

當然不同的是這種華而不是的戰技到了風七殺的手中,也具有不弱的威力.

雖然遠不能與七斬相比,但比起普通傭兵施展,最少要威力百倍

華而不實的漫天星光,一閃而逝

岳冰卻啪地倒在地上人們驚詫地發現這種華而不實的戰技竟然把她達到了,鮮血,就在岳冰倒下的擂台,慢慢的神流出來……

明白了,他的攻擊和反應力都超一流,但身體條件所限,防禦力不足"

血千仞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不知這樣,打敗它很簡單,不需重招,只要密集攻擊,哪怕威力很弱也能傷到她,在擂台的局限,風七殺有利器在手,她手無寸鐵,中招是絕對的.剛才風七殺已經看破這一點,使用很普通的戰技就能打傷他了,相反他那最實用的七斬,卻對她無效.她的哥哥,應該只是教她應付強者,卻沒有教過她

如何應對弱智……所以他才對傭兵戰技沒有破解能力

白云飛微微一笑:這個小姑????單挑式戰技,但難抗群攻,這就是她的弱點~

如果擂台上的人不是風七殺,而是操控火焰的炎破軍,她會敗的

更快!

你們的選手已經暈厥,是否放棄比賽?

裁判有點為難,如果說瀕死,岳冰小姑娘還遠遠沒到瀕死,不能直接宣布失敗,但她的確已經暈厥,而且?劍流血,按照規則,應該有場下選手代為棄權,否則場上的風七殺會將她一腳踢出擂台

不她會站起來的岳陽按住要棄權的還胖子目光堅定的擺手

……裁判聽得很無語.

打到這個程度還要打下去嗎?

當他一轉臉,發現滿身鮮血的岳冰正倔強的爬起來,被劍光刺傷的手臂香肩兩肋大腿無不汩血,鮮血?濕了她的黑衣,有的,還順著手指,一滴滴的灑在擂面上

雖然痛得全身微顫,但岳冰的眼神依然堅定

岳陽做了個手勢,岳冰想自己的樹人殺去,躍上樹人的肩膀,再樹人的保護下重新振作斗志蓄勢以擊

看破岳冰弱點後的風七殺,再不留手

他身體魔氣大爆發原來伏在噬魔劍上的黑煙暴漲百倍

最後以犧牲攻擊力的代價,換成范圍攻擊……那劍如千仞耀閃,魔焰如炸整個擂台陷于一片黑色火海

風七殺會見炸出的沖擊波比平時弱小數倍,但岳冰的身體,仍然扛不住這種范圍性的力量打擊,在風七殺揮出第十劍,沒有中間又有樹人保護的她,在沖擊波的震蕩下,第二次倒下了

冰兒這樣就足夠了,我們齊全吧岳陽很心疼的叫了一整,他知道岳冰心地善良,不對樂器啥時用烈毒天賦和見血封侯否者風七殺剛才就倒下了它在用還不嫻熟的戰技和擅長的戰績的風七殺對開,能夠達到這個程度已經很了不起援朝自己的想象之外

不哥哥我想哥哥保證過,我一定會努力的我還能打……月餅深恨自己不夠整齊聽見哥哥換自己齊全心中有種想哭的沖動不過他身形倔強緊咬著貝齒眼淚一刻也不掉強撐著站起來

黑衣早讓鮮血滲透全身痛得直哆嗦但她任然強力做出攻擊的手勢風七殺好幾次想揮劍出手都有雨的放棄了最後松開按?的手岳冰最後一集你接不下的齊全吧

不要要打敗你我要爭氣我一定不會讓哥哥失望的岳冰蒼白無邪惡小量異常的堅定,她的身體開始搖晃,膝蓋和身子也漸漸發軟,眸中,露出了一絲近乎暈厥的失神,可是她的雙手還隨著注意時作出攻擊之時?個股改的符文,在刮破建議的香肩上浮現出來,漸漸手臂也有了那些金色的遠古符文

一個殘缺無比卻類似滅世之輪的圖案在他的手中漸漸凝聚出來

這個類似蔑視之輪的符文圖陣一處白云飛紫金王子和炎破軍他們都嚇得目瞪口呆,雖然他們不認識這個符文圖陣是什麼東西,但身為超強捂著,直覺告訴他們這個恐怖的東西,帶有無可匹敵的毀滅力量……

沾之即死

風起沙更是嚇出了一身冷汗

他面對著符文之論是,心中有一種情誼就被對方毀滅的恐懼

如果對方把這個恐怖的分文之論出來,那麼估計不但自己會被秒殺,恐怕自己身後的觀眾也會灰飛煙滅

岳冰眼眸已經變得茫然無神,她已經接近昏厥

只剩下意思戰斗意識還在強撐

身體緩緩地軟到

她手中凝聚出來的"滅世之輪"最後也沒有投射出去,那是因為岳陽一直在她心中百般安撫.岳陽一看這殘缺的滅世之輪,也嚇了一大跳,趕緊在她心靈中安撫,讓岳冰放松下來.滅世之輪不是岳冰現在可以控制的,這時超恐怖的雙刃劍,既能毀滅敵人,也能毀滅自身.

岳陽躍上擂台,抱住岳冰軟綿綿的身體,沖著嚇得大汗淋漓的裁判說一句:"我們棄權了!"

"哥哥,對不起"岳冰喃喃一聲,倒在岳陽的懷中,暈厥過去,過度失血的蒼白小臉,格外的惹人憐惜.

知道最後暈迷,眼角,才有淚水失控地滑落.

岳陽摟抱著妹妹,溫柔的伸手.輕輕地給她拭去淚痕,聲音柔柔:"冰兒,不哭,你做的很好,哥哥知道你很努力,這就夠了,勝負根本不重要!"

那毀滅性的符文圖鎮崩潰了,化成無數符文,無聲的沒入岳冰的背後.

白云飛他們差點沒有嚇個半死,普通觀眾卻看不明白究竟,還在交頭接耳:"這時怎麼回事?那是什麼?"

上篇: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再挫七殺】     下篇: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墊腳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