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

"殺!!!"岳陽的手一指,模仿白云飛剛才那個命令攻擊的手勢,給對方來個反屠殺.

血腥女王'紅'的度最快,在岳陽殺字出口時,她已經閃現雷雕的頭頂,震憾靈魂的女妖尖叫,又一次爆.人們在暈眩中看見,那頭熊熊燃燒烈焰的蛇美杜莎刹那擎開金弓,一弓兩箭,箭如流星地釘在石化巨蜥的左右雙目上,擅長石化敵人的石化巨蜥,竟然由眼睛開始-,頭部緩緩地變成石頭……紫晴閃電豹度快,瞬間沖了過來,撲向金美人魚,金美人魚淡然一笑,臬柔地舉起白玉小手,釋放出兩股龍卷風,把紫晴閃電豹和另一邊昂吐舌地游走的金花蟒同時卷到天空中……天空,閃現兩道落雷,一道准確地轟在金花蟒的身上,另一道炸在閃電豹的頭頂.

在岳陽的身上,人們看見有個跟他一模一樣的人影,在身體疾沖出來,挾著漫天風暴般的紫焰,撲向白云飛.白云飛心神被眼前恐怖景象所懾,一時不敢硬接.他閃身躲避,由金龍王者防禦.

金美人魚吹響了號角,席卷全場的惡雨風暴爆了,天空烏云翻滾如海,滂沱大雨瓢潑而下,電閃雷鳴.昝個擂面,不到三十秒內就變成了一,e,澤國.水漫潮生,風急浪高.

數道龍卷風有如巨龍吸水,而在龍卷風中,叉狀閃電要撕裂靈魂似的,暴虐肆亂,一時間全格為之失色……

人人驚恐萬狀,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這一切,個個都已經嚇得不知所措.約一分鍾後,鳥云散去,落雷消失.

龍卷風緩緩停止,卷到天空中的全身焦黑的閃電豹和金花蟒轟然墮入水淹的擂台面上,澆起浪花一片.雷雕雙翼舒展,浮在擂面上,隨波起伏,也不知死活.至于在水中隱約可見的石化巨蜥,它早就變成了一座蜥形石像.

除了最強的戰獸金龍王者和融為一體的黑尾白蛟,白云飛別的戰獸統統被屠殺當場.他呆呆地站在擂面上,臉色慘白,形如死人.

在他的對面,岳陽站在齊腰的水中,仍然一動不動,而跟他相似的邪惡影子,仍然與金龍王者在戰斗不息.

人們定睛再看,現美杜莎,美人魚和娜迦都已經不見蹤影,仿佛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似的,就連那高大的神秘戰獸,也消失無蹤……很多反應敏銳的武者,立即意識到這可能是岳家三少唯一的弱點,那就是戰獸的時效性極短,別人的戰獸最少也能戰斗一小時,這位岳家三少的戰獸卻不,他的戰獸只能戰斗一分鍾.當然,僅僅是戰斗一分鍾,也足夠驚世駭俗.擂台上敵人累累的尸體,無聲地宣示著逕位岳家三少變態的實力.

一分鍾之內,白云飛的金花蟒變成了烤蛇肉,閃電豹被烤焦的同時還被風刃剝掉了一層皮,石化巨蜥變成了石頭,雷雕更是直接被血腥女王用屠龍匕貫腦,秒殺.

水流急迫,當血腥女王'紅,身形輕靈無比地降落在岳陽身後之時,擂面上只剩下齊膝深的水.邪惡影子與金龍王者分開,能量耗盡,無聲地消失了.

金龍王者落在白云飛的身邊,巨大的身子搖晃一下,想勉強站秸,最後卻轟然倒地,掙紮了好久,才能勉力展翅立起.

它的身上,皮開肉綻,許多韉片脫落殘缺,全身和雙翼傷口累累,慘不忍睹.龍血,一滴一滴地滴落水面,將正在急迫的水菜出一條小而詭異的紅帶.

雖然它與邪惡影子的對戰,以它堅持到最後而獲勝,但邪惡影子在消失前,已經將它重創……邪惡影子僅是一個影子,沒有受傷和死亡.金龍王者不敗已敗.因為它是個戰獸,每傷重一分,就等于靠近死亡一步.

剛才,白金級的血腥女王'紅,並沒有出手,如果紅與邪惡影子聯手,估計金龍王者早就一敗塗地了.雖然人們不明白紅為什麼沒有攻出攻擊,但大家能看出一個結果.

已經重創的金龍王者,再對上紅,再對上那個手持屠龍匕進境達到白金級的血腥女王,還有幾分戰力呢?恐怕……將是死路一條!

看見眼前這一切,白云飛忽然無力地跪倒在水面,雙手無力地支撐在潮水急迫的擂台上.全身顥粟.戰獸大量死亡,已經是沉痛的打擊.對敵人錯誤的估計和自己小丑般的自傲,更讓他無地自容.

如果將這個岳家三少換成別人,那麼還擁有金龍王者和黑尾白蛟的他,一定會拼命到底.可是現在,他無力地跪倒,無再戰……他心中最後一絲戰意,也早就讓面前的景象嚇得無影無蹤.白云飛的心中,生平第一次浮現出死亡陰影.他害怕死亡,恐懼得再也不敢面對那個恐怖的岳家三少.那個變態,不是他能戰勝的!白云飛,現在心中只想盡快地逃離,盡快結束戰斗.

"我輸了,我,認輸……"如果在三分鍾前,有人告訴白云飛,三分鍾後你會跪地認輸,他肯定會覺得那人是個瘋子.換成世間任何一個人,也不可能想到,心高氣傲狂如白云飛這樣的人物,竟然也會跪地求饒.偏偏,這是事實.

岳陽同學隱在雙子面具內的臉看不見表情,但他的聲音很拽,簡直囂張得欠揍:"飄渺宗的少宗主,自稱世間第一英傑的男子,拽得不行,自以為你的智力高達二百五的你,你說什麼?大聲點,我這個廢柴耳朵有點問題,聽不見你說什麼,擁有黃金七級金龍王者的少宗主,你到底想說什麼,大聲點!"人們聽了,都替白云飛感到恥辱.很多人都以為白云飛會怒起,瘋狂地與岳陽拼個你死我活.

誰不知,讓他們眼珠子掉了一地的是,白云飛痛苦無比地將額頭和臉孔浸入水中,強迫清醒後,高聲開口地回答:"我認輸,我認輸了,這一仗對戰,你勝利了!"

這個回答,讓所有淋成了落湯雞的觀眾,都恨不能一頭撞死去,什麼飄渺宗的少宗主,根本就是個懦夫嘛!士可殺而不可辱!

他還有高達黃金七級的金龍王者和黃金六級的黑尾白蛟,怎麼連打也都打就認輸呢?變態瞎子泰坦雖然很變態,但他召喚的戰獸都消失了,只剩下血腥女王一個,白云飛還有機會的,就算打到最後會輸,也雖敗尤榮,打到現在還沒一半就跪地求饒,高聲認輸,跪地求饒,運算什麼啊?白云飛被'泰坦'這個變態欺負了.大家本來都很同情他的,現在一看他跪地求饒,卻無比鄙視.

打榆了無所謂,就,像之苦的海胖子和葉空,還有岳冰小姑娘都輸了,但大家一點兒也不覺得他們很遜.

技不如人是正常的,年紀輕輕,以後還可以繼續努力,吸取教"以後再來挑戰.可是,打到一半,因為局面不利,就嚇得跪地求饒這種事,那是人們最不齒的.

這個什麼飄渺宗少宗主白云飛,還算是個男人嗎?

有黃金七級的金龍王者和黑尾白蛟,都不敢拼,那他干脆一頭撞死在豆腐上算了!看見白云飛的舉動,全場那是一片嘩然.

無數之前曾經崇拜白云飛的年輕男女,都憤怒無比,他們像葉空和海胖子那樣,模仿著他們的手勢,高高地伸出中指,贈予白云飛他們生平最大的鄙視!

原來,這個驕狂得目中無人白云飛,根本就是一個欺軟怕硬的懦夫一一r一一一人們只要一想到自己之前極度崇拜這位少宗主,心中就想吐.不打不知道,一打竟是渣!

"少宗主,你起來,我們要甯死不屈地跟這個變態拼命!"血千刃跳到擂台的水中,揚臂高呼.他是故意這樣做的,他越是這樣,那麼白云飛的恥辱更大,而且更難下台.

"起來,我們跟他拼了!"幾乎所有飄渺宗的弟子,都希望白云飛站起來,跟岳陽拼戰到底,否則就這樣認輸下台,那飄渺宗顏面何存?

"……"只有一個神秘的弟子,不一言,目光隱隱還有支持白云飛立即認輸的意思."這樣做也許是對的!"達到風七殺和灸破軍他們這個級別的強者,遠遠要比普通武者看得更多,想得更深.

風七殺和炎破軍他們知道,如果這場戰斗還有百分之一的機會,白云飛都不會向岳陽跪地求饒.絕對是走投無路了!絕對是無再戰了!

否則,像白云飛這樣驕傲的人物,要不是真正絕望,他豈會向敵人屈膝?

再說了,在十萬觀眾面前,下跪求饒,這需要何種勇氣?換成風七殺和炎破軍,他們甯死,也不願下跪,特別不願意向岳陽這樣的對手下跪求饒.

因為岳家三少這個變態狂人的心可不是豆腐做的,他肯定會將對手羞辱得無地自容!向他下跪,等于找虐!

風七殺和炎破軍他們注意到了,在白云飛的右腳踝上,束佯著一條纖細而長的金色絲帶,一直延伸向岳陽的右足踝.

他們沒有看見這條金色絲帶走岳陽什麼時候系在白云飛的右腳上的,但立即就能反應過來,絕對是因為這一條金色絲帶,白云飛才會絕望得跪地求饒,絕對是.雖然不知這條金色絲帶有什麼作用,但肯定是它的出現,才讓驕傲如飄渺宗少宗主白云飛,也不得不當眾下跪.

蒼讕禦龍使和紫金王子他們緊皺眉頭,他們當然也注意到了這一條黃金絲帶的存在.這一條小小的黃金絲帶,到底有什麼用?竟然讓白云飛甘願被岳家三少羞辱?難道這條絲帶走神器?

上篇:正文 第二百四十章:【這分明就是欺負人!】     下篇:正文 第二百四十二章:【再戰紫金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