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二百四十二章:【再戰紫金王子】  
   
正文 第二百四十二章:【再戰紫金王子】

只有茜茜公主,落花城主她們幾個女孩子才知道,這黃金絲帶,是岳陽昨天連夜通關雙魚宮得到了寶物'雙魚絲帶"只要一系上「那麼雙方將無法自由離開,不管任何逃遁手段,也無法掙脫'雙魚絲帶',除非敵人的實力遠勝雙魚絲帶的主人,將主人擊敗,那才是唯一自行松脫的辦法.

更恐怖的是,岳陽可以通過雙魚絲帶來施展他的天賦技能.

剛才,隱身在蠻牛影子阿蠻斗蓬里的小文麗,趁著風暴回歸岳陽身上,白云飛數次想反召喚,都被岳陽以'柬陣,破壞掉.

在無法脫離也無法召喚寶典護身的情況下,白云飛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岳陽要當眾虐他了.

白云乇的想法是.

與其讓岳陽當著十萬觀眾慘無人道地虐待羞辱,還不如自己光棍地認輸.

白云飛知道,對面的岳陽,最希望的就是自己憤怒地開戰.到時金龍王者會被殺,慘死當場,黑尾白蛟也會打得消失,至于自己,更會讓他虐得死去活來.說不定,到了最後,自己仍然要跪地求饒,到了那時候,自己受到的恥辱更大……雖然狂妄,但絕對不是傻子的白云飛,當然選擇認輸.

只要金龍王者還活著,自己就還有希望.

岳家三少這個變態雖然比不上,勻己比起風七殺,炎破軍和紫金王子他們,還是有極大優勢的,一旦金龍王者被岳家三少虐殺掉,那自己將從現在的第二位實力,一直掉出前十名之外,到時更加悲哀.

下跪?

那不是自己的選擇,是全身束緝後被岳家三少拉扯的結果.

不過,現在自己還有反抗的余地嗎?

如果不順勢地跪下來,以這位岳家三少眸內的殺機,絕對會當眾"泰坦同學,白云飛同學已經認輸了,你看……"全身濕漉漉的總裁判長趕到擂邊做和事佬,暗示岳陽待人羞辱得差不多就要放手,別太過份,更不可動手殺人,否則飄渺宗會懷恨在心,將這筆帳算在岳家頭上的.

"什麼?少宗主這是在跪地求饒嗎?我還沒打,他怎麼就認輸了呢?這少宗主想讓我贏,也不能這樣啊,別人會不會懷疑作弊?總裁判長,我可告訴你,我跟少宗主不是很熟,他非要跪地求饒非要認輸那是他願意的,可不關我的事!"岳陽同學裝出很無辜的樣子,那囂張的模樣,就連總裁判長也有種揍他的沖動,本來他以為白云飛已經夠囂張了,沒想到這小子比白云飛還要囂張一百倍!"讓他華頭,否則不接受投降,殺!殺了他的金龍王者,讓他哭死!"海胖子唯恐天下不亂地跳出來.

"對,讓他叩頭認輸!"葉空也激動得熱血沸騰.

"叩頭……"全場觀眾也有大半人起哄,反正他們支持的是英雄,對于失敗者,那恨不得自己也上去飛踹兩腳,什麼狗屁飄渺宗少宗主,平時那麼拽,還不是仗著宗派和家世的實力才囂張的,他要不是飄渺宗的少宗主,那連個屁也不是!那些來看熱鬧的倜兵全體起立呐喊,他們看的就是熱鬧.

誰是勝利者,那就為誰歡呼.

而且他們對于白云飛和紫金王子這種名家大族出身優秀子弟,是最為痛恨的,心中嫉妒得不行.現在看見他們受到羞辱,那簡直大快人心,當然更加起哄,除了送給岳陽雷鳴般的掌聲和巨潮般歡呼聲,他們還起哄,用中指比劃著,大叫著叩頭,叩頭,叩頭,叩……

岳陽忽然示意大家靜下來,開口一句就把所有起哄支持他的人都給得罪了:"你們都是傻逼!人家堂堂飄渺宗的少宗主,下跪求饒已經很難得了,你還要還他叩頭,你們是不是腦殘了,叩頭乞命那種事,也是人家少宗主做的嗎?你們這是做夢!"他開始的一句可讓傭兵們噎得不行,但後面一聽,哎,這小子說的可是反話,頓時又給岳陽報以掌聲和口哨.

估計,這也是有史以來所有百校精英大賽中,罵觀眾是傻逼,而觀眾仍然回報掌聲的一次!白云飛聽了,差點沒有一頭撞死在擂台上.

他幾乎氣得吐血,死命忍住.

現在要是翻臉與岳陽開戰,那就中計了,而且後面恐怕不僅僅是言語羞辱那麼簡單,恐怕那個變態的岳家三少還會把自己踩在腳底下,到時受辱更大,恐怕舍己一輩子都抬不起頭來了.

"少宗主,我接受你的跪地求饒,啊不對不對,我接受你的認輸.

起來吧,你堂堂一個少宗主,跪在我面前-這不是要折我的壽嗎?我受不起,快起來吧!"岳陽同學還裝好人,把金色絲帶收掉,又用手崖扶白云飛,拿出一副'我其實沒要你下跪,的謙謙君子模樣.

"噗!"白云飛忍不住這般羞辱,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不愧是少宗主,就算吐血也吐得瀟灑過人,佩服佩服!"岳陽同學拱手為禮,那彬彬有禮的樣子非常欠揍.

飄渺宗的弟子火上台,將氣得吐血暈厥的白云飛扶下擂台.

如果目光能像蠻牛那樣瞪殺人,那他們早就把岳陽給秒殺了.

岳陽冷眼旁觀地站在擂台上,沒有下去,等飄渺宗的弟子帶著顏面無存的白云飛狼狽不堪地離開,忽然又轉臉看向紫金王子,聲音非常和藹可親:"紫金王子,聽說你與少宗主很熟,不知你有沒有跟少宗主一樣跪地求饒的愛好呢?如果有,那麼趕緊讓大家欣賞欣賞,雖然我下一輪對手才是紫金王子你,但我已經迫不及待想看王子殿下你那種龍行虎步地下跪的雄姿了!"

全場觀眾的目光,都看備紫金王子……

看他如何選擇!是戰?

還是像白云飛一樣跪地認輸?

如果紫金王子不要臉皮,他可以拒絕,理由有很多,比如還沒到真正比賽,又比如可以棄權認輸,不過那樣一來,那他比起白云飛也強不了哪里去.白云飛最少還上擂一戰,雖然技不如人地敗了,但他跪地求饒地保全了金龍王者,保全了最強實力.

如果紫金王子不敢應戰,也許立即就會得個膽小鬼的稱號.

讓泰坦同學如此挑釁,紫金王子連個屁都不敢放,他以後還能抬起頭來做人嗎?

之前讓紫金王子虐敗的選手和他們的同學,出震耳欲聾的呐喊,膽小鬼,懦夫,孬種,磕頭蟲等刺耳的名詞響徹云霄.大家准備好中指,准備在紫金王子開口棄權時,就把中指送給這位堪比白云飛一樣狂囂的王子,西獄獅子塔的得意門生,是否跟飄渺宗的少宗主一樣外強中干的貨色呢?是否比白云飛還不如呢?此前,天羅王子曾與泰坦同學一戰,打得好不激烈,賽場也打壞了,天羅王子以一招小敗「他雖敗尤榮!現在,輪到紫金王子選擇了.

他可以選擇與天羅王子一樣迎戰泰坦這個變態強敵,也可以學白云飛這樣下跪認輸……

"聞說泰坦兄戰技無雙,楚風雷願與泰坦兄同場競技,一決高下."紫金王子心中盤數了許久,典寸提出要與岳陽比戰技.如果比召喚獸,他怕岳陽再召那幾個看不出真實級別的美杜莎,美人魚和娜迦出來,還有那個神秘用眼睛可以瞪殺黃金殺人蜂的恐怖戰獸,不是他的戰獸所能力敵的.

唯一還有希望的,就是比戰技.

雖然岳家三少以戰技聞名,但紫金王子還是有信心與對方一戰,即使是敗,也絕對不會像白云飛那樣悲哀.

岳陽如何會不知道這家伙打的小算盤,不過只要紫金王子答應時戰就行.

等他一上擂,還怕虐不死他?

海胖子和葉空他們狂喜,雙雙擁抱在一起.

他們知道,岳陽最恐怖的就是戰技,相比之下,那些戰獸雖然極牛通,但比起他的戰技仍差很遠,紫金王子絕對是找死,這家伏的悲慘命運在現在起就已經注定了……紫金王子他的下場,肯定比白云飛更杯具!觀眾席上的強者,像風嘯云,雪問道和炎千重等人都在交頭接耳.

在他們的心中,紫金王子一只腳已經跨進了棺材.

對于岳陽這小子的變態戰技,他們非常清楚,紫金王子跟一個先天強者玩什麼戰技,那跟螳螂擋車有什麼差別?剛才岳陽召喚了數個強大的戰獸,白金級的血腥女王,美杜莎,美人魚,娜迦和神秘戰獸,他們不意外,因為岳陽這小子是先天,如果他沒有白金級的戰獸,那才叫奇怪呢!對于白云飛的下跪,他們也不意外,不過,對于紫金王子在白云飛下跪求饒後仍堅持挑戰,他們倒有點出乎意料之外.

幾個人都做一皺眉,心想這個紫金王子太沖動了,也太愛惜顏面,不是成大事之人.

在風嘯云雪問道他們的心目中,白云飛那個為了保存實力不惜下跪的少宗主,要比紫金王子強多了……忍辱負重不是每個年輕人都能做到的.

盡昝白云飛不是岳家三少那種變態的對手,但他仍不失是一個優秀的後輩.

相比之下,這個紫金王子就有點不自量力了,難道他以為自己還能戰勝那個戰技更勝父親岳丘的岳家三少?

老狐狸和風狂,夏侯衛傑等大夏強者瀲動地點頭,岳陽是先天,他們不擔心他會輸,但看見岳陽擁有那麼白金級的戰獸,他們覺得岳陽原來單向展戰技的路子終于改變了,現在戰技,戰獸並駕齊驅,相信不久之後,他的實力就會更上層樓.

像東天王他們天羅的強者,反應也異常激烈.

尤其是東天王這個猛張飛式的家伙,他沖著西天王和老馬將軍等人快活地樣拳大叫:"看見沒有,我女婿,那是我女婿!我當初說生女兒沒硭,現在證明我是對的了吧?我的心肝寶貝,我的小落花,只有這樣的男子,才能勉強配得上她!哈哈,生女兒就是好啊,生女兒好,生女兒就像貼心的小棉襖!"

他的聲音極大,落花城主聽見了,羞得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正是有這樣的父親,所以她才要躲到通天塔四層去種花……

"無恥!"觀眾忽然一陣起哄,不過卻不是沖著東天王喊的,那是對紫金王子的贈言.

原來紫金王子在登擂之前,先召喚了兩個黃金六級的強化類戰獸加持身上,又召喚了一個白銀七級的奔雷獸鎧化成一套奔雷戰鎧,最後還拿了一把黃金級的寶物'圓月,彎刀.

他與岳陽約定了比戰技,卻在台下先召喚強化.

雖然按照規則不能說他什麼,不過這個做法,讓觀眾奔常不滿.

無數的中指,察密麻麻地比了出來.

即使紫金王子獲得了勝利,相信也沒有多少人對他產生好感,畢竟人們還是崇拜頂天立地的強者,不喜歡那種擅長耍小手段的陰謀家.

"泰坦同學是否需要准備呢?你有三分鍾時間准備!"總裁判長都有點看不過眼了.如果大家約定比戰技,同時約定在擂台上召喚戰獸加持,那也罷了.紫金王子偏偏不那樣做,他在台下先召喚強持,再上台與沒有召喚戰獸加持的泰坦同學比試戰技,這里有一點不厚道.

"不需要,我這個廢柴習慣了被人欺負,希望紫金王子不要太欺負人,否則我可能會哭的."岳陽.揮手,把血腥女王紅和死神螳螂都趕下台:"你們先下去,假如等會蒼讕禦龍使和雪貪狼還想指點一下我這個廢柴的話,那麼你們再上來幫忙."

"哇哇,好,好啊!"觀眾沸騰了,這位泰坦雖然不是瞎子,但他的確是變態沒錯,他竟然想一天就打遍所有的強敵,遺憾的是龍槍女,炎破軍和風七殺不分在乙組,否則估計他會一直打下去,直接在乙組淘汰賽就把最後總冠軍打下來'

東海水晶宮的蒼讕禦龍使臉色微微一變,但他看向雪貪狼,現這冰塊男神色不動,絲毫無畏懼之意,心中也饋定不少.

面對這樣的強敵,不打上一場,還真是人生遺憾!敗又何妨!紫金王子表面不動聲色,心中卻極度不爽,還沒開打,你就以為嬴定了?

誰勝誰敗,不到最後一刻,那還說不准呢!紫金王子強壓怒火,躍上擂台.

上篇: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下篇:正文 第二百四十三章:【一指禦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