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二百四十四章:【火盾,嗜血丹】  
   
正文 第二百四十四章:【火盾,嗜血丹】

飄渺宗主少宗主白云飛曾經用一根手指,接下六級宗主照長天的全力一擊.

雖然人們不知道他是利用戰獸還是天賦能力,但所有人都知道一點,那絕對是不可桌』的.換成是白云飛自己,說不定也不能同樣再來一次.

因為,即使一個高達八級的帝皇,在接六級高階宗主的全力一擊之時,也不敢托大到用一根手指.正是因為一根手指接招,才讓白云飛他掙足了聲望,也讓他一躍成為龍騰大陸青年英傑中屈一指的最強者……直到慘敗在岳陽手中,才退居第二.即使是這樣,人們仍然不覺得還擁有金龍王者的白云飛,實力就比三大殺星差了,他只是遠遠不如那個實力變態的泰坦.式?現在,泰坦同學也想用一根手指,接下紫金王子的大溢狂風沙第一這,真的有可能嗎?別人不知道,但飄渺宗的弟∽道,絕對不可能!白云飛接下烈長天的全力一擊,那不是依靠金龍王者或者別的戰獸,也不是依靠天賦能力.而是依靠寶物!

飄渺宗的弟子敢肯定,這個天殺的化名為泰坦的岳家三少,沒有白云飛保命護體的'金龍珠',那是飄渺宗上一代宗主,也就是白云飛的爺爺,送給孫子的寶物……白云飛有了這一顆金龍寶珠,那麼可以很輕松地接下小于自己十倍威力的致命一擊,當然不可能是永遠有效,金龍珠只能使用三次,三次過後就會碎裂,化成蛋粉.

烈長天的致命一擊威力實在太恐怖,白少云即使擁有金龍王者,也不敢硬扛,他選擇了使用金龍珠護身.結果,在旁觀者眼中,那成了一指禦敵的絕世之舉.

飄渺宗的弟子當然知道,但他們不對外泄露這個秘密,反而暗中替白云飛鼓吹,加強宣傳.

現在這個無情地擊敗少宗主的岳家三少,竟然還膽大包天的一指禦敵,飄渺宗的弟子,真是又氣又樂,氣是這小子實在太拽,竟然在沒有金龍珠護體的情況下,也以指硬接;樂是很快就可以看見這小子倒窶,這小子雖然不是自己的少宗主打敗,好歹也敗北了,給他個教訓也好.

等少宗主恢複過來,再在循環賽中打敗紫金王子,未必不可以挽回之前的頹勢.名.非但飄渺宗弟子,就是獅子塔的弟子和蒼狼學院的學生,也興奮莫像海胖子和葉空他們,則緊握拳頭.他們對岳陽有足夠的信心,當然緊張還是免不了的.

落花城主緊咬櫻唇,心中很生氣,如果岳陽這小子在她的面前,她非用粉拳揍他不可,竟敢這麼大膽,萬一傷著了怎麼辦?

茜茜公主很頭疼地唉聲歎氣:"這小子沒救了,虧我還以為他很低調,誰不知是個大燒包!"紫金王子見了,心中狂喜.做夢也盼不到你輕敵,你用一根手指禦括,那就是自尋死路.

當下,也不減弱手中的力量,反而竭力增加幾分,一心將岳陽斬于彎刀之下.就算一刀無法殺死,也盡可能重創對方,這真是天賜良機,機不可失,時不再來……紫金王子早知道岳陽會一指禦招,他就用上大漠狂風沙彎刀八法中威力最強的'風卷殘云,或者'暗無天日'

轟隆一聲.

巨響,震耳欲聾.

以一指禦敵的岳陽被震飛數步,身上的紫焰在斬勁下濺射周圍,可是人們以為會指斷人亡的那種慘劇,意外地沒有生,岳陽僅僅是被一擊震退.

紫金王拳暗叫可惜了,革一式風起云湧僅是試招,沒能揮出最大威力.對手及時凝聚了個奇形火盾,將刀芒擋了下來.

現在,當他看見岳陽被自己一招斬退,僅差一線就能重創敵人,黃金彎刀更是連綿不斷地招.第二式,第三式,第四式……

黃金彎刀就連大漠里的狂風呼嘯,挾著灼熱的風沙,就像洪荒怪獸似的噬向岳陽,一波更勝一波.全場觀眾很多人都看不清局勢變化,依稀只能看見剛才囂張的泰坦同學被紫金王子一步步迫退,那個神勇的紫金王子招數連綿不斷地攻擊,似乎打得一招失勢的泰坦同學毫無還手之力."贏了!"獅子塔的弟子和蒼狼學院的學生,為紫金王子歡呼起來.

"糟……敵人連招不斷!"常春藤學院的學生則非常焦急,他們都是隱藏起來的秘密精英,都是獨當一面的天才,當然知道連拉攻擊的恐怖威力."紫金王子,也許得意得太早了."像風七殺和炎破軍這個級別的人對于局勢看得更清,看得更透.

"一式不中已經失著,再貪功冒進,連施七招以求勝利,嘿「這紫金王子還真以為那家伙是泥捏的……"在包廂窗戶小縫中偷看比賽的白云飛,臉色雖然蒼白,但眸中仍然露出幾絲嘲諷.敗在岳陽手中,他心中當然非常痛恨這個岳家三少,但又不得不佩服對方那變態的實力.

"少宗主,紫金王子不是不想停,他可能是停不下來!"一直跟著白云飛的神秘男子緩緩地開口."是嗎?這麼說來,他那以指禦敵的第一招,其實就是一個圍套嗎……"白云飛嘴唇,微微地顫抖了一下.

擂台上的紫金王子已經將戰力提升最頂峰,第八式狂風怒號在他的咆哮聲中斬出.黃金彎刀,就像金色閃電一般.劃過兩人的間隔.割裂了空間,直接斬過岳陽的脖子,回歸紫金王子腰間的刀鞘.

彎刀在鞘中久久地震顥,出一種嗡嗡的鳴叫.按照以前,當紫金王子八式使盡,彎刀回鞘,敵人的頭顱就合在脖子上'啪,地掉下來,跌在紫金王子的腳下,多半露出死不瞑日或者不敢置信的目光.在十萬觀眾的注視下,岳陽的身體微微一晃.

這正是中招倒地的征兆,獅子塔的弟子和蒼狼學院的學生已經情不自禁地歡呼起來.實力變態又怎樣在大漠狂風沙的八式連招之下,還不是倒斃當場!

就連帶點盡力施展後帶點疲倦的紫金王子,也准備舉手,向十萬觀眾致意,同時在心中想著為自己開脫的說詞,當他嘴角掀動,就要露出得意的笑容時,忽然岳陽抬起左手……他的食指劃了一小道血口子,微微滲血,但沒有滴出來.岳陽很心疼地吹了吹傷口,又唉了一口氣;"我太輕敵了,本來不會割破手指的."這話一出,紫金王子眼睛瞪得比牛還要大.

他沒事?

脖子被彎刀斬過了,怎麼會沒事?

"快的度,如果我沒有啟示天賦,那麼我也看不清楚."華夏國師呵呵笑道,"這小子比起對戰屠城時又有了很大的進步,現在不解封使用先天力量,也能非竄迫近先天之境了,真是個了不得的小家伙……估計我花了兩百多年,才走到他這一步,而他只花了二十年……可惜陛下不能前來觀戰,否則,他一定會很高興的."

"他的手指凝聚了一個火盾,開始不怎麼好用,紫金王子第一擊就擊潰了,但後面每一個火盾,都比前一個更好,而且越凝越快,後面是游刃有余,哈哈,我感覺再給一點時間這小子,這小子說不定還能研究出失傳的烈火神盾來."老狐狸得意地摸著山羊胡子."人類也可以使用戰獸特有的烈火棹肩嗎?"風狂帶點驚喜地問.

"可以,但必須學會掌控火能,而且是完全掌控."華夏國師給出了肯定的答案.

"看來我達到這個境界夠嗆!"鷹眼男夏侯衛烈很頭疼,掌控火能已經很難了,還要完全掌控,那都要什麼境界?

"你這不是廢話嗎,擅長金火雙系的本天王都不行,你小子要是能行,那還有天理?掌控火能,你以為人人都可以的嗎?做夢,你以為你玩點小火就是掌控火能了?算了,不跟體說,省得你自卑!不過俺們女婿還真是個天才,小落花嫁給他算是嫁對了,哈哈,我喜歡控火的女婿,這火盾凝聚得真合我心意……"東天王這個老丈人跟丈母娘差不多,在看見女婿時,都是越看越喜歡.

擂台上的紫金王子咬緊牙關,又繼續向岳陽撲過去,憤怒得就像一頭饑腸轆轆的嗜血之狼.因為,岳陽伸出那只緶徼割傷的食指,沖著他搖了兩搖.態度不僅輕蔑,還有徹底的無視.

這比開口嘲笑還要讓紫金王子感到恥辱,難道狂風沙八式連招,只能割破這小子的一根食指嗎?如果這些傳出耒,那麼比起白云飛,那估計好不到哪里去!

紫金王子在舉手爆氣勢之際,暗中不為人知地吞服下一顆丹藥,嗜血丹.

這種丹藥可以在短期內波人的戰力,最少提升兩倍,最多提高十倍,因人體質和潛力而定.為了勝利,紫金王子不息一切代價,雖然嗜血丹藥效過後會渾身無力,虛脫倒地,但十分鍾的藥效,已經足夠結束戰斗.不殺這個可恨的岳家三少,那以後永遠也不會有自己的出頭之日.

他必須死!

紫金王子恨透了這個岳家三少!

全場觀眾並沒有能夠看見紫金王子服下丹藥,只看見他一瞬間爆出更強的氣勢,還以為紫金王子之前隱藏了實力,心中為之懼然,心想這紫金王子果然不簡單,直到現在還留有一手.接下來,當大家准備看好戲時,忽然全體驚呆了.比起之前岳陽的血腥女王'紅,登場,還要讓人震驚,還要不可思議.

因為,大家看見,那個實力變態的泰坦同爹,他竟然用一根手指凝聚出一面漩渦式火盾,把紫金王子更加恐怖的彎刀狂斬給擋住了……這絕對是貨真價實的一根手指的抵禦,沒有任何花巧,全憑實力.紫金王子的刀芒余勁割過擂台,石板如刀切豆腐那般開裂,可是這樣凌厲的刀芒,斬在那面漩渦式的火盾上,完全不起任何作用.

攻擊的力量,就像泥牛入海.

更讓紫金王子恐懼的是,岳陽緩緩地舉起手中的灰燼魔刃,一式風起云;6,跟紫金王子之前的招式,完全一模一樣,甚至更加精妙,准確無比地砍劈在他的胸口!

鎧碎血濺,紫金王子踉蹌而退,當他不可思議地看向岳陽時,現對方將第二第三式連招而來,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將之前他施展的狂風沙彎刀八法,統統回敬在紫金王子的身上.當然,岳陽這個是故意減少威力的連招,所有斬劈在紫金王子身上的刀勁,僅傷不死……數秒內,紫金王子變成了傷痕累累的血人.所中之招,全是他自創而且生平最得意的戰技,大漠狂風沙彎刀八法!

"不,不可能的!"紫金王子不願相信世間有這樣可怕的敵人,臨陣偷學,而且還僅僅是施展一遍,自己苦心花了數年並在名師的指點下,創出的大漠狂風沙彎刀八法,被對手一分鍾就偷學了,甚至使得比自己還要精妙,兩者比起來,自己這個創造者更像偷學的翻版.

王子殿下的戰技值得大贊,不論是刁鑽的角度還是攻擊的連式,又或者是勁力的分配和技巧的轉換,都非常的合理,我以前學過斬鐵刀法,現王子殿下的彎刀八法比起斬鐵刀法,要好上一倍不止."岳陽同學忽然開口稱贊,人們先是一楞,隨即哄笑起來,原來這小子說反話呢!用彎刀八法來比斬鐵刀法,紫金王子有夠衰的,世間武者沒有誰不知道,斬鉸刀法是世間戰技中最渣的三種之一.斬鐵刀法渣到什麼程度,渣到就連倜兵也不稀罕修練.

現在他說紫金王子的彎刀八法,比斬鐵刀法好上一倍不止,那意思,當然就是渣到無限!紫金王子一聽,胸口大疼.噗地噴了一口鮮血.

如果說白云飛是因為氣得內傷的,紫金王子可不是,他是讓岳陽打得內傷,再氣得吐血的.表面上,岳陽施展的彎刀八法與紫金王子一模一樣,但斬到紫金王子的身上,他現還是有所不同.這個岳家三少的刀芒每一刀都帶有旋勁,傷口沒有大損,但皮下的肌肉,慘被刀芒旋轉割裂,受傷極重,而且疼痛得難以忍耐……若不是有奔雷戰鎧強行護體,又有嗜血丹暫時地激生命潛力,紫金王子覺得自己也許仆倒在對手的面拼了."再吃兩顆嗜血丹吧,我不介意的,也保證不向總裁判長告你違規使用藥物加持."岳陽同學一說,全場又是一片嘩然.

嗜血丹,幾乎沒人不知道.

這種東西,除了用之生命決斗,在平時的競技,是絕對禁止的……想不到,這個紫金王子竟然膽敢于眾日睽睽之下使用!

上篇:正文 第二百四十三章:【一指禦敵!】     下篇:正文 第二百四十五章:【東方妖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