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二章:【自作孽,不可活!】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二章:【自作孽,不可活!】

如果沒有濃眉大漢撲過來救援,那麼留鶴公子死定了.

虯髯大漢閃電般撲來,在情急之下,根本來不及作出其它反應,只有揪住留鶴公子的頭,奮力將他向後拉扯.另一只手,如同鋒利無匹的刀刃,狠狠地揮斬在留鶴公子那條燃i燒著涅盤之火的手臂上.那被岳陽用右手牢牢抓i住的手臂,一斬而斷,齊肩而沒,血光激濺.

留鶴公子痛極,但反應仍在.

他飛起一腳,踢在岳陽的胸口上,這一踢並非是要反擊岳陽,而是意圖借力逃遁.

岳陽左手中的滅世之輪,在面前輕輕一切,留鶴公子雙i腿齊股而斷……夭世之輪在岳陽的揮旋下,再飛斬向留鶴公子和虯髯大漢.雖然虯髯大漢奮不顧身的救援有點出乎岳陽的意料之外,不過,在滅世之輪和涅盤之火的雙重打擊之下,虯!$大漢的到來,只會多一個送死的人,沒有僥幸的可能!岳陽估計,即使這兩個家伙躲過了滅世之輪,也逃不過自己隨後即至的涅盤之火!幾乎同時,留鶴公子和虯髯大漢都召喚了白金寶典.

護罩同時升起來.

但,絲毫也阻礙不了滅世之輪的迫近.

滅世之輪就像光線穿過玻璃一樣,完全沒有阻礙,它與寶典的光暈護罩沒有能量相沖,屬性相克,似乎天生就是同一種能量那般,它無聲無息地穿過護罩,度絲毫不變地射i向留鶴公子和虯髯大漢.

留鶴公子與虯髯大漢同時狼狽不堪地撲在地上,滅世之輪在他們的頭頂一射而過.

飛出百米之外.

滅世之輪解i體于無形,化成無數的遠古符文,飄飄回歸,回到岳陽的身i體.

"火,火,你的手臂已經沾上了涅盤之火!"留鶴公子現虯髯大漢揪住自己頭的手臂正在不滅地燃i燒,驚恐地大叫起來.

躲在護罩之內,本來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但並不包括涅盤之火.

即使在護罩之內,淨化世間一切的涅盤之火,跟滅世之輪一樣,絲毫不受到影響.

虯髯大漢知道這是剛才在救援留鶴公子時沾上的,如果不盡快把手臂切斷,這涅盤之火會越來越大,延上手臂,肩膀,漫及全身,最終會徹底毀滅自己……他一咬牙,用另一只手,以合攏的指尖射i出鋒利的刀芒,將著火的手臂狠狠地斬斷.

僅一次出手,先天i強者級別的留鶴公子和虯髯大漢就變成了兩個鮮血淋漓,身受重創的殘疾人.

在天世之輪和涅盤之火的攻擊下,實力達到先天三級的他們,也完全沒有抗禦的可能.

留鶴公子僅剩下一條左臂.

當然,他的命是虯髯大漢奮不顧身地搶回來的,否則早就完蛋了.

虯髯大漢也因為沾上了涅盤之火,被i迫切斷了自己的右臂,此時的兩人,渾身鮮血淋漓,狼狽不堪.

"痛死我了!"留鶴公子痛得臉孔扭曲得厲害,他驚魂未定地懸浮起來,以左手撐在他的白金召喚寶典上,召喚出一個光球,將狂噴的鮮血止住,再召喚一個章魚似的魔怪,強行融合在身上,讓手臂和雙i腿瞬間長出像章魚那樣的觸手.

"我們兩人不知您是巔峰前輩的化身,誤以為是龍騰大i陸的後生小輩,言語冒犯,還請前輩以海寬胸襟饒我們一命.如果前輩饒命,我們願意叩拜和供奉以謝前輩活命大恩."虯髯大漢連血也顧不得止,先向岳陽道歉.

"你姓端木,叫什麼?"岳陽知道這兩個家伙誤會了,將計就計.

"晚輩端木飛衛,青峰山當今門主端木龍城之弟,先祖是端木軻!這位留鶴公子先祖萬俟曆滅,與先祖端木軻同是青峰山的創始人.

虯髯大漢趕緊把真i實姓名和家世報出來.在先天i強者的世界中,實力排在第一,最強者可以隨i心i所i欲,但如果沒有足夠的實力,那麼家世也很重要,也許先祖前輩中有人,報出家世,那麼對手也許會顧忌家世,多少也會給點面子.

"不認識."岳陽同學說了句老實話,他的確不認識什麼端木軻和萬俟曆滅,只是聽說過這兩個家伙是岳家以前的叛i徒.

他這話一說,把虯髯大漢和留鶴公子都嚇得半死.

在他們眼中看來,不認識先祖萬俟曆天和端木軻而又操縱涅盤之火和滅世之輪的強者,那極可能是一個千年以前的強者,也許這個偽裝成後生小輩的老家伙,一直在通i天塔各個外域空間流浪,從來沒有回過龍騰大i陸,也沒有參與先天聯盟,屬于那種游神散仙式的人物.

虯髯大漢和留鶴公子想一想,的確,沒有聽說過有哪位強者可以同時擁有夭世之輪和涅盤之火.

滅世之輪還有幾位極強者擁有,但涅盤之火即使在先天i強者中,也僅限于傳說……

沒有人擁有涅盤之火!幾個先天之中的巔峰強者,擁有接近涅盤之火的重生聖火,焚天之炎,地獄劫火和天魔血焰,備至還有強者擁有武神真火……但真真正正永遠不滅的涅盤之火,只限于傳說之中.

今天,在這個連生命波紋都可以偽裝的巔峰前輩手中一湧現出來,虯髯大漢和留鶴公子就知道撞到了鐵板.

冒犯了一個不知道強到無法想像的前輩高人,虯髯大漢和留鶴公子兩人都有一種頭皮炸的絕望.

先天i強者隨i心i所i欲,別說被人冒犯,就是看不順眼,秒殺對手,那也是再正常不過的.

現在就看這位爺的心情了……

他要是不爽,那麼兩人就死定了!虯髯大漢撲通地跪下來,非常恭敬地叩頭:"前輩饒命,晚輩願將全部珍藏供奉出來,以求贖罪."

"晚輩也願獻出全部珍藏."留鶴公子無法下跪,他一邊低頭「一邊偷偷觀察岳陽和四女,他心理覺得有點不對勁.如果說這位生命波紋看起來極其年輕的男子是前輩偽裝的,那麼四女絕對偽裝不了,因為她們沒有一個是先天i強者,她們的任何戰獸也無法在先天i強者面前偽裝成功.四女如此年輕,又還是處子,她們到底跟這位前輩是什麼關系呢?為何如此恰巧,在東方妖族襲i擊龍騰大i陸時,剛好在這一段遠古通道出現?

留鶴公子很懷疑這四女就是龍騰大i陸追趕東方妖族進來遠古通道的後生小輩,甚至這個前輩也有可能是.

當然也有可能,她們只是在這遠古運道偶遇這位愛裝嫩的前輩老色鬼這位前輩老色鬼裝嫩的可能性比較大,因為沒聽說過龍騰大i陸中有如此年輕的先天,更沒聽說過二十多歲的先天小輩可-以擁有滅世之輪和涅盤之火,還可以一招就差點秒掉兩個先天.

對于面前讓人迷惑不解的現象,留鶴公子很是後悔.

如果以前多了解一下龍騰大i陸的情況就好了,誰不想剛剛在外域奇蘭大i陸回來,就遇上這麼詭異的事.

二十多歲的先天……

到底是級天才,還是前輩老鬼在裝嫩呢?

"謝前輩恕命之恩!"虯髯大漢心中沒有想太多,他是一個合格的先天,以強者為尊.不管對手是個什麼樣的人,只要他可以輕易地秒殺自己,那就是巔峰先天,那就是值得尊敬的前輩高人.虯髯大漢從來不會設想二十歲的先天可以一招秒殺兩人,更不會認為二十歲的先天擁有先天五級以上才能控i制自如的'滅世之輪,和僅存于傳說中的'涅盤之火'o類似涅盤之火格火焰,先天i強者多得是.

但真正永琱ㄦ,滅世淨化,重生不息的涅盤之火,虯髯大漢一輩子只在面前這個男子的身上看見……傳說中只要身上或者靈魂擁有一絲罪惡,涅盤之火也會將身i體和靈魂完全毀滅!只有完全沒有罪惡,或者靈魂和身i體可以脫罪孽之外的強者,神一般的強者,才能真正使用涅盤之火!跟一個擁有涅盤之火和滅世之輪的先天i強者開戰?

那是最愚蠢的舉動!虯髯大漢非常恭敬非常順從地准備將心中認為最好的寶物奉獻出來,然而那位留鶴公子卻不.

留鶴公子的心思暗轉,不管這位前輩是否巔峰強者,他需要保護四女,只要自己逃離這一段遠古通道,那麼就可以在遠古傳送陣離開,這個老家伙,他絕對不可能丟下四女追來的.

尤其是,自己還可以那樣做……

他裝出也要奉獻出全部珍寶的模樣,卻在伸手召喚一個黑羽天使的同時,那輕手般的右臂和雙腳,有如鞭i子似的,狠狠地軸擊在虯髯大漢那毫不設防的背上,將虯髯大漢整個人打飛,讓同伴直向岳陽激i射而去.

留鶴公子借勢,卓天而起.

剛剛召喚出來黑羽天使,在留鶴公子騰飛起來的瞬間,與他的身i體融合一起.

巨大的黑翼,在留鶴公子的背上長出.黑羽舒展,融合後拍翼的加,讓留鶴公子原來堪比閃電一般的快度,再次加快了十倍不止.與此同時,岳陽仿佛早就知道留鶴公子會逃跑一般,後背同樣長出形如鳳凰那般的火翼,由涅盤之火形成,雙翼一展,已經追到留鶴公子的身後.

當留鶴公子驚恐萬狀准備全力攻擊的時候,他現全身被一種不可抗禦的力量束縛了.

雖然只有三秒鍾.

不過,已經足夠讓岳陽用燃i燒著涅盤之火的右手,扼住他的脖子,像拎小雞一樣揪提回來,扔在虯髯大漢的腳下.

"為什麼?你父親讓我照顧你,我像兄長一樣,二百多年來,我一直舍生忘死地保護你,就在剛才還為你廢去一臂.萬俟留鶴,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虯髯大漢口i中汩血,不過身i體的傷創遠非他心中的痛苦可比,舍生忘死地救下的同伴,背叛了自己.他視這個同伴為弟i弟,剛才奮不顧身地救他,而他卻在生死關頭,反過來給自己沉重一擊,將自己打飛向敵人,借機逃走……

"我錯了,錯了!我好i痛,救我,救我!"留鶴公子脖子和胸口被涅盤之火燒得滋滋作響,死亡在即,先天力量,並不能阻滯涅盤之火的的燃i燒.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虯髯大漢滿臉悲傷地舉起殘存的手臂,准備結束留鶴公子的生命,替他解脫.

誰不知,那個留鶴公子忽然飛撲起來,緊緊地摟住虯髯大漢.

一下將身上的涅盤之火,燃i燒到對方的身上!他的面目猙獰之極:"本公子要死,你這個狗奴i才也得給我陪i葬,你們端木家只是我們萬俟家的狗,你以為我父親把門主之位傳給端木龍城,就能改變你們端木家下丅i賤的家世嗎?該死的狗奴i才,本公子活不了,你也別活想下去,給本公子陪i葬吧……"

虯髯大漢開始勃然大怒,隨即臉上露i出一絲淒愴:"我端木家以為盡職盡責地輔助你們萬俟家,就可以成為一個人,成為你們萬俟家的兄弟,真沒想到,我們做了這麼多,我們這些人還只是狗奴i才,還是一條i狗……哈哈,先祖在上,如果您看見今天的這一幕,又會說什麼呢?先祖啊先祖,為什麼您當年有忠義的兄弟不做,而要做一個背叛兄長的叛i徒呢?你可知道,即使過了一千年之久,你的子孫後代仍然洗刷不掉叛i徒的恥辱,直到今天,忠心耿耿的我們,仍然是別人眼中的狗奴i才,您為什麼要是這條路?為什麼?"

岳陽雙手一舉,虯髯大漢和留鶴公子身上的涅盤之火統統收回-o想一下子在涅盤之火中燒死嗎?

那樣死得太舒服了!這兩個人都是叛i徒的子孫,岳陽同學決定看他們狗咬狗,因為那樣的死,才是叛i徒真正的悲慘下場!"你不想i做狗奴i才是嗎?那我給你一個機會!"岳陽臉上的笑容,比惡i魔的微笑還要可怕.

"想殺我?做夢,死的是你!"留鶴公子燒得重創,模樣就像厲鬼一般,他舉起觸手,死死地絞住虯髯大漢的脖子,又用觸手般的雙腳,化成尖銳的骨劍,穿刺了虯髯大漢的胸腹.

"……"虯髯大漢似乎想放聲大笑,但脖子被絞得透不過氣來,嘀巴不出一絲聲響,漲紅的臉卻滿是恐怖的笑意.他張i開大嘴,露i出雪白的牙齒,向留鶴公子那燒歿的面門,鼻子,耳朵和脖子,瘋狂地咬噬下去,一口一口丅,活生生地將留鶴公子咬死.

將留鶴公子的頭頎在脖子上咬斷下來!最後,無力地呸吐出滿嘴的臭肉,瀕死的虯髯大漢,向岳陽恭敬地跪下來,叩了一個頭,左手成刃,將自己的頭顱斬斷……

兩本白金寶典嘭嘭兩聲爆響,于虛空中掉出來,黑羽天使,章魚怪等爆體而亡,那個叛逃的狐兔小獸,在石室門口,被三尾雪狐追上,一口咬住在咽喉上!狐兔小獸全身抽i搐不斷,很快就裱三尾雪狐殺死,緊隨已經背叛的主人,一同歸西.

"天作孽,尤可違;自作孽,不可活!"岳陽沖著留鶴公子的尸體,非常不屑的呸吐了一口.

上篇:正文 第二百五十一章:【變態對變態,殺你沒商量】     下篇: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遇伏戰斗戰斗